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第3章 - 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無論哪個年代,麻煩的顧客充斥在社會每角落。假如你身處服務業,你會覺得自己不是在解決顧客的問題,而是避免被喪屍解決掉的可憐人。

 

麗虹沒有再到廟街擺檔占卜,在莎洛的寵物用品店一邊當個掛名員工,一邊替英麒工作,尋找其他異能人,免得軍方捷足先登。

「好邪啊!今個月第三單遺產承辦啦!」銀行職員在討論著剛剛處理完的工作。

「過身嗰啲全部都係麻煩友,成日嚟嘈呢樣嘈嗰樣,都唔知係咪報應。」

「邊有咁多報應吖,做嘢先啦。」貌似主管的上前打斷了閒聊,大家又繼續手頭上的工。

 

「嗰幾個仆街全部都抵死!」

麗虹望著眼前的銀行職員,聽到了他心中的說話。

眼前的男職員則專注地工作,忽然發現麗虹盯著自己,覺得有點不自在,「小姐,有咩問題?」

「無⋯無嘢,我唔趕時間,你慢慢啦。哈哈⋯」職員回報了一個業務笑容就繼續工作,不知自己的秘密已被麗虹知道了。

 

麗虹裝作玩手機,把職員的面容和名字都拍攝下來。

「麥景崙」一個普通的名字,但除了麗虹,沒有人知道這個普通的銀行職員是一個連環殺人犯。

 

「歷恒,我搵到一個異能人。而家傳佢張相俾你。」麗虹把剛才拍攝的照片傳到歷恒。

「嘩,你好勁呀!英麒真係無睇錯人。」

「不過,呢個人係危險人物,可能已經殺咗幾個人。」

聽到麗虹報告後,歷恒只叫她馬上回到旅館。在英麒的立場,麗虹的角色只是尋找異能人的「雷達」,她沒有莎洛的身手應付前線的工作,所以英麒再三叮囑她不要跟任何目標人物有正面接觸。

 

麗虹返回莎洛的店,用手機發了一個短訊後,一就空間缺口就出現在麗虹眼前,而缺口的另一邊,就是位於輕井澤的基地。

 

「唔該,大孖。」麗虹穿過缺口後,向一個女孩道謝。

「我係細孖。」聽到女孩的糾正,麗虹尷尬地吐吐舌頭。

大孖和細孖是孖生姊妹,是少數留在日本的異能人,兩人性格孤癖,又是英麒最早招攬的異能人之一。應該說,沒有這對能夠造出空間缺口的孖女,英麒根本就沒可能把基地設在香港以外。

麗虹一個人坐在大廳,等待著其他人出現,與此同時整理著從麥景崙腦中取得的情報。

 

 

麥景崙一個人坐在屋邨的公園內,等待著他今晚的目標。一個中年男子拖著太太和女兒走過公園,這是他們回家的必經之路。

「一家大細送你上路,你都死得眼閉啦。」麥景崙心裡說著,雙眼開始凝視著那個中年男子。

 

那男人開始感到不適,手腳變得無力,直到自己倒在地上想開口時,才發現自己連說話的能力都失去了,身體成了一個牢籠,太太慌忙地打電話報警,女兒不停地拍打自己身體,但自己什麼事都做不到。

麥景崙慢慢走到中年男人身邊,要近距離看著「仆街」的下場。景崙只知道自己盯著一個人就可以令對方死去,但他不知道當中是什麼原理,假如他知道自己能令人的大腦神經失去功能,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成為植物人,最後困在自己的大腦內,在驚惶失措下死得不明不白,相信他被扭曲了的心理會得到更大滿足。

「死不足惜。」麥景崙看著經常走來銀行無理取鬧的人在於自己眼前,就像為世間消除了一隻害蟲,感覺良好。

 

「個男人咁就死咗!?眼神殺人呀?」歷恆和莎洛在遠處看到這一幕都覺得匪夷所思,麗虹只知道麥景崙殺人的原因和對象,但讀不到他殺人的手法。莎洛和歷恆只好在遠處觀察,希望在有人遇害前出手阻止,可惜殺人的手法超出他們想像。

