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第2章 - 你覺得,香港值得有超級英雄嗎?

「七一戒嚴」大約半年,社會上大部份人都不再提起,但有少部份人,好像麗虹一樣,只是努力地扮作生活正常。

 

麗虹異變後得到的能力,令她成為廟街的紅人,一個有讀心能力的塔羅占卜師,只要稍為控制一下詞令,很容易就能成為別人眼中的大師,況且,麗虹自少就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說話一句起兩句止,但每每又一矢中的說出了別人心底所想,即使一星期只擺檔三晚,依然其門如市。

 

凌晨三時,麗虹送走了今晚最後一個客人,終於可以享受美味的腸粉和喳咋糖水。

好友希雯坐在對面,點算著今晚的收入。

 

「財不可露眼呀。」麗虹警告著數銀紙數得入神的希雯。

「怕咩喎,我自細喺度大,呢個檔口都係靠我先搵到,如果唔係,邊個俾你喺度擺檔。」希雯沒有理會麗虹的警告。」

「小姐,當初係你叫我嚟擺檔。」

麗虹從來沒想過要在廟街當占卜師,希雯亦不知道她懂得讀心術。只是因為麗虹揭穿了希雯的前度男友一腳踏兩船,為免希雯懷疑自己,只好藉口用塔羅牌占卜得知,希雯得悉後卻另有所圖,提議麗虹到廟街擺檔。

「唏,你估有錢我唔想一個賺哂咩,鬼叫我由細到大,無論睇相八字紫微斗數塔羅牌搖龜殼,我無一樣學得識咩。外婆話呢啲係天數,無得勉強。」邊說邊把今晚的收入整理紀錄,再把鈔票分成兩份,其中一份交到麗虹手上。

 

「坐定定又賺到錢,真係好搵過揸的士。」

麗虹聽到希雯心裡的說話,才記起自己的頸上沒有掛上藍芽耳筒。

「夜媽媽無人睇到你個樣㗎,唔好扮形啦。」

「識咩吖你!」麗虹胡亂回應。

藍芽耳筒就是讀心能力的開關,只要麗虹把開著的藍芽耳筒掛在頸上,就可以暫時拒絕接收通別人的思想,她不知道當中的原由,她只知道這個耳筒幫助她免得自己出現精神病,試想想,在人口稠密的都市,一日廿四小時不停聽到別人心中所想,任何人也會精神崩潰。

 

「睇嚟今晚收獲唔錯。」

掛上耳筒前,一把陌生的聲音走入腦海,麗虹知道自己已被壞人盯上,馬上關掉藍芽耳筒。

「喂!走啦!」危險的地方應該馬上離開。

「走?你都未食哂啲嘢。」希雯對麗虹的舉動摸不著頭腦。

「行啦。」二話不說就拉著希雯離開。

「架車未到呀。」

「出大路等啦!」

麗虹覺得,二人留在越來越冷清的廟街,倒不如走出彌敦道,相對上安全得多。

「行咁快做乜呀?」希雯被麗虹拉著一起跑,開始發脾氣。

 

二人快步穿過橫街,眼見大街就在眼前。

「哇!搶嘢呀!」希雯大叫引起麗虹注意,再回頭看賊人,但只見到自己的手袋凌空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提起,「鬼呀!走啦阿虹!」雖然自詡廟街出身,但面對超出理解範圍的事情,本能促使希雯拔腿狂奔。

麗虹卻回身想替希雯搶回手袋。

「我做緊咩呀!?」麗虹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去跟一個透明人爭奪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手袋。

「放手呀臭X!」麗虹聽到透明人心中所說。

「臭X?你鬧我臭X!」驚惶又恐慌的人聽到自己無緣無故被罵,無名火起,做了一件破禁的事。

「你去死啦!」麗虹使出了自身異能的另一種法。

人的大腦,假如是一連串電波活動話,麗虹認為自己的異能就是能夠接通任何人的腦電波,從而知道每個人的心思,她曾經想過,「我可以聽到別人的思想,咁我有無能力對佢地植入意念?」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可以。」而第一個對像,就是一個打算非禮麗虹的人,那傢伙在麗虹面前出現癲癇發作,整整三分鐘,嚇得麗虹以為自己錯手了殺人。

 

