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6章 - 第6章(冷靜與熱情之間)

P.19

        學校授權張飛可以從每一班同學,選風紀代表維持秩序,當然他會全選自己的徒弟。在Band 5學校裏大家雖然無心向學,但不可在課堂上喧譁,或影響他人學習,這是自私和幼稚的行為。你可以瞓覺又好,打機看漫畫也好。由於張的徒弟都對他真心佩服,有自己的師傅講一句,總好個老師講一百句。加上張飛接管學校的江湖秩序,在校不同幫會也以和為貴,俾面和畏懼他,令本身有意讀書改過的同學可以寧靜聽書。至於平時較壞的同學,由於練完功夫後已經發洩過多精力,也受氣氛感染開始認真讀書。

        學校和Linda等老師也士氣大振,老師放學後自願跟同學補習,整體成績上升。張和徒弟們也有辦一些活動聯繫友情,團結同學。一個月後到了每年的學界水運會和陸運會,張也會幫手訓練同學,張飛自己也橫掃二十多面金牌,而他訓練的同學也佔有二十多面獎牌。令學校和平時只會在最高級別的傳統名校,雄霸多年體育項目排名榜,全都靠邊站,即時令人錯覺崇上中學也是名校。學校的異軍突起震撼學界,張飛才入讀三個月,做到不可能的任務,學校這方面設了一個叫校卿的職位給他。除了可以代表全校學生,更是表揚他對校有特別貢獻,張飛列入學校史冊,可以領導全校學生。一年有像徵式一千元車馬費,責任包括和老師校長開會。

        這就可以多點機會和自己女神交流,張飛的功績不可能要Linda視若無睹,唯有找數,應約張飛的晚飯約會。張飛得知約到他,興奮得睡不著。而Linda也知道張飛是喜歡自己,甚至為校賣力,大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自己。雖然知道有人這樣鍾情,心裹也很高興。但只不過是自我滿足和對自己肯定的喜悅,我和他有什麼可能呢?最重要他是自己學生,大家風馬牛不相及。自己也二十五歲,他只是一個剛滿十六歲的少年。

        他的確非常本事,浪子個性,敢作敢為,邪中带正。極有男子氣概,對朋友重義氣,樂於助人,外形也不錯,更是個小富翁。坦白說很吸引女性,如果自己年輕十年,遇上這種人會怎樣?每個女性也希望改變他和征服他,沒有腳的雀仔停不下來,只是因為他還未遇到我,這是女人的好勝心以及對自己魅力的自信。如果遇到我一切將變得不一樣,他會深深愛上我,他才不忍心拋棄我,我會成為他交往的唯一。但通常最後只會失敗收場,痴心錯付。這種人其實不適合做丈夫,但會是一個很刺激難忘的情人。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清醒點!這只證明他有值得欣賞的長處,不是喜歡的感覺,我不會喜歡他,這真的不是喜歡的感覺。但明天他又會用什麼招數去追求我呢?我一定要跟他講清楚,我一定會……想了又想,有時開心有時又擔心,又怕他失望和難堪。我和這男孩曾經牽過手,吻過,不自覺經常想起他,不!那次是被逼的,為什麼天要安排自己的學生喜歡自己,荒謬一點吧!心中非常忐忑又矛盾。但如果自己是少女時代發生又怎麼呢?她也緊張得大半晚也睡不著。       

        約會那天張飛儍傻的一本正經,著了西裝還打了呔。跟他的粗獷形象格格不入。被自己的兄弟笑個不停:[阿大!你搞咩呀!][想點呀?使唔使着到咁行呀!]