「歷恆跟住佢,小心唔好被佢望到你。」

「你都要快手啲,死者嘅大腦得幾分鐘時間。」鄭唯立的聲音從耳機傳出。

兩人分頭行動,歷恆跟蹤著危險的異能人,莎洛則走到死者身邊,希望在大腦停止活動前,從死者上取得有用資訊。

但讀到的,只是一堆無關痛癢的瑣事,「做人咁無品,唔怪得有人憎到想殺死你。」莎洛走到比較人少的地方,以便跟鄭唯立對話。

「唯立,我搵唔到咩有用資料,死者完全唔知自己咩事,一下子就全身癱瘓,就連呼吸同心跳呢啲功能都停止咗。」

鄭唯立聽著莎洛的簡報,「莎洛,你啲資料唔係一啲用都無。」

「歷恆,你都聽住,我估計目標人物嘅異能係可以令人嘅大腦同身體切斷聯繫。」

「咁就唔怕啦,我可以喺任何人嘅視線內消失。」歷恆答得從容。

「你唔好咁大意。」莎洛出聲警戒。

「莎洛,讀心女係咪話過讀唔到目標人物嘅殺人手法?」唯立口中的「讀心女」就是麗虹。

「麗虹話,佢只係讀到一句『我要望實你,直到你死喺我眼前!』,我地完全唔知係咩意思。」

「因為連佢本人都唔知自己嘅異能係咩一回事,所以讀唔到佢嘅手法。」鄭唯立如此解釋,「歷恆,你要小心,兇手連自己嘅能力都未摸清,你–絕–對–唔–可–以–被–佢–望–到–你!」鄭唯立預感歷恆的粗心大意會吃虧。

 

地鐵車廂內,麥景崙看著一個拿著手機的老頭,應該說,整個車廂的人都看著這個老頭,因為這個老頭在手機上看著色情電影,沒有接上耳機的狀態下,車廂充斥著色情電影的淫聲浪語。大家都敢怒不敢言,這年頭,假如你隨便在街頭向人直斥其非,是一件把自己推向萬劫不復的蠢事。當中最危險的,就是老人。

 

「喂,大庭廣眾,收聲啦!」麥景崙忍不住向老頭大叫。

「咩呀!睇手機犯法呀!唔用耳機犯法呀!夠膽過嚟吖!」老頭一邊挑釁,一邊把手機轉換成拍攝模式,打算拍下麥景崙「欺負」老人家的情況放上網絡上公審。沒有人會理會前因後果,只要上載對自己有利的片段,網民就會支持自己,好彩的話,引起主流媒體的注意,絕對可以令一個人,因為一句說話而身敗名裂。

 

麥景崙當然知道眼前這個老賊打什麼主意,「呢個牌子嘅手機,好易爆炸㗎噃。」眼睛盯著老頭的手機。

「點呀?你係咪過嚟呀⋯⋯」忽然一下爆破打亂了老賊的叫囂,手掌不斷冒血。

麥景崙沒有理會其他人的驚呼,走到痛得跪在地上的老頭身邊輕聲說,「唔想死嘅,下個站自己行落車,如果唔係,就搵人抬你出車。」眼睛開始盯著老頭,老頭開始感到手腳麻痺。

「救⋯救命⋯」老頭用哀求的眼神看著麥景崙,眼見老頭疑似中風,其他乘客都走得更遠,怕惹麻煩。

「你頭先啲氣勢走咗邊呀?你老人家而家要我幫你?」

「對⋯對唔住⋯求你救我⋯」老頭知道自己真的會死於非命,向麥景崙求饒。

「到站啦喎,你落唔落車呀?」麥景崙只是冷冷回應。

老頭死命爬到車門,麥景崙亦沒有再盯著老頭,由得他爬到月台。

 

整件事,車廂另一端的歷恆全都看在眼裏,更把整件事轉述給莎洛和鄭唯立。

「呢啲人先最難對付,自持有異能就以為可以替天行道。」鄭唯立大致推斷出麥景崙的心理狀態,「咁我地下一步點做?」莎洛問唯立,「睇定啲先,佢有能力對抗軍方嘅強硬手段,而且⋯」

「而且立而嘅洗腦方法,要望實對方。」莎洛說出了鄭唯立難以啓齒的話。

 

