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第5章 - 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兩三個年輕人在路擺起街站,宣傳著自己的主見,自從十年前「武裝獨立運動組織」被警方肅清之後,已經鮮有非政黨的組織走到街上開街站,原因是,立法會通過一系列法例,規管所有街頭宣傳活動,簡而言之,就是任何人要在公眾地方進行任何形式的宣傳活動,都要事先向警方登記。

 

「小姐,簽名支持我地吖,我地係為異能人爭取平權嘅組織嚟㗎。」走在街上的鄭立而被一個青年要求簽名,「關我咩事?」冷冷一句回應令年輕人愕然,鄭立而別過臉離開。

 

「你地呢班細路喺度學人擺街站?有無同警察登記呀?」一班惡形惡相的中年人圍著幾個擺街站的青年,鄭立而反倒因這群人的出現而停下腳步。

 

「我地跟足手續申請,呢張就係警方發出嘅不反對通知書。」其中一個年輕人向那群大叔大媽出示文件,「唔該你地唔好阻住我地。」年輕人禮貌的要求,卻換來一下侮辱。

一巴掌清脆地打在年輕人臉上,為首的一個中年大喝,「有批文大曬呀?唔俾你做假文件呀?我係地區治安委員呀!我而家懷疑你地非法宣傳,一個二個唔好走,等警察嚟到攪清楚件事先。」

 

「點解俾人打都唔還手?」開口的人是鄭立而,鄭立而雖然不支持年青一代所追求的理想,但不代表她支持地區治安委員會這種依靠公權力的流氓無賴。

「我打佢,就等同襲警⋯⋯」青年無奈回應。

大叔開始把找麻煩的對象轉移到鄭立而,「小姐你好得閒呀?定還是你同佢地一齊?你都唔好走呀!」

 

警察遲遲未到,原因當是因爲早跟地區治安委員會合謀,表面上不反對有人作街頭宣傳理念,暗地裡卻由地區治安委員會出手破壞對方的活動。

 

眾目睽睽之下,鄭立而亦打算出手教訓這班「有牌爛仔」,但有人比她更早發難,一下夾雜著十數隻流浪狗的吠聲引起在場所有人注意。

 

「又係呢班畜牲!」狗群徐徐走向治安委員會眾人面前,一步一步的進逼,壓得眾人開始後退,氣焰亦收斂了。

「你地仲唔執嘢走!」鄭立而叫青年們離開。

「唔得!我地只有今日批准喺呢度做街站,走咗就唔知幾時先可以再擺街站㗎啦!」一個女生不甘心地大叫。

「做完就算啦!你地都知道,呢啲嘢做幾多次都改變唔到現實㗎!返屋企俾心機讀書啦。」鄭立而眼看這班年輕人如此「不爭氣」,有點怒從心上起。

 

一頭流浪貓從狗群中跳出來,口裡叼著一張紙條交到小女生手上,上面寫著「走吧,我們不需要你們幫忙。」

鄭立而讀取女生的思想,知道了紙條的內容,上前在女生耳邊輕聲說,「我地唔需要你幫忙,因為我地有你無嘅力量。」

女生望著鄭立而,淚水在眼眶邊緣,帶住複雜的心情向同伴大叫,「我地執嘢走啦!」其他男生都開始收拾,準備離開。

 

其中一隻流浪狗走到鄭立而身邊,「莉莉有我睇住,唔會有事,你都係走啦,唔好俾人知道你有異能,咁會安全啲。」

 

身分不明的人透過流浪狗向鄭立而作出提醒,令她覺得不知好嬲還是好笑。

「個女仔叫莉莉?佢係你邊個?你又係咩人?」

 

「關你咩事?」鄭立而收到這個回答之後,流浪狗就走開了,年輕人亦已準備離開。鄭立而拾起一張掉在地上的單張,上邊印著由這班年輕人所屬組織的名字,「大同無二」,一個主張不要把香港分成「普通人」和「異能人」的新興組織。

