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影張相,我就可以知道你既過去同未來

第16章 - 霧

「這讓我回想起第一次穿上袍的感覺,就像作夢,一個清醒的夢。」雅各說。
我明白他的感覺,就像我此刻所想般。
雅各示意我除下袍來。「既然是屬於你的袍也就應該有屬於你的名字。」雅各把袍提起,揮起魔仗在袍的內裏上刻了名字—旅行者.霍維爾紐卡。那些字就憑空出現在袍上,由一團煙化作文字。
「你從沒跟我說你懂得魔法。」
「這只是平常不過的事,沒有説的理由。作為時間旅行者,懂一點魔法也很正常。」雅各說。
雅各把袍遞給我,然後從他的口袋裏掏出了硬幣給女人。我發現到硬幣有點不同,硬幣上沒有明確的銀碼只有羅馬數字。女人大概是看到我疑惑的表情。
「我們這裡的硬幤沒有數字之分 ,用顏色來區別,例如金色的是面值最大,銀色是其次,棕色則是面值最小,衣服鞋飾品等多數用金色。」

「這裡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呢」雅各說。離開商店時我轉身回望,剛好女人和我視線對碰上。女人向我揮了揮手,她是個友善的人。
「她叫什麼名字?」
「娜塔,很漂亮吧?我看你剛才也偷瞄了幾次。」
「對,是個美麗而友善的女人。」像她這樣的女人,大概身旁圍繞著很多裙下之臣。
「現在該回到布魯市了,袍你就留著,每當來甘巴街時便要穿上。我們這裡叫甘巴街。」雅各說。
我們又回到剛才的那面牆。「我暫時不會回去的。」雅各再度掏出硬幣向上拋,牆壁慢慢的移動然後分成兩邊,只要我踏出一步便回到布魯市。
「那,我們何時會再見?」我回頭問雅各,雅各沒有答。但當我踏出第一步時,牆壁變為原狀之際我聽到雅各的聲音。「很快,反正我有方法找到你。」


回到布魯市,我摸著那幅牆,牆的觸感是如此的真實,而在牆背後卻是叧一個世界。布魯市依舊大霧,夜晚的街道十分冷清,氣温也彷彿驟降。今夜的月亮似乎特別明亮,是個滿月。我加快腳步回家,而霧卻漸把前方遮掩着。那些霧就似在追隨著我,每當我試圖衝破,濃霧都會瞬即包圍著我。我開始跑起上來,夜空上的月亮沒有映照在我身上,我開始想起了那個故事。但很快我的意志便清醒過來,我不能迷失掉自己。我站着定睛看前方,濃霧開始散開,我沒有多想只一下子向前跑。視野變得清晰,那一瞬間我有種錯覺,就似我永遠也走不出來,永遠困於霧中。

回到家裏,依舊空無一人,忽然門後傳來鎖匙聲。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