鄭立而是鄭唯立的親姐,自小就跟家人唱反調,認為香港人就應該認清事實,順從主權國的一切才是正確,「抗共」「香港文化」這些都是無意義的虛妄。她更認為香港人不能從軍,是身為國民的憾事,故此,當她知道自己擁有異能之後,在短時間內就熟習了如何運用,之後再隻身走軍方的駐港軍營「貢獻國家」。

 

老頭落車之後,車廂內一切回復正常,麥景崙的手機傳來一個沒有來電的短訊。

「麥先生,想不想用你的能力為國家效力?」麥景崙不明所以,打算把短訊刪除就算,不過,奇怪的事情出現了。

「已讀不回,又刪除人家的短訊,很無情呢。」

看著另一個短訊,麥景崙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知道他把短訊刪除。

「你係邊個?」按下發送,麥景崙想知道對方底細。

「一個賞識你嘅人,一個會購買你異能嘅人。」金錢,這世代唯一的價值觀,可惜打動不了這個異能人。

「軍方?」

「我確實係代表軍隊向你提出建議。」眼見對方開門見山,麥景崙就懂得回應。

「爪牙被我解決了,才學會什麼叫協商?」麥景崙早就有跟軍方交手的經驗,但碰上這個致命對手,加上軍方初期對「搜捕」缺乏經驗,不單捉不到麥景崙,更被他殺死了兩名成功洗腦的異能人。

「你的能力對國家非常重要,我們不想你的能力跟我們對立,加入我們是你唯一的選擇。」

看到這種可笑的交涉語言,麥景崙臉上出現了一個冷笑,再在手機上輸入了一個短訊,「謝謝你這個唯一的選擇,別再找我。」按下發送後,就把手機關掉,再放到一個可以隔絕任何電磁波的袋中。

 

突然,袋內的手機發出了一下聲響,麥景崙狐疑地拿出手機檢視。

「你不是以為這些方法可以迴避到我吧?」

看到屏幕的短訊,麥景崙知道對方是一個不易心息的異能人。

「我可以殺了你。」

「但你知道我是誰?在哪裡?」

看到對方的回應,麥景崙知道輸了,對方巧妙地把自己身處一個安全位置。

然後,電話響起。

「麥先生,你好。」電話另一端傳來一把女聲。

對方直接打來,麥景崙感到愕然。

「我承認我地過去嘅做事方式令大家有不愉快嘅經歷,不過,國家係會承認過失,麥先生,我地最想嘅係你願意同我地合作,唔一定要成為我地嘅成員。」

「即係點?」麥景崙的語氣,表示有興趣了解下去,對方打蛇隨棍上。

「如果我幫你改進你嘅異能,你會唔會幫我對付兩個人?」

「係咩人?」聽到這個回應,鄭立而知道很快可以除去旺角的眼中釘。

 

麥景崙的事暫且放下,莎洛和歷恆聽到不少旺角街坊抱怨,晚上的治安變差了,更有人開始懷疑「異能人」這個俾主流否定的都市傳說是不是確實存在。街坊的理據是,很多事件向警方報案後,警察都表示「超出常理」而拒絕受理。

「好懷念以前幫街坊搵貓貓狗狗,修理水喉電制嘅日子。」歷恆感慨的說著,

身旁的莎洛不以為然。

二人因為街坊的求助,每晚都在街頭巡邏,看看能否發現可疑人物。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呀!」莎洛只是以開玩笑的語氣回應。

在沒有異能之前,兩人已經長時間在旺角為街坊解決各種生活上的問題,一切都源自鄭唯立父親的倡議。直至七一戒嚴過後,這個有數十人的互助組織,半年內剩下不足十人,而活躍於行動的,就只有莎洛和歷恆。

 

今晚,兩人的目標是一個專向獨身女子下手的劫匪,假如受害人向警方報案時,說出了疑犯的行事手法,警方會反過來懷疑報案人,因為,沒有人會相信一個劫匪可以把自己的身體隨意伸展。

 

「歷恆,你覺得你嘅方法真係行得通?」

「我地獨立於英麒以外去保留呢個組織,就係唔想介入任何形式嘅紛爭,但已經唔到我地去揀,軍方不停捉人去洗腦,更加上唔知有幾多個好似鄭立而咁自動投誠。我地呢啲拒絕加入嘅人,好快就會成為要消滅嘅目標。」