鄭立而覺得,這個組織必定跟那個操縱流浪狗的神秘人有關。

 

大叔大媽亦作鳥獸散,跟以往一樣,治安委員都會走到人跡罕至的地方才分派「茶錢」,這幫大叔大媽也只是因爲有錢收才會跟著為虎作倀。但有人向這個治安委員作出一個小懲罰,把他用作分派「茶錢」的鈔票全數取走,這個小偷就是歷恆。

歷恆看著一班「廢老」離去後,就繼續留意著年輕人的舉動,看到鄭立而的出現,馬上通知彭英麒。

「唔緊要,班細路只係普通人,又無犯事,鄭立而唔會傷害佢地。」彭英麒早就留意到這個新組織,情況就如一般組織樣,幾個志同道合的人在網絡發起運動,風風火火的帶出一輪風潮,但不出三個月就會消失於無形,大家都習以為常,反正香港早就成為一個沒有記憶的都市。

「麗虹同嗰個莉莉讀同一間學校,佢知唔知個女仔咩背景?」歷恆問。

「個女仔喺學校好低調,麗虹啱啱先搵到方法埋佢身,而且,麗虹話佢學校近來有啲奇怪。所以我叫佢以保護自己為優先。」

「有咩奇怪?」歷恆的問題永遠沒完沒了。

「佢而家喺莎洛度做兼職吖嘛,你咪自己去問佢囉。」英麒開始不耐煩,說完之後就收線。

 

麗虹沒有再到廟街替人算命,加入了莎洛和歷恆的組織,順理成章到莎洛的寵物用品店兼職,同時亦算是彭英麒旗下一員,可免受軍方的騷擾。

 

歷恆走到莎洛的店,想了解那個莉莉是什麼人,卻見到鄭立而站在店門外跟麗虹說話。

「我知道佢地一直視我為對立,但我只係想你知道我做嘅所有事都係為所有異能人著想。」鄭立而希望自己的說話可以打動到麗虹,「你可以將今日嘅事話俾彭英麒知,如果佢唔想你同我合作,我都唔會勉強你,但如果莉莉嘅行動可以成為政治政策方向,我地異能人唔單止唔使偷偷摸摸,仲會成為建設香港嘅力量,係一股全世界只有呢度先有嘅力量。」

一個普通高中生,聽到這番說話,任誰心裏也會湧起一股熱血,鄭立而看到麗虹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的遊說近乎成功。

 

「你嚟呢度做乜?」歷恆上前質問鄭立而,心裡不明所以的覺得要保護同伴。

「唔關你事,鍾意嘅可以跳入你嘅異次元度鬼鬼祟祟咁監視我。」意想不到的毒舌,加上冷漠的態度,氣得歷恆七竅生煙。

「麗虹,你慢慢諗下我講嘅說話。」鄭立而說完就轉身離開,歷恆馬上問麗虹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我地返基地同麒哥傾下先。」麗虹口中的麒哥,就是彭英麒。

 

「哈哈哈,估唔到佢咁快就用呢啲套路!」聽完麗虹的說話,彭英麒就知道,鄭立而耍的是什麼把戲?

麗虹不明所以,歷恆同樣不知道。

「回歸中期之後,有一班有實力而又選擇唔離開香港嘅人,成為政府拉攏嘅目標,因為呢班人如果同政府對立,絕對影響到政府嘅管治威信。」彭英麒向麗虹提醒,「我地而家呢個宗主國,係靠動人嘅語言起家,當你被說話感動而放下警戒,之後就會滲透,潛伏,最後就係策反。百幾年嚟都係用同一招生存到而家。

「咁我可以點做?」麗虹開始怕自己跌入鄭立而的陷阱。

彭英麒面露微笑,「你可以拒絕佢,如果佢對你不利,我地唯有安排你同你屋企人離開香港。但我想你挑戰一下自己,做我地嘅雙面間諜,反正佢埋你身,多多少少都想套取我地嘅資料,如果唔係佢唔會咁大方叫你同我商量。」

