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些年我們都有付出過

第9章 - 願望

『有時,即使人就算死,也會想對世界作出反駁。』

 

『世界上就有很多事都早被設定下來,但很多事都不會影響到他人,但為何不能被人接受。』

 

『是否因他比你遲誕生到世上,必然地就要接受早被你設定的一套呢?』

 

『不,世界不應是這樣的。』

 

『世界在改變著…』

 

『這是大家的世界,而不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世界,也不是屬於一個小圈子的世界,為何不能接受呢?』

 

『沒錯,世界是在變著的!』

『世界,為了你和我而改變著。』

『…只是,是為了生存著的你和我…』

 

『所以,我制定了Life Cost…』

 

=========================================================================
 

這裡是虛無界的Zone,在內正在進行一場名為Life Cost的輪迴遊戲,對於下世會是做畜牲還是人,就要看參加者能否勝出這個遊戲。

 

這個通稱LC的遊戲,有三位主持角色,分別是「鄭、曾、張」三位閻王。

 

另外,LC中有4位參加者,分別都是於4月1日因事死亡的人。

 

今次的LC主題是「女人心海底針」,內容還未說明。

至於勝出的要求及敗北的可能,反而先在說明中,只是還未說到重點,已經被小鬼若般打斷了。

 

「嘩~大致上就是這樣…關係『Wish』的價值已經說明完了!」

 

「Yo~那由我來說明一下,LC的勝負計算吧!」

「Yo~首先你們能進來,表示已經有最小100萬的Number,那麼今次的LC通關要求就是…」

 

「可不可以…請你等等啊…」

「請問…你是閻王的『一鄭』嗎?」

 

「Yo~我就是虛無中無人不識的閻王之一,『一鄭』都是出面的鬼魂所改的。」

「Yo~如果你想方便稱呼我的話,也可以這樣叫我。」

「Yo~年青人啊~」

「Yo~你知嗎?我即將要說出遊戲最重要的一部份,你有何要事要打斷我的話呢?」

「嘩~會不會又是愛、又是責任的話呢?」

「那一定是愛吧!」

 

「請問…請…問…」

「你剛才說到的Wish…」

「只要…有200萬…200萬的…Number的話,就可以…實現的嗎?」

「請問…我可以…現在就使用Wish嗎?」

「我要願望!請你將我變成女人!我要下世做女人!」

 

「YO…小鬼你…」

「嘩…小鬼你…」

「…小鬼你…」

 

若般手指住Table上顯示自己的300萬多Number後說出的一番話,這使全場嘩然。

本來外表看似弱不禁風的小鬼,竟然會是第一個衝出來,發出強而有力的宣言。之後,三閻王聽過這要求後,就似開始時審問同志時的一樣,轉身背向相討。

 

“那麼Wish究竟是什麼呢?”

 

Wish,是LC的核心、是影響下世的源頭,也是LC的起源。

 

『你過得快樂嗎?』

『你幸福嗎?』

『你信任愛嗎?』

 

人間界,最令人含糊不清的事,大概是以上。

虛無界,最令人清晰不異的事,大概是以LC會去處理這種的心事。

 

Wish,是願望的意思,是指設定下世要求的意思。

簡單說,人既如滿足,就不會奢望。那麼,上世有欠妥的事,盡可能想在下世發生或改變。

Wish,就是只要付出相對Number的Cost,即是代價,就可以願望。

 

一句「我要變成女人!」

 

這是若般的Wish,即是他對下世的願望,全因他今世是個男人,可惜卻愛上了另一個男孩。

對於若般而言,男性的身份他是從不稀罕,只是出生前就被決定了。然而,女性的身份是他一直希望得到,只是出生後就改不了。

沒錯,他們三人在學校天台的事,這就是因為同性戀的關係而引起。

 

「Yo~我們相討好了。」

「嘩~我們接受你以Cost = 200萬Number換這次Wish的使用權…」

「你確定要現在使用嗎?」

 

「…我…」

 

「喂!小鬼…你不要現在使用Wish呀!」

「這只會浪費Number的說!」

 

「Yo~大叔!你給我閉咀!在LC中是不準影響他人的決定!」

 

Wish,基本上是隨意可以影響下世的要求,感覺有點兒戲,但必需經三閻王決定後才可以使用,這是所謂的Limit,亦即是限制限界。始終不能人人都是李家誠,那世上沒有窮人又會怎樣?大概就是一個字,亂!

 

現在,若般是4人之中最多Number的人,有300多萬,因而得到一個優先權。所以,他在聽過有關Wish的說明後,二話不說就有這種決定。

 

即使如此,其他人對若般要使用Wish決定都沒有什麼大對應,只見大叔的真言卻出言勸止。

 

『我決定要用Wish!』

 

『你這個蠢貨!我都叫你不要用Wish啦!』

 

『Yo~都叫你閉咀啦!是否要我掌你的咀才肯會停嗎?』

『Yo~好吧!既然小鬼你這麼有種!我就給你變成一個女人啦!』

 

就一鄭這一句後,再一手指住若般,然後他的身體就被一層淡淡的白光包圍住並開始變化。

 

不久,白光消失了。

在眾人的眼前,是一個18歲赤裸裸…美少女 — 若般!