但眼前既要自保,又要顧及身邊的人,麗虹情緒崩潰的一刻,抓住透明人的思想,感覺到一股電流由兩腮之前凝聚,再從眉心射出。

抓住手袋的力量消失了,「得咗?」麗虹沒有想到太多,只想死命帶同朋友離開。

 

「莎洛,你見唔見到。」

又有另一把聲音出現在麗虹腦海。

「㗅,今次又到邊個!」失控的麗虹管不了那麼多,想再一次使用禁招,不過,失效了。同時間人也清醒了,回過神來。

 

「哇!係嗰班人呀!」希雯指著一個突然出現的人大叫。

「你講咩呀?走啦!」麗虹拉著希雯走出大路,先是一個看不見的鬼東西,現在又來一個幪面人,麗虹只想今晚的古怪事到此為止。直到這一刻,麗虹仍未發現頸上的藍芽耳機被人開著了。

 

「歷恆,個女仔威脅唔到你,確定透明人位置先。」除了肉眼看不見的透明人,橫街內只剩下那個幪面人,透過耳機跟一個叫莎洛的女子通話。

「你講咩呀?」歷恆不會知道,一直在高空觀察的莎洛,一個同樣擁有心靈傳動能力的異能人,看穿了麗虹對透明人的「攻擊」,隔空把藍芽耳筒開機,免得歷恆受傷害。

 

歷恆取出熱影像感應器,很快就找到一個肉眼看不到的人形物體躺在地上。

原先站在透明人五公尺外的歷恆,閃電般走到透明人身邊,透明人雙手已被索帶反綁背後。

「莎洛,其實呢個人⋯⋯有無著衫?」歷恆想到自己要抱著一個赤裸的男人返回集合地點,雞皮疙瘩就冒出來。

「你快快手做完咪無嘢囉,唔覺嘅。」聲音不再由耳機傳來,莎洛的回覆由他身後從上而來,具體一點,是莎洛由高空的監察點「飄」到地上跟歷恆會合。

「唓!」歷恆只能靠雙手探索,猜測自己抓著透明的腰腹位置,再把透明人扛在肩上。

「轉頭見。」莎洛沒有歷恆的高速移動力,所以等歷恆先帶走透明人,隨後就在集合點再會合。

 

「將透明人留底,我保證你地可以平安離開。」

莎洛二人被一把聲音叫停。

「你地真係以為可以喺旺角橫行無忌咩?唔使留活口,我地易做得多!」

三數個身穿軍服的男子從橫街的一端走近,為首的男人狠狠地抽著香煙,令它發出橙紅色的亮光,身後的人則拿著手槍物體指向歷恆。

 

「歷恆,放底嗰個人。」莎洛沈重地發出指示。

歷恆不情不願地把透明人放在地上。

「解放軍隨意出軍營,無問題咩?」莎洛向抽煙男提問。

「2046年7月1 日之後,呢度正式成為國家嘅土地,加上戒嚴後媒體不停唱好,而家我地出嚟行街食飯,老百姓會同我地打招呼㗎。」抽煙男說完,不自覺地笑了幾聲。

 

「仆街⋯」歷恆聽到「老百姓」三個字,心裡湧出一股厭惡。

「歷恆,冷靜啲。」莎洛用傳心術跟歷恆溝通,「佢地唔會留我地活口,馬上撒退。」

「動手!」抽煙男用普通話下命令。

身後的人扣動板機,歷恆抱起莎洛就跑,二人在子彈飛到之前就消失了。

 

「他媽的高速人!」抽煙男回身離開,「帶走!」

下屬馬上拿出熱影像感應器,找到透明人後在他身上噴上防盜用的色粉再用毛巾包裹拖走。

「跑?有了異能就想跑!」抽煙男狠狠地踢向透明男,被毛巾包裹的人痛苦地呻吟,地上更有幾處血跡掉落。

 

這一晚,解放軍出營擄走一個逃兵,更意圖殺害兩個市民。不過,沒有人知道,縱使有人知,也不會有人在意。

 

第二晚,麗虹如常開檔,不同的只是希雯會不時在四周視察環境。

「下一位,唔該。」麗畫擺出一個業務笑容,「咁靚女都走嚟問塔羅牌?梗係俾啲烏蠅曱甴煩住曬啦。」麗虹心裏打量著眼前這位美人,「你想問乜嘢呢?」雙手在把塔羅牌洗勻,並開始讀心。