 

歷恆和莎洛都表示反對,「麗虹只係一個高中生,你叫佢做呢啲嘢,後果可能好嚴重㗎!」

「我講得出嚟就更係有一定把握啦。」彭英麒從容回應,「麗虹嘅異能屬性,可以抗拒到鄭立而嘅洗腦,只要你唔接受佢替你『強化』,危險性唔會好高。」彭英麒提醒麗虹。

「鄭立而係軍方同政府嘅人,而家政府有一隊異能人部隊,我地隨時成為取締目標。」莎洛說出了自己的憂慮,她一直希望可以在自己出生的地方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但如果成為政府,甚至軍方的目標,那就表示要離開香港這個地方。

「莎洛,軍方嘅矛頭可能會指向另一度啦。」

彭英麒看到三人疑惑的表情,覺得十分有趣。

「洪甘泉由美國返咗嚟香港,仲話要喺度開保安公司,你地知唔知佢仲帶咗邊個返嚟幫手?」明知這個問題不會得到任何人回應,他便接著說下去。

「甘泉嘅幫手,就係阿細。」簡單的一個名字,卻代表著一個可以令異能人失去力量的異能人。

 

 

保安局的超常部隊,成功把王庭剛塑造成「超級英雄」,而這個超級英雄現在的主要工作,就是走訪各間中學,除了宣傳不要胡亂組織地區治安力量外,更宣傳政府的自願登記計劃。計劃目的就是吸納有潛質的異能人為政府效力。

 

「希望各位同學明白,我地今次嚟,係要鼓勵大家主動登記自己嘅異能。大家唔使擔心登記咗之後會有咩麻煩,相反,大家登記咗之後,係唔犯法嘅情況下,大家可隨便運用你地嘅異能⋯⋯」同樣的說話,王剛庭已經說了十數次,大部分有異能的學生一聽到「登記咗就可以隨便用異能」,就馬上填交表格。目前為止,已經超過一百人參與登記計劃。不過,今次進行宣傳的學校有些特別,那是麗虹和莉莉就讀的學校。

 

麥景崙跟隨超常部隊的「宣傳隊伍」來到這所學校,但沒有和其他人一樣在禮堂聽「講座」,他若無其事地走到校務處,一個職員上前問他,「先生,請問有咩事?」

「我想搵一個叫周凱莉嘅學生。」

冷不防一個陌生人走來查問一個學生,職員禮貌地再問,「先生,請問你係想搵⋯⋯」話還未說完,麥景崙已經發難,雙眼盯著職員,之後,被操控的人乖乖地把周凱莉的資料列印出來交給麥景崙。

「點解唔一早就用呢招?」一直站在麥景崙身邊的初心覺得麥景崙的舉動多餘,麥景崙只冷笑了一聲回答,「透明人最好不要太多說話。」

 

全校學生都在禮堂聽講座,職員很快就把莉莉帶到校務處,麥景崙馬上控制了莉莉身體的活動能力。

「小姐,我地有少少問題想問你,希望你老實答我地。」

從未試過「被失去」活動能力的莉莉,對眼前難以解釋的事本已驚恐萬分,加上眼前的麥景崙明明只有一個人,但開口閉口「我們」,讓人感覺更加不安。

 

「周小姐,請問你本身有無異能?」

不能說話的莉莉用力地搖頭。

「咁你係唔係一個叫『大同無二』嘅組織成員?」

聽到這個問題,莉莉大概知道目前是什麼狀況,深呼吸一口氣後,點頭承認。

「你認唔認識擁有異能嘅人?」

聽到這個問題,莉莉雖然搖頭否認,但腦海裏出現了幾個不知名的人形,而這些思緒,都被麥景崙取得。

「即係你見過,但唔知嗰啲係咩人?」

看到一面驚訝的莉莉,麥景崙少有地解說,「係呀,我而家完全接收到你心入面諗緊乜嘢。」

莉莉嘆了一口氣,垂下頭。麥景崙看到莉莉腦海中一個畫面,一班自幼相識的好朋友,因為維港的毒霧死了一半,其後又有朋友在擁有異能之後接受不了,服用過量藥物自殺。

 