歷恆也知道莎洛的憂慮,一開始大家只是因為想自己地方變得更好才走在一起,但事態發展實在超乎想像,歷恆提議透過英麒向美國要求幫助,由歷恆負責把軍方的異能人送到一個特別地點,再由特定人員進行處理。大家都明白,這樣等同向軍方宣戰,但明知到不投降就一定會有抗爭,倒不如主動出擊,起碼可以取得先機。

 

站在朗豪坊頂端的莎洛,正集中精神去感應四周所有人的情緒變化,而同時有人運用異能的話,她也可以察覺得到,狀況好的話,可以沿著整條彌敦道一直把感應範圍擴至天星碼頭。

「有發現,新填地街!」莎洛說完,歷恆就作出反應出動。

 

新填地街一處橫巷內,一個女子正呼救著。

那個女子的腰,被一條蛇一般的手臂纏著,害怕得不斷大叫,站在她身後的男人,則懶洋洋地看著這個被自己手臂綑著的人不停掙扎。

「叫啦,叫大聲啲,等班旺角人知道呢度有事發生。」男人為了令女人叫得更害怕,把她舉到半空,同時間不停打量四周。

 

「停手!」歷恆出現,叫停了那個橡膠男。

「呵呵,終於出現啦。」把女子放開,「滾!」女子馬上死命逃跑,轉入一道樓梯後,遇上了麥景崙。

「你地癲㗎!個男人想拋我上半空呀!」女子向麥景崙投訴,但他只淡淡回應,「有我睇住,你唔會有事。」女子仍心深不忿,「唔係睇在你嗰一千蚊,搵鬼做啦!」

 

「你咪就係嗰隻死窮鬼囉。」麥景崙心裡恥笑著這個租住床位的年青女子。

麥景崙這次跟鄭立而合作,只是出於還人情。鄭立而其中一種能力,就是把異能人的能力強化,接受強化的代價,就是協助軍方消滅出沒於旺角的蒙面異能人。

 

軍方一直認為「旺角人」只是一班有異能的烏合之眾,而且找不到證據證明他們跟彭英麒有關,但經過多次交手後,軍方已經開始懷疑兩者之間的關係,因此打算順水推舟,在「不知情」下殺死彭英麒的人,即使美國人代他出頭,也找不到理由發難。

 

麥景崙滿以為橡膠人可以跟那個高速人糾纏一陣子,好讓他能「盯死」高速人,不過,當他從小巷走出來,只看到高速人衝向橡膠人身邊,然後就消失了。預定的作戰計劃全盤失敗,麥景崙氣得說不出話來。

站在天台監視的莎洛看到歷恆成功把對方帶走,正打算離開之際,感應到麥景崙的忿怒,更感應到鄭立而在他身上殘留的異能。

「唯立,我見到麥景崙在場,佢仲見過鄭立而,我地要從新計劃下一步。」莎洛用短訊通知大細孖,利用她們製造的通道,很快就回到鄭唯立的辦公室。

 

在沒有異能之前,旺角人這個組織都不主張使用暴力,直到歷恆擁有跳入時空邊緣的異能後,這個方針也沒有改變。但為應付將來不可避免的挑釁,莎洛和歷恆也得面對現實,透過英麒向積遜求助,亦因而令歷恆想出了今後對軍方的作戰方法。

 

橡膠人見到蒙著面的歷恆出現,便把女子放走準備跟歷恆大打一場。眼見女子逃到安全的地方後,歷恆衝向橡膠人,被洗腦後的橡膠人滿以為自己今仗「能為國家效命」,顯得極道興奮。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不妥,歷恆在他眼前消失後再出現,橡膠人使出全力一拳打出,落空。耳後傳來歷恆的聲音,「我先唔會跟你正面衝突。」之後一下目眩,發現自己身處另一空間,乘著橡膠人剎那間的錯愕,歷恆一拳打向對方下顎,腦震盪為歷恆再爭取到約一秒多的時間,到橡膠人重新擺出戰鬥架式面向歷恆時,他發現,自己的能力消失了,而且被一班身穿制服的人用步槍瞄準。

「歡迎嚟到內華達州。」一個身材矮小的女孩向橡膠人大叫。

「可惡嘅帝國主義⋯⋯」

「洗腦都洗得好嚴重喎。」女孩向歷恆說著,歷恆只是攤開雙手作出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

