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

第1章 - 再現 (第一回)

《再現》

原著: 天空胡迪

第一回

「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亅
這句話是一位命理風水大師在電視節目上所說的一句話…
而這句簡單的幾個字卻引起了一位
有地位,一位大權大勢宏大財力的大企業家的注意…
一位那麼了不起的人物為何會被這兩句話而打動人心,那是因為不管你是怎樣的風雲人物,也希望掌握宏大創辦的基業能成為永恆國度,能永生享榮…

2118年
《洪天霸》, 身置"粵港澳大灣區"風雲人物,不管白道黑道也得讓他三分面子的人物,也是文昌先進科技研究的大投資家

從未畏懼任何事情的大人物,或者會害怕死神的召喚?

歷史上
權傾天下的秦始皇也一樣相信蓬萊仙島,有蓬萊仙鳥《不死鳳凰》求得鳯元,能長生不死

今天的《洪天霸》擁有 宏大的財力,權勢,掌握廣大業權以及黑市霸業
也不例外,為了長生之訣此野心…
終於對這一個人的一句話而感生興趣

到底何方神聖有那麼大的威力?
能讓一匹雄獅也要乖乖的向他低首求道…
這人就是民間所稱“白玉菩薩”,
白玉 曾經預言過很多未來發生的災難,也一一的應驗發生,為世界各地人間躲過不少人禍與災難大劫
所以他擁有“菩薩"之稱

在一間仿似皇宮共有八英畝地的豪華別墅,面向海境,鑲滿玉牆的華麗室內,正在會議廳中
今天 洪天霸 有所行動吩咐了他的管家《文皺》以及他的保安先鋒《武空》,到訪《白玉寺》務必要將保護白玉菩薩及請來

洪天霸說道:
我相信"白玉菩薩"他能推算我的未來,也可以為我摧劫,也相信能向他求得長生之訣…文皺,武空 您們有何提議能將 白玉菩薩 請來!

文皺説道:
要 白玉菩薩 出關請來,不需老爺親自到訪,我也相信以老爺名譽必定賞面~

武空說道:
若不賞面!我另有他法~

洪天霸怒言:
不准許不敬手法對菩薩!菩薩不願出也有他的原…(洪天霸還沒說完之際)
突然敲門聲…門外説道:
爹!是您的心肝寶貝有話想跟您説… 會打擾嗎?

洪天霸回應:
當然不打擾,文皺 開門給小姐吧!

洪天霸 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其中這一位
美麗可人,雪白肌膚, 清純脫俗,中長秀髮,穿著粉藍色的連身裙
的可人兒《洪慈心》

洪天霸溫柔言道:
可人兒寶貝!您回來了~爹和文皺管家他們在商議事情~

洪慈心說道:
爹~ 我聽到您剛才動怒了~

武空說道:
小姐~ 只是小事情

洪天霸說道:
對了~慈心剛才您說有話跟爹商議!

洪慈心回應:
喔!對了~媽咪生日晚宴那天我想帶 中行 來到賀!爹~您同…意…嗎?

洪慈心提及的"媽咪"就是 洪天霸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愛妻《蘇薇盈》

洪天霸回答:
那~爹可以說反…對…嗎?

洪慈心回覆:
爹~您開玩笑!

洪天霸説道:
!這孩子一點都不長進,他是《豐慶華實業》上市公司
在東南亞區糧食資源,食油,製油廠大開發商的唯一繼承者《風中行》,他就是不學習經營去接任,一直愛當一個不出息的記者!

洪慈心回答:
他也想靠自己嗎~

洪天霸回應:
好啦好啦~ 算你講得通!那天別遲到!

洪慈心高興回覆:
知道啦~爹! 不打擾你們~?寶貝先出去囉~

武空說道:
小姐眞的越來越漂亮~

洪天霸提及:
絕對不能對菩薩不敬,若不到訪,也有原因~你們先看到底…
以現今的《雲風集團》首主席,可以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科技財力樣樣具備,但求長生之訣,永守基業踏上永恆國度

武空回應:
我們會把任務辦好!