        張飛出奇地面也紅了,只能陪笑。張飛約了Linda到酒店晚膳,Linda見到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本身大家有點尷尬的氣氛也好點。       

        她說:[你都係除咗條呔,鬆開啲鈕好睇啲。]他只好乖乖照做。哪一餐張飛還沒有向自己表白,一直在閒話家常,有講有笑氣氛不錯。但一餐飯他竟然未有向自己表白,自己卻反過來有點焦急。張飛飯後提議去酒廊喝酒聽歌,就上了的士。到酒廊一坐下他說不如唱首歌給妳聽。原來張飛很喜歡唱歌,同樣是他的強項。歌聲滄涼而有力量,那種滄桑不像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少年應該有的。強烈有著他師傅家駒的影子。而且他也是判了這家洒廊的睇場做。場中有一隊Live Band。他雖不是駐場歌手,但間中被人請上台客串一下,所以在場中他是有一批歌迷的。       

        他最喜歡搖滾樂,曾經有星探上前想簽他。可惜自己是黑社會不應該做公眾人物,於是婉拒了,只好以玩票性質來享受音樂。如果他不是做黑社會和武術家的話,他一定會走去組Band搞音樂或做足球員。這次他上台唱了一首七十年代勁歌熱舞英文歌(YMCA)暖一暖場,撻着氣氛。

         歌曲一開始就有一個男孩走來對她一笑,Linda覺得熟口熟面,他獻上一朵玫瑰再上台伴舞,啊!是世飛。跟着不斷有人上來,每人送一支又一支花。最後五六位竟然是自己的學生,九泰、蛇仔明等。總數十一人十一支花,每個人送完就上台伴舞。原來他們暗中坐在後面,未夠半首歌已全部上台,為張飛伴舞。全是張飛的小弟共十一人。在台上勁歌熱舞,舞蹈合拍整齊動作有力。絕對有大歌星的水準和強烈壓台感,好明顯是採排過的。全場沸騰起來,Linda也起身拍手跳舞。首歌尾段張飛向上揚手,十一人全躺下,觀眾拍爛手掌。

        十一人也下台,張飛再拿起一支電結他,唱出一首當時還未面世的歌,是師傅家駒作曲作詞,寫給為了音樂,無奈放棄心愛女朋友,有所愧疚紀念她以寫的歌曲<喜歡你>(細雨帶風濕透黃昏的街道,抹去雨水雙眼無故地仰望…………願你此刻可會知,是我衷心的說聲,喜歡你……)掌聲雷動!張飛下台,手執最後一支玫瑰花,剛好十二支,和一早準備的包裝和滿天星。成為完整的一朿玫瑰送給Linda ,Linda甜笑點頭,多謝和讚賞張飛的表演。張飛張開雙手Linda也給了他一個擁抱,此時十一人叫好,全場也為了他們激烈鼓掌。       

        龜公德說:[以後我哋唔好再叫連老師,改囗叫阿嫂啦。]Linda低了頭,面色一沉,收起笑容輕輕推開張飛。再示意張飛坐下,張也心知不妙,示意小弟們先回家,那時另一位駐場歌手也唱起歌,是譚詠麟的<誰可改變>,真應景,張飛伸手想拖着她。       

         Linda縮開:[我唔會鍾意我嘅學生,你死咗條心。 你追一個學校訓導主任,同學仔你會唔會過分咗啲?]

        張問:[點解 ?]此話一出張飛也覺得自己講錯了。人家不喜歡自己,需要理由嗎?有心推你總有千萬個理由,問點解有意義嗎?但問了起碼可以改變自己去迎合妳,因為我已經無時無刻在想著妳,泥足深埳,不能沒有妳!

 

 

P.20

        但Linda的理由非常震撼:[我今年快廿六歲,你只有十六歲。我廿一歲嗰年結婚,生咗一個仔,我先生喺美國有生意,仔仔過咗個邊讀書。我本來都打算一兩年後過去團聚。喺我剛入呢間學校教之前嘅一個月,佢仲喺香港陪我,好恩愛。點知佢返美國一個月後,我收到佢一封信。佢移情別戀愛上咗另一個女人,要同我離婚,而且為咗要我死心,仲寄咗幾封通姦嘅親密照。我痛苦到以淚洗面。而且啱啱要開學,我每朝早都裝作若無其事上堂,寄情於工作。最攞命原來我有咗佢嘅骨肉,我而家都未諗到點算。你仲同我講呢啲!我問你,咁依家你仲鍾唔鍾意我呀?]

        張飛斬釘截鐵:[我鍾意你,我會照顧你!]

