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就要打妖怪

第7章 - 百鬼夜行

觸手怪物、狼人,牠們有甚麼關係?

「首先,是狼人殺了我父母,奪走了一股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然後,就是觸手怪物衝著我而來,並殺了阿清和阿飛,狼人與牠似是敵對,拯救了我,卻又殺了阿夢、傷了阿彥。」

死傷的盡是自己身邊的親友,按如此推理,下一個受害者便是……

不會吧?

一定要阻止它發生!

姜白龍必須靜下來好好想想,才能抽絲剝繭,層層遞進,推敲出箇中微妙之處。 牠們的動機又是甚麼?

「砰啦!」玻璃杯觸碰地板的一刻,馬上變成了殘缺的碎片,咖啡濺了一地。

「姜白龍,你今天怎麼老是神不守舍?」經理在那邊喝道。

姜白龍連忙道歉:「對不起。」

大學的暑假來得很快,也很漫長,除了晚上到港島大學跟蔣俊彥及歐陽倩開會外,日間的大部份時間裡,姜白龍便會到咖啡店打工,畢竟除了打打殺殺,作為一個人也是需要生活的。

他很享受在咖啡店打工,人們在這裡看書、寫字、發呆……謐靜的環境,節奏就是慢慢的,或多或少洗滌了姜白龍心中積壓的抑悶。

「你需要休息一下嗎?」說話的是上星期新來的小伙子,也是一名大學生,叫做元瑋,在南粵大學讀書,身型高大健碩,膚色黝黑。

姜白龍打掃剛才弄汚的地方:「我沒事。」

元瑋問道:「下了班,你去哪兒了?一起去吃東西,好嗎?」

「不了,我還有事情要幹。」

「你好像毎天也很忙似的。」

姜白龍沒有再說話,他們的話題已被鄰桌的一對少女客人的對話聲音打斷,只聽得其中一名少女道:「聽說對面那條街最近經常鬧鬼啊!」

「是嗎?」

「而且不只是一隻,而是一群。昨晚,有一個醉漢經過那裡,便莫名奇妙的死掉了。」

「哇!竟然有那麼恐怖。」

「所以,我們還是早點歸家吧!」

兩人說得煞有介事,並且越說越大聲,毫不顧忌,完全沒有理會其他顧客的感受。

元瑋放下手上工作,走過去搭訕起來:「兩位美女,我可不知道對面那條街有沒有鬼,只知道你們比鬼火更漂亮。」

兩名少女聽得咯咯地笑了起來。

元瑋便繼續跟她們談天說地,小聲講大聲笑,打斷了她們之前妖言惑眾的鬼話連篇。

其實對街鬧鬼的謠言,早已一傳十、十傳百,最近在外邊已經傳得沸沸揚揚,連報紙也報導了,結果很人少會在晚上待這區流連,咖啡店的生意也隨之越來越差了。

「幸好,還有元瑋在,否則客人都會被她們趕走了。」 經理嘆氣說道。

姜白龍其實已被這事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反正在港大開會後也不過晚上九點鐘,再回來這裡探險查證一下,也無傷大雅吧。


街道冷清蕭條,店舖全都關了門,不但連人影也沒有,甚至連沒有看過車輛經過此區,人們就真的恐怕會在這裡碰上了怨魂。整條窄窄的街道就只有姜白龍一個人踽踽而行。

穿過了石板街,拐了個彎,轉進了另一條行人小道,同樣是死寂得讓人背部直冒冷汗。謠言果然很厲害,能夠把一個普通的地方營造成如此詭譎的環境。在平日人來人往、擠得水泄不通的中環鬧市中,誰會想到居然能夠找到一個杳無人跡的地方?

