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55章 - 第55章(考驗)

P.160

        劉備以為有機會見姑爺文和Elaine時,咸旦就給了一個新任務,是和一個年約四十叫蔡先生的人,拿個背包到深水埗西九龍中心,等聯發的人交給他們就可以。
        劉備:[呢包咩嚟?]
        原本關係友好的咸旦,這一天突然變臉嚴肅地說:[你唔好問,照做就可以。]明顯這不是普通合法東西。亦要防範接頭人有詐,還要避開警察,只好戰戰役役去幹。

        根據臥底守則,你混入犯罪集團,為了同化罪犯必然會幹一些違法的事,面對警察你的身份就是罪犯。只有你的直屬上司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所以你的犯罪活動千萬不要被警察當場逮捕。縱使你被通緝,只要最後成功破案,一切犯罪也可以推翻。
        同行的蔡先生年約四十,外形普通不起眼,全程也不發一言,他裝作不認識自己,有事就自然全身而退。劉備今次絕對是笨人出手,但又硬着頭皮。去到商場一樓大堂,蔡先生拿起手提電話,自言自語扮講電話行近劉備身旁說[我陣間返嚟!]就走,只剩下他一個,心情越來越緊張。
        他走了未到十秒,突然走來六名大漢包圍劉備,劉備:[你地係咩人,聯發?]換來一聲:[聯你老味!]就向劉備動手,劉備打退一人,擊開缺口衝出重圍,其他人同時撲上。劉備連忙衝出商場,沿手扶電梯出街外,手扶電梯前面三名普通途人突然掉頭捉著他,糟! 原來對頭早有後著,前面伏兵已經把他捉住。劉備大驚,索性用頭狂撼前面一人鼻樑,右手一掙,左腳一撐,用真功夫擊倒左右二人,後面又追來,他狂奔出商場。

        今次可能是黑吃黑自己做了禍心!甚至這班人亦可能是警察。假如裏面是白粉,以其重量被捕肯定三十年監禁跑不掉!如果因為套取情報,而被迫參與罪行,大前提是不要當場被捕。但這班人身份不明,萬一被拿下嚴刑逼供,也千萬不要表明身份,要先看清形勢。如果能逃脫而最後被通緝,只要一破案也可以水落石出。
        跑到街上左轉,就奔跑上快要開車的巴士上。正當巴士開行以為脫險之際,追出來的最前兩名大漢掹拍車門。車長開門後再開車,真的被他累死了!兩男逃至上層找劉備,其餘追兵在街繼續追著巴士至下一個站。兩人亮刀,那麼兩大漢肯定不是警察,是來攞命的!持刀劈來劉備忙於應付,對方身手不凡互有攻守,最後劉備辛苦打低兩人。
        下一站到,後面的七人已上了巴士,劉備手執刀,就直接飛向他們。弄開車窗,就從上層窗口爬出去準備跳車,下午長沙灣道馬路汽車左穿右插,追殺到,不理了!照跳!落地一滾,有車高速駛來,劉備落地再及時滾開,好險呀!要不然已是輪下鬼。私家車門打開,裏面後座有蔡先生和一個陌生男人和前面一個陌生的司機。
        劉備想也不想上車說:[你去咗邊,有班人嚟攞命!到底你係咩人?]

        蔡先生:[你收聲!陣間你咪知囉!]後面有個男人拔出手鎗指著劉備,劉備只好乘乘跟隨三人到荔枝角工廠大廈一個豪華辦公室。裏面只有一人,是位戴鴨舌帽,寒背的大叔來開門,大叔一早已準備一張大班椅給蔡先生,更為蔡先生用布抹乾淨座椅和為他到茶。
        劉備被另外兩人用鎗指住,兩人不斷毆打劉備。然後叫他打開袋,裏面果然有兩包白粉,每包有一公斤重。劉備被蔡先生用鎗指著頭:[細路!你知唔知呢兩包嘢,夠你坐成世呀?]
        劉備:[你又唔係差人憑咩呀?]
        蔡先生:[邊個話我唔係,我係警方臥底線人。]此時另外一個男人毆打劉備邊說:[邊個叫你嚟?唔講你就同我認晒佢,你以為自己好有義氣呀?唔講打死你!]
        蔡先生叫他們停手:[細路!我跟咗呢條線好耐,你供佢哋出嚟!你轉做污點證人,我保證你冇事。]
        劉備:[嚇鬼乜?你講就係呀?你想玩黑吃黑咋?你係差佬我係玉皇大帝呀?精嘅即刻放咗我!我都保證你冇事!]
        蔡先生:[我咪講咗囉,我係警方臥底線人。我上司係盧植,大家自己人唔使扮嘢啦。]

        劉備大驚!這一驚非同小可,相信他的身份已經敗露,幸好估計是第二組別的臥底蔡先生來救駕。盧植就是自己的前上司,飛虎隊教官,竟然遇上自己人。如果將資料直接交給他,不就可以。但他心裏越想越亂,索性閉上眼冷靜。但要快!他認識盧植不會是錯吧?但是臥底上司劉元起從沒有提過有第二組臥底這回事,相信定不相信呢?凡事小心點好,一句說話,一個錯誤反應和表情,足以致命!
        劉備:[咩盧植呀?食唔食得㗎?蘆薈糖水我就成日食!]

 

 

 

P.161

        蔡先生:[盧植總警司呀!]
        劉備:[你大我呀?咩警司呀?佢做過啲咩呀?有啲咩伙記咁巴閉呀?]
        蔡先生:[盧植咪同無味神探陳琪同期嗰個囉。]
        劉備心中大喜,但要控製表情:[你講嘢都九唔搭八嘅,我係古惑仔,識撚你咩盧植蘆薈呀?單嘢我一個人做,真係差人咪鎖我囉,咁你攞着證件出嚟睇下吖!你根本係冒警想食我批貨嘅古惑仔,夠薑咪開鎗囉!你估下有冇手尾跟?我哋呢啲三點水講義氣嘅!好似你啲咁呀?出嚟行講個咩字呀?你哋講嘅唔係義字,講個跣字有你份!]

