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第4章 - 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你想像到地獄的什麼境象嗎?

繁忙時間的鐵路沿綫,就是活脫脫的一個地獄。

一個上班族打扮的中年人,雙手各持一把開山刀向乘客亂劈,擁擠的月台變得更混亂,中年人不停揮舞利刀,除了追逐逃跑的人群外,更向被推倒地上的人落手。

幾個膽大的市民,想伺機從後制伏,但中年人彷似早已預料,馬上回身返擊。見義勇為的人當場死亡,嚇得其他人更慌亂,列車駛進月台準備開門,無人敢想像這個兇徒走入車廂後會是什麼景象。

一個青年人從人群中閃出來,擋在兇徒面前。兇徒馬上雙刀舉起就劈向年青人。青年雙手擋格,刀傷入骨,但似乎對青年沒有多大影響,一腳蹬向兇徒,制止他走入車廂。青年沒有理會自己的傷勢,走向兇徒試圖把他制伏。

月台遠處有兩個人站在一角,靜靜地看著年青人跟兇徒的對戰。一個是麥景崙,另一個是鄭立而。

「佢就係你安排嗰個人?」麥景崙問身旁的鄭立而。

「係,所以,拜託你唔好殺死佢。」鄭立而口裡說著悔氣說話,而宣示她對麥景崙濫殺的不滿。

「我都係啱啱先學識搖遠控制一個人,唔知道佢嘅動作會同我嘅思想同步得咁快。」麥景崙對自己的手法不以為然,「而且,今次係你個計劃嘅重要一環,唔死幾個人,又點炒熱件事。」鄭立而把麥景崙的異能強化,令他可以支配別人的神經系統,簡單說,就是可以在視線範圍內控制任何人的行為。

「專心做我叫你做嘅事,唔好再亂殺人。」對鄭立而的命令,麥景崙只報以一個冷笑,之後再把注意力放在兇徒身上。

受到麥景崙控制的「兇徒」,向青年的出手越來越狠,處於下風的青年身上多處受傷,但衣服上的血跡卻比預期的少。

「就睇下你嘅『英雄』喺警校學到幾多嘢啦。」俾麥景崙控制的兇徒,打出的每一下都直指青年的要害,青年只得狼狽地閃避,「年青人,知唔知我想你做乜呀?」麥景崙自言自語,「見唔見你身邊個滅火筒呀?」

可惜,被打得方寸大亂的人什麼也看不到。

「廢物!」鄭立而也看不過眼,隔空把滅火筒移到青年面對,這時候他才恍然大悟,一手拿起滅火筒打向兇徒面門,兇徒應聲倒地。

「唔好咁勞氣,細路仔係要慢慢教嘅。」鄭立而沒有理會麥景崙的冷嘲,「送樣嘢你。」麥景崙望向其中一個市民,他無意識之下拍掌,打破了月台上的死寂,漸漸,掌拍聲和歡呼聲充斥整個月台,所有人都為擊倒兇徒的年輕人歡呼。

「走啦。」鄭立而說完就轉身離開。

鐵路月台的襲擊事件發生後不到12小時,保安局舉行了一個發報會,特別之處是,這個發報會是警方、保安局和駐港部聯合召開。

除了襲擊事件的相關資料外,更向外界公布了一個他們一直否定的存在。

「為對付將來有可能出現嘅『超常犯罪』,保安局組成咗一支特別小隊,小隊嘅成員都擁有特殊能力。特區政府一直留意到社會上有一啲難以用常理去理解嘅罪案發生,故此,我地聯同駐港部隊組織咗呢支特別小隊去應對社會上嘅相關罪行,包括違法嘅自衛隊同違法嘅公民拘捕權⋯⋯」坐在保安局局長身邊的,是以「駐軍特別顧問」身份出席的鄭立而。但最吸引記者的是特別小隊的其中一名成員,就是那位在鐵路月台打敗殺人狂的年輕英雄,王庭剛。

 

看著電視新聞直播的歷恆不以為然,「而家先承認我地嘅存在?」

「因為而家開始要對付我地啦嘛。」歷恆不明白莎洛意有所指,鄭唯立補充,「呢支特別小隊就係對付我地呢班幪面行動嘅異能人,『違法行使公民拘捕權』,講緊嘅就係我地呢無向警察註冊,又以『地方自衛隊』自居嘅異能人,以前出師無名,警察又無異能,我地先咁易走得甩。」

