只要影張相,我就可以知道你既過去同未來

第42章 - 雨季

不知道為何這幾天的心情都有點鬱悶,也許是寂寞得發慌又或是因為這幾天經常下雨,明明不是雨季卻幾天而來都傾盆大雨,天色陰沈得像有個巨型屏幕遮蓋了整座城市,只有一點光線能透進來。莉絲汀始終未回信,也許她很忙還是她早已忘記了我的存在?我還希望此刻能有人到店內陪我聊天這樣我便不用呆坐在椅子上,像個孤獨的老人等待著些有趣事來為他帶來點活力。

「滴答、滴答。」店內安靜得只能聽到分鐘流逝的聲音,母親正在房內把報紙上的內容閲覧無遺。

 


「嘿!怎麼一臉愁眉苦臉?看到你這個樣子誰還會想進來。」

葛拉踏著輕快的腳步走進來,臉上有些小水點衣服也沾濕了,看來剛淋完雨。

「沒有啊,只是我現在悶得快要死掉,這幾天也沒有什麼人前來。」

雖然前來的是葛拉也很好但我心底裏還有一絲希望會是莉絲汀。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我現在有很多時間可以浪費。」

「我想你幫我拍張照片。」葛拉一臉天真爛漫的笑著説。

「什麼?」老實說我可沒有心理準備讓她現在便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可以幻想到她會有多憤怒我們的友情將會在今天便畫上句號,往後在街上碰見也不會打招呼。

「你看起來很慌張,你怕會失手把我拍得像個老奶奶嗎?」葛拉把臉哄過來説。

「不是,只是...現在有點不方便。」我快速地答。

 


「有什麼不方便了?不是説有很多時間可以浪費掉嗎?」葛拉的樣子帶點失望,我最害怕這種目光了,像是對方對你期望太大然後落空了的表情。

母親像是聽到了我們的對話便走出來,她把報紙擱在桌上。

「是葛拉嗎?喝杯熱茶吧看你渾身也濕透,倒是紐卡還真的不夠貼心。」

母親看一看我然後説。

「不要緊的,他一向也是這樣。」葛拉用有點生氣的語氣説。我不能確定是生氣還是責備。

母親沖了一壺紅茶,她小心翼翼的把紅茶遞給葛拉。紅茶和下雨,配上下雨時的清涼也是適合。

「剛才聽到你想拍張照片,是嗎?」母親問葛拉。

「是的蕾貝夫人,可是紐卡説他現在不方便。」葛拉説。

我的心跳正在快速地跳動中,不知道母親會如何回應。

母親點了點頭再說,「噢,實情是最近相機壞了正在修理中,他總是不能清楚表達意思所以才令你誤會了。」

感謝老天爺,母親還真是比我想像中聰明,但,為何母親會替我掩飾,不,是為什麼她知道要掩飾。

 


「原來是這樣嘛,你一早便該這樣説。」葛拉對我説。

「這個孩子常常辭不達意,要花點時間揣摩。」母親微笑説

我忽然覺得也許母親沒有我想像中冰冷。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