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8章 - 第8章(情人)

 P.27 

        三星期後張飛在附近租了一個新居所給她坐月用。出院後張飛親自為屋裝修,添置了日常家居,張飛這人還真不錯。

        其實Linda擇隅方式甚有智慧,她不會看一個人有多愛我,或他對自己有多好,會從旁觀者角度,看他甚樣對身邊的人,他是否孝順,對朋友的義氣,對弱小的愛心,還有做人的道義。因為就算他有多愛我,只是他為了得到我單方面的門面功夫,不代表他的真實為人。如果他本質不是好人,隨時會因為一個小誤會引發糾紛,愛得深恨之切,通常情殺案就如此發生。而張飛這個人真正重倩重義,就絕對值得交往。

        這天他和坤哥去搬屋,她就在現場打點,張飛買了一台六十吋厚身大電視給她坐月解悶。電視太大入不了電梯,張飛和坤哥只好從樓梯搬上去,樓梯陜窄,兩人抱著超重的電視機太久,從地下上一樓舉步維艱。上樓梯坤哥在前張飛在後,坤哥己失平衡,張飛一人出力頂,背脊鼓起豐厚肌肉去運力。

       看著起伏的背肌,渾身大汗的他,他站在這裏到底為了什麼?我自己站在這裏又為他作過什麼?他為了我付出不少從沒有計較可回報什麼?他只會問自己能做什麼?也不知道最後他又可以得到什麼?

        我一直等待丈夫有浪子回頭的一天,根本只是自己騙自己。我也曾經說不會姊弟戀,同樣是自己騙自己,眼前人的確令我心動,他也不嫌我曾有婚姻和孩子,我憑什麼嫌棄人家,不要為了拒絕而拒絕了!想了又想,自己不自覺向前行。

        他跣手,令他後退一步, 她一驚就衝上前從後緊緊的抱著他。他終於感動了我,我對他的感情有如缺堤般湧出不能收拾了!就豁出去吧!他被這突然的從後擁抱嚇呆,就放手轉身。她的熱唇已經迎上,彼此情感也一下子如瀑布瀉下來!他們經歷不少,這一次是真的確確實實地走在一起。

       以前有人說過人本來是雙頭四手四腳,背靠背。兩個腦袋思考,一個要行東,一個要行西。上帝一怒之下斬開他們兩邊,就此各奔前程。行了不久原來彼此也掛念對方,甚至不能沒有你,於是尋尋覓覓去找,人生在世,就是為了找自己的另一半,今天他們找到了!

 

 

                            摘自 五月天 <天使>

 


  “ 你就是我的天使,保護著我的天使,從此再沒有憂傷,你就是我的天使,給我快樂的天使,甚至我學會了飛翔,飛過人間的無常,才懂愛才是寶藏,不管世界變得怎麼樣,只要有你就會是天堂,像孩子依賴著肩膀,像眼淚依賴著臉龐,你就像天使一樣給我依賴給我力量,像詩人依賴著月亮,像海豚依賴海洋,你是天使,你是天使,你是我最初和最後的天堂 ”

 

 

         兩人熱吻過後,頭貼頭依偎着,太突然!真想問她為何?但這一刻,無聲勝有聲!

 

 

 

P.28

        一把垂死聲音無奈要打斷這千金一刻,他已經被巨型電視責了一分多鐘:[大飛哥……我頂唔順啦……]兩人驚醒:[Sorry,Sorry!坤哥!]連忙放下電視。

        坤哥:[恭喜晒!以後真係要改口叫阿嫂!] Linda擁着他害羞得面也紅了,好甜蜜。

        接著的日子兩人如膠似漆,天天黏在一起。張飛好好照顧他的女人。陪著她互訴心事,一起到醫院探望寶寶。由於寶寶還未出院,他們這兩個月可以盡情拍拖。逛街,看電影,去去小旅行,主題樂園等,一切情侶會去的他們也會去。雖然他們年齡相差十載,但溝通得不錯。

        今次張飛到了石澳大頭洲懸崖。她很喜歡看海,看得人心境平靜,每一下拍浪聲就如洗滌心靈。兩個人相擁着,看美麗的晚霞,黃昏時分日落的暗紅映照得雲層色變,浪漫醉人。日落照著兩人長長的背影,背影尤如雙頭人。

        Linda:[ 我好鍾意游水,我好羨慕啲魚喺水裹面無拘無束。]

        他是一個不容易動真情的人,一旦動了心就一發不可收拾。變得我的世界全部都是她,她說的每句話我都當成情話。

        張飛:[ 我會陪住你,莫講話去深海,就算火海我都會陪你。]Linda對於甜言蜜語,相當受落,完全沒有免疫。好可惜!張飛的承諾最後也不能兌現,這次是他倆最後一次看海!

