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勾魂使

第1章 - 移魂寄生

在醫院的病房內,李醫生正為天恩作出院前最後一次檢查。

「情況很好,以後只需定期復診就可以了。」

「不用再住醫院?」天恩興奮地問。

「對。」李醫生笑著回應。

處理天恩這個病歷已經差不多十年,從第一天接手,到替她進行換心手術,最後看到她重過正常生活。

李醫生也替這個女孩高興。

「可以出席開學禮?可以去宿營?可以參加學校活動?可以......」

天恩雙眼發亮,不停追問李醫生能否參加各式各樣活動。

由於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過去十年天恩大部時間都要以醫院為家,錯過了很多製造美好回憶的事物。

「假如你過度興奮,加大心臟負荷,那就另作別論!」

為了讓眼前的小姑娘閉嘴,李醫生胡亂找個理由嚇唬她。

天恩馬上用手蓋住嘴巴,坐在床邊動也不動。

「把東西收拾好就到餐廳吧,你爸爸早已辦妥出院手續在那邊等你。」

眼看恐嚇奏效,李醫生也想天恩早點出院,享受她的「新生命」。

 

醫生離開後,天恩獨自在病房內收拾個人物品,

忽然感到心臟大力地跳了幾次,然後一陣眩暈,

發現眼前站著一個全身黑色衣著的高個子。

「他是來幫你的。」高個子咀巴沒有動。但天恩卻"聽"到高個子在說話。

 

天恩回想起初初入醫院時,也有過一個類似打扮的人跟她說話,但說話的內容早已忘記。

此後,她便看到這些人經常帶著病人在醫院走來走去,

直到有一晚,這些黑衣人走到隔鄰的病人床邊,把他的靈魂由身體內引出來再帶走,

天恩才曉得,這些人叫「勾魂使者」。當然,天恩好快懂得“醫院規矩”,有些事情,大家都會假裝看不見。

 

當天恩回過神來,黑衣人早已消失。便趕快走到餐廳跟爸爸會合。

 

一路上,天恩都碰到好幾個「勾魂使者」,

“他們”都感到天恩的存在,更向她點頭示好。

這是過去從未出現這個情形,以往他們只會做自己的「工作」,彷彿天恩並不存在。

而天恩也發現自己對他們的感覺改變了。

以往是畏懼害怕,而現在就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樣。

感覺一百八十度改變,

一切的改變,都是發生在心臟移植手術之後。

她很想知道,這個心臟的「前主人」是誰。

 

 

重返校園只不過是一個多月,就有「鬼故」在校內流傳。

天恩就讀的,是一所只開辦高中的私校。

校舍前身是所廢置中學,經翻新後,今年重新啟用。

學校樓高五層,最高的兩層被編為特別課室,人流較少。

由於校舍本身的背境,很快學生之間就流傳著這所學校的鬼故事。

而其中一個故事的地點,就是發生在五樓的女洗手間。

每個“事主”都說,看到鏡子裡站著一個長髮女子在招手並向她們說話,但所有事主都嚇得馬上跑掉,無人知道女鬼到底想說什麼。

傳言之前這間校舍之所以要作廢,是因為有學生被吸入鏡內,最後要由一個有教會背景的老師,在得到當時的校長批准之下,一個人反鎖自己在洗手間內一整晚,直到第二朝早才背著被吸入鏡內的學生走出來。

 

大家都傳說那個洗手間的鏡子是以前留下的,沒有人解釋到為什麼學校會保留一面廢置學校的鏡子,更加無人知道這些故事由哪個人開始流傳。

 

「甚麼?你要去五樓"靈探"?」天恩瞪著眼問家晴。

家晴是班上跟天恩較投緣的女生。

「沒關係啦!只是入去看看,感受一下而已。」家晴試圖淡化事件的嚴重性。

天恩心裡出現了一把男性的聲音,「危險!不可以去!」

又來了,這陣子常常聽到同一把聲音在腦中出現。

但"他"一直也只是在說同一句說話,「小姐,你聽到嗎?」

天恩沒有跟別人提起,因為直覺告訴她,這不是精神病,

因為那聲音一天只會出現一兩次,而且完全沒有影響她的生活。

但今次,這個他直接跟天恩的日常生活進行干涉,令她呆了半晌。

 