        Linda:[咩叫鍾意?咩叫愛呀?小朋友,我諗你都未知!]張飛已被打擊得頭也提不起來,鋼鐵一樣的他,卻失望得幾乎要哭出來。

        Linda看著他垂頭喪氣樣子,和剛才神氣的姿態對比就說:[就算我未結婚,你又唔係我學生,我都唔會鍾意你。最重要係我鍾意啲成熟嘅人,你唔係!]她起身就走,轉頭再補一句:[多謝你今晚為我嘅安排,我永遠都唔會忘記。但聽日起,唔好再提!]

        張飛一個人傻傻的坐着,心有如被掏空一樣。台上歌手唱著的傷感歌,實在太配合。他一支煙接一支煙,狠狠地抽,真想不到女神的過去是這樣。自己歡天喜地為他帶來驚喜,就算他對我送上擁抱,也只是一個體面的致謝,顧全大局,免得破壞氣氛。我向他表白之前,自己也有點緊張,是我做得不夠好嗎?我還以為自己很有經驗,向來只是女孩向江湖大佬獻身,女人對我有如探囊取物,手到拿來。不!這些衰女怎可和她相比。

        這是第一次認真向心儀女性表白和送花,以前泡女,只需一聲不響,就可抱著, 從來不會去表白。因為口口聲聲話鍾意人,但此終女性也有點矜持,又唔了解你,都唔知點回應你?自然不會冒險接受,拒絕係唯一可做的,表白這做法就有如自掘墳墓。

        反而女孩被你抱着,半推半就的親密接觸,推又推不開你,想着想着不其然就有了心跳加速感覺。手多多反而最有效,表白是較難成功的。但今次因為太喜歡她,太重要了,不容有失。但如果無緣無故抱著她,她反感推開我,可能也沒有下次。所以好想好認真去處理,不想行錯一步。第一次向人表白結果失敗,但如果他真的喜歡我,我做什麼她也應該喜歡的。還是自己真的不夠成熟,他說得對,其實我真的不懂得愛。

        到底什麼為之成熟,好像很抽像。我以後可以做什麼面對她,我真的很喜歡她。我不介意她的過去,我也可以做小孩的爸爸,可是她不允許。張飛心情沉重得如千斤壓住。離開酒廊,曲終人散。

        張飛獨自回到果欄,只見自己的愛犬旺財,和同門的洪飛社現任龍頭肥傑家外的藏獒打交。旺財不敵就走回家門口哀號,於是抱著自己的愛犬安慰,互相取暖。點起香煙沉於思緒中,一個人一條狗兩個失敗者,如鬥敗的公雞坐着。失敗者最大誘因是找一班失敗者來扶持,感覺舒服一點,其實互相取暖是最笨的做法,接受失敗只會習慣失敗。

        張飛的人生除了讀書外,其他也很投入和努力。總算一帆風順,這一次也是第一次,遇上挫折和被拒絕,很大打擊!腦海中盡是她的影子,越想越心痛,越痛又越去想。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現在這副德性Linda只會更加不喜歡你,心頭一轉,我要努力!明天會更好的!起碼我和她現在還是朋友。可能從一開始她就不打算接受我,但我會用痴心、真誠打動她,終有一天,我會感動她!振作!我永遠是個勝利者!

        望著頭耷耷發出嗚嗚聲的旺財,輕撫牠頭頂說:[你係咪好撚唔{鋸}?]這隻狗甚懂人性,點了頭。張飛在附近執了一條木棍,氣冲冲就和旺財過去肥傑家覆灼!要找那藏獒再決一死戰!氣勢強得如背後有一隊軍隊一起衝鋒陷陣!真正的張飛回來了!重重一棍打向籬笆:[出嚟!] 最兇惡的藏獒犬也被張飛氣勢嚇得縮在一角,旺財乘着主人的氣勢,飛撲去扭作一團,穩漸進上風。

 

 

 P.21

        在主人助威下旺財起碼打高三班,藏獒被咬得要四處逃跑,大獲全勝。就和旺財相擁慶祝,我張飛是不會輸的。

        狗鬥的嘈吵聲驚動狗的主人洪飛龍頭肥傑,這個販毒的傢伙走出來。張飛拿著木方在人家的門口必須要立刻拋低,不然這是踩場,很快會發生洪飛社內部大風暴。畢竟這是狗打交不是人打交,原本張飛父子自從柴狼一事跟他關係每況愈下。這個人形畜生!累得自己媽媽也走了,張飛和肥傑兩眼互瞪,火藥味極濃!大家平時言語間已經甚多衝突。張飛冷笑了一聲,就和旺財說:[走]人就行了,心想你龍頭又怎樣,你打得過我嗎?你又奈我如何?你惹得起我嗎? 你千祈唔好有乜行差踏錯,我會親自手刃你,我很快會取代你,總有一天我會將你拉下馬!