        那一夜喝了點酒,床上相擁,不規矩了!就讓彼此心底的渴求燃燒吧!多次歡好後,發現她有個怪習慣,在月曆的日子畫上心形,有時一個,有時兩個等。一看就明白。

        張飛:[老婆呀!不如(心)囉!]

        Linda:[依……你咁粗魯。]

        張飛:[咁我以後唔叫妳老婆囉。]

        Linda:[ 依…你呀……你唔叫我做老婆,叫邊個做老婆呀?]

        張:[我斯文啲叫妳妻囉!愛妻,愛妻,……愛妻我哋(心)啦。] 她一臉陶醉,含羞答答的淺笑,迷死人!這令他更加火起:[矯妻呀!(心)呀!(心)囉妻,我又想(心)呀,妻呀!好耐冇(心)啦(心)啦,愛妻!]

        Linda:[又(心),成日都掛住(心)。唔……]

        張:[好愛妳!]

        她笑得甜美,又迎合上他,兩人再共赴巫山。

        甜蜜日子很快變成三人行,接過寶寶。他已經出世兩個月,相當趣緻可愛,寶寶很愛用白色羽毛扇和媽媽撥凉,很溫馨。出去逛街像一家人一樣,這是他們人生最開心的日子,因為已經沒有以後!

        早前忙著陪伴她,張飛也開始重回洪飛的崗位,打理自己的生意。她也回學校教書,日間孩子就由Linda的母親代照顧,收工後接寶寶回來。

        但她最近精神好像不太好,而且身體乏力,更屙血。看醫生後,更有點鬱鬱寡歡。身子也漸漸消瘦,張飛慰問下她又說沒事。她在騙我,好明顯有事隱瞞。為人正派的Linda,並不擅長講大話。他每一次說大話也同用同一個語調,不難識破。

        問他何故?總說沒事,如果真的沒事,為何你強顏歡笑時淚水在眼眶裏偷偷打轉?為何氣氛和以前不再一樣?就連能治百病情人間擁抱,也變得無力!他想不通,看不破。若然她真的有百般苦衷,雖然可悲,但值得同情。

        有晚兩人在公園散步,她一直沉默。天在下雨,張飛打開雨傘遮著她,她突然撥開雨傘說想淋雨,他上前阻止,說怕她會生病,Linda刻意背向他,叫他不要過來。張飛索性掉下雨傘,從後抱著她:[要淋!我陪你一齊淋。]她身體一陣抖震,兩個人就在公園裏靜靜的迎著風雨,Linda轉身緊緊抱著他,很用力抱緊,彷彿是一次最後的擁抱,她一直別過臉,雨水可以好好掩飾,因為我不想被你發現我在哭泣!

        住後她常對張飛無理取鬧,脾氣越來越大。像變了第二個人?張也拿她沒辦法,也許是產後抑鬱。他不明所以,不管再說什麼、做什麼、送什麼,她都不再笑。和她吃飯,她總是心不在焉,或者不耐煩的嘴臉。永遠好像趕時間要走,每次牽手她總有理由鬆開你,看手錶,打電話或者在手袋中弄着弄那,她穿衣服打扮再也不會問他好不好看。她不再應酬他的爸爸和朋友,就算你說節日吃飯,可以遷就她時間,她卻說不用再等她。因為她已不在乎你身邊人怎樣看她們的關係,分手是遲早的事。你還不懂嗎?

        張飛再笨也心中有數,而且開始和他漸漸減少房事。張雖對她百般遷就與呵護,卻有時上她的家更會被拒諸門外。如好攰,不方便為由,兩人關係突然像插水式跌進冰點。

        至於工作上Linda雖然依舊賣力,不知怎樣?不久後卻被學校勸喻辭職。而她帶著寶寶陳光去美國兩星期,回來時發現陳光再沒有出現。

 

 

 

P.29

        張飛情急地質問她,她卻無情地一句:[關你咩事啫!你又唔係佢爸爸。]他激動得捉著她雙手狂搖:[點解呀?點解呀?究竟發生咩事?]

        她被張飛的神情嚇怕,弄得緊張就推開他:[我將佢送咗畀人養。]他情緒立刻失控:[你講咩呀!]就一拳一拳狂打向牆,雙手流血。Linda也無情地驅趕他出門口,關上門說:[我哋分手!]門關上後兩人分別在門內門外,大家坐着背靠背哭泣,中間只隔著一道門,但卻像隔着萬重山。

        明天張飛等待她情緒平復點,他親自煮了美食上門挽救感情。她竟然已搬走,門刻意沒鎖。入了屋留下一張字條一串鎖匙:[多謝你為我做過的一切,和你一起是我生命裏最快樂的日子。但我們是不可能的,就讓過去的過去吧!留點好印象給大家好嗎?忘記我,祝你幸福平安,勿念!]妳的無情別去,讓我無盡心碎!

