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第8章 - 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08

簡建寧是少數能夠在香港安居樂業的異能人,當然,大前提是他沒有參與自願登記計劃。

建寧是一家大型電器公司的售貨員,在朋友同事眼中,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香港人,賺取足夠令自己不會餓死的薪金,住在一間殘破不堪的套房。但其實,他真正的家在泰國一間海邊小屋,簡建寧的異能是「空間跳躍」,就如隨意門一樣可隨意去到世界任何地方。

他很享受這種生活,賺著香港的薪酬,在泰國過生活。兩地的消費差價,令他十年後就可以在泰國退休。

 

一個星期五晚上,簡建寧如常放工後打算直接回到泰國的家,但他發現自己發動不到異能。

「啊,可能商場加裝咗抑制裝置。」簡建寧為發動不到異能找個理由安慰自己,決定返回自己租住的套房後才回泰國。走過商場,看到那個警隊中的「超級英雄」,超常部隊中的大明星,王庭剛。他和其他隊員穿著便服,拖著幾個大袋,由商場保安帶領下去到一個角落位置的辦公室。

而這時候,商場的警鐘嚮起,連相連的幾間食店的樓層出現爆炸。簡建寧很快就找出最近的出口,不過,電力控制的逃生門沒有打開。商場內,幾百個驚惶失措的人開始胡亂逃跑。

「無事嘅,保安應該會帶我地走出去。」簡建寧跑到有保安站崗的地方,卻發現商場的保安和客戶服務員都不見了。他馬上想到王庭剛,快步跑向辦公室。「開門呀!火燭呀!你地快啲出嚟幫手呀!」這個時候,警察出手救人,維持秩序和減低傷亡人數,本來就是常識。

不過,簡建寧得到一個超出常識的答案。

「火燭搵消防員,差人做緊嘢,快啲走!」一個沒有表明自己身分的女子開門打發簡建寧。

簡建寧聽到商場不斷傳來慘叫聲,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向門內大叫。

「王庭剛你唔係超級英雄嚟嘅咩?而家出面成百人等緊你救,你坐喺度睇住佢地死!你係唔係人嚟㗎!」

女子向簡建寧發難,「咩呀!辱警呀!」

「唔好理,拉咗佢先。」房內一把男聲向女子下令。

換轉其他時候,簡建寧早就用異能逃跑,但現下只能被眼前這個女子用手扣反手鎖起,再大力推倒在地上,簡建寧的視線剛好落在坐在一角的王庭剛身上。

簡建寧感到手指頭被刺了一下。

「喂,你地無權攞我嘅生物樣本㗎喎!」身為一個沒有登記的異能人,簡建寧知道自己的生物樣本絕對不可以落入警察手上。

「收聲!」女子冷冷地回應。

女子看著血液測試的讀數,再拿起一個儀器觀察簡建寧的血液樣本,向其中一個男子報告。

「Sir,有納米機械人。」

男子聽完女子的報告後,慢慢行到簡建寧的身邊,更有意無意間大力踏著簡建寧膝關節上。

簡建寧痛得大叫。

「啊,唔好意思。」男生在簡建寧的面前蹲下,一手抓起簡建寧的頭髮。

「我係程百川高級警司,反恐特勤隊嘅總指揮,拘補你嘅係王森詠警員。我地而家懷疑你同多宗殺警案有關,你有權保持緘默,但你講嘅嘢我地會記錄作呈堂證供。」

「癡線!你地憑咩話我殺警?」

「就憑你身上有中和異能輻射嘅納米機械人,就已經夠。」程百川答。

辦公室內的監視器發出警報,「Sir,發現空間缺口。」

程百川聽完露出一副奸狡的笑容透過耳機向身處商場內其他位置的隊員下令,「啲馬騮跌落陷阱,大家拎齊裝備,記住,佢地無咗異能就只係一班跳來跳去嘅馬騮,一個不留咁捉曬佢地。」

 

另一邊,商場大堂出現一個空間缺口,六個身穿綠色風褸的蒙面人跳出來,商場內一批無助的市民看到這班綠風褸後,有人歡呼,有人拍手,因為他們知道這班無名無姓的異能人,會帶他們離開險境。

 

但其中幾個綠風褸已經感到異樣。

「呢個場明明無抑制裝置,點解我用唔到超能力㗎!」

有人馬上作出反應,「撤退!」聽到撤退指示,空間缺口再次打開。

一連串槍聲嚮起,手持機槍的反恐隊員向空間缺口攻擊,目的是截斷對方的退路,反恐隊當然不會知道,空間缺口另一邊是鄭唯立的診所,要不是莎洛用異能擋下所有子彈,制造空間缺口的細孖早已身中多槍。

