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些年我們都有付出過

第10章 - 謊‧針

『人生最大的執念會是什麼呢?』

『大概是被騙。』

『但被騙也沒關係,最重要有時是當你知道真相之時,大概為時已晚。』

『什麼是已晚呢?』

『大概是現在。』

『死後。』

『情況就如一首歌一樣。』

 

『♪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g♪』

『♪I'm going your way♪』

『♪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Waiting round the bend♪』

『♪My 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 and me♪』


『Moon River By Andy Williams』

 

『是月河(Moon river),還是奈河?』

『是彩虹(Rainbow's end),還是橋?』

 

『Why not both…In your Dream.』

 

『But, Dream is not Real.』

 ===============================================================================

1995年的12月24日,平安夜下午。在某中學外的停車場,有對年青男女在鬧分手。

 

慧心:我們分手吧。

同志:什麼?

慧心:我說,我們分手吧。

同志:為什麼啊?

慧心:你不要理,現在我就不愛你啦!分手吧!

同志:…

 

年輕的慧心轉身就走了,沒有回頭看同志一眼。同時雨下起來,與心痛的同志眼淚同流落到地上。

 

(看回這舊事,我的心很痛呢!)

(痛痛痛!)

(針?這些針!從四方八面飛來…)

(颯!(針飛插聲))

(針一支又一支的飛插到我身上!)

(而且水位又在上升啦!現在已經快到胸前…)

(情況很好妥呢…)

(現在看著的是15歲的慧心…)

(那要是她到38歲的話,那水位就不是要會過頭了嗎?)

(這就是所謂的LC遊戲「女人心海底針」嗎?)

-----------------------------------------------------------------------------------------------------------------------

2個月多後,是1996年的2月14日,情人節晚上。在屋苑外的公園,有對年青男女在拉扯著。

 

同志:孫慧心!你給我停下!

慧心:你叫什麼啊!我都說!這都與你沒關係!

同志:我只想知道…你懷著的孩子是不是…我的?

慧心:你很煩啊!我都說這與你無關!

同志:說什麼沒關係?我…我是你的前男朋友,只是不明不白的「被分手」!

同志:我應該是最有權利知道究竟發生過什麼事吧!

同志:是你出軌嗎?是我做錯了什麼嗎?總會有個原因吧?

慧心:好痛啊!你放手啦!

慧心:我叫你放手啊!

 

本身慧心說完幾句後又想轉身就走,只是卻被同志捉住了她的手,不給她離開。此時的同志已經板著臉,面上沒有什麼表情,慧心卻因見到這張臉被弄得哭了出來,同志見狀才放開手,結果還是被慧心逃走了。

 

(針來了!)

(颯!颯!颯!(針飛插聲))

(痛痛痛!)

(只是到現在,慧心都沒提過月詠的生父是誰…)

(究竟當年發生了什麼事呢?)

 

『Yo~你想知道嗎?』

 

一鄭的一句,正是回應在Zone內Dream發生中同志的說話。

現正是進行Life Cost的「女人心海底針」,不斷回顧著同志向三閻王提出和自己有關女人 — 「孫慧心的過去」。

 

只有虛無,這個時間停止運行的空間裡才可能做出這種事,這就是Life Cost (LC)。

------------------------------------------------------------------------------------------------------------------------

1996年9月16日的晚上,醫院的手術室內,有一名16歲的少女正在分挽。

 

醫生:吸氣、呼氣,出力!

慧心:好辛苦呀!我不要生啦!我不要生啦!

醫生:孫小姐,如果你真的不行的話,那就要轉做麻醉後開刀分挽了!

慧心:我…

醫生:再嘗試吧!現在才剛開始,你是孩子的媽媽啊!你要做個好榜樣啊!

醫生:努力點吧!出多一點力!加油啊!

慧心:啊呀~~~~~~好痛呀~~~~~~~~~~~~~~~~~~~~~~~~~~

慧心:啊~~~~~~~~~~~啊~~~~~~~~~~~~啊~~~~~~~~~~~~~

醫生:對啦!出力點!快見到BB的頭了!

慧心:啊~~~~~~~~~~~~~~~~~~~~~~~~~~~~~~~~~~~~~~~

慧心:啊~~~~~~~~~~~~~~~~~~~~~~~~~~~~~~~~~~~~~~~

慧心:啊呀~~~~~~~~~啊~~~~~~~~~~~~啊~~~~~~~~~~~~~

醫生:就是這樣!加油啊!BB快出來了!

慧心:吓吓吓吓…

 

孩子:呱呱~呱呱~呱呱~

醫生:辛苦你了!恭喜你,是個女孩子!

護士:待我拿到你面前給你看看。

醫生:看看吧!自己可愛的孩子!

醫生:啊~還有!快通知出面等著的男孩!

醫生:孩子的爸,應該也很興奮吧!

護士:是的!

慧心:…

 

之後,護士抱住剛出生的孩子帶到慧心面前。只是,當慧心聽過醫生一句「孩子的爸」後,卻變得一面憂鬱。

但是,在見住剛剛還是哭著的卻變得哈哈大笑的孩子,慧心心情也放開了。

 

醫生:有想過孩子的名字嗎?

慧心:…還沒…

醫生:那就想想吧!

醫生:這孩子也很乖呢,只是出生不久哭了一會,現在卻在笑著。

慧心:對啊!而且眼睛也還未打開…

醫生:一定是她知道到媽媽就在這裡吧!她將來長大後一定會很黏你呢!

慧心:大概吧…

 

護士:先生先生!母子平安啊!