另一區的故事
廣東省黑道聯盟大幫《天下幫》有一宗大軍火交易,幫會裏的一位流氓,為人沉默寡言幫㑹內都稱他為 "軒少" 此人走到洗手間處,似乎想進行一些小動作,手中藏在小型針筒而針筒裏有不明液體,他竟然注射了自己的左手臂部

"天下幫" 首領《兇爺》說道:
咱們~的這一宗交易進行非常順利,天助我也!天時,地利,人和…卻少不了~
哈哈~(大笑)
那當然全靠"軒少"的安排,把公安帶去了遊花園!都是你最幫得手最能幹的~ 我們等著了收鈔票後交貸,老大就帶你們去起雙飛!

幫羣興奮回應:
嘩~爽!"兇爺" 正點呀!

兇爺說道:
軒少 你必須雙飛兩回!

軒説道:
我奉陪!

幫徒"傑佬"説道:
軒少~你行不行,兩回!

幫徒"嚨達"說道:
幹!老虎就一次過~!

兇爺說道:
"蔣大俠"的人到了!你們快辨事~

在碼頭遠處大海兩架電快艇衝著而來…
乘著電快艇上,有兩個健壯的大漢,另一架有五個人,就是另一個幫會來自"澳門"《新翼會》軍火大拆家,兇爺所提及的"蔣大俠"龍頭首領《蔣義》
外形健壯,體格像似摔角選手,留著一頭長髪,面帶喜悅前來

兇爺命令幫徒:
你們快準備貸!
"軒少"和我一起過去招乎 蔣大俠!

於是"蔣義"他們的電快艇靠岸了,蔣義 他們正在漫步朝著走向"天下幫"人羣處~
兇爺 與 軒少 站在先鋒迎接 蔣義 他們

兇爺喜悅說道:
蔣大俠!這次麻煩你啦~要你兜了個大圈,安排來這裏!哈哈(大笑)

蔣義興奮説道:
不麻煩~順利交易最要緊!

兇爺大讚說道:
這次的安排全靠他"軒少",拋離那些臭公安狙擊?

蔣義説道:
果然是人材"貴精不貴多"!

軒少問候:
嫂子好嗎~

蔣義回應:
臭婆娘!給我拆穿是警察的鬼~已經給我凌遲處死!

"軒少"神色有一點微變

兇爺回覆蔣義:
那麼不小心 蔣大俠 ,好啦~別提不高興的事!先看貨吧~

兇爺吩咐:
傑佬~嚨達…擦西 拿貨來!

三位幫徒提起了大皮包,拿過去 蔣義 前面然後打開~ 天啊!來自"蘇聯"新製産品恐怖器械《輻射原子砲》極度高火力殺傷力,射發遠處導彈爆發後再分散六枚子導彈,而子導彈續爆發散發出輻射如似數千刺釘,令百丈範圍破壞, 簡直人間凶器
而有準備一把已裝備好的樣本給 蔣義 試用品

蔣義吩咐下屬:
"啊堅" 送錢去!

蔣義向兇爺說道:
兇爺~點一點吧…

蔣義剛説到"吧"後,突然遠處發出警訊號響起,大海遠處有數架警艇和碼頭遠處有數架警車衝著而來,接住而有兩架警方直昇機停近了,
在上方直昇機
警音訊發表:
你們已經被警方嚴重包圍!請終止交易馬上投降~

蔣義 怒起立刻將己裝備好的樣本"輻射原子砲" 提起肩膊上向警方直昇機射發!
誰知~ 竟然發出毫無火力的那枚導彈,只掉在地上…

兇爺怒言:
我們這裏有鬼!

兇爺已經想到了,誰是安排者也是所謂計算者!"鬼"是誰

當然"輻射原子砲"已裝備好的試用樣本,正是給此 內鬼 動了手腳功夫,所以發射失效
前方的數架警車走至靠近匪徒停放,數名警隊下車準備拘捕匪徒之際~ 蔣義 和他的其中兩位會徒竟然拋出六枚煙霧彈,四枚向前方陸行 警隊,兩枚向海的 警艇 ~
這也許是幫徒的 內鬼 沒所計算到的…

煙霧彈在生效中,冐起濃煙之際~ "天下幫" 眾二十幾名幫徒與 "新翼會" 的人拿起槍械向警隊開火槍戰!

