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4章 - 第4章(建立新班子)

P.13

        放學後有約二十個黑少年,其中五人是他的同班同學,被他用粉筆掟爆眼鏡的蛇仔明是其中一位。他們身上藏着刀,衝著張飛而來。張飛完全無懼走向前。Linda遠遠看見緊張起來!正想報警,當時還有一架輕型貨車停下,今次張飛逃得掉嗎? 不!而且他也不打算逃。

        同班的同學鳩泰和喪榮怒喝:[所有人掹刀指住張飛!打佢老母屌(系)!]張飛一聲冷笑,從校褸拿出兩支輕機鎗,向眾人埽射,他們紛紛倒下和走避。氣鎗是非法改裝過的,擁有四焦耳火力可以打爆玻璃,把黑青打得落花流水。有很多人縮在車後一角,子彈狂掃,也快去了大半。

       有人說:[夠薑放低鎗出嚟打!]張說可以,有十幾人持刀衝去劈張飛,張飛用腳撩起地上的刀,用手接著瀟灑得如古代俠士。再向其中一人飛過去,準繩飛中那刻黑少年手中的刀,把他手中刀打掉,嚇得黑青們腳軟。張飛背後有人上前偷襲,他以一記虎尾腳踢飛。他根本完全不把這群廢青看在眼內,不消兩分鐘衆人全部打得訓在馬路,場面壯觀!其他不關事的同學也忍不住為他拍掌歡呼。而且他無用過刀,不想流血收場攪大件事,故意手下留情。

        如果二十人同時圍住他,張飛真的不能不逃。但由於他出雙鎗退敵,令很多人中鎗躲起來。所以當張飛棄鎗後,他們又分散上前,引致張可輕易逐一擊破。他們根本毫無默契、章法、計劃,冇膽又大聲,冇功夫的烏合之衆,怪不得張飛完全無懼,只當凊理垃圾。

        還有一部輕型貨車駛來停在張飛前,原來司機係牛佬,裹面有冼拿和世飛,他們在車上但早不出來幫手。到來目的只是來幫手抬起同學,因為他們對張飛太有信心,張指定把其中五人枱上貨Van,有如屍體躺在後貨蘢。張飛從書包拿出剛有來電的(大哥大)手堤電話,是Linda打來。

        張飛向老師說:[唔使報警, 我會搞得掂㗎啦。我帶佢哋返去埋枱,冇事嘅。]車駛向果欄處,兩人從車尾扶同學向區內一間老牌跌打館。該師傅也是老張的手下,張飛付了已折扣的醫療費後。牛佬和世飛等五名徒弟在旁,而剛看完鐵打的五位同學,分別係鳩泰、喪榮、大麻成、龜公德。還有昨天被張飛以粉筆打爆眼鏡的蛇仔明。

        張飛:[我係果欄洪飛社嘅四二六紅棍。後面五個係我啲細佬,你五個自己響朵呀。] 五人各自報上所屬幫會和拜門大佬是誰。

        張飛說:[由而家開始,我會接管呢間學校,我唔理其他同學係邊瓣,總之返咗學,就由我揸旗!所有大小事社團糾紛都要問過我先,你哋五個以後跟我,保證大魚大肉大把女。你要出位嘅,我都可以畀嘢你做。你要學功夫我可以教你,我揀你五個係覺得你哋算有種,睇得起你哋。而且喺學校算你五個背景最猛料。好啦!做兄弟定做敵人,你吔自己諗啦!]

       其實張飛的統一江湖志願是講真的,首先他小試牛刀統一班房、在學校插旗、繼而到小社區、到洪飛社團、九龍區、全香港。第一步不容有失。而這五人就是全校最壞,最有勢力的五名學生。張飛一早已起了他們底,如果連這學校也辦不到,那怎可能征服整個江湖呢?

 

 

 P.14

        五人邊抽煙,邊考慮著自己的黑道前途。剛才有人叫埋自己大佬幫手,二十人整冶一個張飛,卻被人打得落花流水,只顧自己逃跑,不顧兄弟死活。眼前的敵人卻找人幫我醫治,而且既往不咎。張飛這新同學無論在黑道、聲望、財力、勢力、功夫和情義上,也遠勝自己的所謂大佬。最重要係張飛是合眾人之力也惹不起。