「就這麼決定吧!放學前那一堂,我跟老師說去圖書館自修,便可以和你到四樓圖書館自修啦!」

「走堂?不會有問題吧?」天恩從沒想過中學生就可以走堂。

「唏!大學教授都說過啦,學生要懂得選擇什麼時候走堂,這是學習時間分配的機會。」家晴反駁。

「但那個教授好像不是說中學生也可以走堂…」

「你要知道,這只是一所私立中學,只要每年公開試,學生考到一堆 “成績”,讓學校轉化為自己的“業績”去吸引更多學生付錢,誰會在意有多少個學生在上課?在學校眼中,我們只是一個“衡工量值”的數字。」一下子,天恩不懂回應家晴這種“大道理”。

而家晴之所以如此橫行無忌,是因為這裡的校長,就是她父親,試問有哪個打工仔會得罪自己老闆的女兒?

 

「制止她,免得有麻煩!」腦中的聲音又來了。

天恩被聲音亂了心神,根本就沒有留心家晴的說話。

只是敷衍地說,「好吧!」

 

家晴的“計劃”成功,兩人來到圖書館「自修」。

由於是上課時間,圖書館只有天恩、家晴及一位圖書館助理。

兩人溫習了一會,家晴眼見時機成熟,便向天恩說。

「天恩,我到五樓洗手間看看。放心吧!我保證十分鐘之內一定回來。」

「十分鐘?不要啦!別去啦!」天恩試圖說服家晴放棄,因為她很在意那個"警告"。

「沒關係啦!以防萬一,如果我太耐沒有回來,你要馬上來救我啊!」

之後便一個人走到五樓的洗手間。

 

家晴步出圖書館後,天恩的心臟突然跳得十分厲害,左手不停地顫抖。

「自動書寫?!」天恩心中暗叫。

眼下的境況,實在令天恩難以理解。

一向用右手書寫的天恩,看著自己的左手拿起筆,

在筆記簿上寫著整齊的字體,而這一切,都不是由天恩控制。

天恩心想,「自動書寫」不是靈能者或者要經過什麼靈修才會懂得的嗎?

為什麼我會擁有這種能力?

天恩的思緒亂作一團,呆呆看著筆記本上的字。

「危險 救她」

 

這時候,那個"他"亦按捺不住。

「小姐,無論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的存在是一個事實。而另一個事實就是,你朋友有性命危險,快去救她。放心,我的力量就是你的力量,我會幫你。」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天恩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

雖然自小在醫院裡見過不少怪事,但這次,實在超過了她的認知範圍。

「好,我信你!」

天恩不自覺地說了出口,跑出圖書館,直奔上五樓女洗手間。

 
 

家晴來到五樓女洗手間門前,站在門外想著各種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最後好奇戰勝了恐懼,把木門推開。

 