歷恆聽完才開始了解自己的處境。

「而家有『違法行使公民拘捕權』呢頂帽子,我地馬上就變成唔守法嘅壞人。」鄭唯立作出初步結論。

「咁要聯絡其他地方組織,叫佢地盡快停止所有行動。」

 

 

駐港軍隊的會議室內,警方跟鄭立而商討「超常罪行應對部隊」的安排,「超常部隊」是一支由駐港軍隊組成,卻直接隸屬保安局的「怪物」,表面上是一支香港政府的治安部隊,但暗地裡大家都知道這是軍方置於香港其中一支「椿腳」。

警方代表聽完鄭立而的吩咐後,就離開會議室,只剩下「超常部隊」的隊員,等待第一次作戰指示。

「你地第一個任務,就係解決將軍澳嘅綁架組織。」雖然沒有異能,卻身居超常部隊總指揮,原本是將來警隊「一哥」的大熱人選,方正軍,現在以「保安局第二副局長」身份統領著一群掌有公權力的異能人。

 

2046年後的香港,將軍澳是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但隨著社會的改變,這裡有一種罪案相比其他地區都來得嚴重,那就是綁架。

因此,這裡也是最早出現「地方自衛組織」的地區之一,可惜這些組織,最後都消失於無形,因為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應付這個盤據於將軍澳的武裝犯罪集團,連警方也忌憚的組織,普通人何以對抗?

 

直至異能人的出現,多次成功拯救到受害者,大家才對這個社區重拾信心。

「呢度原本就有一班異能人同綁架黨對抗,點解我地要伸隻手入嚟?」王庭則聽完方正軍的計劃之後,心裡不禁提出疑問。

一行六人的行動隊伍,分成兩隊向將軍澳出發,「估唔到第一仗就可以一箭雙雕。」坐在後排的大個子,人稱「三登」的張澄,想用說話打破車廂的沈默。

「三登,點解咁講?」王庭剛想知道其他人的看法。

「係人都知將軍澳有異能人同綁架黨對抗,但只係成功救返肉參,平民無可能對付到有槍有炮嘅綁匪,如果我地今次拉曬班綁匪,我地唔只消除咗社會嘅威脅,更加可以話俾市民知,佢地唔需要一班幪面人出嚟維持正義。」

聽完三登的說話,王庭剛看著一旁的李倩霞,「阿霞,你以前守過將軍澳,你點睇?」

 

「班綁匪嘅火力係軍用級,連飛虎隊都對付唔到嘅人,軍裝警員嘅常規裝備根本無能力做任何事,我地嘅訓練主要係打游擊,或者真係可以對付到佢地。」

聽完三登和倩霞的說話,王庭剛作出一個總結,「我地而家有軍方背後支持,又有警方都攞唔到嘅情報,好快我地就可以成為守護香港嘅重要力量。」

沒有人指出王庭剛的天真,因為他現在是保安局和警隊捧出來的「正義英雄」。雖然不曉得這班「上大人」打著什麼主意,但也犯不著跟當紅人物對著幹。

 

舊將軍澳工業區,早就成為綁架黨的大本營,就連警車巡邏也會避開這個九反之地。「超常部隊」的車去到一個路口就有枚榴彈射過來,但當榴彈飛到車子面前時突然消失,然後在兩部車的後方出現,擊中了一排廢車。

 

「嘩!阿全出手啦!」王庭剛在車中大叫。

「倩霞,你過嚟呢邊。」

一名男子透過通話器,向倩霞示意。

「倩霞,阿全叫你⋯」三登話沒有說完,倩霞就消失了。

「點解佢可以快到連車門都睇唔到幾時開?」王庭剛早已知道倩霞的速度。

 

「大家集中啲,唔好講無謂嘢!」方正軍透過耳機作出訓示。

不到一分鐘,倩霞回到貨車上,和王庭剛二人說,「上裝備,開波啦。」

早已換上裝備的倩霞催促著。

另外三人亦從另一輛貨車上把一個裝置搬出來。

「倩霞,你同我一齊去天台放好呢個E-bomb 。」阿全示意

「明白。」

阿全拿出一個量度距離的工具出來,確定身處的位置跟天台的距離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手一揚,就在自己面前打開了一個蟲洞,同時間,天台上亦出現另一個蟲洞。

