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老人謀殺案

第5章 - 矛盾

「請你不要打岔。這樣便斷定愛德華是兇手未免太武斷了。」言訖,那男人不滿地悶哼了一聲。「況且,我們仍末考慮自願的情況呢。不消說,當一個人回到自己的家,便會褪下手錶、換上比較輕便的衣服,事發當日死者也不例外。由是觀之,兇手當時和死者一同待在家中。換句話說,兇手是訪客。事發時,兇手為了我們不知道的原因將被害人殺害了。冷靜下來後,兇手深諳警方只要稍微調查死者當日訪客的名單,便可以把自己繩之於法。於是,他(或她)立刻替死者穿上衣服、戴上手錶,佯裝死者從未回家。若兇手的詭計得逞,警方自然減低對訪客的懷疑,兇手亦藉此大大地洗脫嫌疑。如此一來,珍妮花也符合兇手的條件。」

「啊,疑兇的數目減少了。」約瑟咕噥。

「總括而言,根據我的推理,兇手是愛德華和珍妮花其中一個。然而,這一切一切都不足以指出誰是兇手。幸運地,兇手犯下了第二個嚴重的過失。所謂『世上沒有完美的人,因此沒有完美的犯罪』,此言果然不虛。死者被發現時鞋跟遭到磨蝕,褲筒未端沾上泥巴,你知道怎樣造成的嗎?十分簡單:兇手從後以雙手挾著死者腋下,爾後微微抬起死者,鞋跟觸地的以倒退方式把屍體拖離現場。我特別在意『拖離現場』的含義,第一,為何兇手用拖的?第二,為何兇要把屍體移離現場?凡此種種均指向一個方向:兇手是一個瘦弱的男性訪客或女性訪客。為何兇手用拖的?因為兇手體力不足。為何兇手要把屍體拖離現場?因為兇手是訪客。光是替屍體穿回衣服是沒有用的,屍體必須在戶外被發現才成,這樣才能令警方以為死者在室外遇害。此所以屍體必須被移離現場。我深信,假若死者是被劫殺,兇手沒有必要冒著被途人目擊的險移動死者;要是死者是在隱蔽的地方被發現,我尚可理解為『兇手為了讓死者晚一點被發現而移動屍體』。可是屍體是躺在翌晨便會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呀!這是於理不合的。所以,兇手是體力欠佳的訪客,而符合這些條件的只有一人——珍妮花。」

「不要忘記,珍妮花不一定是唯一訪客……」約瑟說。

「對,但她依然是兇手!因為她說謊。」那男人儼如一尊不可侵犯的神像,神情肅穆的曰:「她在供詞提到,她在十一時五十五分到達死者寓所,由於死者在十一時四十分才離開酒吧,死者不可能在十二時前回到寓所,亦即珍妮花比死者先到寓所。及後,珍妮花等候了二十分鐘,惟死者仍杳然無蹤。警方曾經調查死者種種中途變卦的可能性,可是在都站不住腳。這代表甚麼?這表示死者在回家途中被殺!但我的推理經已證明了死者是在家中遇害,兩者之間顯然互相矛盾,由是,她作了偽證。只要珍妮花是兇手,一切便得以合理化。為了令警方對死者在戶外被殺的想法更加深信不疑,珍妮花訛稱等候死者不果,此舉更讓她獲得了不在場證據,可謂一舉兩得。總之,珍妮花,那一個可憐的妓女,鐵定是真正的兇手!」

「……她沒有動機……」

「偵探的工作只是『雞蛋裡挑骨頭』,所以不是凡事都能尋根問底,只不過是一般人對他們過譽而己。」

此刻,兩人無以為對。

「你究、究竟是誰……?」約瑟首先打破緘默道。

「抱歉,忘了自我介紹,」那男人緩緩地站起來。「大家都喜歡叫我——謎先生。」語畢,謎先生欠了欠身子,轉身離開酒吧,消失於黑暗之中,只剩下看傻了眼的約瑟,以及一片死寂。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