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5章 - 第5章(偶像恩師)

P.18

        另一方面張飛也是一名球迷,幾年前巴西球王比利來港獻技,迷倒小張飛。將自己改了個英文名為 Pele Cheung ,本身愛踢足球,他很喜歡這團體運動。以他天份如肯用心花時間去練,去歐洲試脚加入青訓的話,其實有能力在歐洲頂級聯賽立足。但他的精力大部分也去了打拳,除了教拳外,有時放學後愛在學校隔離的保安道球場踢波,他本人對這地方甚有感情。

        原來五年前張飛約十歲時,也在這裏踢波。認識了一對兄弟,兩位大哥哥就在後面長沙灣蘇屋邨長大。他們是玩音樂,張飛和大哥特別好感情,張飛從大哥身上學會很多音樂、唱歌、結他、樂與怒、理想、和平與愛的精神、人生智慧等。大哥後來和幾個樂手組成樂隊,那兩兄弟大哥叫家駒,細佬叫家強。該樂隊後來成為全球華人公認的華人第一樂隊,成就前無古人,直至三十多年後,也後無來者。樂隊名字叫Beon。

        現在一九八七年Beon已經在香港火紅,已不可能再在球場和他踢球。但也有電話聯絡,張飛也常去棒場。幾年前張飛去伊利沙伯體育館找家駒,當時Beon還是地下樂隊。樂隊成立不久,家駒為宣傳演出在街上派傳單。有一少年接過傳單,當面揸巢侮辱。衆人面如死灰!

        張飛看在眼裹就一句:[睥乜撚嘢呀,仆街!]一手义住哪少年的頸部,以單手提起少年離地。弓馬合一,向前一推整個人飛起,撞向垃圾桶,弄得他滿頭垃圾。張飛再手執少年衣領,手一巴掌再反手一摑。幾隻牙脫掉下來。

        少年滿咀鮮血說:[大佬!我冇睥到你呀!]

        張飛說:[知唔知我係呢度陀地呀!下次咪再畀我見到你,我實扭毛巾咁扭你,同我躝!]少年立刻走,張還未算數:[係叫你攔呀,四腳爬爬嗰隻呀!]就一腳踢向該屁股,少年真的躝住走。

        家駒質問張飛你點可以打人,張飛說:[鳩撚屎咪打囉!欺善怕惡,抵死!] 怕了幾位大哥哥囉囉嗦嗦,就行過一旁抽煙。不得不承認黑社會做事方法也挺爽的,那時其餘三位成員圍着家駒說,不要再和黑社會朋友來往。而且他也可能會拖垮大家事業前途,那怕是幫自己都一樣。但家駒就覺得,就是因為他有背景,所以更加要用音樂去教好他。由於家駒沒有放棄張飛這小朋友。所以他可以向這個大哥哥身上學會很多,包括做人。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