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59章 - 第59章(親密敵人)

P.173

        一小時後麗都灣的浮台上有兩個男人坐着,是劉備和他的上司劉元起警司,劉備向他報告他最近所作的事,上司非常滿意。但劉元起的態度由當初跪求劉備,現在變成擺架子的上司模樣。
        劉備:[劉sir!而家都夠料起晒洪門公會同我買白粉啲人,主要係虎鯊同柴狼兩隻老虎,其他香港同新界社團只係得個聽字冇行動。佢哋要貨就自己有渠道,更何況佢哋出面啲生意,有正有邪大把嘢做夠佢哋搵,唔一定要販毒。如果可以攞到Elaine手上姑爺文啲交易紀錄最好。我而家等多兩個月洪門公會再開會時,一散會就可以拉到虎鯊。但最好等埋姑爺文佢同唐周交易先至搞佢,再起埋唐周同木猜將軍條線,到時再交畀國際刑警。盡晒力㗎啦,做就係咁做,不過當地政府都應該奈佢哋唔何?]
        元起:[依家放姑爺文夜長夢多,人照拉!唐周條線你代替佢去引佢哋出嚟。]
         劉備:[你要我越玩越大,好多次都差啲冇命。我都唔敢肯定下次有冇命,你真係諗得好理想?]
        元起:[你教阿Sir做嘢呀?拉晒兩條人渣先算啦,Elaine就係你嘅護身符,你就正啦!我後生廿年,我自己上啦,幾時輪到你呀!嗱!講明先,公私分明呀,佢有嘢嘅你就照做嘢呀,唔好唔記得自己咩身份。]
        劉備對他有氣沒氣:[ Yes Sir!]
        元起:[話時話點解你要約我呢度傾?又要人遊出浮台,又沖涼麻鬼煩!]
        劉備:[你都知啦,傾嘢唔好畀人有機會錄影錄音呀,而家啲UC一係去天台一係去桑拿房,都係等啲人帶唔到機嚟拍你,睇戲都睇得多啦,揚晒啦!咁我約你出浮台又可以游下水幾好呀,係咪好有創意先?你坐嗰個位仲好舒服㖭。]
        元起:[其實你做古惑仔做得咁叻,不如咪鬼返嚟啦。反正文件上你都辭咗職,以後睇住和英堂,喝住佢哋唔好搞搞震,出面有料就報告我聽。警察係拉啲犯法嘅人,你大佬嚟㗎嘛?你有權力直接阻止啲細犯法,而我哋就要等有人犯法先去拉人,你話係咪對社會仲有幫助先?]
        劉備:[我屌你啦!阿Sir你唔係咁教我做嘢呀?你啱啱先話叫我唔好忘記警察身份拉啲犯人嘅,我唔知幾想快啲復職,邊個唔鍾意光明正大呀?我咁樣做嘢危險過著軍裝同人駁火好多,都唔知幾時會被人拆穿?好彩我唔係四九仔,算叫做係大佬輩。有事啲人都未必即刻敢郁你,先叫有啲安全感。你竟然叫我唔好返嚟,我直頭覺得好似瀨咗你嘢呀!仲有呀!我尋晚就喺呢個位同佢搞完,你坐嗰度就啱啱正正有我(心)完之後啲(潺),而家濕咗水活化咗我啲仔女,應該好活躍下,一早已經爬咗入你溫暖嘅籮柚裏面,乖仔你哋入咗去以後好好生活啦,要聽叔叔話知唔知呀?哈哈!]
        劉元起大驚,一手摸用鼻一聞大怒:[你條仆街呀!]正想出手打他,劉備已經一早跳入海中。
        劉備:[又係你話唔好教你做嘢嘅,我點敢講呀?捉到我畀你打獲點話啫。]元氣憤怒之極跳落水窮追劉備,雖跳入海中,但要追到年輕力壯的他談何夢容易,大家水中保持距離。
        元起:[ 你好撚嘢!下次我見到你,呢個仇我一定報呀!我唔隊爆你屎忽我唔姓劉。呢單嘢你夠膽爆響口,我肯定會滅口呀!]可惜!元起的仇最後也報不了!今次見面已經是最後一次。
        明天Elaine要到澳門賭場短暫公幹,順便玩幾天,找了Kenny秘密伴遊。對Elaine在公在私也要搞好關係,和她的感情能夠保命。兩人在澳門拍拖,吃吃喝喝談談情跳跳舞。他們經過一間珠寶店,Elaine在櫥窗看上一條五萬元的鑽石頸鏈。女人總愛收定情信物,劉備不識趣在店內不斷嘲弄這手鏈難看,手工差品味低。
        Elaine有點煩厭說:[唔買咪唔買囉!睇你都唔似咁孤寒。]兩人就吵起來,劉備像故意要跟他吵。兩人吵至景點大三巴,她只想收到定情信物,你嫌貴老娘也會識大體回禮給你,真的看錯他!他不似這樣不識趣,五萬元對兩人只是少數目。Elaine已經不想理睬他,劉備突然說肚痛就叫她站住等。五分鐘後Elaine眼睛突然被人用手掩著:[係我,你唔好郁。]是Kenny,他幫他戴上剛才的頸鏈:[送禮物畀人都可以花啲心思,咁先至有人記得架。]

