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的覺醒

第2章 - 公屋?廿年罷,等閒事

對不起,故事也許說得太遠,那就讓我試試簡單一點來說下去⋯⋯

話說我在十六歲那年,冒充了一個剛滿十八歲的成年人,開始了我新的人生。現在以身份證的出生日期計算,今年已經四十歲,能夠有自己的一間公屋,就是當年申請換証後,順道入紙申請公共房屋。需知道要在香港申請公屋,最大的難關就是入息審查,你要合資格就等於沒錢生活。如果只需要一年半載的過渡期,我相信誰也不會介意⋯⋯問題是,一等我便等了二十年⋯⋯

楊過等小龍女都只是經歷了十六年約,期間楊過也可以憑他智慧、身手、過去的種種奇遇成就自己為神雕大俠。

我?

二十年來,上班怕升職加薪,更怕升職不加薪,年年轉新工,什麼工作也嘗過,就是不敢當管理層。

怕薪水太高⋯⋯錢又不敢儲太多,怕儲存太多無法過審批⋯⋯賽馬會的戶口還要比銀行的戶口有更多錢,當時我真心考慮過,買盒藍罐曲奇餅,掉光所有曲奇,再將所有錢換成一千紙幣,一卷卷扎好在曲奇罐內。因為見很多電影黑道交易都是這樣處理⋯⋯

結果我憑個人意志,終於將一罐曲奇餅塞滿了一千元紙鈔,小心亦亦地走到地產公司,很霸氣地將一罐曲奇轟在他們的桌上。當然,他們被我霸氣懾服了,說起話來也語無論次:

「阿生,你帶罐藍罐曲奇嚟拜年呀?今日年廿九喎,過住喇⋯⋯」

可是當我打開餅蓋後,被我罐中的金光洗禮後,照出他們的一幅奴隸相,甘願臣服在我的腳下。

「老細!想買咩單位呢,呢到最少都廿幾個(二十多萬)你想買咩單位呢?」

「係咪全香港任簡架?唔係我唔買架!」

可能我也被金光的全畫面攻擊下,自己也變得語無倫次,於是奴隸獸一號糾正我:

「咁新界地區都有啲新發展市區都唔錯架,好似東涌、恒安個邊⋯⋯我哋嘅公司都有架⋯⋯」

「咁遠⋯⋯我唔想俾咁貴車錢。」

「呢個唔係問題喇老細,買架二手車代下步囉,見同你咁熟又好傾,介紹個靚車位俾你,我私人租俾你,免佣金!」

「我唔夠錢買車喎。」

「⋯⋯睇你個富貴樣,應該唔係差好多錢即?廿幾萬都有架喇。」

「⋯⋯我咪就係差廿幾萬囉。俾完首期,我破產架喇,之後用份糧慢慢供月月清。」

奴隸獸二號聽到後,馬上解除金光的詛咒,變回正常的地產代理,凶著說:

「你玩嘢呀?買樓嘅錢要包括印花稅、律師費合約、屋契或按揭契、代理佣金之類,即係一個350萬元嘅單位,洗費加加埋埋都起碼要預留10萬。呢筆錢都仲未計裝修費,你得個廿萬首期點買呀!睇你個款連壓力測試都過唔到喇!過住喇⋯⋯」

「下?買樓都要考過「學能測驗」?」

兩位聽到我的說話,二話不說地將我趕走了。

所以最後,我還是入住公屋。原因不是我買不起樓⋯⋯

「同樣都係得張床位,同樣都係咁細,點解要畀貴啲嘅價錢?」

於是我正式搬入公屋,開始了自己新的人生⋯⋯當時的我,身份證上計算是38歲。

第二章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