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死換生

第17章 - 名為「幸福」的展望

「親愛的,你別走來走去,弄得我好眼花!」

「我可是要代替我死去的哥哥和阿智將優子的手送出去。」藤田終於肯停下來,蹲下來看看作為花仔的兒子:「仁志,你已經記得程序嘛?」

「記得!」跟袊子有幾分相似,也從藤田那兒得到幾分英氣得小男孩重重點頭回道。

袊子知道丈夫不只是因為要擔當「長輩」的責任而惱懆。

「要不要去看看真理雄?」袊子問道:「我想看看兩位新娘有甚麼需要幫助。」

說罷,袊子就帶著仁志去新娘房。

藤田也動身走去庭園。

真理雄和健次都穿上新郎燕尾服,站在以各種百合花佈置的聖壇外旁,愉快地交談。

兩人都容光煥發,這是藤田感到恩慰的事。

回想兩年半之前,這兩人都徘徊於生死邊緣。

從夜總會將眾人救出來,藤田立刻將重傷的健次及出現藥物依賴的真理雄移送到墨西哥城之中屬於日本領事館的物業中治療及休養。

由於真理雄在夜總會中被注射多種毒品,身體機能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壞。同時,各種毒品毒性不同,是以真理雄初時情況不妙。

幸好在北野醫生的治療及美穗的鼓勵之下,真理雄花了一年時間去戒除毒癮及恢復體能。

期間,美穗誕下一個男孩——鷹司為他取名為「光」。

「咱們何時擺擂台切磋?」藤田拍著真理雄肩頭問:「讓你三拳!」

「不是應該我讓你三拳麼?」真理雄微笑著。

「健仔,你又如何?現在吃我三拳可以嘛?」

「從哪兒來三拳?」健次驚訝。

「我一拳,阿智一拳,祐太哥一拳。一共三拳!」說罷,藤田起勢要出拳。

真理雄護弟心切,擋在健次之前:「老兄,你饒了他吧。」

「一真哥,不如我代我的小弟弟吃你三拳吧!」

來者正是在身穿隆重軍禮服,左胸上掛上加拿大軍隊榮譽勳章及阿富汗軍軍事行動勳章的霧島以及他的妻子麗華。

「霧島政夫上校,我怎敢動你及令弟一條汗毛!」

霧島上前與健次緊緊擁抱:「健仔,你還活著,真好!」

當日,被藤田及勇介救出來的健次可以說有一隻腳踏進閻王殿。北野立刻找來兩個舊相識:一個醫術高明卻無牌行醫。另一個曾在法國諾曼弟失蹤多時,現在是外科權威之一,於多倫多大學任教的副教授來幫忙。雖然在多個小時的手術之後能夠將健次拉回人間,可是健次也經過無數治療才可以完完全全恢復過來。

期間,優子緊隨在他的身旁,不離不棄。

另一方面,在望月協助之下,健次一直以來收集的毒販情報以匿名方式傳給各地警方,以免加西亞餘下的勢力死灰復燃。

最近,三位醫生都一致認為健次完全康復。健次與優子才起程前往英屬處女島與早在那兒安定下來的真理雄及美穗等會合。

「一真哥,政夫哥,你們要去準備喇!」作為工作人員的英治跑來叫道。

藤田和霧島跟隨英治到庭園的另一邊。真理雄望著兩人離去之後,就拍拍健次的肩頭。

「沒想到,咱兩兄弟同一日當新郎...」

「還要是一起當第二次新郎。」健次笑著說。

「健仔,你當上一個男人了。」真理雄由衷道。

「我也得要有榜樣去跟隨。」

「大家都完完整整活著,真好。」

此時,主禮的牧師及兩個伴郎:望月及勇介到來。

「時候到了!」

真理雄拍著健次的肩頭,然後行到聖壇旁邊,等待新娘進場。

在柔和音樂及陽光之下,霧島牽著美穗,藤田牽著優子緩緩行到聖壇之前。

「好好照顧她!否則那三拳會隨時送上門!」

健次唯唯諾諾點著頭:「係係!么叔!」

藤田撓著安慰的微笑,將優子的手交給健次。

兩對新人在親友的見證之下,向愛人許下最神聖的諾言。

真理雄望著眼前佳人:她一直以來都待在自己身旁,與自己面對兇險的事。幾年前,真理雄以為自己已失去她。在失而復得的之時,真理雄已經在心裡許下不單要好好保護她,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免得令她傷心的承諾--這也是他在夜總會能夠堅持下去以及日後戒除毒癮的動力。

美穗甜美一笑。之前,她也擔心自己會失去眼前這有如生命支柱的男人。雖然她自己曾經經歷死亡的陰影,美穗真是無法想像她可以如何面對沒有真理雄的日子。

現在,大家得償所願,濃情蜜意更加深。

情深一吻,成為兩人新生活的序幕。

「爸咪,媽咪...」在石塚的保護之下,剛學步行的光小步小步行去真理雄與美穗。

「小光,怎麼樣?想不想親親爸咪和媽咪?」

光將手伸出來,真理雄一手將孩子抱起來,兩人一起親吻小孩子的面頰——機靈的英治將這可愛的一刻捕捉下來。

健次愜意一笑,望著優子。自己的大任務終於完成,該要想想大家的將來。

「優子,對不起。因為我,令你失去唯一的家人...」

「不。我們不是已經是家人?」優子搖搖頭:「哥哥已經將我交託於你。在他心目中,你已經是我們的家人。」

聽到優子如此一說,健次才寬心起來。

「咱們由現在開始,就建立我們的家庭。」

健次點著頭。

「一直,一直,待在你的身旁。一直,一直,愛護你。」

接著,健次湊到優子的嘴唇,以行動去封存這承諾。

英治將腳架架起來。

「來一張大合照!」

真理雄與美穗湊在健次及優子身旁。

「你們不是孤單的――因為我們也是家人。」

健次一笑。

「的確。我並不是正義之士,卻不容許任何人及事情再傷害我的家人。」

健次說著。

「只是,現刻的我,更加想與大家開展平凡的新生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