 

二人分別提著E-bomb 兩端,穿過蟲洞到達目標建築物的天台。

E-bomb 經過設定後進入倒數階段,「你跟唔跟我返過去?」阿全打開回程的蟲洞後問倩霞。

「唔使,我想紀錄底每層樓嘅人數,貨車等我。」說完就以高速走入大廈。

倒數30秒,阿泉返回大隊,倩霞已經站在其他人身邊。

倒數完畢,炸彈發放出強大電磁波,整座建築物的電子儀器馬上報廢,就連警方的反恐部隊亦不可能配備電磁波炸彈這種武器,但透過軍方的勢力,「超常部隊」輕易就穫發成常規裝備。

 

「大家只要負責返自己嘅樓層就得,走漏咗嘅會有天眼機隊去鎖定。」方正軍向前線六人發號施令後,示意技術員控制的天眼機隊可以出動。所謂的天眼機隊,就是十二部人工智能無人機,配合特定指令,就可以進行各式任務。

「天眼機隊就位,進行掃描後就開始監視模式。」技術員向方正軍匯報後,長形會議桌上出現了建築物的立體投影圖,實時標示出王庭剛六人位置外,更標示出所有匪徒的位置。

王庭剛、三登和倩霞,三個行動組成員,透過阿泉的蟲洞去到大廈天台,「由上至下,大家做完自己嘅樓層就喺地面會合。」王庭剛講完,三人就沿著樓梯各自走到自己負責的樓層。

對倩霞來說,所謂的行動,只是戴著夜視鏡,把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一一用手扣鎖上,然後等支援大隊來善後,故此,她是三人中最早到達集合點的人。

三登和王庭剛則要花一點時間,面對匪徒手上的軍用級火力,縱使王庭剛擁有「不死身」,也只能站著不動,硬食數不清的步槍子彈。

三名匪徒向王庭剛不停掃射,直到彈匣內再沒有子彈為止。

「真係好痛喔!」子彈一顆一顆從王庭剛身上掉下來,看到這個景象,匪徒們都嚇呆了,其中一個回過神來,準備換上新彈匣展開下一輪攻擊。

王庭剛舉起右手臂上的發射器,雷射瞄準落在換彈匣的大腿上,接動發射掣,一支麻醉槍打中雷射瞄準的地方,匪徒應聲倒地。

另外兩人不知道什麼回事,轉身就跑,這更方便了王庭剛,兩發麻煩槍打落兩人大腿上,三人倒下之後,在匪徒手上扣上手扣便繼續去其他樓層。

三登花的時最耐,不是因為他能力有問題,而是他十分享受利用異能去對付普通人。在公權力的包庇下,利用壓倒性優勢去打擊對手,三登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完全黑暗的情況下,雙方都戴著夜視裝備,六個匪徒瞄準三登掃射。

「吼!」三登大叫一聲,子彈從皮膚表面掉到地上,有別於王庭剛的「不死身」,子彈對三登沒有造成任何傷口,超常部隊稱三登的能力為「變形」,但除了變形之外,三登更有「刀槍不入」的異能。

「變形」,意思是三登可以將身體隨意變形,雙手瞬間伸長抓住其中兩人的頸項,手指如藤蔓般纏住,未被纏上的人打算拔腿就跑,卻同樣被三登的「手」抓住,六個人看到六隻手的三登,其中幾個嚇得失禁,三登很享受看著對方在恐懼中掙扎,「三登!唔好浪費時間!」方正軍喝止三登的放任。

「唓!」三登老大不願意之下將匪徒扣上手扣,再去另一樓層。

 

不到一刻鐘,三人完成任務齊集在地下,等待支援大隊到來善後。

「倩霞,二樓係唔係你負責?」耳機傳來方正軍的質問,倩霞本能知道自己有麻煩了。

「係。」倩霞馬上回答。

「你而家即刻同我返上去!」

「我睇過無人喺嗰層喎。」倩霞的說話換來一頓責罵,「我唔係問緊你問題!我叫你去就去!」同樣在耳機聽到這段說話的三登和王庭剛都感到大事不妙。

 