反正這裡沒有人,姜白龍就在路邊找了一張長椅坐下,欣賞這個寂寥的世界,抬頭望上小樓,殘破舊樓的窗戶緊緊閉著,窗簾透著室內慘白的光線微搖曳,窗簾的後面似是有人,勾勒出一張人的臉相。

是魑魅魑魉嗎?大概只是多心吧了。

姜白龍冷不提防被人拍了拍肩膀,心臟立時跳頓了一下,他警覺提高,馬上回頭,發覺來者居然是一身運動裝束的元瑋。

「嗨!這麼湊巧啊。」元瑋一臉輕鬆。

姜白龍淡淡的道:「你來這裡幹甚麼?」他心下揣測對方是否一直在跟蹤自己,還是另有所圖。
元瑋毫不客氣地坐下了,道:「目的還不是跟你一樣?」

姜白龍稍微詫異,勸告:「這可不是你來的地方,若是怕死的,還是回去吧!」

「哦?你以為你自己是誰呢?」

「至少,我撞鬼的經驗比你多上百倍。」

元瑋瞪大眼晴:「說來聽聽。」

「只怕會把你嚇呆。」

「你頸上的疤痕就是這樣來的吧?」元瑋指著姜白龍脖子上的深深的疤痕,是上次與觸手怪物大戰中遺下的。

「別作聲!」姜白龍的Led手錶開始閃著紅燈,他馬上拉著元瑋躲在一條小巷的牆角,觀察著這條死寂大街。

「等一陣子,如果有甚麼事情發生,你就待在這兒,不要過來。切記!」

元瑋沒有回應,只是冷笑一聲。

遠處的街尾,倏地亮起了一團綠色的奇異火光,在黑暗中凌空的飄浮著,撲朔迷離的綠色火光瞬間騰開繚繞擴散,變成長長的火舌,彷彿隨時便要把人吞噬下去。

跟着碧磷磷的火光同時出現的是一群面孔猙獰、相狀恐佈的妖魔鬼怪,有些面部模糊熔爛、有些滿身披血、有些則沒有手腳、有些沒有了頭顱、有些卻多了很多雙手及很多頭顱……他們甚至拿著千奇百怪的武器在街道上毫無顧忌地行走著,直把陽間當作了陰間一般活動。

若果這時有途人經過,必定會被這種駭異的景象嚇得半死。

四周鬼氣沖天,姜白龍與元瑋在街角偷睨著鬼群的一舉一動。

姜白龍見識過很多靈異場面,但妖魔鬼怪如此空群出現卻倒是第一次見,不禁驚訝道:「這是……」

「是百鬼夜行。」旁邊的元瑋壓低聲音道。

姜白龍以滿腹狐疑的眼神凝望著元瑋。

「百鬼夜行的景況一般出現在農歷七月十四日,其他日子則比較少見,因為地府大門不會打開,所以平常在陽間只能有機會看見單獨行動的孤魂野鬼。」

姜白龍細聲問道:「那這種情況怎麼解釋?」

元瑋繼續說道:「一定是有人開壇作法,打通了陰間大門,故意放它們出來,在人間到處作亂。」

滿街飛旋著一團又一團的慘綠火光,魑魅魑魉聯群結隊,探頭探腦,左右張望,似乎正在盤算著如何搗亂人間。

姜白龍抽出「應龍劍」,便欲衝擊出去,卻被元瑋一手把他拉了回來。

「你這是在幹甚麼?」

「我可不能讓它們為禍人間。」姜白龍氣沖沖的說道。

「慢著,別輕舉妄動!別看它們現在為數不算太多,但我們可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鬼群。如果我們現在就衝出去作戰,可能會招惹更多的鬼怪,一旦聚集起來,到時候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姜白龍想起當天因為自己的衝動而間接害死了吳展夢,便立時冷靜下來。儘管他瑋交情極淺,亦不知道這人是何方神聖,卻絕不想再有人會因為他而死去。