「點解?大家都係生活喺呢度,有無異能根本無分別!」

麥景崙不停接收到莉莉腦海重複這句話。

「哈哈哈⋯都唔知話你係天真定係傻。」知道了莉莉心中所想,麥景崙知道再問下都不會問到有用的資料,突然,校務處的門被一個學生打開。

「唔該⋯⋯三樓個女廁爆水喉,可唔可以搵人睇下。」一個戴著口罩的男生站在門口。

「你唔係控制咗個傻仔喺門口守住嘅咩?」初心問麥景崙。

「我唔知,你過去睇下咩事。」麥景崙叫初心過去探路,看看這個男生有什麼古怪。

站在門口的男生,身邊早就有另一個透明人,「我見到莉莉,郁手啦!」

口罩男生回應,「好!」口罩男生在初心和麥景崙眼前消失。

「留心附近呀!」初心見狀大叫,因為他感覺到有人在他身邊走過衝向麥景崙。

麥景崙亦進入「作戰狀態」,感應身邊到底有多少個人的思想。

「電死你!」感應到來者不善,麥景崙下意識閃避,可惜仍避不開對方攻擊。

「電擊?」劇痛仍纏繞著肩膀,假如沒有避開,可能已被這一擊電暈了,不過多得這下攻擊,莉莉不再被麥景崙操控。

麥景崙心裡思考著對策,對方是一個既能隱形又可以作出電擊異能人,還是幾個人組成的聯合攻勢?

「三個人。」麥景崙感應到另外三個人的思想,但無法控製他們。

 

「冷靜啲聽我講,而家無人見到你,我會帶你出去。」莉莉耳邊聽到一把聲音,未及回應,身體已變成透明,之後就被人拉著走,

 

「初心!擋住門口!」

麥景崙眼見莉莉消失,馬上大叫。

 

「門口clear!」另一把聲音從門外大叫。

「電槍,等我行前。」,「好」。

麥景崙留意著房間的一舉一動,還有就是這班隱形人的對答。

一個人形倒在門外,麥景崙亦慢慢走過去觀察。

一個熟悉的樣貌,但一下子想不起是什麼人,「啊⋯⋯」倒下的人出現一陣抽搐後昏倒,情況就如倒電擊槍打中一樣。

「電槍⋯⋯」麥景崙心中暗自盤算,同時一陣奔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直到走廊的盡頭,他沒有打算追捕這幾個神秘人,因為不明朗的因素太多。

看著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人,麥景崙想起他曾經看過的資料,蹲下來拍著那個人的臉叫,「初心,醒下啦喂!」

 

莉莉被不知名的人拉著跑到一個洗手間後停下來,但她從鏡裡看不到自己的倒影,「你而家無事啦,快啲走。」之後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鏡子等出現了自己的映象。

「到底係咩事?頭先我真係穩咗形?」莉莉一直都看得見自己的手腳,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經穩形,直到她來到洗手間,看到鏡子之後才發現自己真的穩形。

 

莉莉的問題沒有人回答,洗手間的門自動打開後又關上,她知道那些神秘人已經離開。

離開洗手間之際,麗虹早就站在門口,「你想唔想知道佢地係咩人?」麗虹這一句說話引起了莉莉的好奇心。

 

宣傳講座完畢,麥景崙帶著初心離開,初心滿腦子都是疑問,自己花了不少心力才能夠把身上的衣物變成隱形。但那個人竟如此輕易就把一個女子隱形,更令他失去隱形的能力。他擔心自己失去異能之後要返回駐港部隊,因為擁有異能,是他可以離開軍隊留在香港的唯一可能。

 

放學後,劉老師約了三個學生在教室。

「你地三個救唔救得到個女仔?」

「無問題啦,有阿森同榮駿兩個,兩三下手勢就救返佢出嚟。」說話輕浮的學生叫沈永輝,異能不單能令自己隱形,更可以隨意令其他人和物件隱形。

 