「尋晚未經你同意就開著咗你部耳機,真係唔好意思,我只係唔想我朋友受到傷害。」對方咀巴沒有郁動,麗虹知道對方有意讓自己讀心,嚇得手上的牌掉到枱上。

「我嘅能力同你唔一樣,你有能力審視對方所有記憶同想法,甚至令對方大腦出現失調,呢啲都係非常危險嘅異能,但你無用嚟做壞事,所以,我想招攬你成為我地嘅一分子。」莎洛視線落在枱上其中一張塔羅牌,並用念力把它移到麗虹面前。

「世界!?」麗虹讀出移到面的塔羅牌,「你真係嗰班人!」

「我地唔係要創造新世界,我地只係想守護自己嘅世界,旺角,就係我地嘅世界。」莎洛正在宣讀著『旺角人』的理念。「加入我地,同我地一齊守護旺角又好,將我地嘅理念散布到全香港也好,我地都無任歡迎,仲會全力協助你。」

 

突如其來的邀請,加上媒體對這班身份不明的人惡評如潮,麗虹一下子不懂得返應,當場呆住。

「佢地已經搵到方法追蹤好似我同你咁樣嘅人,我地唔會強迫人加入我地,但你需要幫手嘅,可以隨時搵我地。」莎洛放下一張咭片後就起身離開。

 

排在後面的一位男士,被莎洛的美貌吸引住,要勞煩排在他身後的中年女士拍他的背脊,示意他快點走入攤檔坐下,不要浪費其他人的排隊時間。

麗虹把咭片收好,收拾心情,專心賺錢。

 

又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希雯拉著麗虹快快走到附近通宵營業的餐廳。

「以後我地收工後唔好留喺檔口咁耐嘞,過嚟呢邊先埋數啦!」

「吓?點解呀?」麗虹不明白希雯的用意。

「你咁都唔明!」希雯特意壓低聲線,「嗰度咁猛鬼,尋晚仲差啲搶走我手袋啊!」

「咩話?猛鬼?哈哈⋯⋯」麗虹笑得合不攏嘴。

「尋晚你都見到㗎!」希雯對麗虹的反應很不滿。

「我地晚晚都行過天后廟,無事嘅。」麗虹不想再在這個話題鑽下去,胡亂回應過走就算。

 

麗虹明白,社會上有一班人擁有不明異能,那是事實,而另一個事實就是,政府和媒體過去數月都沒有相關報導,「軟性娛樂式新聞時事節目」更有意無意醜化提出「異能論」的人。所以麗虹一直隱藏自己的能力,更會刻意迴避這些話題。

 

回到家裡,麗虹取出莎洛留下的咭片,上面印著一間寵物美容店的地址,麗虹決定去看看莎洛那幫人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一間位於橫街內的寵物用品店,莎洛少那份令人透不過氣的「氣牆」,逗玩著養在店內的虎紋貓。

即使麗虹就站在門外,莎洛仍沒有察覺。

「喵。」另一隻全黑的貓跳到門前,盯著麗虹後,回頭向莎洛叫了一聲,才發現站在門外的訪客。

 

莎洛開門,麗虹反而有點躊躇。

「只係一間寵物用品店,又唔係革命叛黨根據地,唔使咁驚喎?定還是你⋯⋯怕貓?」兩隻貓早就溜到莎洛腳邊偷偷打量麗虹。

 

「老闆娘就係想招攬佢呀?」

「頂吖!條友識讀心,閃呀!」

緊張得思緒不寧的麗虹不自覺地向兩隻貓讀起心來,感覺到有人侵犯自己,兩貓逃到店舖內。

 

「你唔使理佢兩隻嘢講乜,佢地只係識食同瞓。」看到兩隻貓的反應,莎洛知道麗虹入侵了牠們的思想。

「喵!」兩隻躲在遠處的貓齊聲抗議。

「對唔住⋯」麗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向兩隻貓道歉。

 

店面雖然不算寬敞,但貨物擺放得井井有條,二人就坐在店內一角。

「金毛,麻煩你去門口睇住有無人走入嚟。」莎洛向虎紋貓示意,金毛一邊走向門一邊低聲碎碎念,「本大爺係貓嚟㗎!你叫我去看門口!」

莎洛隨手向金毛拋向一包零食,「咁又唔同。」黑毛貓亦不執輸,跑到門口跟金毛分享著零食。

 