「現在該怎麼辦?」姜白龍罕有地詢問別人的意見。「難道任由它們胡作非為?」

「嗯……」元瑋托著下巴忖思:「也不是沒有辦法。」

「是甚麼辦法?」

「我先去確認附近沒有其他的鬼群,並且封死街道的所有出入口,不讓鬼群走出這條街道,這樣子我們才容易消滅他們。但我絕對需要你的掩護。」

「當然可以。」

「我要你分散它們的注意力。記著不要戀戰,鬼群湧過來,你便逃走。不是我唬你,在古代日本,曾有伏魔師的靈魂被百鬼夜行的魑魅魑魉吸走。」

「這是我第一次聽人的命令。」姜白龍道。「可我還沒知道你的身分。」

「南粵大學妖怪學會的唯一成員-元瑋。」語畢,元瑋便轉身快步離去。

原來,除了理科大學及港島大學外,連南粵大學也有伏魔師!也許,還有其他大專院校的伏魔師跟自己一樣為着人類而不停的戰鬥。

「畢竟自己不是孤獨作戰。」

不過,現在就只剩下姜白龍一人躲在街角,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右手緊緊握著「應龍劍」,瞄準了其中一隻滿臉也是眼睛的妖怪,扣動板機,激光直射而出,妖怪頭部中槍,倒下消失。其餘妖怪見同伴魂飛魄散,錯愕了一會,便即怒吼起來。

百鬼哭叫,令蒼穹也為之震驚,霎時整條街刮起了一陣陰風。

明明是夏夜,又怎會有陰風?

明明是人間,卻有這麼多妖魔鬼怪。

鬼怪們似乎注意到激光射出來的方向,向著這兒步步迫近,姜白龍知此處已被發現不宜久留,便轉身繞道,走到另一邊的街口,繼續觀察群鬼的動靜。

群鬼左顧右盼,卻找不到半個活人來害,似乎已經有點躁動不安,發出凄厲無比的慘號聲,把陰曹地府的所有怨氣帶到了陽間,令人類也要感受十八層地獄的痛苦煎熬。

姜白龍用同樣的方法暗中擊倒了一隻拿著大斧頭的無頭鬼,然後又迅速跑到另一個藏身點。

良久沒有元瑋的蹤影,難道是出了甚麼意外?還是根本貪生怕死,借故落荒而逃罷了?

「果然根本不應依靠別人。」

頓覺失望之時,姜白龍感到一陣極度冰冷之感從地下轉來,直達心臟。張眼望看遠處,一道高達三層樓房的冰牆漸漸從地下突破而出,封死了道口,接著其餘街口也是同樣情況。整個區域被冰牆包圍,猶似置身南極大陸。

「這人沒騙我!而且這種力量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有此等力量者,也許只有黃立軍一人。」

姜白龍繼續零星遊撃,不停地切換藏身點,殊不知一轉角,卻被撞個正著,他定神一看,正是元瑋平安回來了!

但見元瑋雖平安歸來,右邊肩膀卻滲著鮮血,染得整件運動服半邊紅透。

「你怎麼了?」

「不礙事,只是觸傷了舊患罷了。」元瑋強忍的鑽心的痛楚道。

「是甚麼舊患這般嚴重?」

「別再說了!我察看過附近並沒有其他鬼群,我用冰牆封死了這區的出入口,但卻不能支撐太久,大概只有十分鐘時間。在我的冰牆之內,這些鬼群只能發揮出五成的功力,我們就趁現在把它們收拾吧!」

姜白龍看著他的肩膀並無止血的跡象,心下暗暗擔心,但元瑋仍然堅持速戰速決:「別磨磨唧唧的。準備好了沒有?」

「早就等待大開殺戒了!」姜白龍斜豎「應龍劍」說道。

兩人轉身衝出死寂大街,鬼群回身注意到兩人的出現,一哄而上,群起攻之。

駭人的鬼喊聲跟兵器交擊之聲,揉成一團抑愁的血腥。姜白龍在戰鬥中感受到它們在地獄中那種絕望無盡的感覺,那種鮮為人知的慘痛與悲哀是愚昧的人類無法想像得到的。

姜白龍的「應龍劍」舞得更快、元瑋冷若寒冰的雙手翻得更急。

殺吧!盡情的殺吧!

把它們對塵世間的哀怨及愁恨消滅掉!