超常部隊所有人都認為今次行動勝劵在握,但他們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兩個擁有異能的不速之客。

兩個廿歲不到的年輕人,身處超常部隊攻擊的建築物內,他們之所以能避開倩霞的搜索和無人機的掃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太小,小得只有跟壹圓硬幣一樣大小。

「阿遜,咩事呀?無曬電啊!」E-bomb 令所有電子設失靈,當然包括他們手上的電話。

「我點知咩事啫!唔係要幫你個唔知邊個嘅阿姨救返個女,我地都唔會再做呢啲事啦!」

兩個「小人」在建築物某個樓層內搜索,他們就是過去半年活躍於將軍澳的異能人,曾救助不少被綁架了的受害者。但自看到高調成立的超常部隊後,本打算從此收山,想不到收山前的最後一次行動,會跟超常部隊撞上了。

「達仔,我地要盡快離開,而家政府嘅人已經插手,我地最好唔好理咁多。」二人雖然同是不到廿歲的小伙子,但阿遜的心思比同行的達仔更細密,「好啦,我地收隊啦。」二人只靠窗外的微弱月光尋找出口。

突然間,倩霞出現在二人眼前,「報告,見唔到有其他異能人。」

倩霞的報告令方正軍十分不滿,「係你話已經睇曬全座大樓,而家進入監控狀態嘅無人機話探測到其他異能人嘅反,你話我應該信邊個?」

「sorry sir.」倩霞無話可說,而方正軍之所以大怒,是因爲代表軍方的鄭立而要求無人機開啓異能輻射掃描,但方正軍認為倩霞已經搜索話一次,沒必要用無人機再做,「你認為你對異能人嘅認識會多過我?」軍方代表以這句話壓下來,方正軍不得不就範,而結果顯示,他真的錯了。

 

出身警隊的倩霞,憑語氣就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連累到上級的錯誤,眼下可以做的就是捉住這個異能人,將功補過。

 

「你兩個到底係咩人……」倩霞啓動熱影像掃描,看到兩點人形物體正跑向門口,「企喺度!」閃身跑到門口擋住二人,

「喂,對方可以高速移動,你要出手啦。」阿遜向達康下令。

見達康準備好之後,文遜向倩霞拋出一個小丑公仔,小丑公仔在倩霞面前變大,本能反應舉起雙手擋格。二人就乘這一個空檔「回覆」原來大小,達康馬上運用自己的異能,令倩霞浮於空中。

「雙腳離地,跑得幾快都無用啦。」達康把倩霞移開,為自己開出一條路。

「要求增援!」倩霞向通訊器大叫,三登很快就擋在二人面前,「你兩個唔走得!」

「嘩!」阿遜和達康二人看到三登,不由得嚇得驚叫。而三登的出場方式的確有點嚇人,因為最先現在二人眼前的,是三登雙手拿著手槍的上半身,連著下半身的部分就如蟒蛇一樣沿著樓梯一直延到地下,王庭剛隨後就出現,馬上向二人射出麻醉標。

達康用異能改變麻醉標的方向,王庭剛感到愕然,「我地咩都無做過就向我地開槍?」阿遜向王庭剛質問,不過二人早就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如果你地夠膽反抗,我早就開槍打爆你地。」

倩霞和王庭剛知道大家的裝備不會有配槍,三登又一次「踩過界」,配帶自己的手槍執行任務。

「三登,收埋支槍。」

「大Sir 批准我帶自己支槍㗎!」

王庭剛的說話分散了三登的注意力,阿遜馬上把自己變小,王庭剛大為緊張,「佢地其中一個可以變大縮小㗎!」倩霞叫。

王庭剛用熱能探測尋找文遜,可惜沒有結果,「你同黨去咗邊?」

「我都唔知呀!阿Sir,俾人用槍指住,更係走啦。」達康懶洋洋的回應,惹怒了三登,「細路你唔好咁寸呀!」

達康成功拖延時間,縮小了的文遜已躲到達康褲管內,把浮在半空的倩霞移到自己面前,「我地唔想惹麻煩,既然你地警察嚟到,呢度就交俾你地。」達康一邊說一邊走到窗邊,從袋中取出一塊金屬片拋到窗邊,文遜馬上將它恢復原狀,金屬片變成一塊金屬滑浪板。