        蛇仔明就第一個投城:[我要問下我大佬先。]本身蛇仔明自己也是洪飛深水埗的一份子,比較容易。其餘四人也相繼答應。

        張飛一揚手:[牛哥OK啦!] 牛佬就分別致電五人的大佬,商討轉會事宜和交利是等。牛佬安排其後再補辦入會儀式。

        張飛先叫五人回家洗澡換校服,再到油麻地大排檔,他請食晚飯。其間龍婆來找張飛說,孫仔四眼坤上次跟世飛練完一堂泰拳後,就鬱鬱寡歡沉默起來。龍婆怕他又有輕生念頭,再求張飛幫他:[我只有一個孫,飛仔你可唔可以幫我睇住佢呀。]

        張:[龍婆呀!我係黑社會嚟㗎!我怕會教壞你個孫。]

        龍:[飛仔!黑社會都有好人壞人,我由細睇到你大,你份人唔通我唔知咩。就當佢跟你見下世面,好過連個孫都冇埋。佢父母早早病死咗,好可憐!]張飛看著龍婆那滄桑的臉,只好點頭應承。再一眼厲向世飛,有着怪責他之意,肯定你們在擂台上,欺負新來的坤哥所致。

        張飛帶同軟硬擦膠去到龍婆的生果檔,只見坤哥垂頭喪氣坐著看擋,吃着白粥。眼神散渙沒有焦點,似給人點了穴如石像沒兩樣,情況嚴重。

        張飛輕輕的踏著坤哥膊頭:[我唔想睇到我朋友食啲咁嘅嘢!跟我走!]一句又關懷又豪氣的說話,坤哥眼神充滿感激,眼帶淚光。心想我有資格做你的朋友嗎?我真的可以追隨你嗎?你的能力令我自卑,但你並沒有放棄我。

        坤哥於是跟著張飛前往大排檔吃飯,問坤哥尋死的始末。原來坤哥鍾情一位鄰家女孩,但他一向只能做觀音兵,一次女神暗示想和坤哥去日本旅行,令他如上了天堂,以為期待的初戀來臨。女孩說沒錢,希望坤哥負擔費用。失學失業的他只是打散工維生,於是向貴利借錢十萬為女孩帶來豪華之旅。女孩拿了坤哥大部分的錢去訂機票酒店和對換了大量日圓。

       誰不知去到機場,竟然有另一高大威猛男伴在場,他叫柴狗。女神雙眼一直望着他,兩人態度親熱,三人同行令坤哥崩潰,但懦弱的坤哥只好跟隨。頭一天只是幫他們拍照和搬行李等。晚上最要命是兩個狗男女還在坤哥面前床戰,視他如透明。他只能捲進被窩痛哭了七天,回來後給周圍的人起了花名叫奴隸坤。而且貴利佬上門追債,被屈欠單已去到要還二十萬。可憐坤哥於是自尋短見。

        張飛問:[柴狗係咪九龍城聯發社柴狼個仔?]

 

 

P.15 

        坤哥說他有這樣提過,他的父親柴狼也快出獄。張飛覺得這樣事情就好辦,反正總有一天柴狼會和自己決一死戰。坤哥這感情糾紛雖然不可算在社團戰爭間,但張飛會順帶幫他出這口氣。

        另外張飛就跟追坤哥貴利佬講數,對方俾面這油麻地小霸王。把利息由本來十萬減至五萬。連本帶利還十五萬,即日截數,十五萬分兩年,每月平均攤還。張飛幫他找了頭三期數,更會安排他不錯的工作崗位。張飛對兄弟一向疏爽,而且他本人一向認為,錢夠膽洗就夠膽揾!用多了錢只會逼自己去賺得更多,他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坤哥感覺眼前這位十六歲大佬的本事和義氣。

        在大排檔張飛和坤哥在內共十二人。在坐中陳世飛、軟硬擦膠、洗拿、青白葉一起在油麻地成長,大家都崇拜張飛。於十二歲那年,正式拜門,和跟張飛學功夫。

        陳世飛,相貌英俊,為人聰明頭腦冷靜,學業成績突出。而且功夫了得,和青白葉是張飛兩大頭馬。大飛張飛,細飛陳世飛,幾年前己絕對是油麻地的新勢力。

        青白葉,原名葉柏青。青白意思就是青山白痴葉柏青。此人行為白痴而得名,往往造一些出人意料的事,例如他一次想扮特技人飛車落海,再開門跳車。成功了但幾乎趕唔切跳出,還被路過的便衣警察看見。除了無牌危險駕駛外,更要支付約萬元打撈費,入男童院四個月。此人最大優點是坐言起行,做事衝勁唔會得個講字。十一人中他最會打,最大膽,有張飛六成功力。喜歡Hip Hop文化與打扮。梳了當時荷蘭足球巨星古烈治的髮型。後來十八歲那年他真的去當電影特技人。 