一個沒有安裝抑制裝置的地方令異能人失去異能,而且有警察預先埋伏,鄭唯立馬上通知全香港唯一可以供應異能抑制裝置的人,洪甘泉。

 

商場內,聽到槍聲的市民嚇得不知所措,綠風褸小隊馬上散開。

「走入人群,換衫!」綠風褸雖然是個沒有首領的鬆散組織,不過每支行動小組都會有一個「司令員」,所有成員在行中都要絕對服從司令員的指示。

今次這支小隊的司令員,就是阿森。

 

反恐部隊的狙擊沒有因為有市民在場而變得溫和。

「癡線㗎?市民在場都仲開槍?!」峰少大叫。

「當年反獨運動,呢支反恐特勤每次出動都槍殺平民,佢地根本唔當一回事。佢地係一班可以笑住向小學生開槍嘅人。你地要盡快搵路走。」身處診所的鄭唯立用耳機向這班年輕人說著一段主權移交後的黑歷史。

 

「莉莉,你喺邊度?」槍林彈雨下,阿森盡力確保隊員的安全,特別是沒有異能的莉莉。

「我無事,但好多人因為我中槍。」耳機傳來的莉莉哽咽的聲音。

「阿森,咁唔係辦法,佢地真係會為咗捉我地殺死在場所有人。」峰少大叫。

「全部人跑去電梯底。」阿森馬上作出反映,「佢地要殺我地嘅話,我地一早就死咗,佢地槍擊市民,目的就係要我地唔可以混入人群,走去電梯底,等佢地嚟鎖我地,咁係最好嘅方法。」

相比連累無辜市民,束手就擒似乎是唯一選擇。

「今日無人會俾人拉!」一把階生的聲音由耳機傳來。

一聲巨嚮,一輛運載混凝土的田螺車撞穿商場一面牆壁。

「我叫阿秀,我係咩人唔重要,我嚟呢度要救嘅都唔係你地,但我歡迎你地跟我一齊走。」耳機內的陌生聲音在自我介紹。

「鄭唯立,你地呢隊綠風褸嘅聯絡方法真係好原始,我地唔使一分鐘就搵到。」

「你地到底係咩人?」鄭唯立不知道阿秀就是鼠尾草的成員。

「我地唔似你地,我地唔會向外人表露自己身分。」阿秀說完就把耳機的通話功能關掉。

五個人影由田螺車撞破的缺口衝入來,以田螺車作掩護。五人當中,其中一人是梁敏斐。

「辦公室。」敏斐身旁的人指向簡建寧被困的辦公室,敏斐帶著另外兩個同伴跑向辦公室,程百川下令所有人向他們開火。

「你地跟貼啲,離開咗我嘅力場,你地就用唔到異能。」敏斐提點著身邊二人,原因是,敏斐進入商場前,先用異能製造力場保護自己,那就可以抗衡抑制器發出的干擾輻射。在加入鼠尾草之前,敏斐從沒有想過可以如此運用異能。

「點解班馬騮會用到異能,快啲檢查裝置!」程百川眼見三人在亂槍掃射下仍安然無恙,開始覺得奇怪。同時,他亦忽略了兩個躲在田螺車後面的人。

 

兩個躲在田螺車後的人,純熟地把一個導彈發射器組裝完成。

莉莉等人從來沒看過這情況,都目定口呆。

「係呀,同你地綠風褸唔同,我地係會用武器嘅。」肩上扛著導彈發射器的男子向莉莉說完,就示意身旁同伴舉槍掩護自己,那是一支半自動步槍。

 

肩托導彈鎖定了反恐隊員的位置,導彈發射後,隨即爆開成數十粒小導彈飛向所有目標的位置。

爆炸聲過後,反恐隊員暫時失去了攻擊力。

 

莉莉馬上指示市民離開。

「無受傷嘅人扶受傷嘅人離開,睇住身邊嘅老人同小朋友。」

「幫手呀!佢就嚟死啦。」人群中有人大叫。

莉莉本能反應衝向一個腹部中槍躺在地上的傷者。

 

敏斐三人去到辦公室門口,其中一人用透視眼掃描房間內,之後取出手槍,向另外一人示意,另外一人面向門口,叫了一聲,整度門被聲波撞到飛開。持槍男子走入房內解決了兩個反恐隊員,再救起簡建寧。