匪徒槍械火力甚猛~
有數名警員中槍殉職,亦有幾名幫徒亡命,幫徒各顧自己不理 兇爺 死活…
兇爺 自私心起,竟然快衝向"鈔票大皮箱"鎻上再拿起設想私吞逃走!
兇爺拿起鈔票皮箱之際,突然有股"刀氣"斬了 兇爺 的"手"下來,兇爺痛著望看是誰,發刀氣者已經迫近,再發刀氣向著 兇爺 的頸喉斬過~ 即時喪命!
此人正是 "蔣義" 他所用的絶技也是江湖聞名的《狼牙風沙拳》所發出的其中一絶《風沙斬》
殘忍決絶的殺著,其後"蔣義"也一樣提起鈔票大皮箱,趁著混亂之際離去(可說是大禍臨頭各自保,這現實情況)
當 蔣義 正在逃離穿出混亂槍戰途中,突然正著迫近飛膝衝重 蔣義!

誰是飛膝攻擊者?
此人正是"軒少",也是這埸交易安排者~ 兇爺所提及的 內鬼!
蔣義 突如受擊甩掉了鈔票皮箱~

蔣義怒起説道:
媽的!原來您是該死的警察~
迅雷間~還擊剛猛力勁的三指扣爪衝出一招《蒼狼噬》

突快撃出~ 軒少 避不及受擊打至數呎距離…
蔣義 乘勢自保趕快拿起鈔票皮箱立刻逃離~ 快速走出槍戰範圍,於是 軒少 回過氣來!咬住 蔣義 不放 趕及追之~

"軒少"依然追貼著"蔣義"~ 穿過幾個小巷,跑進了山區~ 蔣義 路經一個石亭,衝跳上石亭的石桌再跳越過石椅繼續向前跑
誰知~ 前方是石壁已經成為掘頭路… 他停步了~
一直從後追著 蔣義 的"軒少" 從沒甩尾追隨,也趕上了石亭間看見前方的 蔣義,目標在前就立刻跳躍上石桌再借力衝向 蔣義 處~ 同時 軒少 似乎施展其身武學攻向 蔣義~
似是凌厲的掌法,招式所稱《躁狂無常》
突如其來!剛猛掌勁,衝向 蔣義 連環掌擊招招殺著…
蔣義 回身以《狼牙破》其猛拳風,突擊招架"軒"的掌絶式…
"軒"掌擊全截著"蔣義"的 狼牙破 拳擊,兩者在十四撃之間比拼,"軒"全截對方的招架,反而 蔣義 被撃中四掌打退數步~ 第一回合"軒"勝~所佔上風

蔣義 對武學見多識廣,卻對"軒"言道:
《霍家無常掌》~你有資格做我對手!

"軒"回應怒言道:
禽獸!~我有帳跟你算不清~?

蔣義言道:
哼~原來為了那臭婆娘復仇!我馬上送你和她見面吧~

蔣義 説完了~ 馬上採取主動攻擊!衝向"軒"發招《狂狼吞天》極快步法往著"軒"狂擊出爪牙拳勁~ 拳風如刀割
"軒"情緒雖帶怒意,但冷靜原地擺著姿勢準備應招!施展《癡迷無常》掌鋒逆運,任何攻擊迎來逆行對手的招式,卸盡攻擊!
蔣義 突然發爛,因每發攻擊被擺脫~ 亂爪亂拳攻打,軒突變轉招《喜樂無常》
迷蹤掌攻,混亂中帶靈巧百變亂舞,守中帶攻~ 軒 看凖機會之際,對方大露破綻!於是再發招《怒火無常》這一絕式,是以運上炎氣功的焰火掌勁,烈炎掌勁剛猛~ 怒火一擊!打中心囗重擊!蔣義 口中滲血如斷線風箏,飛退數呎後落地…

蔣義 口中所提及的"臭婆娘" 就是和 軒 是同僚而且還有親密關係…
軒 早已經知道"她"已經殉職死亡,有關剛才在安排交易過程中"軒"所問候只是試探和暗示,他對 蔣義 的仇意!

