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

第2章 - 再現(第二回)

《再現》

監師: 神木
原著: 天空胡迪

第二回

2065年事件:
一場瘟疫,發生在亞州中國香港特區沙田馬場,《躁馬症》暴亂事件
源屬一種惡化性的異種瘟疫病菌,來自馬類所傳染的"躁馬症",被感染的馬病症發作會性情大變… 蹄足狂性攻擊甚至會口咬同類,因此馬場所飼養的馬全部受到感染…
而馬類體質強橫力大無窮,難以制止… 唯有使用槍械射殺而殲滅所有在馬場被感染的馬
國家研究部發表… 此病菌是會侵入其牠生物甚至人體,人類一旦受感染必馬上死亡,沒有狂躁攻擊的狀況,因爲人體不如馬類體質強橫負荷不致
這場瘟疫暴動,令到民心驚慌… 爲了安全防止此瘟疫病菌感染其牠生物以及人民,所以國家政府發表[格殺令]由該地區與澳門特區甚至整個"粵港澳大灣區" ,一統殲滅所有飼飬和野生的馬
2070年
這埸事件後… 數年間以來都停止了" 馬場賽馬投注"娛樂活動,還不確定此瘟疫病菌是否徹底淨化殲滅,所以特區政策也決定將馬埸轉變開發項目,以後停止"賽馬投注活動"…

這個時勢當中有一個人,來自[廣東省]"河源市",家族乃是《絕拳派》拳館,亦有黑幫社團背景~
"他"為破命格從小飽讀詩書,精通電腦程式… 文韜武略樣樣精通~
32歲的"他"自立創業,擁有一間小公司,主要設計"智能應用程式",而當時正在計劃開發一個"應用程式"的主意…
概念源自 他 從小是拳館成長,也熱誠習武… 而家族背景社團生意乃是"地下賭業",《賭》這個娛樂活動,無論在每一個時代都不會淘汰,反而《武功》就在當時21世紀漸漸的絕傳,所以為了破舊立新,讓武術再現趨勢,而將"比武"和"投注"賭博娛樂而綜合的主意… 稱爲"《武動紀》
規劃設定:
* 盤囗莊家經紀人註冊,而負責招攬世界各地《武術家》
* 安排預約任何地點,以官方名譽舉辦… 爲了將此活動弘揚,所以沒有定義的擂台
* "比武"規則分爲兩場30分鐘,總共1小時上半場以及下半場,時間過完後,共10個回合… 以兩場5個回合贏"點數"分勝負,如果回合點數平手,將會加時30分鐘…
* 或打至對手倒地10秒間爲止勝利!
* 由於此活動只在乎比武分高下為止勝負,不可有"殺戮",把對手殺了判負方
* 參與投注者全付款於官方《武動紀》網絡,投注數據以官方管理鎖定,不可給"莊家"經紀人過目以免作弊,否則有不公平的安排偽作賽果…

這一個妙極的計劃發表,而受到很多富豪賭家評論於生感興趣,若成功開發《武動紀》國際網絡投注站,亦有意思投資招攬跨國四海的武術家註冊開莊,但是要開發成立必先要和國家政策申請賭牌,由於此活動份屬牽涉海外,所以必須投得[國際賭牌]… 非常高財資力才能辦到~ 而當時財資不足的 他,卻找了一位老同學好友合作,這個人就是上市公司《豐慶華實業》繼承人《風祖名》
可是拒絕了
"風祖名"向 他 發表: 風氏的訓誨方向是糧食資源實業發展信念,不牽涉賭業。
"風祖名"拒絕合作不代表不相助,見他的計劃也相當潛能,也受到人氣關注,在乎和他多年好友和信任份上而決定借款相助,協他成功投得[國際賭牌]
最終《武動紀》國際網絡投注站 成功開發,時勢造英雄的他,將此比武投注活動取替了馬場賽馬投注娛樂,而武術在那個時代眞的再現趨勢,各國各派聞名行專武術家也受到高酬招聘
這一個大網程式,將他的事業攀上高峰… 3年過後"2073"成為全球富豪榜題名,雖然緋聞中亦有掌握黑市霸業的背景… 他擁有了宏大財資漸漸的開源… 也極力投資科技研究強化武術選手[戰能]程式,還有連同家族背景社團成員組織集團… 創辦了建築開發商公司,亦成就了上市大集團… 此集團立名為《雲風》弘業天下如見 雲風 遍佈全球,這一個人就是今天的《洪天霸》。

2118年,惠州市
位置在"青雲酒店大廈"的樓下大廳,有無數多位媒體記者… 以及一位
穿著黑色窄身皮外套,魔鬼火辣身段配上天使甜美容貌,加上迷人的眼神?, 口齒伶俐的[女主播],正在直播拍攝錄影:

「嗨~ 大家好!我是《可楚兒》(可可)感謝關注"世紀追蹤"現場直播…
目前我們連同所有現場媒體記者,待著兩界年度《武動紀》人氣長勝選手巨星《陸不歡》!做追蹤專訪~ 收到情報他將會在這家酒店, 稍後大概還有5分鐘退房… 希望他能交待關於那次,地點在"新加坡郵輪夜"與比武之前的葡萄牙女選手《Sangue Malvado》, 發生性行為事件… 在郵輪內的某個觀景台被拍到了,女選手正在和"陸不歡"口交的姿態… 這就是我們做現場追蹤訪問的理由!」

在這個時候,酒店大廈裏大廳樓上某一個角落… 潛伏著一個人
此人帶著一頂帽子,穿著有著《武動紀》標誌的黃色運動外套,中等身材樣貌俊俏… 此人正是選手巨星《陸不歡》正在竊看樓下大廳情況… 他思想著:
「我沒有意向想專訪,媒體總是咬住不放… 可是我渴望的美麗性感"可可"也在這?~ 好!讓我好好的教訓妳,吃定妳。」

剛巧之際… 有一位酒店服務員高度也和"陸不歡"像似的,從他距離邊緣間經過~

酒店樓下大廳稍後情況
某位媒體記者發表:
「差不多20分鐘了,情報有錯亂嗎?怎麼"陸不歡"還沒出現呢…」

說完之際…(噹~) 樓下大廳的電梯門打開了,有一位帶著帽子穿著有《武動紀》標誌黃色運動外套的人,低住頭掩飾而趕步的走出來… 這時刻所有的媒體記者喊著: 「是"陸不歡"!」
所有記者而趕步衝追向他~ 直到酒店大廳門外
湧逼之際… 近大門的大廳內除了一隻手,捉住了一位媒體攝錄師
這隻手就是"可可"女主播,向她的同事攝錄師暗示言道: 「殊~ 看那邊…」