 

 

 

P.174

        原來剛才Kenny是故意作弄自己,今次輪到他報仇要攞回尾彩。他跑回去極速買下再跑回來,突然的驚喜和剛才吵架,心情成了極大落差,他就故意開這玩笑去製造落差。他真有心思,叫人永不忘記!兩人情到濃時在大三巴底下熱吻,愛情在一個不尋常地方綻放,只因彼此已經愛上!
        晚上回到酒店,她在澳門找了些大麻,兩人在房間抽,她把煙頭反轉倒吹向他,他用鼻索令更快上腦。兩人又幹起來,愈墮落愈快樂!笑笑談談,她睡著了!以前劉備在美國求學,也抽過大麻,他懂如何回復清醒,渴檸檬茶去解再用冰水洗面。他要立刻打開她的手袋,情報科估計Elaine可能隨身帶著記憶體,但他找不到。剛才送的頸鏈她己戴上,所以她原本自己的頸鏈就放在手袋,莫非?細看頸鏈鑲在寶石後面的白金掛牌原來有暗格。打開記憶體只有半寸乘半寸的記憶卡,當時九十年代初是一件很高的科技。
       他立刻到酒店商務中心借電腦,買來新記憶體準備複製。當然沒有那麼順利,要八位數字密碼,那可能有?除非立刻用超級電腦去破解,就算有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很怕她會突然醒來,只好胡亂撞,糟糕!原來三次不中會鎖住,已經進入自我毀滅程式,要一分鍾內輸入一組正確密碼才可解除和啟動。只有一分鐘!除非立刻撞中,用她的電話號碼不湊效,時間越來越少!她知道後難料有什麼後果,隨時前功盡廢!劉備合上眼,這個環境他需要靈感。要信自己!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對!令他輸入一個小時候的朋友出生日期,天!竟然中了!真是難以想像,就如中六合彩一樣難!除了她,永遠不知她為什麼用這組數字。
        打開了全是亂碼,這是意料中事。劉備立刻複製,他回去把記憶體放回到頸鏈,裝作什麼也沒發生過。回港後劉備放了已複製的記憶卡在保齡球場的儲物櫃,和劉元起作不見面的交收,始終越少見面越安全,劉元起用了警方的超級電腦破解了亂碼,所有交易時間地點日期都在。但近期的交易時間就沒有,是最關鍵的一年,雖然已有足夠證據,但未算完美,要等下次他找機會再揾。

        跟著的日子劉備和她繼續情慾橫流,等待機會找記憶體再偷偷復制,但越來越難。雖然他也非常享受和她一起的日子,戲假情真自己真的喜歡了她感情日深,一邊又要為出賣她而感內疚,心裏很不好受。唯一安慰是姑爺文原來真的 很保護她,只找她當秘書作紀錄,一切販毒的嚴重罪行全不給她沾手。她做的全都是正當生意,只是手法踩界。如果她被捕也沒有證據證明她有份參與,最多只是知情不報等罪。