         第二天早上為假期。張飛賴在床上想起Linda,心雖痛,但想法積極了。當初的確被Linda如仙女般悦容吸引,看著她就怦然心動。現在形勢是自己原來已超越喜歡的層次。這是愛,愛是至死不渝,愛是恆久包容與犧牲。要大愛,我可以造孩子的爸爸。她的一切,我也愛。我昨天的表白等於逼她表態,只有可以和不可以選擇。她只會選擇不可以!活該!但肯定的是,示愛表白是對心上人最崇高的尊重!

        我們應重新由朋友開始,而且她真的很需要男人照顧與關懷。我會盡力去做,雖然大前提她不愛我,但愛就是她不愛我,我也不會放棄她,才是愛。成功者永不放棄,放棄者永不成功。她嫌我不成熟,我就要學會去成熟。

        但什麼叫成熟呢?他想了很久也沒有定論,他想請教幾個長輩,老爸個性沉默,不愛管我的事。牛佬是洪飛的人,自己不想在人前太難看。家駒就已經是大明星,也不好意思打擾他。罷了!只有成功者的失敗故事,才令人振奮。失敗者的失敗故事,只會令人煩厭。不如去書局找找,張飛真的傻得很可愛,他真的致電去書局問老闆,有什麼書會去教人成熟。

       老闆說:[你識得諗點樣去成熟,證明你已經好成熟啦。]張飛為之氣結。於是便直接到書局買了兩本。回家一天就看完,這的確是他平生第一次勤力看書。但看完書後,內容很空泛。只談理論,不著邊際又欠缺實例。總結如下,成熟的人包括了謙虛和處事謹慎,上進而有遠見。最重要係有同理心,就是能站在對方角度,設身處地去看待人和事,把你的世界變成我的世界。

        如果我是Linda,她需要的是一個穩重可寄託的男人,照顧她和快出生的寶寶。我還可以給她什麼呢?難道和我這個黑學生一起,會給她幸福和自豪嗎?我的存在只會害她受盡白眼與譏笑,我只是將自己的愛強加於她身上,令她委屈。雖然我的確令她帶來驚喜無限,一生難忘!但她最需要的人不是我,能夠可以令她有個快樂約會也無憾。自己總算努力過,還了心願。這是天意吧!

        書中提到(If you love someone set them free. If they come back they're yours)( 如果你愛他,給他自由,他回來了,就是你的。)我會繼續去愛妳,只是我換個模式做妳的守護天使。希望妳找到真正的幸福。他想通了!他真的有如一夜間長大!

        明天上學後再看見Linda,大家相對沉默起來,細看腹部確有微微隆起,張飛主動上前和她握手說:[Linda姐,上次真係唔好意思。我以後都會當妳好似姐姐咁。祝妳幸福!]

 

 

 

P.22

        Linda心裏反而有點不是味兒,原以為你的痴心會不死不休,現在連彼此的幻想空間也粉碎,張飛不知不覺間在以退為進。不是張飛高明,但卻不經意有很好效果。張飛也提出以朋友身份一起吃飯,她有點猶豫。

        張飛:[妳都唔會鍾意我啦!妳怕咩啫! 放心啦,我係好人嚟㗎,對周圍嘅人畜無害。]Linda笑笑,也不婆媽,大方應約,反正都已經講清楚,反正我們都寂寞!

