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調解事務所

第6章 - 君子之腹

那是一株大榕樹,一張神龕倒了在旁邊。

這兒是林娉婷兒時居住的圍村,而榕樹是她提及過的伯公樹。

馮紫生氣自己,這麼晚才想到,林娉婷夢見的爺爺是他。

他朝伯公樹行過去。所有村屋都空置了,氣氛凋零。

要好好跟他談一談,馮紫生替自己打氣。

但是,等到他站在伯公樹跟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工程仍未進行,然而,馮紫生可以想像,施工以後的景像:推土機、挖掘機、鏟運機、卡車駛進來;房子給推倒、粉碎;所有廢料垃圾運走,送入興建別墅的建築材料……

至於樹木,當然是無一例外地掃光。

進來的時候,馮紫生想到了個好主意。

那就是幫樹妖搬家,移植到別的地方,躲避這場殺生浩劫。他認為,只要性命保住了,一切都好商量。

只是,事到如今,他事先預備了的好言相向、諄諄善誘,統統可以省掉。

眼前的伯公樹,千瘡百孔,一絲生命的迹像也沒有,徒具空洞的樹殼。

它已經死了。

「過去,村民總是黏着你談天說地、聯誼交際,甚至把你奉若神明。你像個好客、樂於助人的家長,任何人有求於你,都無任歡迎,不會拒絕。」馮紫生遞起爪子,按着伯公樹的樹幹,「可是,到你遇上困難,他們非但沒有伸出援手,反而離棄了你。那一刻,你的內心應該充滿了怨恨吧。」

馮紫生不勝唏噓。

站在樹下的他,形態不再是人,而是九尾白狐。

馮紫生的真身是狐仙。這是為甚麼他有跟妖怪打交道的能耐。

知曉內情的人,只有鄭家維一個。

儘管馮紫生是妖精,可是,每次跟別的妖精周旋,他總是站在人類那一方,替他們講好話。

但,這一次,他也對人類很失望。

伯公樹料想已病了幾年。但,看樣子,村民完全沒察覺。

其後他們更把村子奉給地產商,背棄了它,雪上加霜。

在圍村重建工程開始以前,它已經病入膏肓,命懸一綫。

用不着地盤工人動手,它就撒手人寰。

「你根本等不到地盤開工那一天,展開報復。所以,林娉婷讀到的,是你臨終的忿恨。你想做點甚麼,卻甚麼也做不了……」

忽地,馮紫生把耳朵豎起。他聽到了腳步聲,由遠而至。急忙躍進草叢之中。

又有人進來。她是……

馮紫生也認識。

是林娉婷。

她怎麼會過來?他心裏道,暗中觀察着。

林娉婷兩隻手反到背後,佇足,對着伯公樹說:「我來了。」

剩下腐朽軀殼的伯公樹靜靜待着。

「唔,感覺有些侷促呢。讓我先像從前那樣,同你問好吧。你好,伯伯。」林娉婷欠欠身,「我真是笨得可以,怎麼想不到,夢裏的爺爺就是你。不過呀,我的腦筋向來不好,這個你最清楚了。」吐一吐舌頭。

伯公樹已經往生了啊,林娉婷,馮紫生想。

「綫索實在太明顯了。我一直以為,我做的那些夢是關於爺爺。可是,除了爺爺之外,夢境中還有別的事物一再出現。那就是你。你才是主角。而你同時以爺爺的身份出現,也很合情合理。看着我長大的你,如同是我另一個爺爺。所以,你絕對不會介意,我這麼遲才找你。不管我做錯甚麼,你都會容忍。畢竟,我是你最可愛的孫女呀。」

林娉婷把腿合併,坐在樹下。

「雖然,我肯定你已經原諒了我,但我還是要說:對不起。我比任何人更早離開你,又不曾回來探你,真的好抱歉。不過,即使我和其他村民都捨棄了你,你也沒有怨過,動怒過。證據是,雖然我們這樣對待你,但你仍然擔心人類的安全。你在夢裏自白,說你殺了幾個人,我一直都誤會那是你的企圖。實際上,你要表達的,是你怕有這個後果。你感覺得到自己大限已至,怕死後身體折斷,壓死路人,所以對我發出警告:我有危險,不要靠近我。怪不得爺爺說,你們最為慷慨、寬大、仁慈。」

林娉婷知道,身後的大樹已然死去

「你真的很大量。就算我們為了發展,犧牲了你,你也沒有記恨。你只是祈求,大家在你走了以後,不要忘記。你也是怕我忘記了你,才讓我夢見舊時的事,對不對?我應承你,從今以後,我會把你,伯公樹,牢牢記在心中。」林娉婷別過臉看伯公樹,「『就這樣啊?承諾做這麼少?不肖女……』你嘴巴上大概會這樣發牢騷吧……」

林娉婷站起身,依傍老榕樹。

不,應該說,互相依傍着。

陡地,她的餘光瞄到一移動之物。

她不大相信,自己竟然瞧見了……

「白色的狐狸?」

馮紫生回復了人的外表,離開村子。

人類容或可惡,但,若要找理由幫助他們,還是有的。

林娉婷就是理由。

 

翌日,林娉婷如常走路上學。

事情真的完結了。

她在途中碰到一個女同事,兩人結伴同行。

經過東京街,女同事拉了拉林娉婷的手肘,指着對面:「你看。」

林娉婷看過去,行人路不知何故挖了好大的洞。

「那位置應當種了一棵樹。昨天它還好好的,今天怎麼拔掉了?莫非是有人偷樹?早幾天好像報導過類似的新聞。」女同事說。

「不,是相反。」

林娉婷望着窟窿,笑了出聲。

「那個『賊』把樹救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