第二回合~ 也是"軒"勝

蔣義 受傷了,卻短時間內回過氣來爬起來~ 他發怒了… 眼神充滿殺意!似乎有後著

蔣義發怒言道:
㗅~ 小子有意思!看來要速戰速決了…
小子!你幸運了~ 不是很多人有機會見過我的眞面目…

蔣義 突然從褲袋中拿出了小罐,打開了抽出一堆藥丸,然後趕急服食吞下…
軒 等不及上前主動攻向 敵方 誰知 蔣義 意識發狂,又極速衝向 軒 猛撞了一撃…
撞擊力就像水牛般這樣猛烈 軒 受了重撞擊之後暈一暈再回氣過來,聽見 蔣義 感覺帶著痛楚狂喊~還聽到他的像似肌肉膨脹爆裂聲,於是 軒 爬起身之際~ 眼見
蔣義 肌肉壯大了大概三倍,已經扯爆上身衣衫全身暴現血根,突然一剎那拳打狂撃石地打至爆裂二十呎範圍…
像示威他的《生化戰體》的恐怖"戰能"

從澳門地下組織人體武器研究,還沒完成的實驗
《生化戰體》
進行過程首先注射此(生化細胞),之後在16天內將會寄生人體細胞,再過9天過後就讓血液進化~
如果讓牠催動 "戰能" 就必須服食吞下"催激素" 就馬上令到身體變化,肌肉壯大結實如堅鋼,全身暴現血根相當明顯,令到全身能抵擋120公斤受擊力,動作靈活~腿能跳耀4米高,下盤踢擊力可達300公斤撞擊,殺著拳擊力可達930公斤的殺傷力…

蔣義 形態肌肉壯如巨人,卻動作極快,馬上衝向"軒"以猛爪攻擊之際~
軒 突然以《無常身法》避過攻擊移轉位置,到 蔣義 身後再向敵方發招《躁狂無常》加碼十九擊,蔣義 照單全收,但"軒"每掌就如擊打鋼樁,手覺酸麻~ 蔣義 突然一個回旋拳… 軒 避不及以手擋再被撃中~ 彈至數丈遠處
軒 站起來之際~ 眼見 蔣義 這頭怪物已經衝近而來~ 發招《風沙斬》軒 僥倖避過再發招《怒火無常》七成力烈焰掌勁擊中 蔣義面部~
蔣義 感受到痛楚又再發爛快速重拳擊出~ 軒 再以《無常身法》但這次因太快跑不掉卻在邊緣間中拳,幸好沒照單全收930公斤的拳擊力~
但擊至肋骨裂了~
軒 還沒喘過氣來,蔣義再向他發招《狼牙分天》爪牙拳勁剛猛,殺意如打至敵人分屍
軒 見快招來臨馬上以《癡迷無常》掌鋒逆運,攻擊迎來逆行對手的招式,還以其人攻擊之道,逆招還之其身~ 蔣義 的招式被逆行,再自受

看來 蔣義 和 軒 比拼招式一定不是 軒 的對手
如果說, 力氣,速度,回復力… 就一定比不上,靠《生化戰體》"戰能"的 蔣義

數次招式比拼都輸的 蔣義 又再發怒,突如踢出下三路腳踢~ 軒 沒預計當中被踢中腹部!
軒 被重擊踢中感痛彎腰
蔣義 馬上又再補多一腳,踢同一位置,承受兩次重擊力300公斤撞擊,由腹部處震至腰骨… 軒 痛至抱腹彎腰跪下~ 蔣義 見對手就伏,馬上以彎手臂腋扣鎖 軒 的頸部,再聚力箍緊!痛苦的 軒 感覺就快窒息…

蔣義 對著 軒 興奮言道:
知不知道~ 那賤人怎樣死… 她算有幾分姿色"新翼會"所有兄弟都蠻喜歡她,所以她死前給我們眾壯男上下輪姦,我也算是對她不錯吧!