        張飛回課室向大麻成,喪榮等小弟說:[同佢會由朋友做起,唔好再胡亂起哄,有尷尬冇愉快,當冇事發生過。]但這些緋聞己很快成全校熱話,只是暗中地說。

        晚飯約會時大家也比平時隨意,張飛也說了幾個笑話,逗得依人很開心。她也有問自己的黑幫生活,張飛大方講了大概,止於犯法的社團事件,他只輕輕帶過。時間,人物,地點等關鍵就保留。也會談談收到風聲柴狼快會提早出獄,兩年後必定執行對自己的格殺令!

        她又問:[你哋黑社會壞事做盡……我唔想睇到你係咁,你有冇打算退出? ]

        張飛:[唔會退出!古惑仔係大家團結喺一齊,免被欺負。雖然依家大部份都唔係,但起碼仲有我哋講義氣,但市井之徒大多數目不識丁。所以為咗搵食,多少都會踩界。團結係應該,但冇人天生想打打殺殺同犯法,嚴重罪行大家都知道後果,殺人放火唔係深仇大恨係唔會博。搶劫騙案等,咁唔一定係古惑仔先做呀。]

        她問:[咁劈友呢?]

        張飛:[開片劈友就通常只係社團彼此間嘅磨擦,都盡量唔會傷及無辜。對頭出嚟揸住把刀,你都好難話唔揸。反正大多數情況都打唔成,嚇鬼就多!就算明明劈到頭,都會轉彎斬落膊頭,真係死人㗎。斬死人揾你唔到,成個社團都會被差佬掃,好難搵食。所以通常成日話劈死人,都係講多過做,最多都係啲𡃁仔搏出位,想做大佬嗰班,呢啲通常都係俾人利用。真係上咗位嘅,出嚟撈嘢嗰啲,通常都好低調,盡量避免節外生枝。唔會似強凌弱恰細路,所以妳會覺得佢哋特別有風度。]

        Linda:[你都係𡃁仔啦。]

        張飛:{我年齡係十六歲嘅𡃁仔,我喺公司嘅輩份就係大佬。我閹正嗰陣只得三歲,大個咗後中間所有社團冇人敢做嘅嘢,都係我搞掂。所以我十三歲嗰年已經係大佬輩,即係大底,亦可以叫做大人,大人所做嘅事要由自己負責。職位係四二六紅棍,金牌打仔。理論上如果有叔父提名我,投我票,我係可以選做龍頭大佬。]

      [其實紮職做紅棍唔一定係要靠打。有錢就係大佬,你只要夠疊馬,經常孭住公司嗰朵四圍搞事。而又差唔多次次都贏,就可以成為紅棍。但我另一個身份係武術家,我先係真正用拳頭打番嚟。我係幫會嘅高級職員,所以我一早已經過咗啲𡃁仔搞事期。 ]

     [另外同埋我吔個班人,本身毒品就肯定唔做,我自小老竇亦都係咁教我做人。如果真係要做!以我哋嘅能力,可以做到毫無破綻!但係做邊行都好,最重要係本住良心去做,衣冠都有禽獸啦,仗義每多屠狗輩。老實講我哋社團都有人販毒,不過邊個做,我就唔會講喇。]

        Linda:[咁嗰啲逼良為娼呢?]

        張飛:[至於黃色事業,就唔係我去負責。我哋從來都唔會逼良為娼,娼妓係地球上第一種行業。確係有需要,如果唔係強姦犯數字肯定暴升。]

        Linda:[咁你講到乜都唔關你事咁,你靠咩揾食?]

        張飛:[走私電器上大陸、同埋開大檔、收下波馬欖咁啦。放下數,幫啲老細收數收地,或者霸啲正行嚟做 。例如好似地盤嘅外賣飯盒市場,包括埋早午餐,下午茶 。一個地盤千幾二千人,每個禮拜有六日,每個月營業額成二百萬。邊個夠胆叉隻腳埋嚟,我哋會恐嚇佢,趕佢走。再唔係判畀人做,收佢陀地或者分佣。一盒二三十蚊嘅飯盒為例,可以抽四成佣金。又或者例如上賭船疊吓碼咁,呢個係我哋最大嘅收入來源。正所謂有強姦冇焗賭,啲友仔唔跟我哋賭都出去賭啦!起碼我哋夠均真,啲賭仔輸大咗實要問我哋借錢,咪放埋數囉!仲有一樣嘢呀!其實妳好奇有乜想問,剩係問我好啦。知咁多嘢,冇乜好處!]

