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49章 - 第49章(老笠)

P.147

        三人再回到熟悉的延吉市,媽媽找回當地朋友,己離開三個月,終於可以洗澡吃好的。休息一會後,媽媽打電話給丈夫劉弘,可惜未能找到他,也不方便留言,總不能說大陸的情婦等錢救命逃亡去南太極國吧?媽媽火得大力拍枱,竟然在最需要的時候找不到他。她以前住的宿舍在被捕後,劉弘之前送的珠寶,自然也被公安拿走。
        志成就去找素未謀面的親女兒,憑他記憶女兒的書信地址去找,是工作宿舍。上門見到已經十一歲也未曾見面的女兒,她叫甘梅,一入門問:[妳係咪甘梅,我係甘志成,我一直同妳通信。]
        女孩驚訝說:[我係。]
        志成:[我係妳爸爸。]
        面前的甘梅是十一歲女童,已長得亭亭玉立,皮膚白滑,青春逼人,標致五官,相貌娟好樣子清純漂亮,有如天使般迷人,雙眼圓潤精靈,眼神流露那年齡不應有的滄桑,散發出一股楚楚可憐的鄰家少女味。
        一年前媽媽失蹤,聽說她已死。自己一個人在鞋廠當童工,唯一親人爸爸在勞改營中服刑。幸好那次妙音被捕時她躲得過,她已嚇得辭工轉職侍應,要不然被捕不知有沒有命回來。
        甘梅被突然相認的男人嚇呆,她跟自己樣子很像。志成已激動得緊抱著她,手緊貼女兒面龐,熱淚縱橫。那種情感不可能是假的。甘梅就叫了聲爸爸,兩人團聚了!
        志成說:[我會帶你去南太極國,我哋以後就有公民身份。]那一夜工廠朋友靜靜準備火鍋和啤酒泡菜等,慶祝妙音們成功越獄,他們全都是可信的朋友,妙音和志成講述逃亡和集中營的見聞。

        劉備看見甘梅,兩人立刻熱情擁抱,因為大家早已認識的兒時玩伴,她除了在鞋廠當過童工還是劉備所讀黑市小學師姐。甘梅間中也有和劉備那班小朋友一起玩,本身對這個與眾不同的帥氣小朋友特別注意,很有好感。雖未至於很相熟,但他被捕後也一直擔心他回不了來。想不到他和爸爸是同一個集中營,還一起回來。
        大家也喝了點酒,媽媽和志成哥越來越親熱,她抱著志成倚偎他,尤如戀人深情對望。相信導火線是媽媽找不到爸爸,要逃出邊境沒錢沒助力,隨時又被中國公安捕獲遣返北太極國,現在又要再打工作賺錢。
        妙音以為兒子看不見自己,劉備也不想看見媽媽抱著另一個男人,就叫甘梅陪他出去吹吹風。兩人傾談的話題都是逃亡經過,甘梅驚訝自己原來有甘竹這樣的弟弟。
        甘梅:[我爸爸好喜歡你媽媽。]
        劉備:[係!佢哋係初戀情人,喺集中營撞返,出生入死共渡難關,再咁落去我擔心我可能會家變。]
        甘梅:[感情嘅嘢都冇話對與錯,對唔住邊個嘅,反正你媽媽都係人哋情婦,你爸爸喺香港都有老婆啦。]劉備的反應是這個比自己大一歲姐姐真的心直口快,自己有點不悦。她竟然直斥媽媽是情婦,但這確是事實。
        甘梅:[如果你家變,即係佢哋結婚啦。我先唔同你做一家人呀!]甘梅笑笑輕輕用身體輕撞劉備,有點挑逗。劉備感覺甘梅姐姐未見一陣子長得比以前更漂亮,洗盡孩子氣,揮身散發著少女味道。她不想和我是一家人,即不要我做弟弟吧?那關係是什麼?情侶?這倒也不錯哦!
        甘梅:[係呢,你試過拍拖未呀?]劉備心頭亂跳一通,令這小男孩想入非非臉也紅了。

 

 

 