        此時他已猜到對方真正身份,換句話說這支鎗可能是,…劉備突然一揚手,聲東擊西。他飛快用身體大力撞開那清潔大叔,一手捉著蔡先生再奪鎗,好快!再將蔡生推向前面兩人,同一方向鎗指三人,另外兩人亦拔鎗,雙方舉鎗對峙。劉備打中一人,自己也肯定中鎗。
        突然聽到啪啪掌聲,有人從一房間走出來說:[好嘢!果然夠雷夠薑吖Kenny!不折不扣嘅金牌打仔十二底紅棍。] 說話的人是他大佬咸旦。

        劉備看一看剛才被撞開的大叔,他直覺認為這個大叔不簡單,剛才隨時會出現殺人的情況,殺人滅口越少人知越好,不可能會胡亂給一個清潔大叔知道這麼多秘密,那麼這個人必定身居要職,他一直在裝傻。劉備指着大叔說:[你先至係呢度真正嘅老闆,和英堂辦事人姑爺文係咪?]這個大叔笑笑除去鴨舌帽和那套污糟外套。他挺起胸膛,神采飛揚氣宇軒昂!和剛才那種卑躬屈膝判若兩人。看真點他眉清目秀,四十多歲但保養得宜打扮時尚,看上只有三十出頭的他,年青時應該是個俊男。

        大叔說:[你已經被取錄,和英堂歡迎你!]
        咸旦:[Kenny你好眼利,有啲料到呀!佢就係和英堂坐館文哥。無情情有人要埋我哋堆,又咁心急要上位。我哋點都要試下佢有幾多料,同係咪鬼頭仔㗎喇?前面三個係我親細佬,蔡先生係咸菜,另外就係兩個紅棍咸魚同咸豆。]
        劉備:[唔使問支鎗一定係假㗎啦?]
        咸豆:[你支鎗就假,啲白粉係假,麵粉嚟,我哋都唔賣白枌,最多賣下丸仔。]
        咸魚:[不過我哋兩支鎗就堅嘅!]劉備一怒之下就手執兩包假白粉掟向兩人,兩人全身麵粉視野模糊。他就沖前把兩人狂打。咸菜從後襲擊劉備,劉備就想引他過來,一記虎尾腳重重打中咸菜。劉備飛快十多招就打低咸氏三兄弟,再搶去兩支真手鎗指著他們控制大局。
        姑爺文:[夠啦!你咩尾彩都攞返晒啦!放人!入嚟傾下偈先。]劉備就放手,正式接觸姑爺文。
        劉備真的很機警,幸好剛才沒有和咸菜說什麼。那麼自己就被試到,死於自己太天真。假如蔡先生真的是我臥底線人,那麼他就是警察,自然不會殺我,那更不需急於相認。
        劉備曾經懷疑是不是一個來試探自己的局,他能夠說出盧植,的確有剎那想衝口而出的衝動。要查盧植總警司的資料不難,由於他很高級,政府透明度又高,高級警察經常會在電視新聞講解案情,平民要查一個真實警司資料來自完大話也很容易,只是對方隨機找了的總警司又剛巧那人正是自己前上司。又假設今次是外人冒警黑吃黑,只需要直接搶貨就可以,一早就可殺我!剩下最大機會是試探我的忠誠,劉備就繼續扮義氣不妥協,目的是要看出破綻,如果真是試探我,這些說話必就是他們最想聽到的 。
        破綻是根本無味神探不是叫陳祺,那就肯定是一個局。那麼蔡先生也是假的,鎗也應該是假吧!如果自認臥底出賣社團,我就被咸魚咸豆兩支真鎗即時鎗決。所以他們的鎗的確是真的,他是故意套我說話,幸好我通過測試,怪不得之前有位師兄被殺,真的險過剃頭!姑爺文扮鬼扮馬,就是要近距離看看我的反應,有突發事亦隨時可以置身事外,這個姑爺文绝不簡單!
        文:[金善男 Kenny,好耐未見過你啲咁嘅精英,我哋公司未試過有人平地一聲雷,你一入嚟就紮職。你好快會係黑道明星,估唔到太極國啲古惑仔咁堅呀!]
        劉備:[文哥!咩你搵啲咁嘢攪?玩到細佬我呀!]
        文:[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個侄入世未深,我都唔知佢會搵啲咩人返嚟?佢本來跟我嘅,我都唔得閒理佢。你要多啲幫我睇住佢,我叫佢哋條Line以後跟你呀。]
        劉備:[文哥唔使客氣啦,啲細嘅我自己慢慢搵得啦。] 此舉動劉備覺得姑爺文對自己未到百分百信任,美其名是幫你建立組織,實際可能是監視自己。
        文:[ 咪你推我讓呀,一於咁話啦!你新紮大佬嚟㗎嘛,你知㗎,做我哋呢行人多先有勢,先有江湖地位。單打獨鬥你估西部牛仔咩?真係有需要㗎。放心!以後你有大把世界,多多人都養得起,諗住有咩目標先?]
        劉備:[我哋呢啲過江龍,想搵餐飯食啫, 去到人哋地方初嚟報到,點都要同人埋下堆。但係堆唔係你話埋就埋,都要人哋認同你。我唔係香港長大嘅,點都有小小被人種族歧視,你做咩都低人一級咁。所以我要做就做紅棍王,我想出賽!]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