門外門內彷彿兩個世界,洗手間內一片死寂,而且溫度明顯比外面底很多。

家晴不曉得電燈的開關,只好靠幾扇氣窗透入的陽光去進行她的"靈探"。

把每個廁所門都打開,什麼東西也沒有發現。

「鏡子…也沒什麼吧!」家晴拿出手機向鏡子拍照,

想把今次的"靈探活動"在社交網站跟人分享,

但當她再看一次鏡子時,發現鏡子出現了兩個光點,

慢慢地兩個光點化成一對眼睛,再浮現出五官和面部輪廓,最後整個人形在鏡子裡現身。

「哇!」家晴驚叫,轉身想逃跑。

「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個人。」鏡子傳來女鬼的哀求,家晴停下腳步回頭。

「太好了!其他人看到我便會馬上離去,只有你肯停下腳步。」女鬼高興地說著。

「我一個人太寂寞,只想有一個可以聊天的朋友。」

家晴心軟下來,走到鏡子前面,問那女鬼,「你為什麼會在鏡子入面?」

女鬼沒有回答,「我很冷,你可以把手放到鏡子上嗎?」卻向家晴提出一個古怪請求。

家晴心想,反正她沒有走出來,便把手放上鏡面上。

「啊!那是人的體溫…」女鬼說著,

「那…可以了吧?」心裡有點不安的家晴想把手收回。

「這一天我等得太耐了!」女鬼露出猙獰的面貌,

家晴發現手被鏡子吸著,整隻手掌已沒入鏡中。

「就把你的身體也借給我吧!」女鬼把手伸出鏡外,抓著家晴的前臂。

家晴嚇了一跳,死命把手抽離鏡子。

雙方角力著,家晴開始力有不逮,下意識把腳撐在牆上借力,希望脫離險境。

沒入鏡子的手臂開始失去知覺,女鬼興奮地叫著,「有感覺啦,我感覺到肉身的實在。」

生死一線,家晴使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硬生生把手臂抽離鏡子,

滿以為安全,但手臂被一隻蒼白的手抓著,「她不是離不開鏡子的嗎?」家晴心想。

「呵呵…不要再反抗啦。等了這麼多年,我不會再犯同樣錯誤,讓那個可惡的老師有時間走進鏡子,把放到嘴邊的肥肉搶走!」

聽到女鬼的說話,家晴想起一件流傳了十多年的一件校園鬼故事,一個老師靠祈禱的力量,把一個女學生從鏡子中救回來。

「那件事是真的!神呀,那麼今次也幫幫我吧!」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心中向神救助。

「呀~!」女鬼的手臂冒出白煙,慘叫的同時手也鬆了。

手臂掙脫了鬼爪,電光火石的一刻,人放鬆了警覺,鑄成大錯。

鬼爪抓著撐在牆邊的腳,家晴頓時失去平衡,女鬼也學乖了,馬上把腳拉入鏡內,知道沒有完全接收整個肉身氣息,鏡子外的世界仍然難以久留。

「始終仍未吸到足夠的氣息,抵抗不了鏡外的陽氣…」女鬼氣慣難平。

 

家晴的處境陷於窘局,身體失了平衡的一刻,女鬼向她的腳施加扭力,為避免撞傷和斷腳,家晴無奈地已經把下半身陷入鏡子,雙手抓著鏡子前的洗手盤,絕望的眼淚開始湧出來。

 

天恩跑到了洗手間,眼前的景象把她嚇呆了。

家晴的下半身被吸進鏡子裡,

上半身則靠雙手抓著洗手盤,抵抗著鏡子裡的「東西」。

「天恩,救命啊!」天恩拉著家晴的手,嘗試把她拉出鏡子。

這時候,有另一隻手從鏡中伸出來,抓著家晴的校服,要把她整個人拉入鏡中。

那隻手瘦得只是皮和骨,帶著沒有血色的蒼白。

更貼切的形容,應該是一隻"爪"。

 

男聲試圖向天恩解釋「不要猶豫,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記著…」

「你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嘛!知道啦!」

天恩叫道,「我現在只想有多一雙手而已!」

忽然,天恩背後有一雙手拉著家晴。

突然而來的幫助,把家晴上半身拉了出來,但腰以下的地方仍留在鏡內。

天恩知道那雙手不可能是屬於自己的,

別過頭,原來是圖書館的助理。

「你們在攪什麼鬼?」助理見天恩在圖書館大叫之後就跑掉,覺得有點不尋常,於是也跑來查看。

「助理哥哥,你要撐著。」說罷,天恩放開手,靠近鏡子。

「喂!你幹嗎放手?」為怕家晴再之沒入鏡內,助理雙手環抱著家晴,並把腳撐著牆壁借力。

 

「快點!我怕我撐不到很久!」助理向天恩大叫。

天恩沒有理會,專注地結著手印,然後大喝「退下!」

天恩把手印打在鬼爪上。助理感到拉扯的力量減輕了。

拼盡全力把家晴拉出鏡子。

「快點離開!」天恩向助理示意。

 

這時候,女鬼從鏡中伸出頭。

散亂的長髮,瘦削的面龐加上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不要多管閒事!」

「我等了那麼多年,難得可以在這鏡子內凝神聚氣,每天看著,就是一個個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孩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要把她們的氣息都吸收掉!我要再次感受這種氣息!」

女鬼暴喝,伸手想把家晴拉回來。也顧不得自己的身體因為抵抗不了陽氣而冒出白煙。

「可惡!」天恩上前擋著,口中唸唸有詞,大喝一聲。

「天兵借法!」手掌射出一道金光。說罷一掌打向女鬼。

女鬼一下子停了下來,散射出青綠色的光,

洗手間的所有鏡子同時間爆得粉碎,

隨著爆炸聲,女鬼化作一團煙霧,消散在空氣中。

「成功啦!」說罷,天恩暈倒在地上。

在她暈倒前,她聽到那把聲音在責備她,

「“天兵借法”不可以亂用呀!祖師爺怪罪下來,也不知後果是什麼?

再說,你現在也受不了這股力量,看!你又暈啦…」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