大家雖覺得神奇,但重點是若般真的美得過份,令眾男都目不轉睛地看著。

眾人都看到心跳加速之際,只有一人卻是變得面紅耳赤,不是怕羞的那種,而是一面怒氣,那個人正是大叔的真言。

 

事實上,有一點一直都沒有說明過。

就是在進入Zone前的虛無,是沒有光的,都是靠LC的大招牌的燈光照射照明,所以大家大多都看不清楚大家的周圍。

簡單而言,其實在虛無中的鬼魂全都是赤裸裸的,虛無就是指由零的開始一樣,所謂「萬般帶不走」,沒理由死後還會穿金帶銀的在虛無中出現及游走。只是來到Zone就是會有光的存在,就像另一個空間一樣,所以眾人面對裸女若般氣氛隨即變得尷尬。

 

『一鄭,我要用Wish!』

 
『吓?大叔你之前不是叫人不要用的嗎?』

 

『你少管我!』

『我要願望!我要大家都穿回生前完整的衣服!』

 

『就不是因你們都色迷迷的看著若般嗎?』

 

『大叔…你…』

 

『…』

『…』

 

 

結果,真言的話就和若般的相反,令全場啞然無聲,因為只是一個小小的要求。

 

『Yo~我真的不知道,我們接手LC以來有幾多個人會這麼衝動去使用Wish…』

『嘩~重點是願望都不是為了下世,而是現在!今次還是為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

『真是前所未有,前所未有啊!』

『哈哈哈哈!』

 

『笑什麼!還不快點照我願望去辦!』

 

『Yo~你…好的!我就照你願望去做!』

『Yo~你…我唏!』

 

一鄭又出手一指,眾人身上瞬間就出現生前所穿的衣服。最特別的是穿著住不稱身男裝校服的若般和一身西裝變得帥氣的真言。

 

之後,真言像紳士般除掉西裝外套蓋到少女若般身上,眾人目瞪口呆。

究竟這個大叔是否死了也要撩妹子呢?你真是的!好一隻風流鬼!

 

『Yo~我想都沒有人會再用Wish吧!』

『Yo~都浪費了大家太多時間了吧!』

『嘩~不如就直接開始啦!』

『好吧!就開始今次的LC吧!』

 

『女人心海底針!(三人同說)』

 

三閻王突然的一下,LC就開始了。

在Zone內,忽然開始注水,4位參加者隨即被水包圍住,而水位就慢慢的升上。

 

『Yo~開始啦!開始啦!』

『Yo~快說出一個女人的名字!但是要和自己有關的!』

『Yo~內容我會一面玩一面說的!』

 

『孫慧心。』

 

『Fiona…何芳樺!』

 

『…』

 

『…』

 

『嘩~記得『說謊的人要吞千根針啊』(國)!』

『快些說啦!』

 

LC正式開始,同志及俠道分別說出了一個女人的名字,只是若般和真言卻遲遲未有道出。然而,在同志面前的巨大鏡子就開始出現一些慧心的影像。

 

『Yo~這鏡就是Dream,世人都稱之為走馬燈。』

『Yo~虛無之所以會是時間停頓的空間也因為這個原因。當人死了可以看到過去時,就想改變它。當人有執著時,所以就有Wish,願望。』

『Yo~只要你抵受得住過去所發生的事,Number就會隨即增加。只是海底針都是不易處理的,你們慢慢就會明白啦…』

 

『最重要是你們沒有說謊就好了!(三人同說)』

 

最後,大電視 Table上的Number值就開始轉動了。

 

「4 潘俠道 Number 1580438

      5 望月志 Number 1085534

         6 陳若般 Number 1353246

             7 吳真言 Number 85222…」

 =======================================================================
 

人間界,4月1日清晨7點左右,醫院內的醫療人員正為同志搶救中。

 

『醫生,血型化驗報告有了!』

『傷者血型是罕有的…B-!』

 

『竟然是B-…但願血庫有足夠的血包可以用啦!』

『你先給我去查詢血庫存量,我想…可以的話都盡量取1600cc上來!謝謝!』

 

『知道!』

 

這名醫護人員接過指示馬上致電血庫查詢後,就飛奔跑去血庫。

 

之後,隔壁的搶救病房內醫療人員亦在處理受傷的月詠,並計劃進行手術。

雖然,看似月詠的情況比同志樂觀,但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一名醫療人員跑入病房,氣喘如牛的說出一個壞消息。

 

『醫生,不得了啦!血庫的B-血包都不夠啊!』

『早在十分鐘前,全部血包都被拿到另一個被鐵支插穿胸部的傷者使用…』

 

『明白。先作出止血處理,我先到隔離的病床房查問一下!』

 

『醫生…請你不要理我…你先救…同志…救救你…』

『他…一定傷得…很重…很重…』

『他…為了我…為了救…我…抱住我…』

『明明他流了…很…多很…多的…血…』

『嗚嗚…』

 

此時,最後的畫面是忍不住痛楚而流淚的月詠,她用了最大的氣力說出的這番話,一邊拉住醫生衣袖,為了阻止他離開病房去阻礙同志的急救。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