「走。」任務完成,三人馬上跟商場兩個同伴會合。

「可唔可以幫幫手?」莉莉叫住敏斐一行人。

敏斐望望躺在地下的傷者,手臂戴著代表支持立法打擊異能人的臂章,「我地無人有療傷嘅異能。」正想轉身,「我嘅異能幫到佢,但要你地幫我恢復異能。」峰少開口。

拿著步槍的兩人仍開槍限制著反恐隊伍的攻勢,「唔可以!呢啲人唔值得救!」敏斐決絕地回應,然後向簡建寧說,「我地嚟呢度救你,係因為你對我地有好重要嘅價值,如果你俾軍方捉咗,我地會好困擾。」

「你地係嗰個人嘅同黨?」簡建寧口中的那個人,就是麥景崙。

 

麥景崙曾多次招攬簡建寧,只是被他拒絕,但仍會安排人手觀察著這些值得招攬的異能人,直到今次商場意外,得知簡建寧好有可能被軍方押上深圳,之後可能從此消失,便馬上要求阿秀進行這次行動。

 

「嗱,我地嚟救你,係無預到撤離方案嘅,因為你就係我地嘅撤離方案,喺我力場入面,你可以用到異能帶我地走。」敏斐向簡建寧說出當下狀況。

 

拿著步槍的兩人已經用光所有子彈,程百川帶著幾個反恐隊員走到大堂,打算進行近身戰捉拿目標。

敏斐向莉莉及阿森等綠風褸大叫,「想喺度等死定一齊走?」即使立場不同,但同樣是異能人,總得互相照應。

 

阿森拉著莉莉走到敏斐的力場之內,確定所有人都到齊後,便向簡建寧示意,「走啦,去邊度都可以。」說完之後,簡建寧就把所有人帶到自己位於泰國的小屋,他們都看不到反恐小隊每人手上拿著的奇怪武器。

 

「目標消失。」監控儀器前的隊員透過耳機向程百川報告。

程百川氣忿得把耳機掉在地上。

「收隊!我要知道點解班馬騮會用到異能!叫班小丑出嚟執手尾!」程百川口中的小丑,就是王庭剛的超常部隊。

 

王庭剛收到指示要把這件事掩飾成為因爲餐廳氣體爆炸而引起的意外,感到十分忿怒。

「我地超常部隊唔係同你地做呢啲嘢㗎!」王庭剛把過去的怒氣一下子爆發出來,「你唔好以為我地真係咩都唔知啦,每次同你地反恐有聯合行動,表面就話係測試新儀器,但就一定會遇到大形災難,等班綠風褸出現就見一個拉一個,你地已經拉咗成百人啦!」

王庭剛忿怒的原因,是過去幾次,反恐隊都以測試可動式異能抑制器為由,跟超常部隊進行聯合行動。但每一次,行動中途都會出現突發意外,而這些涉合大量市民安全的事故,都會引來一班綠風褸來救災,而反恐隊就乘機進行搜捕,而搜捕過程就如今次一樣,完全妄顧市民的安全。事後再派王庭剛這些「救災英雄」出來打圓場,把事件定性為意外。

 

「我無必要同你解釋,你地喺今次行動係直接聽從我指揮,紀律部隊就只需要執行上級嘅命令就夠嘞!」程百川從一開始就對異能人有成見,保安局跟軍方成立的超常部隊,在他眼中只是馬戲團小丑。

「警察嘅職責係保護市民!班綠風褸只係想救人,有必用咁重火力連累無辜市民咩!」王庭剛努吼,身邊超常部隊成員都出手勸阻,特別是三登,他一直希望可以調配到反恐隊,所以過去的聯合行動都特意在程百川面前表現自己。

 

「程sir 唔好意思,後生仔講嘢唔識分尊卑,佢一出學堂就調咗入超常部隊,唔識我地啲規矩……」

程百川一巴掌打在三登面上,三登沒有再發聲。

「你唔好以為擦我鞋,我就會關照你。你地班小丑係警隊編制之外,目的就係方便日後切割,而家我地有嘅科技,足以抗衡你地呢班異能人,你地好快就會失去價值。」三登愕然,程百川繼續說,「你地一直只可以參與救災,就係怕你地會勾結其他異能人,事實證明,出面有班人喺過去一年不斷襲擊甚至殺死警察,你地呢班人都有可疑!」

「就係因為我地有異能,就要排擠我地?」三登此刻呆住了,他當年投考警隊,除了因爲受學歷限制和薪金優厚之外,更因為當年反恐隊伍消滅武裝獨立運動時,那種凌駕法律的行動力,是三登一直仰慕的形象。可惜,反恐隊伍在消滅武裝獨立運動之後,就精簡人手,只有精英才有資格加入這個部隊,以三登的條件,一輩子也不可能成為反恐隊員。