「先生,麻煩你轉身走入去後面間房。」橡膠人依著女孩的示意轉身,發現身後有一個類似囚室的間隔。

「你地真係困得住異能人?」雖然積遜向歷恆說過已有新方壓制異能,但是歷恆見過壓制失敗的後果,心裏始終不放心。

女孩拍拍歷恆肩膊,「放心喎,佢地成功復制到我嘅異能。」

歷恆露出一個欣喜的表情,「真嘅?」

「睇嘢啦!」女孩拿出控制器關上橡膠人房間的閘門,再拉起衣服上的拉鍊,一直拉到上頭頂,整件衣服就如保護衣一樣包著女孩全身。

「感覺到你啲異能返嚟未?」女孩向歷恆問,歷恆感覺到自己的異能後,馬上望向囚室中的橡膠人。

「佢仍然被壓制住。」女孩向歷恆解說,「佢地複製出我身上嘅輻射,令到呢個裝置可以造出同我一樣嘅能力。」

「令異能消失嘅能力。」歷恆看著囚室中的橡膠人,心裏湧出複雜的心情。

「不過呢個囚室要好多能量先做到,一個核電池大概只用到廿年。」在歷恆心中,二十年已經非常足夠。

懶理失去異能的橡膠人在囚室中不停叫喊,歷恆看著這個女孩,她是半年前首批透過英麒投向美國的異能人,回想起當日的情況也不禁失笑,因為女孩把所有人的異能都壓制著,知道她要到美國,秘密基地所有人都鬆可氣。

「你笑咩?」女孩問。

「見到你而家咁樣,替你開心啫。阿細。」只有鄭唯立和彭英麒才知道陣營內所有異能人的名字,所以歷恆只稱呼這個女孩做「阿細」。

「佢地幫我起咗個名,叫『stopper』。」歷恆聽後笑了出來,倜儻著阿細。「痴線,咁你幾時加入秘密組織做超級英雄?」

「快㗎啦。」阿細不知道歷恆話中有話」,只顧說著自己想說的話,「呢件衫除咗可以隔絕我身上嘅軸射外,仲可以將佢地儲起。」

「即係點?」

阿細懶得向歷恆解釋,走向囚室,舉起右手向著橡膠人,然後把囚室的裝置關上,橡膠人頓時感到異能從體內湧出。

「喂⋯」歷恆開聲制止阿細的舉動時,看到阿細右手上的裝置似向著橡膠人打出某種能量,很快橡膠便發現自己的異能再次消失,又失望又氣憤,一腳踢向閘門發洩。

 

歷恆看得呆了,「嘻嘻,係咪好勁哩?」阿細得意地向歷恆示意。

「呢件衫唔止隔絕到我嘅異能,仲可以將異能儲存起,再向特定目標發射,有效期最少十分鐘。」

向歷恆示範了那麼多,阿細終於說出了真正目的,「積遜其實好想你同莎洛加入我地,你地嘅異能,加上呢度嘅科研技術,我地根本唔需要限死自己喺香港呢個鬼地方。」

「阿細,我地同英麒一樣,係選擇留喺香港,未到最後一刻,我地都唔想走。」歷恆捥拒阿細的遊說。

「無人知道幾時無最後一刻,唔好恨錯難返。」阿細都知道要成功遊說二人,不是一時三刻做到的事。

 

「既然積遜俾得你地知呢個地方,即係你隨時都可以嚟搵我。」阿細把一張咭片和一支注射器交到歷恆手上,「咭片上嘅電郵可以搵到我,呢度係軍事禁區,我唔可以拎住手機到處走。」

歷恆拿著注射器問,「呢樣係?」

「呢支注射器入面嘅係納米機械人,佢地同樣可以製造到我嘅異能輻射。」

歷恆馬上感覺一下身上的異能有沒有受到影響,但阿細看到他的憂慮,「未注射入身體之前,機械人都處於休眠狀態,接觸到紅血球佢地先會起動。」

聽到阿細的解釋,歷恆放下憂慮。

「呢個係初型,只可以用一次。要用喺咩人身上,你地決定。」

歷恆心裡只想到一個人,鄭立而。

「你快啲返去啦,呢條友就交俾我地。」

歷恆返回寵物店,他想趕快把這些資訊告知莎洛。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