人間已經有太多的苦難,不需要你們來到這裡作亂。

姜白龍向著面前這隻吊死鬼猛烈開槍,吊死鬼半透明的身體出現無數洞孔,痛苦得把舌頭伸得更長,相狀更加恐怖。

「不管你們生前對世界有多大憎恨,也不應在死後把怨念帶到人間。」

元瑋雙手翻飛,如舞翩遷,鬼魅被他寒若冰霜的手掌觸碰過後,便即被雪起一層薄薄的冰塊,然後他一拳打來,鬼魅的身體竟如冰塊般被擊得碎裂,散掉一地,最後融化得煙消雲散。

兩人在鬼群中殺出了一條血路,上百的鬼群已被解決了近半。但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鬼怪眾多,前面一層鬼群如骨牌般的倒下,第二層鬼魅又旋即圍籠過來,這簡直是車輪戰。

「看來我們低估了它們。」元瑋滿身是血,雙手卻不敢停下來。

距離冰牆融化的時間只剩下三分鐘了,届時鬼群威力遞增,處理這些鬼怪便更是困難。

剛才殺出來的血路,卻旋即被鬼怪湧進填補,兩人漸漸被鬼怪圍堵,形成包圍之勢。

二人背貼背地喘息著,互相感受著對方心跳與脈搏,他們雖然相識不久,但已經在這裡共同進退,成了生死之交。

在人生中,能夠成為生死之交的人絕對不會多,幸好姜白龍則遇過不少。

不知為何,姜白龍的心裡泛起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總覺元瑋這個人,好像是在哪裡見過,腦海浮現著矇矓、斷斷續續的畫片,斷片映著一個漆黑人影:「他是……」

一隻馬面鬼怪飛撲而至,姜白龍忙在地上一個打滾,靈敏地避開它的攻擊,忙不迭一劍送了出去,地府便又多了一個失蹤鬼魂的名單。

此時冰牆已漸漸融化,他們卻仍沒能把怨靈悉數殲滅。

眾鬼久攻不下,怒啕大吼,頓時風捲殘雲,雷聲大作,一道電光猶如利斧把晚空劈開了兩半。電光的去勢竟沒有停止,直劈下地面,位置正是姜、元兩人立足之處。

兩人心中大駭,旋即分開滾地。一陣轟然巨響後,雷電的刺眼強光並未消失,它把天上的雲層與地面,彷若是穿越太空的隧道。

數十隻鬼怪如被通天隧道一下子捲了進去,兩人目瞪口呆,被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震懾著。

淒厲的鬼喊聲從通天隧道中傳來,少頃,風靜了下來,通天隧道的強光漸漸減弱,最後消失不見,隨之出現的卻是一頭高達十米的妖怪。

這頭妖怪外形猶似蜘蛛,卻擁有八手、八足、八首,首若牛頭,全身佈滿著死人的臉孔,數十雙眼晴死瞪瞪的睥睨著姜、元兩人。

「它們融合了!」

「有人運用力量把它們的怨念集合成了這頭妖怪。一定是他幹的好事!是他!」元瑋斬釘截鐵的道。

姜白龍疑問:「是誰?」

「這個人是……呀!」元瑋正欲說話,卻被妖物打得飛出數丈,肩膀上原本已經止血的傷口再度迸裂,滲出了淡黃色的濃水。

姜白龍眼見他身受重傷,怒不可遏,他奮起雙腿,衝前一劍直往其中一張死人臉相刺去。激光插進怪物厚厚的肚皮數寸,死人臉相痛苦扭曲,但當姜白龍正想把應龍劍拔出來時,卻感覺到劍身如被鉗在石牆之中,無法拔出。

妖怪伸出手來,一手抽著他的衣領,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然後用力的抱著他。

不對!

它想把他塞進他的肚皮,融合成為自己的其中一部份!

姜白龍頓感窒息,全身如被千噸之力擠壓,肋骨也似要被壓碎一般。未己,他感到對方的身體不斷分泌出如濃痰般的黏液,黏住了姜白龍的手腳。

「我可不能成為他身體的一部份!」

姜白龍用盡平生之力,卻仍無法掙脫對方,漸漸地下半身已融進了怪物的身體裡。

元瑋站起身來,顧不上肩部的劇痛,雙手同時揮出,兩塊如飛鏢般的薄冰在空中飛舞回旋,直擊怪物的雙手。

「嚓嚓!」

命中了!