「做乜一直望住我?」莎洛留意到麗虹的神態。

麗虹猶豫了一陣,「⋯⋯你地真係攪獨立運動㗎?」

「你覺得而家嘅香港仲有無可能獨立成國?」

麗虹是出生於「後五十年不變」的一代,對他們來說「香港獨立」只是十多年前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二十年代初,社會早就被引導到一個方向「2047年後成為國家其中一個城也沒有所謂。」

 

「而家咁咪幾好⋯⋯」麗虹只是背誦著長輩們時常掛在口邊的說話。

「你覺得而家好,我覺得以前比較好,大家各自追求自己嘅『好』。互不侵犯,你話咁係咪最完美?」

「咁梗係啦。」麗虹馬上同意莎洛的問題。

「咁點解我地俾人打壓咗廿幾年?」

「呃⋯⋯」麗虹沒有反駁餘地。

 

莎洛不想把麗虹迫得太緊,「我地只想呢個地方保留住一啲過去嘅文化,等大家都記得五十年前嘅香港係一個咩地方。」雙方跌入尷尬的沈默中。

「喵。」

負責看門的金毛打破了二人的沈默,門口站著一個人,莎洛揚手示意他進來,煞那間,那人就站到麗虹和莎洛面前。

「哇!」

「你好,我叫歷恆。」未有理會麗虹的驚呼,早已習慣別人初次見識到自己能力時的反應,歷恆若無其事的自我介紹。

「好地地開門行入嚟唔得嘅咩?」莎洛不滿歷恆胡亂施展自己的異能。

「我心急嘛⋯⋯」歷恆轉向麗虹伸出手,「歡迎你加入!」

麗虹莫名其妙,望向莎洛。

「喂!人地未應承㗎!」莎洛急忙澄清。

「唔係喎,我明明見到佢加入咗我地,我先閃返嚟㗎喎⋯⋯」歷恆面上的委屈,看得麗虹不明所以。

莎洛向歷恆打了一個眼色,免他講多錯多。

「咩叫『見到』?」

「無⋯⋯無咩嘅,我話我發白日夢見到啫。」歷恆自己也覺得這個籍口牽強得過份。麗虹不是傻子,知道再問下去也不會得到真的答案,打算用自己的方法去知道真相。

「停手!」莎洛開聲制止了麗虹的讀心,「我唔容許喺度有人用異能對付任何人!」

一下子,莎洛又變回那個冷若冰霜的莎洛,而麗虹真的相信莎洛不會對自己留手。

歷恆不想氣氛變得太兀突,急忙打圓場,「無事無事,唔想加入咪大家做個朋友囉,以後嚟買嘢,一世九折。」

「唔好亂咁同我揸主意俾折頭人地呀⋯⋯」莎洛也知道自己的語過重,順著歷恆的無聊話,讓大家都有下台階。

歷恆的無聊話出奇地打破僵局,麗虹也覺得反正彼此都有保留,無必要加入這個不明來歷的團體。

「喵」門口的兩隻看門貓大叫。

「你唔好走住,有架解放軍嘅車喺門口!」莎洛的說話叫麗虹不明所以。

「關我咩事?佢地停喺你地門口之嘛。」麗虹找不到解放軍盯上自己的理由,只覺得莎洛在嚇唬自己。

「我地有自己嘅方法對付班解放軍,但你只得一個人,佢地要捉走你,係非常之容易!」事關重大,歷恆也收起嘻皮笑臉。

可惜二人的說話只帶來反效果,「出面大街大巷,就算佢地真係軍人,都唔會咁明目張膽啦!再講,我都唔知你地講真定講假。」麗虹說完就轉身走出大門。

「唉⋯人類總要重複相同的錯誤⋯」坐在貨架上的黑仔望著離開的麗虹自顧自地說著。

 

「歷恆。」莎洛向歷恆示意,「起碼保護到佢返屋企。」

「吃力不討好!」留下一句晦氣說話,歷恆就消失了。莎洛知道,麗虹沒有加入自己的一方,對歷恆來說是一個挫敗,但假如麗虹的能力被對方奪去,形勢對自己一方會非常不利,縱萬般不願意,也要保護麗虹的安全。

 