達康坐上浮起的滑浪板「飛」出窗外,倩霞跌在地板的同一時間,達康已消失在三人眼前。

 

透過頭盔上的監控鏡頭,方正軍氣得無話可說,鄭立而卻先開口,「呢兩個異能人係我送俾你地嘅額外獎品,原本用嚟賀你地第一次出動唔止消滅咗一個犯罪組織,仲成功逮捕兩個非法行動嘅異能人。不過而家,只係證明到你地只可以用異能對付普通人,咁同一般警察有咩分別?」鄭立而說完要說的話,就離開打了指揮中心。

「天眼機隊跟蹤目標!所有人收隊,現場由支援大隊接手。」方正軍說完,就摘下耳機掉到檯上,他想不到鄭立而會有此一著,利用兩個計劃之外的異能人,就把「超常部隊」變成一隊無能隊伍。

 

「阿遜,咁唔掂喎,十幾分鐘都仲跟住我地,點算?」

「我點知部機飛到咁快啫,喂,遮實塊面呀。」文遜提醒拉下面罩的達康,「隔咁遠拍唔到好清楚嘅。」文遜看著從後追來的無人機,「咁唔係辦法,你飛去墳場嗰邊!」

「你想點呀?」

達康聽從意見,飛到墳場,兩人停在骨灰龕場其中一層。

無人機骨灰龕大樓,開始進行掃描,並把數據傳送到軍方的伺服器。

「掃瞄?掃你老味!」達康拿著金屬板大力打向其中一部無人機。

「人工智能嘅死蠢!」文遜亦衝向另一部無人機,把它縮小後,一棍把它打向牆。

這些人工智能的無人機進入掃描模式後,便不會執行其他指令,這段期間的無人機就如一個活靶任人魚肉,文遜和達康二人把握這段時間,迅速解決所有無人機。

 

方正軍的指揮中心內,手機響起,是保安局長的來電。

「阿方,你點會咁失策俾兩個異能人走甩㗎!」

「Sorry Sir,我地一直以應付恐怖活動為首要練習目標,忽略咗對付異能人嘅練習……」

「軍方顧問無俾到所有異能嘅特性你地去設定對策咩?」

「有,但異能有太多種類,要逐一研究應對方法,唔係短時間可以做到嘅事⋯⋯」

「我唔理!你寫完份報告就同我一齊上深圳向國務院班大人匯報!」

「Yes Sir.」

電話另一邊的保安局長都知道不是方正軍要小負所有責任,語氣比先前的放軟,「阿方,我唔係想發你脾氣,而係你要知道,呢條線守唔住,我地呢班喺中央無靠山嘅香港人就食得屎㗎啦。當為我地著想,爭氣呀!」

 

今次行動的一切,除了香港保安局和特首可以即時收看之外,更會直接傳送到國務院,因為國務院早就把香港的異能人問題視為「國防」層次,國務院一開始就想由軍方控制這支超常部隊,但又怕太著跡會觸動市民的神經,最後由特首和部分行政立法兩會議員極力爭取,國務院才接受一個香港人來當指揮官。方正軍的位置,是兩股政治勢力的磨心。

 

留在現場的超常部隊正打算離開,見遠方有車隊緩緩駛近。

「點解支援會係軍方嘅人?」王庭剛覺得奇怪。

「你見唔到班綁匪係用XMI步槍咩?咁都仲問?」三登笑王庭剛的天真,「XMI 步槍係軍隊嘅專用武器,班綁匪拎到呢啲槍,即係軍方涉及在內,我地今次嘅行動只係一件無論警察同軍隊都唔方便出手執行嘅『家法』。」

「我地係工具嚟㗎咋。」倩霞亦插上一句。

王庭剛沒有太大反應,他當初只因為失戀才投考警隊,其後被鄭立而看中,招攬到超常部隊,更打算培育為香港的英雄。王庭剛只想利用異能成為香港的英雄,即使這支部隊是軍方掌控,他也不在乎,「只要可以做世人眼中的英雄,保安局跟軍隊又有什麼不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