         Linda這不難理解,知得太多就算妳沒有參與,出了事總會被人家懷疑,或被捉上警局,放出來後黑白兩道也對妳有所懷疑,代價隨時冇命。所以江湖人大多不讓自己女人知道違法的事,她們也不會過問。尤其因為感情生變,女人有機會去告發,連累整個社團,因此都盡量避忌。

        Linda:[你好似將啲壞事歪理,講到好似真理咁。]

 

 

 

P.23

       張飛:[其實呢個世界係用白色遮住咗黑色,但又遮唔晒,溝得埋。所以我吔嘅世界係灰色,我哋係踏著灰色的軌跡。有啲人諗嘅嘢好黑白分明,其實思想好單純。冇嘢話啱晒,同錯晒。啱之中就帶錯,錯之中又帶啱。因為每做一件事,都唔係你唸得咁理想順利。例如絕大部分有錢人做生意,可以做到咁大。唔多唔少都做咗啲違背良心嘅事。收地收樓都係搵我哋古惑仔搞掂,亦都係我哋收入來源。佢哋只會搵你做嘢時,叫你搞掂佢!其他嘅嘢佢唔想知,過程並唔重要,佢要嘅係結果。扮唔知扮正人君子,根本就係自己呃自己。最重要係只要佢唔知,有事唔使自己上身,有差人嚟查,佢只要放棄我哋,話僱用第二間公司就搞掂。]

        當人踏足社會一段日子,你赫然發現到底人要做盡幾多壞事,當一個沒有底線的人,才會是社會上商場上成功的一員。

        世間事的確難定對錯,太極乾坤圖案一黑一白,黑中有一點白,白中有一點黑,有正邪對立。但當黑白一旋轉起來,就變成灰色世界。人間就是灰色地帶,人生路就是踏着灰色的軌跡!

        張飛:[有時我哋會用啲黑手法嚟造正行,兵家必爭嘅,咪睇下邊個手瓜硬囉。情況好似泊車,麻雀館,裝修,運輸等。你冇背景人哋會過嚟搶你個飯碗。當然違法嘢,就實好賺啲啦。

        例如放數,我自己就唔算過分,只係收一分息。唔係貴利係平利,啲債仔問銀行財務唔夠資格借,就要搵我哋。當然我哋都會睇下佢有冇抵押,有樓按就較好,同埋要查下工作,地址證明,擔保人等。我哋都會有被人走數嘅風險。嚟借錢嗰啲人,大部分都唔係善男信女,大話連篇。試過有個還款紀錄好差嘅,打嚟話阿媽喺大陸入左醫院,叫我滙三萬蚊畀佢。我話搵個細佬上去幫佢找醫院數,佢嚇到即刻話唔使。又試過有次,夜晚有個人話個仔發燒,我都唔係好信,落到街佢抱個仔出嚟,我摸佢個額頭真係燙手,唔通仲去醫院等十個鐘頭急症呀?我即刻欽機畀佢。銀行唔幫佢,冇我哋就大鑊啦。 我都當自己做咗件好事,我聽日仲中左六合彩三獎㖭。

        另外收陀地,你都見我哋唔會恰啲老弱啦。就算象徵式收一蚊都叫收咗佢陀地,其實好似廟街啲檔口,每月都係一千幾百。重點係證明係我哋嘅勢力範圍,我唔做,第二瓣做收得仲多。]

        Linda:[咁你咁多嘢唔做,係要做呢啲?你話畀柴狼追殺,焗住入會呀,你可以報警㗎,你冇籍口啦!]

