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的飯桌 之 那年秋天

第35章 - 那年秋天 第十章

     一週一天的戶外攝影課,三個月下來,慧儀與阿生已經非常熟絡了。阿生是那種只要你真心欣賞他,他就會掏心掏肺毫無保留就對你好那種人。阿生特別討厭那些太頑固太有主張的學生,還要經常挑戰老師那種,連基本功都沒學好,一步就想拍出星夜效果,拍不出還要怪老師沒教好那種學生阿生是連話也不想跟他們說的。就是那麼“串”,當然啦,又不是為了錢而教的課,也無需要跟這種人打交道。很多人問要買甚麼牌子的照相機才會拍出好照片,對於這種問題阿生就會覺得很討厭,他經常說搞藝術是人的事情,不是工具的事情。就好像畫家,用普通的紙張,普通的木顏色也可以畫出佳作,大家要培養的是藝術感,是構圖,對光線,對色彩的感覺,就算用普通的手機,也能拍出大片。一時說得大家如墮五里雲霧之中,這麼抽象的說法,一般現實的,習慣了即食文化習慣數字計算的精明香港人,簡直就完全摸不著頭腦,他們期望聽到阿生說去買甚麼一萬多的照相機,加兩個八千幾的長短鏡頭,無四萬不要玩攝影這些答案,也不要聽照片拍得好是人的問題,不是設備的問題。人都是愛抵賴,愛逃避,不去面對自己本質的問題,做不好就賴設備,賴天氣。懂事溫柔又肯吃苦的人如慧儀可以接受,其他那些本來就是事業有成的大老闆,或者那些家庭主婦閑來沒事學興趣的,對於阿生說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去,所以早早就不學了,三個月下來本來有7位學員的,到最後只剩下慧儀一人。

     阿生本來也不是為了賺錢,現在剩下慧儀一個學生,阿生也很樂意教她。慧儀雖然沒有什麼藝術細胞,勝在夠聽話。這個攝影課程後來就變成他們兩個人的約會了。慧儀身上散發著一般港女沒有的堅毅樸素的氣質。阿生這種吊兒郎當的個性很討女生喜歡的在最初,有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戀愛阿生也談過無數次,最後都是因為日子久了,女人都看穿阿生不是一個可以付託終身的男人,所以最後都離開了。然而慧儀不一樣,慧儀一直都自吃其力,從來就沒有要被誰養,所以也沒有對阿生有什麼要求。倒是阿生的眼光真的令慧儀很佩服,同樣一個風景,阿生就是有本事拍出靈氣。後來的幾節課,幾乎都是阿生在拍,慧儀當助手,拍到一些特別的照片,慧儀都會非常興奮。男人都一樣,都喜歡聽到女人的讚美,何況是有好感的女人。

     在課程結束的最後一天,阿生鼓起勇氣向慧儀表白。他覺得和慧儀相處很舒服,和慧儀可以無所不談,最難得是可以和她談理想而不被嫌棄。慧儀也喜歡阿生,也覺得很合得來,後來她們就在一起了。之後慧儀經常在下班後在休息天都會去咖啡店幫忙,開始慧儀也是對咖啡一無所知的,後來阿生主動要求慧儀不要學攝影,因為她天份真的很低,反而如果她想幫忙咖啡店,就去學Barista, 還可以幫忙經營咖啡店。這樣慧儀就名正言順成為咖啡店的管理者了。做起阿生最討厭的管理工作,她們可以互補,關係非常融洽。(故事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