        家中最重要的,明顯已收拾,人去樓空。張飛像發了瘋一樣衝下街四處跑四處找,失落和衝擊令他情緒崩潰。出生以來未嘗過這樣認真的感情,就算要分手,也要分得明明白白。下雨了!找不著她。想起她的母親住在港島西環,於是跳上的士就奔向西環,沿途不斷張望找她。

        他沿着德輔道中至摩利臣街交界的電車路,赫然發現Linda在電車上層的車尾,她呆呆的望著街。的士剛停在交通燈位,張立刻付錢跳下車,打算追上電車。電車越行越遠,快追不到。張飛跳上一部相同目的地,在她後一部的尾隨電車,他直登上上層車頭。剛好她的前車又停到上環街市北站,兩人距離拉近。

        張飛大叫:[Linda ! Linda!唔好走呀! ]坐在車尾的她聽到,原來他追來很是驚訝,兩架電車一前一後停在車站,大家分別在不同車的頭和尾車廂,伸手出外只有三尺距離。

       張飛爬上前二話不說捉著她的手:[唔好離開我!]她再也忍不住擁抱著他,兩人隔著窗口伸出身體,一前一後熱吻起來,下雨晚上的夜深,街燈映照著兩人難捨難離的一吻,蕩氣迴腸!

        張:[點解 ?!]她垂下頭輕推開他,手拉起衫,看見腰間肚皮有膠布,貼住一條喉管連接入肚皮,是一個質感厚實的透明膠袋。

        Linda:[我大腸癌末期,我唔想連累你,你走啦!] 。他拉著她手,眼一直瞪著她,像要用眼神穿透她。告訴她我是多麼多麼深愛著妳!沒有妳我就會沒有人生。兩車停在車站,未有乘客上落就快要開車。張飛輕搭着她的手,另 一手捉著前車邊框,死不肯放又甩不開!

         Linda:[放手呀!就快開車啦!你想死嗎?算啦!]他完全不為所動,前車發出開車前叮叮聲響。[開車啦!快啲放手呀!架車會扯斷你㗎!]他只微笑,視死如歸!繼續瞪著她,堅定的眼神告訴她就算要我死!咁又點呀?就來拉斷我,拉斷我的人生,也拉不斷我們的關係,開車啦!咁又點呀!來吧!眼依然一直瞪着她!

        夜己深下着小雨,路人乘客稀小,車長未有發覺,車真的開動,他還不放手。他的上身開始被車廂拉起。Linda一急大叫:[唔好呀!我應承你!]

        他就放鬆兩腿,被前車輕輕拉出,人就跟著前面電車,兩手踭頂著前車窗口,兩腳垂下,整個人就掛在前車上層窗外。他一手牽著她手,另一手擁著他。情深地激吻,車子開動著兩人也停不了,他一邊吻一邊爬入車廂。兩片咀唇也沒有分開過,肌膚接觸傳達愛意真的勝過千言萬語!兩人也流着眼淚,他和她的眼淚同時在臉上劃過再混在一起,兩人的合淚,不斷的滴下。那管將來怎樣,重要是我們就如彼此的眼淚一樣融合一体。

        我們今後彼此願對你承諾,無論將來順境逆境,富有貧窮,健康疾病,我永遠愛你,珍惜妳直到地老天長。

        他好像在邊吻邊想說話,口型是(我們結婚)

 

 

 

                        摘自 楊千樺  《少女的祈禱》

 


      “ 沿途與他車廂中私奔般戀愛,再擠迫都不放開,祈求在路上沒任何的阻礙,令愉快旅程變悲哀,連氣兩次綠燈都過渡了,與他再愛幾公里,當這盞燈轉紅便會別離,憑運氣決定我生死~祈求天地放過一雙戀人,怕發生的永遠別發生,從來未順利遇上好景降臨,如何能重拾信心,祈求天父做十分鐘好人,賜我他的吻如憐憫罪人,我愛主同時亦愛一位世人,祈求沿途未變心請給我護蔭~為了他不懂禱告都敢禱告,誰願眷顧這種信徒,用兩手遮掩雙眼專心傾訴,寧願答案望不到。唯求與他車廂中可抵達未來,到車毀都不放開,無論路上歷盡任何的傷害,任由我決定愛不愛,然而天父尚未體恤好人,到我睜開眼無明燈指引,我愛主為何任我身邊愛人,離棄了我下了車,你怎可答允”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