        張飛:[ 其實我如果出咗事後,可以去報警,警方先會受理,到時我都死咗喇!正常情況係等你出咗事先可以報警,有罪案先有查案㗎。唔通叫啲警察廿四小時保護你呀。社團就好似你住嗰棟大廈保安嘅作用一樣。而我喺洪飛個朵,就算得我一個人,我一響朵。我已經代表公司,啲人要郁我都要諗過先,呢樣仲好過保安。

        就算你要同佢講和,你冇背景,根本人哋都費事同你上枱,直接郁你啦!我未識ABC我已經識劈友呀!我三歲嗰陣斬咗柴狼條頸一刀,引致佢併發症。佢而家個喉嚨開咗個窿抖氣,要靠部發聲機,人哋龍頭大佬嚟㗎!佢會就咁算?佢畀我辣咗一刀,搞到要入醫院,先再衰埋跳灰咋。唔係咁已經走甩咗啦,駛乜俾人拉去坐廿年。佢喺赤柱要掹鐵二十年,實日日都想我死!佢話明出獄後親自斬我個頭落嚟當凳仔坐,唔係我有背景?死咗九世啦!我再過兩年都未必有命同你食飯呀!]

        張飛停了一會抽口煙再說:[黑社會就好似人身上嘅寄生蟲,冇可能無。只係唔係咁易肉眼睇到,如果警察真係要全力掃盪。只會逼虎跳牆,會有社會大爆炸,反而傷亡仲大。所以有時都有高級警務人員同社團大佬談判,要求我哋社團衝突盡量議和,或者生意上唔可以太過分,有時佢哋揾唔到罪犯,都會揾我哋收風,都算係警民合作呀!] Linda本身沒有吸煙這壞習慣,但她很喜歡看著男人點煙的神態,這剎那男性最具魅力。

        她也非常驚訝,眼前這個十六歲少年江湖老練得簡直不可思議!像看透黑暗世界的人和事。Linda雖然成熟於做人處事,去到這個黑暗社會就顯得非常單純。

        這個人留在黑幫每天也吸收黑前輩流出的養份,張飛這個人真不簡單。如果他真的憑良心做事,成為社團的最高領導人,也許可以漂白社團。只要讓弟兄衣食無憂,自然減少罪案。怪不得他只收了十一位門生。他要看品格,才叫他們開枝散葉。他上學後只是接管學校社團秩序,從不在學校收門生和講黑社會,只談功夫。他出於污泥而不染,今日又對他再一次重新估計。這些日子以來和他己建立交情,想著想著,他被下格殺令真的有點擔心他。

        Linda:[咁不如你走喇!唔使驚喎,你可以離開香港避開佢㗎。]

        張飛:[ 妳唔驚我驚呀嘛,走得去邊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走咗佢實會搞我老竇同我啲人。我都預咗同佢決一死戰, 我同佢只有一個可以留低。]張飛見她對自己的關心,又忍不住再拖住她的手:[如果妳肯同我一齊走,我就走!]今次Linda沒有立刻甩開手,她心跳加速,眼前這個沒有明天的浪子,真的想拋開一切去保護他,差點就應承他。但還是理智戰勝,她放了手。

        晚飯過後,張飛送Linda回家。他上前截的士,越行越遠。突然有四個醉酒地盤佬圍住她問價和調戲,其中一人更拉住她的手。她大叫:[阿飛呀!阿飛!]張飛立刻火冒三丈衝回去!但不夠一秒就由憤怒為變成興奮。

 

 

P.24

        因為天竟然做了這個英雄救美的表演機會給我,張飛跳起右腳踢開一個飛出馬路。他人未落地,另一個已被他左腳踢飛埋牆。一站地身一矮,一拳打向第三個人腹部,跌向己被嚇得腳軟第四個人。

        剛出手己控制大局,他不留情面狂揪四人。其中一個爬向Linda,用手捉住她的腿不讓她走,她起腳也踢不走他。於是乎Linda一急就在地上隨手執起一個玻璃樽就爆他的頭。他終於鬆手,她很害怕!張立刻打斷他的手,在遠處有人報警:[阿Sir嗰度有人打緊交!]於是張飛拖着她的手速逃。理論上是不需要走,因為係非禮在先自衛在後,法律上的 “市民拘捕權” 只是合理武力去制服罪犯,但柤信不包括把罪犯打至半死,手腳變形。

