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戰江湖

第6章 - 第一章:襄陽之戰 (五)

從漆黑的洞外慢步走入,腳步鴻運有力,下盤功夫十足,走入洞穴後與白天賜說話:

「你們就是中原武林的高手嗎?」

此人身穿夜行裝,但從他說話的聲音判斷,赤子霞大概對他有印象:

「你是蒙古軍中的那個卑鄙小人……在我們力戰到底時,一直在後方伺機偷襲,將我們一一打傷!」

龍承志聽後,馬上運勁起來,但尚未出掌已經再吐鮮血。

「該死……」

莫化師太與王志坦卻靜觀情況。白天賜說:

「你是什麼人?竟然跟蹤我到來,找到我們藏身之處,你的輕功也絕不簡單。」

「我無名無姓,沒有跟得上你的輕功,只是從大家退守失蹤之後,一直命令士兵將範圍縮小,直到我可見的範圍後才命他們退下,然後一直伺機,跟那幾天的血戰情況一樣……」

白天賜笑著:

「看來你真的很有耐力,而且能命令蒙古士兵做這些多餘的事,想必你的官階也不小……」

「我來這裡的目的,不是要殺死大家。我只想問一件事。」

「你想問什麼?」

「我要知道,中原武學的內功心法──《道德真經》如今所在何處?」

眾人一聽後感莫名其妙。王志坦先回:

「《道德真經》乃是我全真派信奉的道教聖典,但絕不是你口中的內功心法,」

聽著,那黑衣人沒有回應,等待其他人的答覆。莫化師太仍說:

「貧道修行多年,亦從未聽說過《道德真經》跟武學有什麼關聯。」

「不知道。」

赤子霞簡單回道後,龍承志也微微搖頭,最後只有未清醒的笑亞岡。

「我要帶那個昏倒的男人離開。」

黑衣人踏前,被白天賜運勁阻止。

「慢著,他們是我們的朋友,絕不可以被你這樣帶走。」

黑衣人沒理會,運氣一掌推開白天賜,但被白天賜卸力,反推回黑衣人身上。如此的借力打力,黑衣人卻用同樣的手法將勁力推向後方,消失於空中。

「是『乾坤借法』?」

白天賜大吃一驚,此乃屬於他們本門的武功其中一式,如今使出來的竟是一個關外蒙古人。白天賜再出手,一招「破雲奪霧」想用巧勁扣實對方的肩膀,可是對方一縮,明明而已扣住的肩骨有如軟體般下滑,比起白霧更難抓緊。

隨後黑衣人右手中路打出一拳,掠過白天賜的腰間,豈料他右手突然纏腰,如靈蛇般鎖住白天賜的身體,再運勁打出左肘,轟在白天賜的胸骨。白天賜無法卸力,當場吐血倒地。

「白掌門!」

赤子霞搶身出劍,幼劍在暗中亮起,一式「飛針刺穴」直指向黑衣人的眉心,當然她沒有想過留手,但眼見劍尖觸及眉心之時,赤子霞感受不到刺中的反抗力,反而一直向前追,遠遠也刺不上他的樣子。

「啊!」

未感覺到劍尖刺中,身下已經被黑衣人出腳踢中,中路、橫掃、朝天三個方向同時中招,令她飛到一邊倒地。王志坦對莫化師太說:

「這蒙古人……功夫竟如此怪異?但在之前交手卻沒有使出來,他是刻意隱瞞……」

「而且相信他現在已經沒有必要隱瞞了……」

黑衣人要滅口,自然沒有必要隱瞞,王志坦與莫化師太在生死關頭亦沒有考慮什麼江湖道義,左右出招夾擊。王志坦左路一式「橫行漠北」,以橫行斜削的劍勢搶攻下路,而莫化師太一招「水流行影」,勾劃的劍招在上路擾敵。可是黑衣人還未亮出兵器,雙掌以內力鎮壓兩路長劍,由於王志坦與莫化師太內傷未癒,無法使出內力抗衡,只有被對方牽制住。

在一邊喘息的龍承志突然從旁取來樹枝,打出「打狗棒法」的「棒打狗頭」。棒勢洶洶的棒法,黑衣人不得不先將其二人迫開,再閃後退下,但龍承志沒有放鬆,再順勢使出「棒打雙犬」攻他下盤,繼續迫他退後。