這時候攝錄師望向了大廳前座旁邊,有一位穿著黑色背心的人側面的視覺所看正是《陸不歡》的相貌… 這人正在走上樓梯
混亂之際所有保安也衝向門口制止,於是"可楚兒"向同事攝錄師小聲說:
「陳記!外面那位一定不是… 來~ 我們獨家跟蹤他吧…」

陳記: 「都是妳明目!趁著官方工作人員忙著門外…」

於是"可楚兒"和"陳記"走上了樓梯…
追趕著這個人的背影,然後看到他在角落的房間停步了~ 拿出證卡開門進房

"可楚兒"向"陳記"説:
「陳記把你的攝錄器裝置鏡頭拆給我… 快!」

陳記: 「妳想怎麼啦?」

可楚兒: 「你在這先把守,難道我去和他借廁所嗎… 想也想到吧!」

陳記: 「我正在尿急!」

可楚兒: 「廢話少說吧~ 快拿給我!你先忍住…」

陳記: 「會爆!」

楚兒: 「快去~快去~快去!」

於是"陳記"趕快把攝錄器的裝置鏡頭分拆~ 交給了"楚兒"
而"楚兒"從她的提包拿出了黑繩帶把鏡頭裝置綁紮,帶上頸位鏡頭如像鏈咀心口位置,鏡頭裝置與攝錄器同樣都是連線
後來"陳記"往著"陸不歡"的房間方向走過去,"楚兒"趕快抓住他…

楚兒: 「你幹嘛!」

陳記: 「借廁所…」

楚兒:「這邊不是你去,是我去的~ 你自己找!記得回來把守…」

"楚兒"走近了《陸不歡》的房間後,用[訊器]發個信息寫:「開啟」
"陳記"回信:「收到」
意思是開啟[攝錄器]連線
然後"楚兒"冷靜的慢步向前房門而敲門… 咯咯咯(敲門聲)……
房裏的人沒有發問,就即時開門~ 門打開後… 這個人正是選手巨星"陸不歡"擺著左手靠牆右手插腰的姿態,面帶微笑… 雙眼慢慢移向"可楚兒"的心口間至胸部,直到她穿著短裙的大腿,由下至上再欣賞返她甜美的美貌思想著:
「到訪了,"可可"果然是聞名中的宅男女神人氣女主播… 浮凸玲瓏的身材,血氣方剛的我怎麼能放過她!」

"可楚兒"高興的訪問:
「嘩~ 在我面前眞的是選手巨星"陸不歡"!
嗨~ 我是"可可"來自"世紀追蹤"獨家專訪,你可發表有關新加坡郵輪夜被拍到性行爲姿態的事件,是否因此事件國産品牌"晨豐"高智能房車代言人而被解約,還有原本您有參與大導演"神童"的靈異製作《日常》香港電影飾演角色,也因此事件而被替換… 請問您有甚麼心聲感想而表達?」

陸不歡: 「那麼多問題,不如請進去坐吧~ 我可以慢慢的回答妳的問題。」

"楚兒"思想著:
「既然他願意接受專訪,那我應該和"陳記"一起進去攝錄才對,以免被酒店官方保安發現我們擅闖就麻煩了~」

於是"陸不歡"開著門進回去房裏的廚廳間,脫掉了黑色背心上衣,露現他健美的肌肉線條,打開冰箱拿出兩罐啤酒,擺放桌面他坐在梳化上迎客~

"楚兒"思想著:
「?嘩~ 露上身那更加該進行專業錄影和專訪!
?咦… 他為甚麼脫衣呢~ 可能個人習慣嘛… 管他吧!」

於是"楚兒"傻笑一下回應:
「嘿嘿~ 既然您接受專訪那我就安排我的攝錄師一起進來錄影專訪吧… 那您等我一會兒,他就在附近而已……」

"楚兒"轉頭往另方向之際… 突然"陸不歡"從梳化原處,以武術身法一瞬間衝出門口位置抓住了"楚兒"的皮外套… 再用力扯進房裏
"陸不歡"說道:
「我不喜歡有第三者,妳知道我只是喜歡妳嘛!放心我床技一定令妳很滿意。」

"楚兒"驚慌的說:
「床技?我才沒興趣!」

掙扎一會兒的"楚兒"忽然機智… 趕快把皮外套的拉鏈拉開後脫掉,裏面還穿著露肚臍的背心
再跑向還沒關門的門外,驚慌的喊:
「陳記!救命啊~ 你去那兒啦!」

"楚兒"逃跑出酒店走廊的時候…
在房間內,手拿住楚兒脫掉的皮外套的"陸不歡",回想她到訪的時候畫面… 她頸所帶的黑帶鏈咀,是 攝錄器的裝置鏡頭
他發怒的把皮外套拋丟罵道: 「死八婆!」
之後匆忙的追出去~
看到在外的"楚兒"正在下樓梯… "陸不歡"追住不放

酒店樓下大廳情況:
所有媒體記者知道那假扮的"陸不歡"過後… 也回到大廳間與酒店官方保安爭論之際,忽然聽見前座旁邊的樓梯口還沒下來的人大聲喊:
「救命啊!非禮啊!」

眾記者也拿起[攝拍器]和[攝錄器]瞄準對住樓梯口,見到跑下來的人既然是失去皮外套,穿著窄身露肚臍小背心的"可可"女主播!身後有如豹一樣快的跳步樓梯的身影,也差不多追近"可可"
"可可"跑到了大廳前座,身後的獵獸向住"可可"跳擒之際…
不知從何來的,灌盡內勁的黑框眼鏡… 拋中那跳躍起來的獵獸,中拋擊的獵獸如斷線風箏的掉在大廳前座桌面上~
那獵獸翻身跳彈起身,眾記者看清楚… 原來是沒穿上衣的選手巨星《陸不歡》眾記者再次舉起攝器材,瞄準向著他

陸不歡發怒的說道:
「誰拋眼鏡!」

這個時候,有一個不知何時到來的… 中長浪捲髮,長相五官端正,留有少少鬍渣,氣質瀟灑,穿著棕色長衣外套的媒體記者走向前去把黑框眼鏡撿起來説道:
「對不起,眼鏡是我不小心掉下的,幸好!沒有裂!」