欸?冰塊沉實地擊中了怪物的身體,卻被怪物的分泌液牢牢黏住,隨即吸收融合,最後完全被對方的身體消化掉。

「這傢伙居然連我的力量也吸收了?」元瑋對怪物施展連翻冰擊,卻全無效用,眼見姜白龍已被怪物整個融入身體之中,只露出一張蒼白痛苦的臉孔。

「姜白龍,我絕不能讓你死的。你不能死!要是你死了,人類就便沒有希望了。因為你是……」
姜白龍全身雖被怪物融入在身體之中,渾身劇痛,但神智仍然是清醒的,心道:「甚麼?人類沒有希望?我有那麼重要嗎?我是甚麼?」

姜白龍聽著元瑋絕望的喊叫,看著他奮不顧身的要把自己從怪物的肚皮中拯救出來,心裡不禁一陣熱血沸騰。

他想起了莫清、他想起了楊一飛、他想起了吳展夢,他們的身影彷彿與元瑋一同戰鬥。

「你們……」姜白龍熱淚盈眶。


「你老爸我一生人中有一個生死之交,真的算是無憾了。」姜仁健一邊與孩子踢著足球一邊慨嘆道。

「甚麼啦?我聽不懂。」年紀尚小的姜白龍用力的踢著來球,但因力度太輕,足球滾了一滾便停下來了。

「哈哈!對啊!你年紀還小,待你長大後就自然會明白了。」姜仁健笑道。

姜白龍瞪大眼珠:「爸爸,你教我法術好麼?」

姜仁健一臉嚴肅:「小孩子還是用功讀書好了。」


生死之交並不一定要相識很久,交清很深,但往往肯為對方付出一切,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而這種付出是不問原由的。

「謝謝你們!」

淚珠剛剛就從姜白龍的眼眶滴出,再掉在地上,與血水混合。

忽地裡,一道真氣從姜白龍的丹田中迅速膨脹,然後傳達四肢,他只感到全身注滿了一種強大的力量,若不發洩,便覺得自己的身體會馬上爆炸。

妖怪似乎也感覺到姜白龍的身體異樣,攻擊變得遲緩起來,並且痛悲的鳴叫着。

姜白龍究終無法抑制這道強大的真氣,忍不住釋放出全身力量,怪物的肚皮如被炸彈轟擊。姜白龍從怪物的身體中爆開,整個人飛翔於半空再輕輕的落到地上。

元瑋看著他的身體外圍散發著赤如火焰的光芒,如同看見神蹟:「是這種力量了。這就是黃帝後裔的力量了。」

姜白龍卻是意識模糊,身體像是被強大的力量附了身牽引,身不由己地向怪物施展猛烈轟擊。

數團火焰纏繞著姜白龍的身體,只見他猶如鳳舞九天,從高而下,「應龍劍」隨着赤紅火光沒入怪物肚皮後,激光仍然不停膨脹,粗如巨柱,全身被火焰包圍的姜白龍仍然往前推進,進入了怪物的身體,再強行從它的背部走了出來。

頃刻間,怪物全身也被火焰燃燒,最後成了懸浮在空氣中微不足道的灰塵。

激戰過後,圍繞著姜白龍的火焰頓時熄滅,剛才的真氣也立時在身體某處消失了,丹田空蕩,虛耗過度,他再也無法駛出力量。

「很累……剛才一戰真的很累。」

四周依舊蕭瑟,鬼怪已被他們消滅了,這裡再沒有鬼群,也不會再有人無辜受害了。

姜白龍調息了好一會兒,便問道:「適才在亂戰之中,你說有人用力量令鬼群作亂人間?」

莫非是奪走了滅世力量的狼人?

元瑋撕下衣衫一角,替自己包紮肩膀的傷口:「對……」

「鈴鈴!」姜白龍的手提忽然響起,來電顯示是歐陽倩。

「喂!歐陽倩?」

「……」

電話那端並沒有人說話。

姜白龍皺眉,把耳朵緊湊手提,希望聽得更清楚:「喂!喂!」

只聽得電話那端傳來一把男生的喝罵聲:「小婊子……」然後,電話就掛了線。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