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些年我們都有付出過

第7章 - 大叔與小子

4月1日的晚上22點,人間界的九龍灣電競比賽舞台上,正正是進行到決賽的尾段。

是為收圈後的最後5人對決,分別是所屬H.F.隊的Hero及Fiona及他們的對手G.O.D.隊的3人。

現在,正是兩位旁述員激動又緊張的講述賽事中。

 

『H.F.隊的Hero連殺了兩人啦!』

『現在比賽變成是1 On 1的對決!』

『雖然剛才同隊的Fiona不幸地被擊殺了,但Hero隨即藉此機會發現對手並還以顏色連殺兩人!』

 

『真的想不到只是決賽就已經如此激烈!』

『特別是上一場表現欠甚的Hero,就像另一個人的一樣!只是事隔一場,就回復大勇!』

 

『沒錯,這就是電競選手應要有的良好心理素質!』

『輸了不緊要!最重要不要放棄、不要死心!要Keep住有戰意!』

『就如A哥所說的一樣,『車手就要有火!』。』

 

『哈哈,有火!好啦,待我們說回比賽吧!』

『現在雙方都已經發現對方位置,正在遠距離互相掃射呀!』

『比賽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出現啦!』

 

『啊!做得好呀,Hero!』

『是絕殺的Head Shot呀!真是一下子的絕地反擊呀!』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食雞啦!今場比賽結束啦!』

 

『恭喜H.F.隊!在2對3的情況下,隊長Hero以冷靜、超凡的技術成功反敗為勝!』

『恭喜Hero一口氣以一人之力,反殺G.O.D.隊的三人!』

 

『今場比賽的Mvp,絕對是剛才初賽時失準的Hero!』

『沒錯,他真的回復水準令自己的隊伍勝出這場比賽!』

『再一次恭喜H.F.隊的Hero!最後在1 On 1時,臨危不亂的Head shot了對手,這使H.F.隊漂亮地出線進入總決賽!』

 

Hero聽到旁述員的讚賞,開心得從座位上彈起,並雙手舉起向舞台的四周叫囂!

 

『Yes!Yes!Yes!』

 

只是,他隨即低頭細聲向旁邊的阿浩作出輕蔑地挑釁。

 

『你看到了沒有?是誰一開場就被人殺了?』

『是誰剛才說要教我瞄準呀?』

『是誰剛才說我殺不了人?』

 

同隊的Fiona見狀又怕他們會吵起來,都即時出手阻止。

 

『好了、好了!』

『贏了就好,Hero,我們走吧!』

『快準備下一場的策略吧!』

 

結果,他們一行四人都板著臉從舞台返回到會議室內。

 ==========================================================================
 

回到虛無界,話說同志忽然上前的向Hero搭肩說幫忙,結果卻被他一手撥開。

 

「你幹麼?和你有親嗎?走開啦,大叔!」

 

「我是大叔…?」

「我只不過是三十多歲,還未到四十…」

「算了!大叔我也只是想幫你手而已。」

 

「我才不要人幫手,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辦妥!」

 

之後,Hero就轉身慢慢步回鬼門關的附近,開始低頭找屬於自己的黑卡。但是,他這種不可一生的態度就連老伯也看不過眼,都要走到他面前開口教導他一下。

 

「喂!臭小子,何必要這麼拒絕他人的好意呢?」

 

「怎樣呀?老伯」

「不是有句話,是俗語說『閒事莫理』的嗎?」

「明顯就是大叔他多管閒事吧!」

「我有說錯嗎?」

 

「唉,人都死了還要這麼大口氣!」

「就等我好好教導你一下虛無是一個怎樣的空間吧!」

「虛無,這個空間並非只是全為輪迴轉世而存在。」

「某一方面可以說成是為了人與人之間為下世『結緣』而產生的地方。」

「在下一世,要是人間的你和他沒有所謂的緣份存在的話…」

「這表明做人都不用深交,人生像行屍走肉一樣,不需要朋友知己,就如機械人的一樣…」

「那最後就等同所有人死後直接再投胎重來就可以了。」

 

「喂,臭小子!」

「你覺得這樣的人生會好嗎?」

「所謂生存有道啊!做人做事都不要太過偏執,要不是你必然會後悔的!」

「特別你已經是死了!還執著什麼!」

 

「哎呀…我又和你有親的嗎?」

「為何一定要對我說教啊!老伯你很煩呀!」

「唉唉唉…」

「好啦!怕了你!那邊的大叔,你都快來幫手啦!」

「我不想再被人煩了!」

 

「大叔?我真的像個大叔嗎?」

「真傷透我的心呢…」

 

「是你啦!還有誰!」

 

結果,Hero雖表現是不受老伯的煩擾而放棄偏執,實際是他心中明白老伯說的都有道理而軟化,只是不好意思直接接受同志的幫手。這孩子明顯是一個受軟不受硬的人,還有點倔強,就是所謂的傲驕。在Hero呼喚了同志幫手後,就如比賽時的一樣,低頭細聲向老伯作回應,只是態度並不一樣。

 