"陸不歡"狼狽思想中:
「勁力柔巧藏剛,此人武術修為不淺…
糟糕!這情況該如何呢… 就發表一場誤會吧~」

陸不歡向所有人發表:
「一場誤會… 是她進入我房,找我專訪… 不小心倒瀉咖啡,弄髒了我們雙方的衣衫,我不好意思的把她外套脫下弄干…」

說到「干」之際,"可可"女主播發怒插嘴:
「亂講!
你想幹我就是… 所有情況我都有拍到!」

所有的媒體記者:「嘩!」齊叫,更緊貼追蹤現場新聞

於是 陸不歡 突然發怒,罵道:「 臭婆娘!」
以極快的身法衝往"可楚兒"揮拳意圖攻擊…
拳頭瞬間臨近楚兒面門之際,另方不知何時已經往著"陸不歡"迫近一個腳踢… 把他極快的拳擊移開,發腳者正是那位中長浪髮的記者

"陸不歡"思想:
「很快!」

瞬間停頓一會之際,驚慌的"楚兒"趕快跑往眾媒體記者位置回避
酒店官方經理到了大廳,向保安吩咐:「打起來了,快報警!」

陸不歡説道:
「他媽的~ 多管閑事!你是誰…」

帥氣~ 中長浪髮的記者,把他的黑框眼鏡收好,再從衣袋拿出證件回答:
「衛星日報記者《風中行》,這是我記者證…」

說到「證」之際,陸不歡插嘴:「你欠打!」
以身法《杯蛇幻影》原處留殘影,隨意快轉移到"風中行"處發招,《幻閃擊》瞬間近身連環拳擊,風中行以短路腿踢招架~ 數擊之間… 突然"風中行"以《無相步法》 往步退移… 瞬間遠離"不歡"數呎範圍~ 再以巧妙身法… 從數距離間轉移到"不歡"身後以《疾風地堂腿》迅速三發迴轉掃踢,攻擊他的下路
"不歡"中擊往後跌倒震至後腦… "風中行"看著"陸不歡"説道:「不好意思…」
"陸不歡"如豹姿的迅速彈起翻身一發迴旋拳,風中行沒預計的速度面部中擊… 彈飛數呎撞向客桌
"風中行"面部瘀傷,起身感覺暈一暈思想:
「哇!甚麼動物?很大力… 看來要出眞功夫~」

"陸不歡"言道:
「我不信你比我《幻拳》快!」

"風中行"一個轉身起來… 施展真功夫腿法《無相先陣》腿勢突然,凌厲剛猛… 其快無比~ 踢出陣式,先鋒突撃"陸不歡"以《迷幻纏手》唯快不破… 殘影截擊的招架,"風中行"腿法急變《無相足影》 原地其快密集腿踢,以亂制纏~ 破解纏手法,再以"無相先陣"腿勢攻其 破綻,"陸不歡"被擊中數腳,風中行再打接擊《小連環腿》反身三發連環後踢,速轉身兩發疾腿… 再補一發中路直踢腳!
"陸不歡"照單全收飛退數呎,近眾媒體記者範圍… 全媒體記者,盡情拍攝他被打的醜態… "不歡"發爛跳彈起身,羣亂之際打傷幾位記者以及數位酒店保安設法開路… 醜態百出的他意圖逃走,風中行 見他打傷同行看不過眼,以《無相步法》衝往大門… 再跳向他一個腿踢攻擊,制止他亂打同行…
"風中行"發怒說道:
「你要向他們道歉!」

於是"陸不歡"以其極快身法衝往返回大廳樓梯間, 意圖另一個出口逃走…
當他跳步上樓梯之際,風中行以《無相步法》大步轉移追及趕上,"不歡"發拳攻擊擺脫… "中行"以擒拿式,巧妙抓扣他發拳手臂肢體捆纏,"不歡"突然頭鎚攻擊,"中行"受擊鬆手… "不歡"趕快再以《杯蛇幻影》留殘影,快轉移到大廳… "中行"回氣一會,快步轉移迫近"不歡"以腿招《無相困纏》圍繞著"不歡"範圍周圍腿攻… "不歡"巧妙避過六腳,卻被踢中四腳… 飛去大廳前座… 於是"不歡"就地取材,拿起前座的客椅貫力拋向"中行",見著拋椅臨近的他… 柔巧勁力一個反腿式,輕巧將客椅擺放,以免破壞酒店設施… "不歡"也再次跳躍衝著天花板快捷摘取燈飾… 重施故法拋往"中行",他再以柔巧勁腿式將拋燈救下之際… 聲東擊西"不歡"迅速衝向"中行"發招《幻中帶剛》五發拳擊,幻化連發… 拳勁帶剛"中行"被打中腹部至胸口間,"不歡"再補一腳殺力直踢,擊向"中行"胸口間飛退倒地

"不歡"興起言道:
「玩腿!我陪~」
説到「陪」字之際,"不歡"躍向半空一個殺力腿舉高貫勁往下攻勢,倒地的"中行"見腿勢迎臨… 貫力拍地借力向"不歡"上方躍起發招《無相形鏙》灌盡勁力… 集中雙腿殺力於腳尖,衝向上方的腿攻,勁力聚化形鏙,銳猛一擊… 與"不歡"腳碰腳拼力!"中行"絶式鏙勁銳猛震至"不歡"從上方立刻反身掉下倒地

"陸不歡"擅長拳術《幻拳》卻自傲以腿鬥腿,敗給腿法行家"風中行"

某位記者言道:「陸不歡 打輸了…」

再翻身彈起來的"陸不歡"他大感受辱,以極快身法再次設法逃離
跑到大門之際突然"可楚兒"就在截住前方,"楚兒"卻走前去,贈"不歡"一個耳光(啪~)
"楚兒"大罵:「淫賊!打輸想逃…」
"不歡"發怒一個橫拳,打向"楚兒",在旁邊一個腿踢趕至,擊中"不歡"面部再移退數步…
幸好"楚兒"沒被打
"風中行"再向受腿擊後的"不歡"迅速發招《無相先陣》加碼十四擊… 腿勢其快無比~ 陣式連環,"不歡原地被踢連環受擊… 踢至第十四腳之際,"中行"突然收腿?
"中行"感悶言道:
「玩拳!我陪~
看我自創的《牛拳!》」
備拳向後貫勁,看準目標… 如弓發力剛猛拳擊… "不歡"被擊中面門鼻血即噴,暈一暈跪下。

"風中行"言道:
「快向大家道歉…」

被打受傷的媒體記者在辱笑他,以及其牠記者不停拍攝"陸不歡"被打輸後跪下流鼻血的模樣…

"風中行"發怒再言道:「快道歉!」

"陸不歡"突然流出淚水… 哭意的低頭發表:
「大家~對不起… 請給我回家!」?