走到街上,開著藍牙耳機的麗虹細心留意停泊在路上的每一架車,可惜她不曉得如何分辨軍方的車牌號碼,只得走到人多的地方,盡快跳上公共交通工具,不過,自她走到街上開始,就已被人盯上。

一股刺鼻的氣味迎面湧來,麗虹就失去意識。

這個年頭,有人在街上暈倒,大家只會繞道而行,有心人就會站在遠處打電話報案,誰也不會上前了解情況,因為沒有人想陷於被誣告的風險。

「小妹!你沒事吧?!」嗓門大,表情誇張加上一口北方口音,引起了途人的注意,兩個皮膚黝黑的平頭裝從麗虹身後閃出,一人一邊攙扶著她。

另一個平頭裝則用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向途人解說,「大家放心,個女仔係同我地一齊嘅,佢本身身體唔太好,我地會送返佢入營俾我地嘅醫生檢查,大家可以放心。」

途人還未弄清楚什麼一回事,只聽到有人跟自己說「放心」,就別個頭繼續自己的生活,懶得再去理解眼前的事物。同一時間,一輛掛著軍隊車牌的輕型貨車駛到麗虹三人身傍,兩名男子就這樣大庭廣眾下把一失去意識的女孩抬到車上。

 

「大鑊!」歷恆在對街看到這一幕,也顧不得那麼多,直衝向貨車。

 

「初心,上車了嗎!」兩個平頭裝和麗虹都置身車廂內,嗓門大的那個平頭裝向著空氣大叫。平頭裝口中的初心,就是透明人。

「早就在這裡啦。」駕駛座旁的坐位浮起一條亮著綠燈的智能手帶,而手帶的形狀,似是戴在一個人手腕上。

 

「開車!」車門關上的一刻,貨車馬上開動。

「什麼事?」兩個坐在後座的平頭裝同時大叫。

「那女孩去哪?」司機透過倒後鏡問二人。

「是那個高速人!」初心氣憤地把一個小裝置摔到擋風玻璃,初心就是用這個收藏在手心的裝置,走到麗虹面前吹出迷煙。

車內四人都沒有再出聲,所有人都只擔心自己回到軍營後會面對什麼樣的懲罰。

 

恢復知覺的麗虹沒有急於張開眼睛,因為她聽到兩個男人在對話,在未攪清楚自己是否安全之前,最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自己已經醒過來。

「你帶佢嚟都無用㗎,佢都唔想加入我地。」

「但我明明見到佢加入我地嘅畫面,一定係出咗問題。」歷恆正跟一個人在爭辯。

「我同你講過,你係有可能見到其他平衡宇宙嘅情景,你唔好以為你見到嘅一定會發生。」

「但佢俾軍方嘅人捉走喎!我地咁都唔理呀!?」

「咁你都唔係直接帶佢嚟呢度㗎嘛,有病人嚟咁點算呢?」

「佢無啦啦喺條街暈咗,我點知啲軍佬對佢做過乜,更係第一時間就諗到你啦。」

跟歷恆爭吵的男子無言以對,嘆了一口氣之後對歷勤說,「我檢查過,個女仔身體無大礙,藥力過咗就無事。你快啲帶佢走。」

聽到二人沒有加害自己的意圖,又知道自己身體安然無恙,麗虹馬上起身,「我無事,我要走。」

「小姐你慢慢嚟,你之前吸入嘅係麻醉氣體,身體未必咁快恢復。」

「你係邊個?」麗虹問歷恆身邊的男子。

「我叫鄭唯立,呢度係我嘅診所。」男子正式自我介紹。

「你係醫生?」

「係,而你亦都只需要知道咁多,起到身嘅話就請你離開,如果仲有唔舒服嘅可以喺出面坐一陣。」

「阿芝,嗰位小姐無乜事㗎啦,佢休息一陣就走得。」唯立向護士交代麗虹的事。

阿芝看到歷恆就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對她來說,普通人又好,異能人也好,來見鄭醫生的都是同一類人,尋求精神科醫生專業意見的有需要人士。

 