 

 

 

P.175

        這兩個月江湖發生了很多大事,首先是張飛退伍回來。柴狼早前出冊後重振聲威,打得洪飛社落花流水。張飛被柴狗派八刀手追斬,全被他以一份報紙擊倒。兩幫互相廝殺,洪飛社重佔上風,張飛被推舉為臨時坐館。柴狗被張飛重創打成白痴,柴狼以洪門公會名義,一個月後召集大會聲封張飛,劉備也被公會邀請出席。
        這段期間少傑為了在心儀女孩面前裝威風,在旗下酒吧瘋狂掌摑洪飛牛佬的女兒Yoki。張飛出面迎救,把這該殺的廢青耳朵硬生生扯甩。其實劉備真的想為張飛拍掌叫好,可惜各為其主,被逼和這個黑道天皇碰上。那傢伙跨張得簡直不是人類,出手飛快如子彈,拳頭重得要命。要出盡渾身解數才和他暫時打平,再纏下去必敗無疑,幸好能想法脫身。事後中了他一記重拳肋骨裂開,這傢伙真不好惹!其實他打少傑處理手法公道正確,這個人光明正大,邪中帶正。如果劉備要在黑道混下去,必定要招攬他為己用,大事可成!
        中拳受傷到醫院稍作治療後回家休息,Elaine知道便趕上來照顧劉備,她不是跟他只為情慾。為他煲粥, 一啖一啖餵他吃,人非草木,想起自己快要把她出賣,心裏難過偷偷流淚,真的愛上了!
        她點了大麻給Kenny止痛,在迷幻意識間,她拿了一個蘋果放在他額頭上問:[你信唔信我?]
        劉備:[信!]她竟然背後拿了把一呎長利刀,難道上次動過她的記憶體已被發現。肉隨砧板上,該怎做好?未容細想她已經一刀向他額頭劈下,好快!額頭一涼,左右兩邊掉下半個蘋果一邊一半,出刀分毫不差快狠準有如一個女劍客!劉備絲毫不損抹一把汗,她真利害!剛才是自己多疑了!對女人的格言,只要肯定她真心喜歡自己,就算龍潭虎穴也不用怕。她小鳥依人伏在他膊頭,江湖大家姐也是女人,對付女人總有對付女人的方法。
        劉備:[Elaine姐,你有咩心願?有冇諗過將來?]
        Elaine:[我嘅將來係搵個好男人就離開呢個江湖,去南太極國濟州島買一間白色小屋,裏面有你。我嘅最大嘅心願係我嘅家人喺集中營原來未死。好似你咁逃獄出嚟,同我哋一齊生活。]
        劉備已知道她深愛自己:[我都想妳有咁嘅一日,妳有冇諗過姑爺文為咗留住妳。當年根本冇認真搵過妳家人,甚至直頭冇搵過,放假消息畀妳,等妳死心,乖乖留低陪佢。]
        Elaine:[梗有諗過!我自己有經濟條件之後,已經私下搵人查,但又怕畀佢知道覺得好似唔信佢咁,最後查到綁手綁腳都係冇發現。同埋佢本身係一個好自私嘅人,唔係點會做咁多壞事。我唔排除佢鍾意我,但係佢最鍾意嘅一定係佢自己。佢從來都冇對我專一,冇因為我而改變,甚至犧牲我嘅身體嚟討好木猜將軍,佢有冇問過我想唔想!有次被我撞破佢搞女,我都冇大哭大鬧。佢兩個就即場呆咗,我好冷靜話:[要搞快啲搞!我趕住睇。]佢嚇到謝晒先着返衫,我同條女講:[我嘅今天就係你嘅明天。]自從嗰次佢先收斂咗。所以我無論做佢嘅秘書定女人,我都當自己係打份工算數,我對佢再冇期望自然就唔會失望,反正我都冇地方可以去,因為未有男人帶我走!]