「大家快走!由我來纏他!」

「一點內功也沒有,你憑什麼可以打敗我?」

打狗棒法最大的優勢是巧妙的變化招數,令黑衣人一下子無法得手,亦無損龍承志的內傷,令他克敵制勝,殺出一道出路。

「白掌門,這裡以你的輕功最好,而且全得你的觀察及對地理環境的熟識,我們才可以藏身於此保住性命,如今請你先帶笑亞岡逃離此地,我等人會盡力阻止黑衣人,希望你能留住性命,他日為我等報仇雪恨!」

王志坦說畢,未等白天賜回話,已經提劍上前與龍承志聯手夾攻黑衣人。

「王掌門!」

突然,赤子霞伸手一阻:

「別犧牲,快逃!」

見莫化師太與赤子霞一同將昏倒的笑亞岡推在白天賜背上,他亦只好按王志坦的說話去做。豈料黑衣人突然發爛,破空一拳打向白天賜,可是龍承志以身擋招,中個正面,樹枝應聲折斷,而打出的拳勁更想穿過龍承志的身體,攻向白天賜。

「吒!」

龍承志強行運勁,一式「見龍在田」,化其來勢,穿破龍承志後的氣勢卸去,雖自身承受不來當場斃命,但馬步堅守,「見龍在田」的姿態仍然保持下來,寧死不屈下說出最後一字:

「走!」

「龍幫主!」

王志坦亦躍身前來力戰到底,使出「萬裏封喉」,全力搶攻。可惜黑衣人內功深厚,單掌打出已經將王志坦的劍勢破解,斷其長劍,收虛實攻,隔空一拳打中王志坦,震傷其五藏六腑,倒地後奄奄一息。

黑衣人再想向白天賜下手,可是以他的行雲步法,雖然抱著笑亞岡在背但依然靈活,只是為了避開攻勢,難以逃往洞口,長此下去也只會死於黑衣人手中!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話出於莫化師太,但卻使黑衣人停下殺手。

「施主……『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你不是想得到《道德真經》嗎?」

「沒錯,如果妳早就說出《道德真經》的內功心法將其給我,就免得這兩人死去!」

莫化師太笑道:

「既然你聽得出這是《道德真經》,就是說你早已看過,你又何必追求那虛無之物?」

「廢話!相傳《道德真經》是集老子的智慧大乘,其後圓修道人將書重新鑽研後,發現當中的玄機所在,幾經數十載,終於完全理解到當中的修練武功秘訣,並將它分成《德經》及《道經》上下兩門,目的是要後人先修『德』,才學『道』,怎料當圓修道人圓寂後,他的四個得意門生竟然互相爭奪,各取所長後分成四派,令好好一部《道德真經》四分五裂,流傳民間後,又被你們這些自以為名門正派的惡賊胡亂篡改,變得不倫不類,我要得到原本的《道德真經》!」

此話一說,眾人也大吃一驚,特別是白天賜。

「施主一話,貧道未曾所聞。未知你所說的有何根據?」

黑衣人「哼」了一聲,再道:

「我師祖就是當年《道承書院》的四大弟子之一──陳道乾真人!有機會,落到陰曹地府再好好打聽一下!」

冷不防,黑衣人運勁奇快,一拳打在莫化師太身上。豈料莫化師太不形於色,深深嘆道:

「學道之人,竟如此狠毒……枉你自稱是以修身為本的陳道乾真人後人……可笑……可笑……」

白天賜聽莫化師太一說,原來她跟自己一樣,知道有關四大弟子分裂一事。

「還不逃!」

從後偷襲的赤子霞快劍一出,終於刺入了黑衣人的手臂。白天賜見狀亦馬上借機逃到洞口,正要躍回山上。

「休想!」

豈料黑衣人忘卻臂上的傷,強行用內力以傷口截斷刺劍,用破劍連血射出,擊中白天賜,令他失足跟笑亞岡一同跌落山崖。

自此,王志坦、龍承志、赤子霞、莫化師太、笑亞岡及白天賜在江湖上銷聲匿跡,再沒有人聽過他們的傳聞。

第一章──襄陽之戰(全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