        Linda穿了有踭鞋,又有身孕,張飛就索性抱起她,跑了幾個街口躲在貨車後,侍差人走了再算。她很害怕,但又很刺激,他就將她一抱入懷。

        這種身貼身心連心的感覺,就連彼此的心跳也像同步的合拍,莫非和他真的那麼有緣,她用手抹去他面上的汗水。看著看著,他在克制自己,不是剛說過要當她是姐姐嗎?不是以她的幸福為自己幸福嗎?我不值得擁有她,我這種人只會拖累了她,而她不是說過要我死咗條心嗎?兩個人口裏說不,動作卻很誠實。看著美人那種楚楚可憐的眼神,怦然心動,情不自禁用手輕撫她的臉。這臉蛋真叫人眼睛越看越舒服,那一刻浪漫得如詩如畫。連她也不自覺的越貼越近,眼睛半合的迎上前。

        兩人的唇快要合上。剛巧有電筒光照射過來,連忙伏低。街上寂靜,除了警察的腳步聲,就是他倆的心跳聲,兩個人緊緊的擁著。差不多三分鐘,這三分鐘本來是很緊張害怕,但他們卻想永遠停下來。直至差人明顯離去,Linda輕輕推開他。

        張飛:[我………]

        Linda忍著淚說:[點解要係你呀?] 她轉身就走。她要努力說服自己,只是一時意亂情迷。沒有下一次,沒有下一次……這一次他沒有追上。她也沒有回頭,因為彼此也流了眼淚。

 

 

 

                        摘自 梁靜茹〈可惜不是你〉

 


“這一刻突然覺得好熟悉,像昨天今天同時在放映,我這句語氣原來好像你,不就是我們愛過的證據,差一點騙了自己騙了你,愛與被愛不一定成正比,我們被疼是一種運氣,但我無法完全交出自己~努力為你改變卻變不了預留的伏線,以為在你身邊那也算永遠,彷彿還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遙遠,但閉上我雙眼我還看得見,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曾一起走卻走失那路口,感謝那是你,牽過我的手,還能感受那溫柔”

 

 

 

        第二天早上,上課時兩人見面相當難堪,Linda有點逃避他。張飛也不知說什麼:[ 連老師早晨][張同學早晨]就再也不能回話。她轉身就走,[等等!]張從背包拿出一個保溫壺,這湯是他半夜煮的。[係畀你安胎飲]她感動得想撲向他,不!這裹是學校呢!

        張飛:[ 放心,我唔會逼妳,有咩等個BB出世再算啦。]Linda報以一個感激的微笑。張:[ 估唔到你仲狼過我,爆人樽,如果你過嚟跟我撈,妳肯定好快做大佬。]Linda笑住輕打他,氣氛好多了。往後的日子他們常在一起。

        有時他會聽聽嬰兒的心跳,張飛也有點像他丈夫伴陪她去產檢,他把愛慕之情轉為關懷。他的陳姓丈夫說要離婚來港辦手續,但未有音訊也找不到他。算了!Linda也不打算告知他有孕。大兒子被帶走,可幸陳生是愛錫兒子,之前也有定期寄大兒子生活片段光碟給她,但就沒有回郵地址。

        這些日子她又掛念大兒子又心痛。她想離開傷心地,張飛就為她在油麻地找了一間屋給她安胎,真慶幸有他陪伴渡過這艱難日子。張飛對這陳姓丈夫又愛又恨,恨他的無情,但沒有他現在就不會有這種關係,有時陪她散步,腹大便便的他們間中也會牽一牽手,但先甩開的總是她。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他們的緋聞已經傳得如天天的新聞報導,全校熱話,很多人懷疑她肚子是不是張飛搞大。

        不經不覺快會考,由於會考最少報六科,張飛老爸跟他說:[阿仔呀,人哋想個仔五科合格,我就想你五科唔合格,因為你至小要報六科,咁起碼有一科合格呀!]結果張飛冇令他失望。除了Linda教的中國歷史外,全軍盡墨。但這無損他的黑道事業。臨別學校,校方為他送上錦旗。他的學生徒弟約一百人,突然百人跪在地上向他致謝。感謝功夫令他們重燃鬥志造人和讀書,令他們廢青變男神!張飛叫他們起身,逐一握手道別。突然眾人包圍張飛,難度假感謝真報復。原來他們抱起他拋上天慶祝,一片片歡樂與不捨後,他校園生活正式結束。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