 

 

 

P.176

        姑爺文閱女無數,習慣不帶感情,但總會遇上喜歡的人。

        他是喜歡她,但對她過去耿耿於懷,永遠只停留喜歡的階段。喜歡一個人,可以只求現在開心,就似要把她弄成標本,把内裏掏空,塗上防霉藥水,張開翅膀,用大頭針釘死她不讓她飛,作為鑑賞和炫耀。他觸摸妳只是為了自己興奮,不喜歡就把你收埋。他的所謂喜歡其實只是霸佔妳,就連自己青春也賠掉,其實他最愛的只是他自己。而且喜歡你,也可以不止喜歡一個。喜歡一個人只求現在開心快樂,不會負上長期責任。唯有愛才會讓妳期待將來,愛一個人,你會在乎她感受,讓他自由,振翅高飛!
        劉備連忙用力擁著她,情人深情的擁抱是天地間最大的安全感。江湖大家姐只是表面, 內心失落眼淚心中流是你不會看不見的。來到香港從來也沒擁有完整的家,有人才有家!
        劉備:[你點樣睇我哋去賣白粉。]
        Elaine:[嗱!我唔知你賣咩呀?我咩都聽唔到。但係我知道出嚟行都係一份職業,出嚟行都要行得似番個人。無錯男人係要有野心,你都上咗位啦,有咩衰嘢好收手啦,搵夠就積啲福,太折墮因住收尾嗰幾年!]
        劉備:[咁阿文呢 ?]
        Elaine:[佢不值一提,佢冇得救㗎喇!]大家姐即是大家姐,剛才還情深款款吐心聲。突然可以急轉頻道,就立刻可以回復清醒。誰相信你不知情?但這答案也是劉備想要的,這個女人良心未泯。
        她睡著了,劉備又要回覆警員身份,今次地點在自己家,偷取她記憶卡在家複製,這次是是她一張新的記憶卡。應該有最近的交易紀錄,密碼沒有改過,過程飛快順利。所有要知道的紀錄,真正完全取得。他又回到床上她的懷中,撲滅罪案卻反為他帶來罪惡感。
        明天她離開,她竟然查看自己的記憶卡後黯然落淚!三天前姑爺文要上大陸處理唐周的軍火交易。Elaine和Kenny就是和英堂最高話事人,Elaine回到公司辦公,有一名不速之客在公司樓下等她,兩人幾句說話間有點爭吵,Elaine就離開。
        而劉備立刻交出餘下資料給劉元起解碼後,所有要知的交易紀錄齊全。資料說今晚十點將會跟大陸船有大量白粉交收,這個買賣在昂船洲碼頭。劉元起派了重裝步署,理論上劉傋不需曝光也可完成任務,他大可以不去。但劉備在警方還未到步前七點半到達,他不希望Elaine會來,要拉也想親手拉她。起碼很多情況也可以幫她,劉備一個人四處視察,望向海邊思潮起伏。
        有一個頭戴鴨舌帽穿西裝身材瘦削的男人經過,劉備沒留意他。他突然用鎗指著劉備,示意跟他走上一部私家車,上車後那男人說:[劉備總督察!]他除帽原來是Elaine,她頭髮束了馬尾女扮男裝。Elaine叫他開車至金山郊野公園,全程不發一言,忽然間她變得很陌生。那麼這場交易肯定是假,目的是她將計就計引出鬼頭仔,劉備中計了!昨晚大家還好好,今晚已變得勢成水火!
        到了山邊停車,這地方是殺人滅口最佳位置。           Elaine:[你仲有咩好講?]
        劉備:[我知你仲有良心,我哋目標係姑爺文唔係妳。]
        Elaine一巴掌全力摑向劉備:[嘥氣!你當我第一日出嚟行?最後全部都拉晒,你接近我根本淨係想攞料,枉我對你咁好,你欺騙老娘!]