「老師,多得你知道佢有危險,我地先趕得切去救佢。」阿森是一個擁有心靈操控的異能人,就是他一直暗裡幫助莉莉。

不愛說話的榮駿,就是可以發放電流的「電槍」。

「我只可以感應其他人發放出嚟嘅求救訊號,相比你地幾個,我呢個老師其實一無是處。」劉老師同樣是異能人,但同大部分「七一戒嚴」後擁有異能的人一樣,大多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能力,而且,似乎擁有異能的人年紀越輕,他們的異能潛力就越大。

「老師你嘅能力同你嘅異能根本無關係,呢半年如果唔係有你,我地三個都唔知會變成點,頭先唔係有你搵藉口叫我地出嚟,我地無可能救得到阿森個女神。」沈永輝的說話觸動了阿森。

「咩女神呀,大家講好咗用異能去幫學校所有人㗎嘛。」阿森反駁。

「如果唔係見到你塊面紅曬,我真係會信咗。」不多說話的榮駿總會在適當時機插口。

看到學生在教室內輕鬆說笑,劉老師覺得很安慰,「希望你地第日都會用你地嘅能力去幫人。」

「老師,我地嘅能力只會用喺呢度,出面根本就無我地善用呢種力量嘅空間。」阿森說出了三人的共識。

「點解咁講?你地可以加入超常部隊,用你地嘅能力保護呢個社會。」

永輝察覺阿森不想把話題帶到某一個方向,馬上搶著說話,「咁超常部隊唔係咁易入㗎嘛,而且我地三個成績咁差,說算去考警察都未必考到啦,現階段都係讀好啲書先,考唔入大學就講咩都無用啦⋯⋯哈哈⋯⋯」邊說邊收拾東西,「我地夠鐘去補習啦,聽日見啦老師。」永輝一輪機關槍的說話,也管不得劉老師的反應,三人就急急離關教室。

 

「你明知劉老師一直叫我地用異能貢獻社會,好心你就唔好喺佢面前講啲咁嘢啦!」永輝責怪阿森。

「咁我地有能力都唔代表我地有義務去幫人㗎,你睇下而家,唔自願登記,用異能幫人都係一件唔合法嘅事,新聞日日就講有幾多人用異犯案,有幾多市民抱怨我地呢種人係社會嘅計時炸彈,仲將我地等同當年嗰班武裝獨立組織!我無興趣用我嘅能力去幫呢班仆街呀!」阿森的說話確是事實,永輝也沒有反駁,因為他也認同,不要用異能去幫不認識的人,以免惹來麻煩。

 

三人邊走邊說,不知道麗虹已經走到他們面前,「……你地好呀,請問今日救咗周凱莉嘅人係唔係你地呀?」冷不防有人這樣提問,三人都感到愕然。

「唔係。」榮駿即時否認,示然兩人馬上離開。

「如果唔係,點解你地其中一個人不停干擾我嘅讀心。」麗虹這句話令三人停下腳步。

阿森開口,「小姐,我完全唔明你講乜,你都係走啦。」

「我只係想同你地講,今日同你地交手嘅人,唔止係超常部隊嘅人,佢仲係直接隸屬軍隊嘅人,你地打傷佢嘅手下,佢一定會嚟搵返你地。」

「你嚇鬼呀!」永輝向麗虹大叫。

「你地以為仲可以不問世事,喺學校做個無名英雄?咁你地就繼續玩你地嘅遊戲。」躲在次元裂縫的歷恆也按耐不住走出來,身邊還有莉莉。

莉莉看著同班的阿森,面上露出一個複雜的表情,原來一直暗中幫助自己的神秘人,竟然跟自己這麼近。

面對這種狀況,三人組決定用自己最善長的方法應付,永輝最起雙手拍著阿森和榮駿,大叫「站頭集合!」三個隱形人就分頭逃跑,「站頭」,就是他們預先定下的集合地點,好等永輝幫兩人解除隱形。