"不歡"思想著:
「霍門武道《眞無相腿》風中行,我記住你!」

不可一世… 生性風流又好色的"陸不歡",原來對性感甜美人氣女主播"可可"色心起,他設法引離所有媒體記者,卻在大廳前座旁邊走過樓梯間… 故意被"可可"留意引她跟蹤
人氣選手巨星,也沒預計在媒體記者當中有如此武術高手《風中行》…令他大感受辱。

在大廳門外公安剛到了,前進入大廳
場面也不須制止

突然間從電梯間訊響(噹~),門打開… 原來是"陳記"撫著下體走出來投訴言道:
「我要投訴!誰是經理… 」

酒店官方經理正在大廳,向"陳記"走前去發問:
「這位先生… 甚麼事?」

陳記言道:「這麼大間酒店,這麼沒有公廁!」

經理發問:
「先生~ 請問您是否這裡房客?」

陳記回答:
「了不起,我是擅闖的!」

廣州南沙
海邊停泊著一艘摩登格式設計的郵輪,靠陸的建筑物仿如水晶般設計的圍壁… 圍繞著宏大的人工草原,草原中心有一座六層高豪華別墅,設計獨特

青雲酒店大廈事件兩天過後,"風中行"在家中內的品酒房… 正在聆聽著一個人說話
此人不怒自威的外貌,目露兇光,他正是"風中行"的父親《風祖名》望著一幅畫,感觸的說故事:
「你爺爺5歲的時候,雙親死於2008年四川大地震事件,他是僥倖被救的小孩,從小孤兒院成長… 你爺爺好爭氣念書成績文才數學,無一不精… 大學畢業之後,24歲的他就來了廣州當時的"卓興"糧油公司技術部製油工作,後來這家公司決定收購[東馬,沙巴州根地咬]共兩萬五千畝宏大的種植園… 打算成為資源供應商,於是就派技術部的成員去[東馬]開發製油廠。
2030年事件… [東馬,沙巴州]華裔副首長《連江山》叛變,私下組織當地軍隊以及非律賓叛軍與越南叛軍 聯手霸佔[根地咬]區域範圍的土地,野心勃勃的"連江山"以大財力收購大批軍火以及戰械… 供應於聯手軍隊,計劃挾持當地原居民做人質,逃不了的"卓興"製油廠所有員工也不例外,亦有當地同胞嘗試反抗… 當時"連江山"下令殘忍手段格殺所有反抗者,原居同胞見聯軍的武器火力甚猛殘忍處決,不敢再作任何反抗
聯軍掌控了十八個月後… 計劃與國家政府談判,要整個[根地咬]區域範圍業權合法佔得,不答應就發表開戰… 原因挾持無數無辜人質,國防軍隊也不能主動攻打… 當時也束手無策
在那個時候聯軍捉了36位人質… 裏面當中有你爺爺,只記下名單強逼進行一個叫做甚麼《亢滅》實驗,進行過後… 聯軍將36位鎖上手銬再用黑布蒙上眼睛,然後照住名單叫喊名字一個一個的槍射頭顱… 36具屍體裏面包括你爺爺」

風中行驚訝說道: 「爺爺當時死了?不會吧!那我爺爺怎麼…」?

"中行"說到「麼」之際,"風祖名"立刻轉頭望著"中行"回應:
「這就是我現在才把故事說給你聽的原因,故事還沒說完… 你爺爺額頭的疤痕,就是槍射造成的… 」

"中行"說道:「後來呢?」

"風祖名"繼說:
「槍殺的感受,由你爺爺說當時由子彈直接貫穿過後腦痛的一瞬掙扎後,眞的進入了無意識死亡,奇怪的事就是從死後的他… 竟然再醒過來,手銬已經被拆了… 然後他把矇住眼睛的黑布揭開,再摸一摸傷口已經結疤了… 那時候已經深夜,旁邊所看見的就是另外35具屍體排行躺住,然後發現地點是另一處,位置於石山區… 再發現綁紮滿了炸彈圍繞著石山,意圖將所有屍體一起炸毀… 僥倖當時沒有聯軍守衛,所以成功逃亡。」

"中行"言道:「這樣的事情,難怪不可外傳…」

"風祖名"向"中行"點頭一下繼說:
「你爺爺逃離之後,卻不懂何處去… 唯有往回去製油廠,回到製油廠位置看見工廠區域已經被火燒著了,無處可躲… 唯有跑去勞工宿舍避過了一晚,後來第二天… 聯軍可能發現少了一具屍體,也可能被查到了是你爺爺的名字,嚴格下令通緝《風寶生》… 於是聯軍就到處調查所有男性人質的身份證,我想應該聯軍預算36個實驗品本來就是用來送命的… 所以沒有仔細記錄他們的檔案,只有記下名字… 幸運遇上的是一位當地華裔女子,她是一位土地測量職員,也是外籍勞工辦理,當然本來就認識你爺爺… 她就是你阿嫲《呂詩敏》
就是她協助你的爺爺,技術仿製護照身份證… 也替你爺爺取個名字《豐慶華》
就這樣逃過了通緝查證這一劫。」

"中行"說道:「原來"豐慶華"的名字是這樣得來…」

"風祖名"拿起雪茄點燃,吸一口再吹一口煙繼說:
「雖然是逃過了查證… 四個月過後有當地軍人查到了,"風寶生"是製油廠的中國員工,後來也查到了你阿嫲,認識"風寶生"… 於是這位軍人連同三位同黨為了領功,暗中捉了你阿嫲某處的石屋,逼供講出"風寶生"下落,還意圖姦污的行為… 那時候你爺爺趕上石屋在外喊聲,說: (我就是"風寶生"),過後有三位軍人出外搜處,你爺爺去到遠處再喊叫,施計調虎離山,再跑回頭石屋處冐險救你阿嫲,到了石屋後卻還有一位軍人把守著,你爺爺不顧一切衝進去… 那把守的軍人立刻向住你爺爺開槍,槍械射發之際, 被鎖住手銬的你阿嫲衝撞開那軍人,子彈打歪了,你爺爺馬上攻擊那軍人… 然後爭搶他的槍械往回他開槍… 成功把那軍人殺了,然後你爺爺趕急走過去… 緊緊抱住被嚇壞的你阿嫲說著: (不會讓妳有事… 我不能失去妳)」

"中行"諷刺回應: 「英雄救美,再表白… 太戲劇化吧~ ?」

"風祖名"搖頭傲笑一下,再吸一口煙繼說:
「後來可能槍聲的影響,被那三位軍人發現了… 他們就前往回石屋處,後來你爺爺和阿嫲… 在石屋內趕快爬窗逃走
跑到草叢到山區直到懸崖盡頭,三位軍人追近了面臨死神之際,突然兩位軍人反過來竟然以巧妙身手攻擊帶頭的那一位軍人,不用槍擊以手法處決,後來他們向你爺爺阿嫲承認是國家軍事派來的間諜… 你爺爺他們也總算大命。
原來數位國家軍事間諜,成功澘入聯軍部… 後來將機密得益條件暗傳聯軍兩方,經過兩個月時間令"越軍"和"菲軍"兩方成功暗中妥協國家政府,於是聯軍內部"越軍"與"菲軍"兩大頭領變節… 最後反殺"連江山"。
由於當地軍隊本來是"連江山"所組織,所以最後都由國家軍事處理… 終於擺平一方」