 

程百川覺得事件再沒討論價值,便從腰間拿起那件原打算對付簡建寧的武器向三登發射。

 

「道理唔喺自己嗰邊嘅時候,就打到對方出唔到聲,因為拳頭喺我呢邊。」這就是反恐隊的價值觀。

 

武器外觀如一支散彈槍,但槍口會呈「X」形狀張開,子彈從中間射出。開槍的一刻,張開的裝置同時會發出抑制異能的輻射,確保目標被擊中一刻處於普通人狀態。它是軍方在深圳秘密研發的新武器。

 

「呀!」被擊中的三登倒地慘叫。

「喂!你癡咗線呀!」王庭剛怒吼。

程百川用武器指向王庭剛,「呢支係試驗武器,叫抑制槍,同流動抑制器最大嘅分別係,只要我改變子彈嘅設定,你地呢啲異能人就會灰飛煙滅。」

王庭剛看到子彈打在三登身上,沒有做成什麼表面傷害,只是吸附在他的身體表面,但觀乎三登的痛苦狀況,這棵如乒乓球般大小的子彈,可能是以異能人體內的輻射作出攻擊。

「我最後一次同你講,出去做你要做嘅嘢,唔做就當你違反紀律。」程百川的命令,王庭剛沒辦法違抗,只好帶著超常部隊成員走向記者群,向世人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話。

 

另一邊,簡建寧一伙人去到他的位於泰國的海邊小屋,阿森打算馬上聯絡鄭唯立,但敏斐比他更早行動,用力場困著所有綠風褸成。

「喂,你地唔好喺我屋企打交呀!」看到眼前情況,簡建寧非常緊張。

敏斐的力場限制了異能人的活動能力,但有一個人例外,就是沒有異能的莉莉。她走到敏斐面前,要求她解除力場。

「點解你走得出我嘅力場?呢個力場可以限制異能人嘅所有活動能力。」敏斐身邊的人想舉槍指向莉莉,但被她阻止,她等著莉莉的答案。

「因為我唔係異能人。」聽到莉莉的答案,梁敏斐感到莫名奇妙。

「無異能都加入綠風褸?你傻㗎?」

「幫人唔一定需要異能,只要有心做,人人都可以著起件衫幫人。」

敏斐心裡大概知道莉莉的背景,「你係『不二大同』嘅人?」

莉莉點頭。

「天真!你咪又係要靠你身邊有異能嘅人保護你,個世界唔再係你地諗得咁單純㗎喇!近半年,警察不停拘捕異能人,將佢地秘密運去深圳做研究……」莉莉一巴掌打落敏斐臉上,正想還手之際,她看到莉莉已經雙眼發紅,淚水沿著臉頰掉到地上。

「自從法庭有能力扣押異能令人之後,綠風褸就不斷被警察清摷,有異能嘅會運上大陸,但無異能嘅人,會俾佢地打死,再隨便掉喺山邊話係意外跌死。過去半年,我去過幾多次呢啲人嘅喪禮你知唔知吖!家屬認領到嘅只係骨灰,係無可能搵到死因嘅骨灰呀!你地口口聲聲話我地天真,我地押上咗啲乜嘢走出嚟,你地真係知咩!」莉莉崩潰地哭,現場沒有人出聲,應該說,大家都知道普通人加入綠風褸所需要的勇氣都比異能人大,大家心裡都尊敬這些不問回報的義士,就連敏斐心裡,都知道這些天真的人,其實背後都有一個值得敬重的理念。

 

突然,在簡建寧的家裡出現一個空間缺口,敏斐等人大為緊張,因為在他們的組織內,沒有可製造空間缺口的異能人,步槍馬上指向缺口內,「見到人就即刻開槍!」這是敏斐向同伴下達的指示。

「你地唔會開到槍。」程敏從缺口走出來,先把槍手的步化成飛灰,再強行解除敏斐向眾人施加的力場。

限制被解除後,阿森扶起仍在啜泣的莉莉,跟著其他人走入缺口。

空間缺口另一邊的鄭唯立,見到大家都安然無恙,總算可舒一口。再踏步走入缺口內。

「好耐無見。」

鄭唯立跟簡建寧早就相識,簡建寧身上的納米機械人,都是鄭唯立所為。

「你話過納米機械人會中和我身體嘅輻射,但我因為呢啲機械人而被消失呀!」對簡建寧的投訴,鄭唯立指向敏斐等人,「我唔知邊個身上有納米機械人嘅天才走去殺警察,仲喺現場留有自己嘅血液,令警察有機會搵到呢條線索。」