但歷恆慢慢從袋裡取出一個顯示器,「小朋友即係小朋友。」

麗虹知道歷恆在三人身上裝上追蹤器後,便打算離開,反正之後的事交給歷恆就可以。而她則去見鄭立而。

 

「彭英麒有無同你提過一個叫甘泉嘅人?」鄭立而知道甘泉從美國帶了一些人到香港開了一間保安公司,但那些是什麼人,來香港做什麼,鄭立而仍未知道,她只知道半年前,彭英麒就是借助甘泉背後的美國勢力,帶走了一批異能人。

「佢有提過,但我唔知佢係咩人。」麗虹真的如彭英麒所說,為鄭立而提供有限度的資訊,以換取她的信任。

 

「你知唔知今日發生喺你學校嘅事?」鄭立而看到發生在初心身上的事,想再了解一下。

「你地搵人對付莉莉,但俾其他人阻止,你地嘅隱形人俾人打到現形吖嘛。」麗虹有心刺激鄭立而。

鄭立而卻輕鬆回應,因為初心的隱形能力已經被她「修復」好,而且她不想麗虹對自己團隊有負面印象,「件事唔係你咁諗,我地只係想了解一個無異能嘅女學生點解咁熱心異能人嘅利益,無人想發生多一次武器獨立運動。」鄭立而說得義正詞嚴,不了解事件經過的麗虹被她的說話壓住。

「我承認我下屬嘅手法係有問題,但我都唔想㗎,我都想身邊有一個好似你咁嘅幫手,但搵唔到吖嘛!」聽到鄭立而突然暴發的抱怨,麗虹分不清對方是否說假話。

 

「莉莉只係一個普通女仔,佢只係想個社會無分異能人同普通人,就係咁簡單。」麗虹這個答案,鄭立而早就知道,她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咁帶走咗佢同打傷我下屬嘅,係咩人?」

麗虹面有難色,鄭立而憑此就知道曾經接觸過那些人。

「我可以用一個情報同你交換。」彭英麒把麗虹當作雙面間諜,鄭立而就表現出一心拉攏的姿態。

「你係一個我想要嘅人材,留喺彭英麒嗰邊,絕對浪費咗你嘅能力,當你知道呢個消息,就知道加入我呢邊先有前途。」

假如不是彭英麒千叮萬囑「不要相信任何承諾」,可能麗虹早就動搖了。

 

「到底係咩事?」麗虹也想知道軍方會有什麼秘密。

「兩星期後,一班受過訓練嘅異能人就會加入超常部隊,同而家班人唔同,佢地嘅主要工作,就係對付彭英麒同甘泉呢班人,因為佢地破壞協議。」

 

鄭立而所說的,其實也不算什麼秘密,麗虹第一次去到輕井澤的秘密基地時,彭英麒就已經清楚說明他們的狀況。當初軍方和政府要秘密搜捕異能人,原因就是甘泉借彭英麒和鄭唯立招攬不同的異能人加入,軍方為了阻止,便命鄭立而成立搜捕隊伍,直到彭英麒在輕井澤設立了收留異能人的秘密基地,才跟鄭立而協議不會再妨礙軍方對異能人的「招攬」。

當時鄭立而亦已為軍方找到足夠的異能人成立秘密部隊,這班被洗腦的異能人部隊,就是現在來對付彭英麒等人的武器。

 

「協議?」麗虹不明白。

「當初係彭英麒同鄭唯立應承我地唔再收容異能人,我地先停手。鄭唯立暗中同班旺角人有聯繫,我地都無追究,但而家洪甘泉咁高調返嚟香港,我地就被迫要還擊。」

 

儘管鄭立而說得理直氣壯,但麗虹曾經被軍方擄拐,只覺得鄭立而說的不是百分之百真話。

這個所謂情報,其實是鄭立而借麗虹的口同向洪甘泉和彭英麒發出警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