"中行"覺好奇說道:「一方!還沒擺平嘛?」

"風祖名"倒酒搖杯繼說:
「算是擺平的,可是聯軍行為殘忍… 殺人無數,不可原諒,將得益條件設局故意加注給"越軍"一方,後來"菲軍"不忿氣… 要"越軍"的加注利益平分,貪者必上當… "越軍"當然不肯,於是內訌鬼打鬼… 菲軍"將"越軍"的頭領殺掉,最後軍事間諜回合國防軍隊,乘機制伏這班叛軍… 生擒菲律賓叛軍的頭領,將他繩之於法。
後來大馬國防軍隊也向報導發表… 這妙計設局者,正是來自我們中國當時的軍事談判專家《韓順》,東馬同胞們向他都非常感恩之意。
這場事件都發生了兩年,至於你爺爺那實驗的事… 除了你阿嫲知道之外都沒有把事情說出來,關於這個實驗的原因… 連你爺爺都不知道是甚麼?
製油廠區域一場大火後,來自中國的員工除了你爺爺生還… 其他都死於非命。
唉~ 上一代的事… 你不知道,我今天才把故事說給你聽… 我31歲,接任基業,專心經營管理… 跟"啊霸"一樣50歲才遲婚,也想不到你8歲那年我和你媽感情破裂而離婚,你都28歲了,如果我好命的話… 都抱住"風繼業"這孫子啦~」

"中行"問候:「爸… 最近你有和媽見面嗎?」

"風祖名"搖杯品嚐一口酒,再望向幅畫~ 故意轉移話題… 繼說故事:
「自從石屋處英雄救美那件事之後,你爺爺和阿嫲就成為了情侶…
你爺爺原本的護照身份證… 都在製油廠住宿處被燒毀了,所以用著"豐慶華"這身份,之後你阿嫲協助聯絡廣州的"卓興"公司的人,才確認回身份。
你爺爺帶著阿嫲回往廣州,後來才知道"卓興"公司的情況… 股東拆股,財資周轉不周,陷入清盤危機…
然後你阿嫲本來也認識一位在[東馬,山打根]擁有!一萬英畝土地的業主,尋找公司合資開發種植園以及製油廠,於是就推薦了"卓興"公司,那時候"卓興"公司的情況也令業主沒有信心,結果你爺爺所冩的良策計劃書與條件… 卻打動了業主!
終於成功合資… 公司型材重新估計… 也得到銀行的支持,之後推薦了你爺爺"風寶生"成爲(首席總裁)CEO,當時憑著你爺爺的才智以及精打細算的生意謀略… 六年後幫公司賺了弘大數額 ,成為分紅股東… 賺了第一桶金。
2038年,[東馬,山打根]另一片八千英畝木材種植的林地,當時木材市場淡薄… 關於林地的業主欠下巨額債務,意向著急放售,卻找上了你阿嫲… 協助寫好業績報告,然後幫忙推薦有潛力的公司收購,後來你的爺爺就看中了這塊林地,位置靠海運輸也非常理想… 於是你阿嫲與業主以好友關係談判了理想價格, 你爺爺當時財資報告相當不錯,符合銀行按揭的條件… 最終成功合理價格收購,這就是所買的第一片土地… 然後你爺爺自立開創公司… 就由妳阿嫲的主意立名為《豐慶華實業》,你爺爺將林地所有的樹木計劃斬劈… 與運輸公司談判分莊,把木材全部低價售出,將所有售出的資金用來開發油棕種植園。
那年的8月13日他們的孩子出世了,隨著姓氏認祖歸宗的理念,為他們的孩子立名為《風祖名》我出世後… 你爺爺和阿嫲才正式結婚成為合法夫妻。
"豐慶華實業"財資壯大之後… 由你爺爺計劃漸漸的開源,當然"卓興"公司是最悠久的合作開發夥伴,後來連同合資在柬埔寨合約120年… 二十五萬英畝土地開發著… 有種植園和農場以及工廠,再成爲了上市公司
如今我們的公司在東南亞區東馬,西馬,印尼,泰國… 有糧油與米業,都供應於全亞州。」

"風中行"得意的說道:「俗語有云… 大難不死必得厚福!
對了!盈阿姨~ 下個星期三生日晚宴,爸!你有一起到場祝賀嗎?」

"風祖名"回應:
「哈哈~ 巧合!我明天下午就飛了,[東馬,砂勞越美里]的一萬兩千畝農業地,剛收購了… 要和業主雙方律師見證簽成交合約,還有要安排人事辦理… 這次該過去那邊三個月吧~
你記得替我送份好體面的生日禮物,也代我問候和祝賀吧… 別失禮!
還有跟"啊霸"說,九月份中秋晚宴… 就在我們這裏的郵輪舉辦,叫他們全家人一起到訪慶節。
你呀!我立你的名字為《風中行》,就是風氏和祖業的後繼行者,你還要胡鬧到甚麼時候… 才學習經營去接任?」

於是"風祖名"拍手掌(智能聲控),打開電報器的封面頭條然後訓話言道:
「記者英雄教訓巨星"陸不歡",打致巨星跪地求饒(照讀頭條題目)…
孩子你眞的氣得我好高興!?」

"風中行"看一看手錶時間,機靈轉移話題說道:「爸!飯好了… 開飯囉!」

"風祖名"剛想起回應: 「對!去吃飯…」

"中行"喊叫吩咐管家:
「泉姊~ 開飯囉~」

香港,中環
下午時分,日夜即將交替之間… 位置在一座鑲著八角晶塊玻璃設計,擁有128層432.8米高… 八角方形的大廈,正是十星格式的《雲風酒店》

在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的寢室之內,有位女人雖年近花甲,但風韻猶存,面上完全看不出有一絲皺紋,肌膚比少女更好,白裏透紅,配合近乎完美比例的體態,人稱「凍齡美人」
正在擺姿角度照著鏡子中的她,穿著翡翠色澤一字領露肩開叉性感洋裝,生日宴會主角的她,相當高貴優雅氣質… 她就是"雲風集團"董事長"洪天霸"的愛妻《蘇薇盈》
突然偏廳外,門鐘響起(叮噹~)… 在偏廳中有一位… 穿著黑色露背開叉長服晚裝,露出的美背有鯉魚圖刺青… 高挑身材,黑髮短裝,混血籍五官樣貌,冷艷氣質… 她是"洪太"的女保鏢《魚姬》,正在走往門前開門迎客…