護士:恭喜你!太太誕生了一個7磅多的女嬰啊!

同志:…

同志:你搞錯了…她並不是我的太太…

同志:我並不是孩子的父親,抱歉…

同志:我只是她的同學而已,因為她父母不在家,所以她找我幫忙…

護士:啊啊啊…原來是這樣…

同志:…就是這樣…

 

『Yo~真的是這樣嗎?』

 

(要不是這樣,又會是怎樣?)

(嘩,怎樣啊!今次怎會比之前更多的針飛向我啊!)

(颯!颯!颯!(針飛插聲))

(啊!啊!啊!很痛呀!很痛呀!)

(喂喂喂!搞什麼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針越來越多的!)

 

『因為你說了謊啦!』(三閻王異口同聲地說)

 

(我說謊?我那有說謊?)

(說…謊…我說了什麼謊啊?)

 

『Yo~你說呢?』

『嘩~自己看吧!』

『真是『人不見官材不流淚,鬼不見真相不輪迴』啊!』

 

(你們在說什麼呀?)

(水位又升高了!為什麼那麼快就升到頭!)

(咕咕咕…很辛苦…啊!)

----------------------------------------------------------------------------------------------------------------------------

1995年12月08日,星期五晚,孫家中,只有慧心及同志在內。

 

慧心:喂,同志!

同志:怎樣呀?

慧心:為何你會答應我的告白,和我一起呢?

同志:你率直又天不怕地不怕,是一個不錯的人嘛…

慧心:那都不是什麼理由會要和我一起!你給我認真的想清楚再回答我呀!

同志:真的想不到呢…你放過我啦,好嗎?

慧心:就是不能!啊啊啊!我記得雪櫃裡有幾支啤酒,是老爸早兩天買的!你死定了!

同志:吓?

慧心:老媽就是不準老爸喝太多,所以一直都放在雪櫃裡!那我就拿它來為你放鬆一下,之後你再努力思考吧!

同志:不用啦!不用啦!我會想、我會想清楚的!

慧心:誰會信你啊!

同志:…

 

慧心:對啦!對啦!快到聖誕,嘉敏教了我一個新遊戲,叫什麼Truth or Dare…

慧心:你待我去櫃子裡拿一副撲克牌!

同志:吓?這是什麼遊戲啊!我不懂玩啊…

慧心:我就會教你啦!放心、放心啦!

慧心:輸了就給我飲!我先拿一支給你!

慧心:所以呢~今晚你要小心了!(笑)

同志:…

慧心:嘉敏說我運氣一直都很好!絕對是百發百中的一樣啊!哈~

同志:好!好!好!要是我輸了就只好飲吧!

同志:怕你又在想什麼壞主意,我也開始變得害怕了!

慧心:那就看你表現了!(笑)

同志:不要~停呀!不要~停呀!

慧心:哈哈哈哈,你就是這麼會搞笑!

 

望住表現得笑瞇瞇的慧心,同志也感到歡欣。

因為雙親要上大陸數天,結果今晚她就邀請了這位男朋友到家替她解悶。

 

「Truth or Dare,又名真心話‧大冒險。簡單而言,就是每人抽一張撲克牌,然後鬥大。輸家要在真心話或大冒險中,二選一接受贏家的要求。真心話就是回答問題,大冒險則是要完成對方所要求的事。」

 

然而,在慧心教學之後,兩人隨即玩得瘋狂起來。

 

慧心:開牌~我是紅心Ace啊!

慧心:怎樣啊?你今次又是什麼牌?

同志:…

同志:我不開啦!是我認輸啦!

慧心:喂!你這樣太沒有體育精神啦!快!開來見我!

同志:唉…是黑桃4呀!滿意了嗎?

慧心:哈哈,你真是地獄黑仔王呀!

同志:你再這樣我就不和你玩!

慧心:不要啦!繼續吧!快選啦!Truth or Dare?(笑)

同志:Truth吧…

慧心:那快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同志:剛才的…

 

(我記得這次是第一次上慧心家…)

(但我印象沒有做過什麼越軌的事情…)

(這天也是第一次的飲酒,人都被慧心強迫地灌飲,飲到人都靈魂出竅!)

(我只記得我很快就醉了…)

(啊~我還記得當時玩「Dare」輸到脫餘內褲…)

(睡醒過來時,自己都嚇一跳…)

(針又來了!)

(我究竟在那說了謊啊!)

 

『Yo~那你繼續看下去吧!』

--------------------------------------------------------------------------------------------------------------------------

1996年的11月某日,孫家中,慧心一家在家庭會議中。

 

孫太:孩子叫什麼名字好呢?

孫生:名字都不是問題,最大問題是出世紙上生父的一柵…

慧心:…

孫太:…

孫生:喂…女兒呀,你怎樣啊?

慧心:就叫「月詠」吧!

孫生:什麼?

慧心:孩子就叫月詠,我想…出世紙不會寫父親的名字啦!

慧心:姓氏就不填寫了!我又不想孩子知道父親是誰,亦不想她跟我們的姓「孫」!

孫太:這怎可能啊!

慧心:和我們一樣都是姓孫太怪了吧!

慧心:總之,她長大後我會和她說明一切,就這樣決定啦!

孫太:好好好!你是孩子的媽,你要怎樣就怎樣啦!

孫生:我也只能說好啦!既然孩子都出生了…

孫太:你啊!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請你以後做事都想清楚啊!

慧心:知道啦!就是因為你們一直都很疼我,所以容許我誕下月詠…

慧心:感謝你們,爸、媽!

 

(颯颯颯)

(…痛…)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