麗虹對唯立的冷酷不以為然,轉向歷恆,「你地到底有幾多人?」

「為你人身安全著想,唔知會比較好。」

「點解?警察都公開講過,無證據證明分離主義嘅恐怖組織再次活躍,你地只不過係⋯⋯」麗虹怕當面跟「獨派份子」說出那個形容詞,因為確實很不禮貌。

「我地只不過係『一班唔肯務實面對環境轉變嘅失敗者』,係咪?」歷恆說得淡淡然,又而讓麗虹不懂回應。

歷恆繼續,「我話你知,從來就無所謂『分離主義恐怖活動』,當年嘅大蕭清,只係呢班軍人想染指政界諗出嚟嘅苦肉計,引咗一班真心想獨立嘅人出嚟,而呢班人,最後俾佢地嘅代表人物出賣。從此無人再憧憬獨立,只求安安穩穩喺度等死。」

「呢個係人云亦云嘅陰謀論,根本就證明唔到佢係事實。」麗虹一直對這些「陰謀論」都嗤之以鼻。

「不可理喻!」話不投機半句多,歷恆也懶得跟麗虹糾纏,「你無事就自己走啦,我仲有其他嘢要做,走先。」說罷,就消失在麗虹眼前。

 

麗虹也不想再留在診所,走到街上,望著人來人往的大街,麗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每行一步,都怕自己會再一次被人擄拐,不停用讀心術聽取有沒有人對自己圖謀不軌。

直到的士駛到自己住所,麗虹下車時,忽然感到一股莫名恐懼。這股恐懼令麗虹失去運用讀心的能力,嚇得不自覺地大叫「咩事!?」

「小姐,沒事的,乖乖跟我們走,保證沒事。」一個和麗虹年紀相若的男子走到她面前,「你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材,希望你能為國家效力。」男子擺出一副充滿假意的笑容,麗虹只感到噁心。

「你係咩人?」

「一個你應該畏懼的人。」男子用普通話答完麗虹的問題後,恐懼的感覺令她無法動彈,男子身後的手下把她押上車,麗虹只能在心裡呼叫「救我,救我!」

「停手!」歷恆再次出現,莎洛感應到麗虹的思緒,馬上通知歷恆趕往現場。

三個男子看到全身黑衣加上蒙面的歷恆閃身出現,都呆了半晌。

「莎洛,佢地有三個人,可能三個都有異能。」歷恆馬上匯報當下情況。

「即刻帶佢返嚟!」話未說完,歷恆已經衝向被脅持的麗虹。

 

「哇!」被歷恒扛在背上的麗虹嚇得大呼小叫。「呢度咩地方嚟?」

「世界嘅邊緣。」

「吓!」沒頭沒腦的答案,聽得她一頭霧水。

「我無諗過同你走到世界邊端喎!」麗虹這句話引得歷恆大笑,「我唔知你聽唔聽得明,所有人都以為我嘅能力係『超高速』,其實我真正嘅能力係可以走入呢個時空嘅裂縫,呢度除咗無『時間』之外,我仲可以移動到呢個空間嘅任何地方。」

「唔明。」麗虹回應得直接。

「唔明唔緊要,我地到嘞。」歷恆跳出時空裂縫,二人身處一間類似日式旅館的建築物內。

「歡迎嚟到輕井澤。」歷恆張開雙臂向麗虹介紹自己身在何方。「我地去咗日本?!」麗虹不能置信,歷恆只管得意地笑著。

「你地兩個有無事?」出現於二人面前的,是莎洛。

「我地喺日本?」麗虹向莎洛問著同一個問題。

「我好難解釋俾你知係咩事,不過你俾軍方嘅人留意緊,暫時喺度會比較安全。」

莎洛的說話,麗虹完全沒有反應,她呆呆地坐在一旁,用自己的認知去理解一連串發生的事。

「莎洛,如果我加入你地,你地係唔係會保護我?」

「如果你加入我地,你就要保護其他人,同樣其他人都會保護你。」莎洛要麗虹知道,世上沒有免費午餐。

「我知道嗰班人有咩目的,佢地想捉曬所有異能人去洗腦,咁就變成一班異能軍隊。」麗虹被神秘人用「恐懼」擊倒之前,用讀心術看過他們的思想,看到他們如何把異能人洗腦。

「你仲知道啲咩?」莎洛緊張的追問,麗虹被嚇倒,「我⋯⋯我只係見到佢地嘅目的同進行洗腦嘅畫面,但具體嘅計劃係點,我讀唔到。」麗虹有一股不明所以的內疚。

莎洛也知道自己語氣過重,「唔緊要,我地都無預期你仲有機會讀到佢地思想。

麗虹猶豫了一陣,輕輕地向莎洛說了一句,「我唔想俾佢地捉去洗腦,俾我加入你地吖。」

「你講真嘅?」莎洛不相信麗虹真的想加入,畢竟,短時間內的轉變,很可能是一時衝動下的決定。

麗虹用力地點頭。

「歡迎你加入。」莎洛說完,歷恆已經急不及待引麗虹四處參觀。

莎洛則用手機通知另一個人,「佢肯加入,你同博士最好見一見佢。」

 