        劉備:[我承認當初係因為做嘢先接近妳,但係我都係人,我都可以鍾意妳,我都有感情㗎!]

 

 

 

P.177

        Elaine:[我點信你呀?和英堂都唔係第一次殺鬼頭仔!]         
        劉備:[唔好咁啦!你唔係講過我哋一齊去濟州島咩?做完嘢,我哋退出江湖一齊去!]
        Elaine:[劉Sir!咩嘢叫做完嘢先?轉頭要我做污點證人?再拉埋我!等我坐完監呀?差佬靠得住豬乸會上樹!]
        劉備:[唔一定要妳做污點證人,我都夠料做佢㗎。最多告妳知情不報,我會幫妳㗎。]
        Elaine:[ 咩嘢知情不報呀?唔好亂講阿劉Sir!我咩都唔知!我做正行生意嘅,就算知我寧願坐監都唔會出賣我嘅男人同啲夥記,你慳啲啦!]
        男人?我先至應該係你男人呀!這句說話真令他失望:[咁咪係囉!妳唔會有事,但係問下話,落下口供就小不免,阿文賣白粉害死咁多人,佢罪有應得。更何況佢點對妳呀?妳仲幫佢?我唔會為難妳,妳當咩事都冇發生過好嗎?仲有妳點會知我身份,依家仲有幾多人知道?]
        Elaine:[我點知你唔好理,你放心我唔會話俾人知。你有種就拉埋我囉!你係做大事㗎嘛?就應該要心狠手辣 !]Elaine轉身背著自己,身體一邊抖震一邊流淚,掩面痛哭!原以為期待的愛終於出現,卻再一次被欺騙!心傷透!
        劉備很內疚從後抱著她,Elaine別過頭轉身撫著他的臉:[你愛唔愛我?]
        劉備斬釘截鐵:[愛!]
        Elaine:[我好痛苦!咁我哋一齊死,就喺呢度殉情!]Elaine突然抱著他頭,兩人頭貼頭,她用鎗指向自己太陽穴。只要一開鎗,一粒子彈會射穿兩個人頭。Elaine正按動板機,劉備 一手拍開她的手:[唔好呀!]卡!鎗開了!鎗也是真的,但沒有子彈!原來鎗是用於收藏不能開的合法閹鎗。
        Elaine含淚鄙視著他,把他推開:[你又呃我,我真係睇唔到你有幾愛我?]就一個人上車離開,不想再見這無用的男人!自己開車走留下無奈的他獨自下山,反正他需要一段漫漫長路去思考。負心漢…唉!剛才的臨陣退縮 ,叫人看不起自己…唉!事情雖弄致如此,總算是有足夠資料,只欠拘捕涉事者。應該要全身而退?留下來只會更危險,真捨不得她。Elaine今次是揭穿我和提示我離開,她被我狠狠出賣,還維護我,我傷透她!我真該死我不是人!說真的,真想和她離開香港,重新做人!但還可能嗎?
        劉備致電劉元起,昂船洲一役資料有誤可以收隊,還道出和Elaine決裂。Elaine可能告誡姑爺文不要回港,所以要馬上到國內拘捕他,要快!劉備透露他在廣州會出現的地點,劉元起通知國際刑警和親自去廣州拘捕大毒梟姑爺文。
        明天Elaine回辦公室銷毀和整理文件,以防警方拘捕掌握證據,同時致電在大陸的姑爺文,說警方最近查得緊,叫他不要回港,詳細情況就不方便電話講。
        離開時她和手下步出大廈,有一部黃色法拉利跑車在等Elaine。旁邊站了一個年約廿七,高大英偉的男子。這個人一身古銅色,帶著太陽眼鏡,身上滿是粗金鏈,土豪味十足。Elaine叫她的手下先回去,她上了那男的跑車絕塵而去。從旺角駛至元朗一個豪華大宅。男主人肯定大有來頭,幾個工人見男主人回來向他躹躬,兩人進了一間大客房,房間近窗有張大床,旁邊有個酒吧檯,他倒了杯酒給她。他是四大天王的孫堅!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