門外客是一位男仕,門打開看見"魚姫"說道:
「Hello~ "魚姬"小姐… 我是Jason~ 負責來幫"洪太"化妝」

"魚姬"回應:「好的,請進來吧…」

迎客後"魚姬"帶著化妝師前往梳妝檯化妝間,稍等~

從另一間總統套房裏的"洪慈心"穿著粉藍色露肩開叉長裙禮服,優雅清純高貴大方,換好服飾的她正在出門… 前往她媽咪的房間
步行到門前,帶著笑面的按門鐘(叮噹~)
門開了,"慈心"見到"魚姬"喜悅大讚:
「嘩!"魚姬姊"妳今天好美哦…」

"魚姫"害羞之意回應:「那有呢~ 我也和平時一樣呀…☺ 太太正在化妝中」

"慈心"笑著回應: 「謙虛…」

於是"慈心"走往梳妝檯化妝間聽見正在忙著的"Jason"跟"洪太"談說:
「"洪太"您看… 這唇色眞的太適合妳了!」

"洪太"從鏡中見到她的女兒來訪… 驚喜的說道:「嘩~ "慈心"妳穿得好搭配… 很漂亮」

"慈心"微笑的回應媽咪:
「還不過和平時一樣… 都是媽咪妳才最美」

"洪太"回應女兒:「謙虛」

說完「謙虛」這時候,"洪太"的訊器信息(訊響)… 翻開手掌(智能姿控)屏像顯示訊息… 來自[丈夫大人],喜悅的再(指按)打開寫著:
「夫人… 真的很抱歉~
今年妳的生日宴會我陪不到妳過,"碧桂園"發展商的總裁… 突然急約我出席關於開發"登天城"項目的議宴,今晚只有慈心以及親友… 和公司同僚陪妳祝賀了。
別不高興吧… 丈夫將會為妳再補慶!」

"洪太"一點失望意識帶微笑的回信:「傻瓜~ 你的夫人我當然明白事理,緊急公事是重要的… 我才不會不高興,你放心去吧…」

於是"慈心"走往媽咪靠近… 拿出小型箱高興祝賀:
「媽咪~ 生日快樂… 快打開看看吧!」

"洪太"回應女兒:「謝謝~」

"慈心"望著鏡中的媽咪微觀察的眼神說道:
「媽咪~ 妳覺得欠甚麼嘛?快打開看看… 我想這東西帶上,一定和妳這服裝非常搭配!」

於是"洪太"打開了小型箱,裏面的東西是一雙非常耀眼的綠寶石耳環
"慈心"說道:
「馬上就換上看看吧!」

"洪太"回應:「好啦~」

"洪太"把所帶的珍珠耳環拆下,換上了這雙綠寶石耳環… 配上髮髻美肩與禮服色澤更顯華麗風釆,化妝師也大讚:「絕配!」

"魚姬"也看著"洪太"微笑 點頭讚美:「太太眞的好漂亮…」

"慈心"誇讚的說:
「爹~ 一定沒看過這樣漂亮的媽咪!」

"洪太"微笑嘆氣一下說道:
「唉~可惜啊… 今晚妳爹突然有另外公事議宴,沒出席我們的晩宴。」

"慈心"帶著喜悅,也皺眉頭一下說道:「我們別管這大忙人吧!」

"魚姬"說道:「太太我們也該出席了… 」

聞說"雲風酒店"頂樓整個設施公園,也得過不少榮獲設計獎項
共有三層… 居高觀看整個[中環]城市壯觀的夜景… 在旁的邊緣處,有著往外的防彈鏡圓缸透景泳池
還有半露天的… 豪華格式觀景餐廳,正是慶祝"蘇薇盈"生日晚宴的位置

"洪慈心"牽著媽咪的手,隨著"魚姬"前往主席位座,行途中… 無數位座的宴客,都站起來祝賀太太言句,與大讚太太和小姐今晚很漂亮

三位美人都安坐同一位檯之後,忽然"慈心"的訊器響起… 翻開手掌(智能姿控),屏像來電顯示"王總監"然後手掌靠耳接聽:
「喂~ 王總監」

"慈心"接聽著來電走往遠處… 聽了之後,似心不安在靠近泳池處… 走來走去一會兒,然後"慈心"跑回座位向魚姫說道:
「"魚姬姊"… 可不可以,幫忙安排私人飛機馬上飛去澳門~」

"慈心"也向媽咪說道:
「媽咪~ 對不起… 澳門的"黃金廣場"項目的"王總監"剛從上海回來,發現建築量測報告出了問題,所以他請我過去緊急會議…?」

"薇盈"回應女兒: 「都下午7點鐘了,還焦急會議?」

"慈心"向媽咪說道: 「也蠻嚴重的事情,對不起媽咪… 今晚陪不到妳了?」

"薇盈"帶著微笑,安慰的回應女兒: 「既然是重要的事,妳就去辦吧~ 」

"慈心"和媽咪點頭一下說一句:「我去啦~ 媽咪!」
然後隨著一位,穿著赤色西裝… 清秀面孔的男子,一起離去
此男子正是"魚姬"的師弟保安先鋒成員《邪司》,"魚姬"吩咐他為小姐安排一切…

"魚姫"安慰太太說道: 「太太~ 還有我和大家一起,陪妳慶祝?」

"蘇薇盈"雖面帶著笑面,她今年的今天生日… 丈夫與女兒都約好慶祝晚宴都不在場,內心的心情總是有點悶悶不樂… 但明白事理的她,也當然包容

開席前夕,突然播放音樂!有一位穿著白色西裝禮服… 帶著白色花扣,有點陰陽怪氣,嬉皮笑臉… 如蛇步扭姿的走上演台,似乎是擔任晚宴的司儀:
「各位親友,以及所有"雲風集團"同僚… 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是"文耀棠",爲甚麼我稱《文皺》呢?因為我姓"文"又習慣皺眉頭,所以化名為"文皺"!」

於是全場的宴客,發出少些笑聲… "文皺"繼說道:
「?其實我講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好啦!相信大家都知道… 今天是什麼日子,就是我的老闆娘… 也是各位同僚們的董事長夫人的生日,我們先祝賀太太生日快樂… 年年都長春美麗!」

在座位的"薇盈"也歡笑說:「謝謝!」

"文皺"繼說: 「今天雖然是太太的生日慶宴,我也想提及我們的"雲風集團"公司未來的盛大項目,就是在[神農架,登天峯]開發於"登天城"項目…」

說到這裏… 在演台後黃金匹布打開,露現出大型的屏視,播映錄片所見白天間在草林中,有三人… 兩男一女穿著冷衣揹著背包, 女的有揹著一把形似狙擊槍的武器… 景像中似在某處山丘。
生日慶宴突然播此片,眾宴客看見感覺也莫名其妙…

