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的覺醒

第5章 - 有啲嘢,真係無得計

雖然平日我都會留在家中屋發呆。大家明白,在香港衣食住行也是高消費,坐車要等多廿年才有$2優惠。一個不小心,很可能要捱至那個年紀才有社會回報,渾身病痛時,那有心情四處去?享受?哈!

所以我很愛惜自己!不上班,申請綜援,有時花點時間上進修班賺津助,一邊增值自己的技能,一邊增值銀行帳戶。但鑑於這些事都不常有,平日最多逛公園,看著一班年青男女,打籃球踢足球,特別是走到體育館中欣賞學界女子羽毛球賽,熱血呢!

那日我正正看著「真光大戰聖保祿」,「刁」了六次還未分勝負,直到最後反敗為勝全場高呼!令到大叔我也熱血沸騰,那晚馬上從雜物中找個籃球到街上青春一下。可是當籃球拿到手上,用力一掐⋯⋯沒彈力!怎射球?

我迅速走到樓下,想找回兒時的文具店,因為小時候他們有充氣服務。啊!原來現在的屋村,一間文具店也沒有了!真是⋯⋯那我只好帶著沒彈力的籃球,到家附近沒人的籃球場去。主要因為時下的青年,男男女女圍在一起,又比賽又挑戰射球,大叔如我只想靜靜地射籃球,又不是追求什麼,無謂霸佔青年人的地方,到沒人的球場舒展下便算了。就在這時,突然有把男聲叫我⋯⋯

「十三郎!」

「⋯⋯雞湯?喂!好耐無見喎!」

我看他同樣拍著一個彈性甚差的籃球來到這球場。

「最近電視又播返入樽(灌男高手)!流川過阿牧個球入樽,超型呀!」

「係咩又重做返入樽?好想睇呀!」

一套「男兒當入樽」,當年在香港掀起了一陣籃球熱,而我覺得他最成功的地方,除了刺激一班男生揮灑汗水,更令一班女生容易理解籃球的規則。試想想,假如身邊的女生能夠陪你看足球時,不再問你什麼是「越位」,事情便會興奮得多。

射不到兩球,雞湯跟我便住在長椅聊起來。

「十三郎,我哋幾多年無見?」

「中學畢業後,謝師宴都無去,咁就十幾年喇。」

雞湯突然從口袋抽出一包香煙,有點笨拙地點起火,有點不自然地抽了一口。

「你幾時開始食煙?以前你唔係好健康嘅咩?」

雞湯長嘆了一口氣,再慢慢吐出一字一句:

「我結咗婚……唔係好耐之前。無諗過我都會做人老公……」

仔細一看,確實無名指上多了一隻銀戒指。

「又真係估你唔到喎?」

「邊有得估,小學個時,我同威廉成日估你同程思慧會結婚,最後入到中學你哋咪又無咗件事。」

「唓……係咁架喇,都唔記得邊個無搵邊個,又無講到明啲咩,點算係拍拖呀……」

雞湯笑了一下:

「你真係一啲都無變,嗰時又係咁講,宜家都仲係咁。」

「我有咁講過咩?」

「梗係有喇!我就係因為你呢句說話,先同我老婆結婚咋!」

「痴線,有無咁大影響架呀?」

「你條死仔,個時成日口口聲聲話女人唔好惹,唔好洗錢係女人身上,但又好鬼死多女仔痴住你,我咪當你神咁拜囉,,你講咩我好記得架!」

「唉…….講之嘛,你夠成日話唔會去溝女喇,點知你宜家同我講結婚添!」

「哈!咪係囉,講之嘛……」

我倆笑而不語。由坐在球場圈地上,到現在習慣坐在長椅,我們也不再年輕。彷彿心情也不能再輕鬆說出,明明曾經是兄弟,現在卻沒有什麼話題來打破彼此的沈默。

「……喂,威廉點呀?」

「……唔知,同你一樣,十幾年無見。」

「咁不如約埋佢,大家一齊聚下?見下……你太太都好呀?」

不知為何,連「阿嫂」也叫不出口。

雞湯又再呼了口氣:

「……佢走咗喇,係肺癌。離開得好突然……」

第五章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