「拜託啦!老伯請你不要再煩我啊!」

「我真的拜託你啦!」

「我會好好的找,所以你都不要再煩我就好了!」

「我最怕老人家煩我呢!」

 

「對啦!怕什麼羞呢!」

 

「我那有怕羞啊!」

「大叔你要幫手就快過來這邊找啦!」

 

「好的好的,我現在就過來!」

「Hero,你有印象卡會被撞掉到那兒啊?」

 

「我想應該掉了在這邊吧…」

 

「呵呵~」

「那就好了,我待你兩人找到後再談保險的事吧…」

 

此時,來到Hero面前的同志將手再次搭上他的肩膊上,只是今次並沒有撥開他的手,變得欣然接受,大概是怕了麻煩的老伯。之後他們一直地找,找了不知多久,就連老伯都等到坐在一旁睡著了。

 

另一方面,正在鬼門關附近找卡的同志見到不停有新鬼步進到虛無,雖看似是4月1日的意外的關係,但每日都會有人死亡,這真的是因今日的意外而形成這種情況的嗎?對此情況,同志甚為不解。同時,他好像在前面一隻抱膝坐住的小鬼腳前發現了些什麼,忽然大叫起來。

 

「Hero,你過來看看!」

「你看!那邊抱膝呆坐小鬼的腳下,是不是有張卡在!」

「應該是你的吧!我們終於找到啦!」

 

兩人行到小鬼的面前,同志拾起黑卡交給Hero,而卡上正正印有Hero的真正名字,他的名字是潘俠道。

 

「原來你叫俠道,怪不得英文名會叫做Hero啦!」

 

「那你就不要叫我Hero了…」

「俠道,叫我俠道!我的好友都是這樣叫我!」

 

「好的,俠道!」

「那我都應該自我介紹一下,大叔我呢,你就我叫同志吧…」

「其實我怎樣看都不像個大叔吧!」

 

「你明顯就是啦!」

 

「你這個臭小子!」

 

「哈哈!」

「總之…多謝你的幫忙。」

 

「來!」

 

這一聲後,同志在俠道面前伸出拳頭,俠道都很自然地伸出拳頭輕碰了一下,這是友誼的見證。同一時間,老伯都醒過來,還伸了一下懶腰。

 

「呵欠~」

「很舒服的午睡啊!」

 

「老伯,你看!」

「是黑卡呀!黑卡呀!我的黑卡呀!」

 

「呵呵~你們終於找到了嗎?」

 

「是啊!」

 

俠道一見老伯醒來,隨即向他耀揚自己的黑卡,因為千辛萬苦終於找出來了。隨著兩人異口同聲的回應後,老伯就開始為同志進行所謂的黑板契約,亦即是保險。

 

「我們依一依次序…」

「首先是為這位大叔你進行契約,之後再和那個臭小子弄吧!」

「這邊的大叔,你就先給我黑卡吧!」

 

「好的。」

 

「咿…你這個名字和…」

 

「哦…是的。」

「這個名字都沒有錯,黑卡上的是我真實的名字。」

 

「我明白了…」

「那就幫你進行契約吧!」

 

老伯看到同志的黑卡時感到有異,但最終還是幫的進行契約。然後,他先在黑板寫了好幾行字,但同志都看不清楚他在寫什麼,最後再用同志的黑卡在黑板的掃卡器上掃了一下。

 

「契約完成了,你先拿回黑卡。」

「我再說多一點,這個保險可以保障你贏得LC後會…」

 

『Life Cosr第一次召集,第一次召集!聽到名字的請上前集合…』

『陳若般、吳真言、潘俠道、望月…』

 

突然,整個虛無界的播放著一個人名名單,老伯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打斷了。

 

「已經召集了嗎…」

「看來已經沒有時間了,新一輪的LC要開始了。」

「你們先快點去集合吧!就去那個寫著『Life Cost 生命有價』的招牌下…」

 

「所以剛才在叫我的名字…」

「那我的保險怎辦?」

 

「沒辦法啦!臭小子的保險應該趕不來了…」

「臭小子你和大叔快去!每天都有人死去,遲了就不知道要輪多久才可以再進入LC呀!」

 

「好的,多謝老伯你的幫忙呀!」

 

「快去啦!」

「祝你們好運啊!」

「要食到雞啊!臭小子!」

 

當老伯催促他們離開,同時在LC門口一直守候三閻王之一的一鄭,卻向鬼門關的方向冷眼了一下,就像察覺些什麼似的。然而,老伯就像感應得到,變得有所閃避。然後,同志及俠道就向LC招牌的方向跑去。

 

「起身啦!你還想坐到幾時?」

「你聽不到有召集嗎?都有叫你的名字啦!還在發呆!」

「正如老伯說的,要是遲了就不知要等多久才可以進場!」

「你給我起身!我們要去參加LC啦!」

 

「你是誰啊…」

 

另一方面,當兩人離開後,一個年近五十的中年大叔就行近在剛才的小鬼面前,他一手將他整個人拉起並將他拖走,正是向LC的入口前進。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