歷恒向麗虹介紹著這個地方的由來,但她根本無心裝載,麗虹大至上知道,把「總部」設在香港以外,可以避開軍方耳目。

 

「英麒:歷恒,幫嗰位小姐中和咗身上嘅異界元素之後,麻煩帶佢來見我地。」歷恒看完來自彭英麒的短訊後,向麗虹問了一個問題。

「你知唔知自己點解會有異能?」

麗虹搖頭,歷恒就就把「七一戒嚴」當日的怪霧成因跟麗虹解釋一次,如同其他第一次聽到這個理由的人一樣,沒有人想到當日的怪霧是由維多利亞港下一顆巨型殞石引起,但又找不到其他理由反駁,只好暫時相信。

歷恒早已習慣向每個新加入的成員講解一次,更早已習慣他們的反應。

「有件事你一定要做。」麗虹不明所以,二人來到一間類似醫務室的房間,有位女士正等著二人。

「我地叫呢啲不明物質做『異界元素』,而你之所以俾軍方嘅人追蹤到,係因為所有異能人身上都會發出呢種元素嘅特定幅射能量。」

「幅射?」麗虹不自覺地察看雙手,又摸摸臉頰。

「異界元素嘅幅射對自身唔會有任何影響,只要注射咗納米抗劑,裡面嘅納米分子會釋出中和幅射,一段時間內,解放軍都唔會追蹤到你,小嵐,麻煩你啦。」歷恒向女士示意,「你叫我小嵐就得啦。」小嵐向麗虹打招呼後,就把手上的注射器打在她的手臂上。

「打咗呢啲嘢,就唔會俾解放軍捉去洗腦?」麗虹問小嵐。

「納米抗劑只係中和你身上嘅幅射,假如軍方掌握到你其他資料,咁就唔同講法。」

「咁點算?」小嵐的無心快語叫麗虹緊張起來。

「我地有方法短時間內壓制異變人嘅異能,令佢地變返普通人,但副作用就係,壓制失效之後,除咗異能變得更強之外,身體亦會出現變化,所以我地已經唔再咁做。」歷恒向麗虹解釋,消除了她的疑慮。

那些身體出現變化的人,現在是什麼模樣,為數有多少,歷恒並沒有說明。

「班軍佬之前捉過我地注射咗中和劑同壓制咗異能嘅同伴返去,發現佢同我地接觸之後無咗異能,以為異能同幅射有關連,只要佢地測唔到你身上嘅幅射,佢地就會以為你俾我地消除咗身上嘅異能。」小嵐的說話令麗虹更想接受注射,之後就不會再被軍方追捕。

 

深深吸了一口氣,麗虹拉起衣袖,望望小嵐手中的注射器,說了一句,「來吧!」

 

 

這個位於輕井澤的「基地」,是彭英麒跟積遜「妥協」之下取得的一片安身之地,過去半年,香港陸續出現擁有超能的人,除了引起解放軍的注視外,中情局都知道香港的異變。多得香港政府落力掩飾,令社會上大部人都不太關注香港有人出現「異變」這個事實,目的是讓軍方可以暗地收集異能人,再把他們改造成解放軍下一支「超人部隊」。

中情局當然樂意配合這種不見光的操作。暗地讓英麒幫助異能人逃離軍方的追捕,再在這些異能人中物色適合人選加盟,這就是積遜目前的主要工作。

英麒自知沒有靠山,是沒有可能跟軍方周旋,故跟積遜私下協定,讓部分異能人處身日本境內,接受「觀察」,部分條件許可的,就可以在香港如常生活。如此這般,半年之內,英麒已經結集了一批異能人,有的留在這個秘密基地,有的返回香港過普通人的生活,只要異能不是用於犯罪行為,英麒絕對不會過問。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