"文皺"繼說:
「相信大家都知道,老闆在兩個月前到[神農架]的《登天峯》, 親自步行登山探險…
好啦~ 讓我在開席前的30分鐘,簡說過程…
現在這四人已經到了 516米 的山丘。
那~ "登天峯"有多高呢?」

"文皺"用訊器看報告,再繼說:
「報告顯示有13,986.13米?,探險者從來用39天時間都只是到 8,961米 的山嶺,沒有試過登上峰頂,民間傳說六百多年前有位登峰者稱甚麼叫《三絕老祖》,這也是傳說故事… 就不說了。我們就說回這裏… 這錄片裏當中有那四位,大家都看到這三位熟悉的背像。」

片段裏的三位邊步行邊看景,鏡頭也慢慢移向他們的側面
"文皺"說道:
「就是我們的董事長… 和保安先鋒總管"武空",以及他的徒弟"魚姫"小姐」

在座位的"魚姬"微笑一會看片
"文皺"說道:
「還有戴著鏡頭裝置的… 保安先鋒小帥哥"邪司",他就是負責攝錄近鏡過程,除了三人鏡頭之外,亦有網控航拍器攝錄四人情況,和顯示他們處高的位置。」

轉變片段,航拍器畫面四人已經 到了另一位置的山林,天也就快入黑…
"文皺"說道:
「[神農架,登天峯]山林路程極之險要,四人鬆容不迫在一天之內已經上到了 5,267米 的路途。」

再轉片段,天已經入黑從"邪司"的近鏡畫面,看見三人開啟光器
"文皺"說道:
「依然挑戰前行,目標兩天內能上到山脈中央,在幽黑的山路途中,突然出現數顆火光,起初以為螢火蟲,但是火光的數量越來越多,而且開始聽到一些碎碎的腳聲,聲音亦越來越近,用光器照向… 原來,這不是螢火蟲!是居在山上的狼羣!所謂火光,就是牠們的眼睛散發出來的殺意!」

航拍器片段,狼羣正衝向四人,"武空"與"邪司"拿出繩索拋下背包行動… 以不凡身手制伏數狼,綁紮足肢再連紮一起… "魚姬"從腰間拿出數枚槍械所用的麻醉彈,以卓赿的《潛影行》身法,靈巧避過數狼爪噬攻擊,再用麻醉彈刺插狼身上… 協力伏狼
"文皺"說道:
「"先鋒"三人行動,以卓越非凡身手制伏狼羣!」

所有宴客都給些掌聲(啪~啪…啪……)

再轉片段,航拍器畫面
四人不眠不休繼行上山,夜日即將交替之際,看見山林舖雪痕跡,一直走到前方的山峻
再轉"邪司"鏡頭畫面,景中所見雲間浮出曙光,美麗日出。(片中轉配樂)
"文皺"說道:
「老闆他們成功在兩天內上到中央山脈 7,380.24米!滿蓋雲霧空氣稀薄, 氣候相當寒冷零下15度周圍舖雪,四人也覺疲勞,於是紮營野餐,歇息數小時」

片段再轉,航拍器畫面
四人繼行… 狀態似乎相當疲勞,雲霧矇矓的景像,行走每一步,每一口呼吸,都呼氣噴霧。
"文皺"說道:
「上到山脈後,以上的路途空氣越來越稀薄,相當消耗體力,加上崎嶇難行,越過無數難關共7天後… 歷經艱辛已經超越前人所有探險者的距離,已經上到 9,262.22米 的山嶺」

"邪司"的近鏡片段,黃昏景像的山途,遇上偏斜極高的山壁,畫面見著不停向上爬的前方景,不見三人,然後鏡頭移向後一會,見著三人在山壁下方望上,("邪司"該是準備繩索綁紮上方,再佈下援手方便三位抓繩踏石爬上)
鏡頭移回前方之際,聽見在下方的三人大喊:「小心!」
有大形的東西,快速的衝著下來,撞向"邪司"的鏡頭…
"文皺"說道:
「在高處的山壁上,竟然有居住一頭《異鷹》相似鷹,頭髏像古翼龍,牠的翅膀由身體與長臂之間,和有羽毛的皮肉組成,翅膀臂上有四隻爪,翅膀張開來有8公尺!」

航拍器畫面片段,"邪可"被異鷹高空撲下襲擊,當場由偏斜的山壁途中高處跌下,"武空"馬上躍向"邪司"位置成功截救,但"邪司"已經頭部滲血受傷,異鷹往一圈再飛回"武空"與"邪司"意圖攻擊,衝向之際異鷹突然感痛叫喊(呱~)一會,背部被麻醉彈擊中,正是"魚姬"用狙擊槍射發!異鷹轉頭轉移目標以足爪陸行,快步衝往"魚姬",於是再補一槍… 依然怒意衝著,再補第二槍… 走到臨近,再補第三槍…… 異鷹已到"魚姫"面前,發動攻擊之際"魚姫"退往一步,異鷹當場反眼倒下
"文皺"說道:
「這頭巨大的異鷹體力強橫,意志力驚人,四發麻醉彈才能暈倒,然後"武空"馬上綁紮異鷹的雙翅膀和雙足,勉得牠醒來又再纏困上山,"邪司"小帥哥受了傷,"武空"總管唯有暫留照顧,於是老闆決定繼續上山,與"魚姫"小姐一起抓石踏石梯爬上极高的山壁。」

轉變畫面,航拍器片段
夜景鋪雪的山途,二人一起走進某一個大洞窟,洞窟內發出聲音(吱~吱)開啟光器
"文皺"說道: 「越過山壁後,途中見到這個洞窟原來是異鷹的巢穴,光器所照的… 是樹枝所組織的小窩有三只幼鷹,別看"魚姫"小姐平時這麼冷酷,其實她很有愛心… 雖然打暈了母鷹,她既然決定留在巢穴保護幼鷹,經老闆同意後,老闆就一人繼續上山…」

"魚姫"在座位也冷笑一會。

再轉畫面,航拍器片段
夜景中一人山途,被大風吹著繼行再行,冷凍的氣候也令動作緩慢,忽然停歩一會,竟然脫下冷衣和內在的背心
"文皺"說道:
「艱辛的過程第8天… 老闆也再上到 10,436米 的山領! 超越的表現老闆從來都做得到!於是拿出訊器測度, 顯示零下70度極寒冷… 老闆歇息一會, 他忽然脫掉冷衣與內衫… 然後把所脫的衣衫放回背包,自信挑戰極限繼續上山!」