P.148

        大家沈默一會後,甘梅忽然說回正經事:[要走!我哋先要儲錢準備逃出中國,唔好問同事朋友借咁多錢,咁多人集資太張揚。現時逃走路線主要有三條……
        一係用假護照直接由北京飛去南太極,最危險係出境捉到肯定遣返北太極集中營,所以去啲人一早帶定自殺工具,不過一到南太極機場就成功,到機場直接同海關講,我哋係北太極人尋求庇護就可以。其實呢條路線最簡單直接,亦都係最危險。
        第二由東北走去西南,呢條線整整劃過一個中國,好遠!再偷渡去泰國或者柬埔寨。入到境再去當地南太極領事館。缺點太遠,夜長夢多!
        第三條係向北走經京哈爾濱、內蒙古穿過戈壁沙漠 ,去蒙古南太極領事館。就算喺蒙古被補後會遣返你去南太極國。過程最辛苦最艱鉅,隨時會渴死,而且我爸爸都係喺呢條路線被捕。]
        三條路都不是好路,這個甘梅一定整天也想等爸爸帶她去南太極,所以一早己搜集好資料。現在大家了無牽掛,劉備就拿了一技竹棟直,然後放手,竹落地指的方向,就去那方向:[原來行呢條!好!依家我哋留得越耐越危險。我都想盡快走,不過有啲心願未了,搞掂咗我就行,仲即刻有錢走。]
        甘梅正想問,劉備說:[我要做低個工廠老闆,順便打劫佢,呢個仇我一定要報!]
        甘梅:[你玩到咁大呀?你頭先話用鎗殺過一個守衛,你唔係殺人殺上癮呀?]
        劉備:[咪傻啦,你咪當我殺人狂先得㗎,我十歲細路咋。上次危急係被逼㗎,唔係佢死就我哋全部死,何況佢都唔係咩好人呀!咁啦!我應承你唔殺人,不過到時,打起上嚟好難講㗎。] 
        甘梅:[如果你真係唔殺人嘅話,我就話佢知佢喺邊,就算我幫你,兩個人就夠啦?]他答覆[係!]她講出工廠老闆平時愛在一間酒廊和商家應酬,他倆就在附近視察場地,劉備就凝定他的復仇計劃。甘梅回到宿舍,問同事借了一輛綿羊型摩托車。
        這邊妙音又打電話給劉弘,依舊由秘書接聽,只說劉弘不方便,有什麼業務上可以幫到妳?令妙音更為焦急,劉備回來跟志成哥和媽媽商議:[依家留得越耐越危險,我哋要準備定行李,因為公安隨時檢查,隨時要即刻走。我同甘梅已準備路線,今晚甘梅準備四張假身份證,同買定四張火車飛半夜上火車。夜晚警察唔會查得咁緊,走咗再算。]
        當晚酒廊外工廠肥老闆果然出現,喝醉了的肥老闆左擁右抱兩名美艶女郎步出。一名戴帽子男孩拿著一束玫瑰花步前向工廠老闆說:[先生買支花畀你女朋友呀!]
        老闆:[買乜撚嘢呀?咩女朋友呀,你眼盲定耳聾呀?雞嚟之嘛!咪阻住阿叔啦,污糟仔!人生仔你阿媽生仔,生埋你啲咁嘅乞衣仔,彈開啦!]兩女郎面黑露出不悅之色。
        男孩就不理:[買啦!做個好心啦!我媽咪入咗醫院呀!]
        老闆:[買你老母咩!關我撚事呀?我乜撚都做㗎!係唔做好事!]
        旁邊的女郎說:[老闆人哋咁慘,你咪畀啲錢叫佢走囉!]老闆在西裝拿出一大疊一百元人民幣,但只是從底裏抽出張一蚊紙幣掉在地上說:[ 嗱!乞兒醒你㗎,去救你老母啦!阻住阿叔扑嘢!我屌你老母!]
        男孩突然抬起頭露出濃烈殺氣,叫人不寒而慄。跟之前卑躬屈膝判若兩人,他說:[我最憎人講我老母!誰人無父母何必屌老母!]跟著一束鮮花直插肥老闆肚腩。原來花束中藏了一把刀,白子入紅子出,他是劉備!他飛快插了八刀,兩女人嚇得尖叫走開。肥老闆痛極一腳撐開劉備,劉備忍痛捉著他的腳掌向腳踭以上再拖-刀,一聲慘叫!肥老闆被割斷腳筋。劉備奪去他手上的大疊鈔票,就跑去轉角,入了一條後巷。
        兩名女郎把散在地上剩餘的鈔票執起說 :[ 死仆街!兜口兜面話人哋係雞,我哋都有阿媽生㗎!抵你死!]就跑了。

 

 

 

P.149

        劉備跑進後巷甘梅早己騎上綿羊仔電單車,她兩手張開一個大黑色膠袋,劉備把染血的鮮花和鈔票放入膠袋,再用毛巾抹手換衣服亦全放進膠袋。甘梅開車遠去,至到一個泥地僻靜處,把剛才染血的鮮花和他身上衣服燒毀。將灰燼放入膠袋掉進垃圾桶,他搶得有萬多元人民幣,算夠錢支付四人逃亡旅程。
        回去會合雙方父母,把電單車歸還給同事,就買票上火車。其實肥老闆腹部被插八刀,全是肥肚腩脂肪,死不了,不過左腳被挑腳根,從此要用拐杖。報公安追查,查也查不了,沒人證,兩妓女執錢走自己也算是搶劫,怎會幫這衰人作證。燒掉的物證早已去了堆填區。最重要是劉備根本就沒有身份,如何查呢?如果不是當場被捕近乎不可能破案。其實劉備作案前是故意扮可憐,如果他肯做好心,他會給自己一個理由放過他,今次就當他咎由自取。
        在火車上劉備向母親和志成解釋逃亡路線和交通,妙音問他為何突然這麼有錢?
        劉備:[媽媽!我唔想呃你,我哋去清靜啲嘅車廂講你知。]四人行出去,他說出一切。
        妙音一怒之下一巴掌摑兒子並說:[我幾時叫你找佢晦氣,仲打劫!你做緊既係壞事,你有咩事咁點算呀?]
        甘梅走出來擋在劉備前面:[阿姨你要打打我先,我都有份幫佢。]
        劉備一手推開甘梅:[行開啦!我男人老狗使乜要妳啲女人仔幫我頂,一人做事一人當!係!係我錯!但佢畀我罪有應得多多聲,唔係佢鞋廠啲人會返去勞改。佢嗰啲都係不義之財,就當係替天行道。而家我哋留喺中國太極區好易畀人捉返去,除非去到南太極國先有真正身份,唔通仲返去打工慢慢磨呀!到時出唔到糧再被人拉咁點算,冇得揀,我哋根本沒有明天!]
        妙音:[你咁細個就用刀用鎗殺人傷人,我知你都係為世所逼。我同你講你要好好記住,你將來做咩事都好,都要憑自己良心去做事。就算幾危險都好,寧願自己死都唔可以有心去害人,知道嗎?]
        劉備:[媽咪我知道,放心我唔會亂嚟!]大家就若無其事返回車廂。對與錯每人心中有把尺,大家標準都不同。你可以否定他人,但良心這回事是不容否定,很多人覺得有些時候,良心應該凌駕在法律之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