「如果警察無呢條線索,你地就可以繼續扮正常咁過生活。

「至少我地唔會蠢到殺警察!」鄭唯立反駁。

敏斐覺得無必要跟鄭唯立辯論,因為阿秀早就說過,鄭唯立那班人是一班只說不做的「安身立命派」,而鼠尾草就是一班「行動派」,是「一班決心改變命運的異能人。」

「帶我地返香港,如果你想嘅,我可以帶你去見麥景崙,佢話有能力將你嘅異能提升。」聽到可以把異能提升,簡建寧有點心動。

這時候,程敏開口,「你唔可以見佢地,絕對唔可以,對你,對所有異能人都會有危險!」

「點解我仲要信你地?你地話打咗納米機械人入身體,就唔會有麻煩,結果我今日差啲就俾警察捉上深圳,隨時人間蒸發。你仲要我信你?」

簡建寧今日的遭遇,可謂死過翻生,再者,沒有人會相信自己可以為所有異能人帶來危險。

「咁無辦法啦⋯⋯」鄭唯立這句說話,其實是一個暗號,意思就是要把簡建寧「消滅」。

程敏正想出手對付簡建寧,但梁敏斐早就預計到程敏會出手,馬上發動力場把所有人隱形,「即刻走!」聽到敏斐大叫,簡建寧馬上把所有人帶到自己香港的套房內,只剩下程敏和鄭唯立。

「對唔住,我猶豫咗。」程敏對自己出手遲疑致歉。

「唔好咁講,佢地走咗,我反而鬆口氣。起碼唔係我地打出第一槍。」

不論程敏、鄭唯立,甚至彭英麒,大家最不想出現的情況,就是異能人互相殘殺。阻止「鼠尾草」回到過去改變現狀固然重要,但他們更要查清楚反恐隊的科技到底重何以來。

 

簡建寧把敏斐等人帶回香港,就向敏斐要求跟阿秀見面。敏斐以為他想要見面的人是麥景崙,但簡建寧跟她說了一句很有趣的說話,「麥景崙只係想要我嘅異能,但阿秀就會話我知你地想要我呢種異能嘅原因。」

 

敏斐和簡建寧來到鼠尾草的總部,阿秀早就恭候。二人去到阿秀的房間,簡建寧問阿秀,「麥景崙話過,只要我幫你地,佢就會將我嘅異能強化,但我唔知我嘅異能同你地有咩關係。你地鼠尾草已經結集咗唔少異能人,聽聞連無異能嘅人都加入咗你地,所以我唔明,點解麥景崙要三番四次叫我加入,反正多我一個唔多啫,係唔係?」

阿秀聽完,沉思了一陣子,簡建寧覺得他想把答案整理好才就出口。

「當年七一戒嚴,全香港都俾一層不知名嘅霧濃罩,之後部分人好似我同你一樣擁有異能,但有更多人死亡,即到今日,官方都無解釋清楚呢啲人係點死。所以我一直有一個想法,嗰日啲霧,其實係一個試煉,被選中嘅人如果捱得過,就會獲得異能,捱唔到嘅,就會死。」

聽完阿秀的引子,簡建寧眉毛一揚,期待他馬上進入正題。

「期後我地成立咗呢個組織,我地集結所有被社會排斥嘅異能人,我地有共同目標,我地知道異能有各式各樣嘅特點,大部分係強化身體,之後就係心靈操控。各種異能都係由呢兩種基本衍生出嚟。不過講你都唔信,你呢種可以係唔同空間穿梭嘅人,真係少之又少,咁耐以來我地都只係搵到兩個,一個就係你,另一個好可惜,係彭英麒嘅人,所以我地先咁想你會加入我地。」

「但你地嘅目的係要穿越時空返去上個世紀,改變主權移交呢段歷史。你地明唔明,改變歷時,即係身處呢個時空嘅我地都會受到影響。」

「咁,如果唔會呢?如果我地成功改變歷史,你同我都唔知到底對我地影響有幾大,可以無任何事發生,亦可以令我地全部死晒,但如果我地條命可以保護我地嘅前輩,可以令佢地嘅血唔會白流,我覺得值得咁做,每一個鼠尾草嘅成都會話你知係值得做。」

 

用未來的生命換取過去的自由,真的只有阿秀這類人才會想得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