畫面所見的"洪天霸"一身橫練肌肉,如鐵板般胸肌,八格排序分明的腹肌,身上沒有多餘脂肪,倒三角身形達致黃金比例,除了他一頭白髮和面上少些老斑皺紋之外,體格不顯八十歲的老態。

全宴客再一次給力掌聲(啪~啪…啪……)

這時候有一位女侍應走向演台和"文皺"耳邊私密對說: 「已經7點45分超時過15分鐘了,可否開席晚宴… 一邊吃一邊聽?」

"文皺"也向著女侍應耳邊私密回應: 「混帳!妳是否想被解僱… 敢打斷我演講高潮! 妳以為我很多機會演講!」

女侍應緊張?向"文皺"耳邊私密回應: 「 是"洪太"所吩咐的~」

"文皺"於是愕然一會,用手勢向侍應示意(明白… 多一下子),再繼說:
「好啦~ 相信大家也久等了?,肚子該餓了,就給少些時間,聽和看最後的情節吧!各位知不知道"登天城"項目,一路以來為甚麼沒有向外界公佈呢?[神農架] 根本就是限制開發,自然遺產國家公園,所以"登天城"項目根本就是一個騙局!」

在座位的"蘇薇盈"也心感莫名奇妙…

"文皺"說道: 「那要騙誰呢?就是"洪夫人"!」

片段再轉,航拍器畫面
沒穿上衣揹著背包的"洪天霸"看似疲勞但意志精神常在的狀態,大風吹著和遍地舖雪的山峰。而走到正中央位置,發現一座冰封著的東西,然後他似運起功力再聚於備拳… 突然拳擊冰封!(巨響)裂痕現出… 再打多拳!裂痕深現… 雙拳齊發!把有7呎厚的冰封猛烈震爆,現見一塊極厚有發出綠氣的石碑… 然後步行走前石碑處,備掌似聚現寒氣,舉掌往下發力拍下石碑頂!馬上一分為二散開,內藏的東西仿似一顆牛心形態,翡翠色澤如仙彩照輝。
"文皺"說道:
「老闆共10天時間,終於一人登上 13,986.13米 峰頂,他所摘取的就是六百多年前,"三絕老袓"所埋藏的稀世奇珍《天外翡翠》
非凡世之物,仙彩普照… 靈氣磁場令長期觸近者方可長春不老,老闆也將此奇珍打造了一條頸鏈首飾,送給太太今年生日的驚喜禮物!」

說到這裏,從演台其中一處的地磚自動移開,旋轉著升上展座… 保險鏡內的正是"天外翡翠"所打造的雙環頸鏈,四角方塊翡翠組成, 每一塊都鑲著精細黃金絲紋,從鏈咀起由大塊至小塊的排序… 每塊翡翠都刻有精緻彩紋,如似仙界飾物…
所有女性宴客看見也心動。

突然在高空的遠處發出(噠…噠…噠……)聲音,眾宴客望上高空,原來是官方的(程控直升機)
位置即將飛近,依然高處範圍… 然後放映大面積空屏鋪蓋餐廳露天外景,寫著「丈夫願摘天上的月亮,討妳歡心」再轉畫面「生日快樂」

"薇盈"見著屏景現起喜悅的嘴角思想著:「你這老頭,我才不要天上的月亮… 但願我永遠陪著你就夠了。」

高處的直升機,升降架伸出位置在演台前方,電梯正在降落… 透鏡門所見的有三人,中間那位穿著帶有古典式剪裁的黑色金紋,中華式長袍,霸氣十足帶點瀟灑的梟雄"洪天霸",以及穿著全黑西裝神氣十足"武空"總管還有"邪司"
鏡門打開全場宴客也拍手掌聲(啪……)
"洪天霸"走向夫人眼神對著眼神喜悅的說: 「讓我幫妳戴上去吧…」

"洪天霸"風度的伸出左手,"薇盈"輕交右手隨著丈夫走上演台,展座保險鏡自動打開… 拿上首飾幫夫人戴上,也聽到宴客發出掌聲(啪…)

"薇盈"看見"邪司"忽然想起!笑著發問丈夫:
「慈心呢?」

"洪天霸"望上直升機,電梯正在降落,然後夫妻下演台迎接
透鏡門見到的"洪慈心"和一位穿著時代剪縫的中華式灰白長袍,顯出高富帥氣質,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拖著手,鏡門打開"慈心"拖著男子的手,嬉皮笑臉的走出來說道:
「原來剛才的來電不是澳門項目的"王總監",是"藝創珠寶設計"的"王總監",他叫我代他問候這設計,媽!妳滿意嗎?」

"薇盈"見到那男子驚喜的說道: 「"中行"…!」
再看一看他們拖著手意外的問:「……你們兩個?」

"慈心"馬上回應:
「☺我們兩個開始交往~」

"洪天霸"與太太喜悅對望。"風中行"拿出小盒說道: 「盈阿姨,生日快樂… 小小意思,希望妳年年都這麼漂亮。」

"薇盈"走過去輕輕的擁抱"風中行"一會,喜悅的說道:
「謝謝~」

程控直升機(網控)離開。
不知何時從座位處到了露台,一邊品嘗紅酒一邊正在賞景的"魚姬",然後轉頭深深的眼神望著"風中行"微笑一會打招呼,"中行"笑著點頭示應。

"文皺"在演台說道: 「晩宴正式開席,我先為大家唱一首歌!」

香港中西部,太平山頂
清晨時段

廣東省大破非法軍火交易案之後
在纜車內的"方海景"穿著休閒服戴著牛仔帽,正在假期間旅游散心。

到山頂停站後,"方海景"一邊步行一邊拍照賞景中,望看對面遠處山區的設計格式獨特的建築物《雲風閣》旁景,好感美景而拍下照記,然後看見後院草原有三人,於是從背包拿出望遠鏡感好奇觀看。

對面遠處的[雲風閣]後園草原三人就是"洪天霸",以及"武空"還有"風中行"

晩宴後的第二天,"洪天霸"約世侄"風中行",清晨陪同行山以及交流武術活動

已脫了眼鏡的"風中行"說道:
「霸叔叔,今天很榮幸能夠與您交流,希望霸叔叔也多多賜教。」

"洪天霸"認眞說道:
「霍門武道"眞無相腿"無相急變,百變千幻,腿勢洶湧
"霍家無常掌"變幻無常,難捉莫測,卻凌厲剛猛!好!我就以家傳絕學《天霜拳》和你交流,看看你在《霍天涯》身上學了多少!」

第二回完

[續]:「眞創武道」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