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歌金曲

第5章 - 在門外……

大家都說家明瘋了。

只是,在那個年代,「精神病」是個讓人忌諱的疾病(今天也好不了多少。),家明的父母並沒有將兒子送去醫院診治。

「或許過些時他會好轉。」他們如此妄想。

家明無法再上學,整天把自己鎖在房間,跟外面的世界隔絕。就算是小大二便,也不願意走出房間。他的父母只好為他準備痰罐,作如廁之用。

另外他規定整個住所必須保持絕對的安靜,不然他會大發雷霆。

他的父母猶如背負着不知甚麼時候會爆炸的炸彈,天天活得膽戰心驚。

一日,家明的房間傳出慘烈的叫聲。

當時家裏只有媽媽,她連忙衝進兒子的房間。

原來家明用原子筆把自己的耳朵刺破了,耳孔不住流出鮮血。

「這樣就一了百了,再也不會聽到那首歌……」他低喃道。唯恐下手不夠重,抓着原子筆,給耳朵再戳幾下。

看着兒子的病情愈趨惡化,變本加厲,媽媽只有抱頭痛哭。

 

家明的耳朵最終也治不好,成了聾子。

在一個風雨飄搖的晚上,他睜着眼睛,睡不着。

雙目無神,和沒有靈魂的人偶沒兩樣。

雨水打在窗子上,沿玻璃汨汨而下。

腦海冒出久違了的旋律。

又沒有雨或風 何事杳然失芳蹤

即使耳朵刺聾了,也不濟事,《幾分鐘的約會》已烙印在腦袋裏,不能磨滅。

家明大感驚怕,想縱聲大叫。

然而,身體像鬼壓床,叫不了,也動不了。

爸爸媽媽睡得很熟。

過了一會,家明聽到——不是真的聽見,而是感覺聽到——有少女在他家門外的走廊唱歌,唱《幾分鐘的約會》。

家明的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呼吸困難。

歌聲自遠而近,停在門口,久久不去。

家明近乎呼吸不了。

「阿明。」少女幽幽的叫他。

他渾身感到說不出的冰冷。

「你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不肯見我?」少女續道。

「爸……媽……救……我……」家明竭力呼喊,無奈開不了聲。

「你明明讚過我很美。」

「咦?」家明呆住。

 

家明坐到椅子上,靜心欣賞歌曲,代入男主角的角色。

想像在地鐵月台上,頭髮及肩、穿着長裙的少女側一側頭,向自己淡然一笑。

列車要駛進月台,掀起了一陣風,吹起了她的頭髮、裙子。

家明心中一動。

「好美……」深深的被眼前的少女迷倒。

 

家明醒起來,他在白日夢裏碰到過一個長裙少女,確實很美。她是他心目中喜歡的類型。

她是他的女神。

門外的少女就是那個長裙少女。

家明的恐懼一瞬間化為烏有。是她的話,就不用怕。她不會害人。

他的臉上現出歪曲的笑容。眼神癡癡迷迷。

「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少女問。

家明從來沒有談過戀愛。他抗拒不了少女的告白。

「我願意。」他答道。

樂欣和皓峰也被問過相同的問題。他們的答案也是一樣。

「那隨我來吧。」少女喜孜孜道。

 

次日,地鐵發生一宗跳軌事故。

一個男生在列車靠站時跳進路軌,當場輾成兩截斃命。

死者約莫十七八歲,相信是學生。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