就快窒息暈倒的 軒,聽到 蔣義 這個禽獸說的話~ 發怒意志掙扎眼筋通紅咬緊牙關

蔣義繼續言道:
她要搜集我的犯罪證據,對嘛 哈哈~ 我先挖她雙眼,扯掉舌頭,再用長鋼柱從左耳貫穿到右耳而出… 慢慢掙扎而死,讓她死後做一個看不到,說不到,聽不到的厲鬼~ 我的犯罪證據 永遠沒人指證…哈哈(大笑)

軒 聚勁指力,揮向 蔣義 陰莖下體扣鎖!
再加把勁抓緊~

蔣義怒言道:
仆街~ 偷桃!

想不到《生化戰體》也有地方還沒強化?
當然 蔣義 感受痛苦之際,再度發爛~ 揮起手肘連擊 軒 背脊!共三擊~ 軒 極重傷~ 咬實牙關唇邊滲出血水
依然抓住緊緊不放~

恨意,怒意,加上仇意之際… 腦海想起 "她" 的恐怖死狀~
眞的喪失了,再聚勁以死力硬生生把 蔣義 的"陰莖" 扯了出來 ?

蔣義痛楚大叫: 哇~!

此算是極度血腥的畫面!

回說槍戰現埸:

警方已經制伏所有匪徒,警隊也有數位殉職,幫徒都有數位死亡~ "天下幫" 兇爺 喪命,警方只在乎追捕"新翼會"龍頭 蔣義

重案組(廣 Sir)言道:
我們目擊到情報組(臥底)夥記正在追捕匪徒 蔣義!

情報組督察《方海景》此人冷靜處事,卻似瞞於心結~
他拿出訊號儀器開啟
原來 軒 在交易過程前,所注射手臂的不明液體就是《殖入人體的竊聽器》還有追蹤位置系統

回説 軒 情況:

軒 全力解困的意志,加上對 蔣義 的仇意!
拋掉那血肉模糊的陰莖 殘肢,再次運勁於四指棸力揮向插擊 蔣義 的下體己被扯掉的隂莖傷口~
蔣義 極痛鬆懈對 軒 的頸鎖… 軒 脫難了~
蔣義 雙手撫住傷口,軒 終於有一口氣喘息
軒 在回氣之際,蔣義 再向 軒 突擊狂爪揮出~ 軒 視狂爪迎臨,而灌盡全力出招《悲哀無常》
"無常掌" 最後一式!以無常身法穿梭避過 蔣義 的發招,運氣掌勁~ 迅雷間共撃七掌~雙掌灌盡全功力拍打 蔣義 的太陽穴,雙眼球當埸爆裂!以及掌擊…天靈蓋,琵琶骨,中府穴,鼻樑骨 ,頸椎,後腦… 每掌攻擊至要害~

蔣義 重傷立刻倒地,軒 騎在他身上,怒意地運功於掌鋒,正想向這禽獸的頸喉重擊殺著之際…
突然情報組"方海景"督察連同夥記一起趕至現埸向 軒 大喊:
停手!~

方海景向著匪徒 蔣義 走前去所見 蔣義 的慘況~卻微淚流出言道:
《嘉儀》您安息吧!

軒 向 蔣義 言道:
我是情報組刑警《霍雲軒》

"生化戰體"講解
由於還沒完成的實驗原因就是暴現明顯的血根
~因為頸喉和頭部太陽穴血根露顯密集… 所以敵人較容易能看穿弱點
攻其弱點部位太陽穴或許會逼聚血管會令眼球爆裂 ~攻其頸喉㑹令血管緊塞,會使喉氣管衝斷當場喪命!
之所以還沒到達完美成功的實驗~

回說 洪天霸:

過後~
誰知 文皺 與 武空 沒將白玉請來

武空說道: 白玉菩薩 已經知道洪先生會前來到訪,菩薩 只是託付我們把這奇怪的畫像交給老闆~

畫的中央有一個等邊七角形狀的盒子,盒子的七方有著七道不同的痕跡,甚是古怪
在畫中盒子的上方和左右兩側寫了幾行字,盒子上方寫了「七竅玲瓏器」,左右兩邊卻寫著
「金麟豈是池中物, 一遇風雲便化龍, 九霄龍吟驚天變, 風雲際會淺水游亅

文皺說道: 菩薩 還託了 將這句話傳達老爺「欲求長生之訣,七竅玲瓏開」

第一回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