        冼拿原名洗志拿,洗拿是花名。並不是有着巴西賽車手一樣的駕駛技術,而是雙腳長期生癬而得名。但此君家中開車房,他手車也相當利害,在這方面不下於張飛。他有一位青梅竹馬的女朋友汗娜。

       汗娜是張飛唯一的一位女門生,今晚沒有出現。原名項娜,由於天生大汗,經常滿身大汗被取笑因而得名。其實她是一名聰明活潑的美少女,幫張飛的生意和投資作秘書。她經常阻止一眾兄弟帶洗拿去獵艷,所以要和兄弟們鬥智鬥力。

        軟硬擦膠為孖生兄弟,大哥軟擦膠原名顏光源,細佬硬擦膠原名顏交強。張飛自少幫兩兄弟起了一個非常惹笑的花名。兩兄弟向來講得笑,功夫就唔講得笑。而且兩人天生默契十足,如果兩人同步進擊,除了張飛外。暫時無人能擋。兩人一搭上女伴,就玩移型換影。一女服侍兩夫,女孩們都懵然不知。

        新相識的五位--鳩泰,原名譚九泰,家中兄弟排第九。不愛回家經常玩通宵後上課訓覺,欠缺衛生。

        喪榮,情緒慣性失控。好勇鬥狠,貪威識食。做事不顧後果。        

        大麻成,人如其名,甚愛抽大麻。後來行動升級,賞盡百毒,被家人大義滅親報警,入了戒毒中心。出來後只保留抽大麻這壞習慣。        

         蛇仔明,為人好賭,在自己社團非法賭檔做保安,卻自己賭埋-份。最常說的話是[今次又輸到瀨尿。] 所以要用工作抵債。

        龜公德,姑爺仔一名,口甜舌滑。搭上女孩後經常叫他們賣肉養自己,正宗軟飯王,沒有女人他會死。

        最後是坤哥,為人懦弱,但底子裹其實頭腦不錯,只是埋沒了。

        張飛和衆人飽餐一頓,酒過三巡氣氛不錯。五位同學放下當初的敵意,真心和張飛友好。而且牛佬致電其前社團大佬,自己確認後。已經正式成為洪飛大飛哥門下,人也開始投入。

      張飛率領衆兄弟落尖沙咀Disco再玩,此乃洪飛社作睇場,門生在門口收票。

 

 

P.16

        賣票收票這工作往往令衆兄弟,媾女得手成功率達八成以上。由於放不放這女孩免費入場,生殺大權在他們手上,所以女孩子總愛和收票的拉關係。更重要是原來女孩拿出銀包,打開買入場券付款時。總會看見銀包中間擺放的相片,如果有男朋友的肯定會放出來,不然就是姊妹合照,自戀相或身份證等。就可以瞬間就分辨這女孩是否單身,快人一步入舞池搭訕。

        如果那女孩覺得你討厭,就由另一位兄弟補上說話:[小姐佢係咪騷擾妳,唔使驚!我會保護妳。]這種像足球員踢波打One Two的手法,往往令女孩哭笑不得就搭上了。加上女孩子往往夜蒲也出於生理上發情,青春有限,穿上性感服飾,遼人舞姿吸引異性。受不受媾又是另一回事,出來玩總有著心理準備,酒過三巡人也隨便了。只要面皮夠厚,晚晚嘗試,三五個女伴不難。所以張飛一眾衰仔,雖得十六七歲,但已經是一夜情的老手。

        坤哥本身是宅男一名,自己也是首次去夜場玩。看見遠方有人一手像义腰。一手舉起過頭,再猛力搥下。舞姿古怪騎呢,問大佬張飛:[佢跳咩呀!]

        張飛說:[佢唔係跳緊舞,係用隻手箍實一個男人嘅頭,另一手不停咁(鐘)佢啫。]

        坤哥有點怕:[咁有咩辦法?落Disco媾女而又唔會畀人打。]眾人立刻恥笑不停。

        軟硬擦膠又再高歌起來:[呢個世界上,有精仔,有懵仔,有叻仔,散仔,賭仔,重有戇居仔!]

        軟擦膠:[係㗎㕸!實俾人打㗎,到時被人圍住你就{系}撚晒架。]

        硬擦膠:[{系}晒!{系}撚晒!]

        世飛:[唔使驚喎!呢啲場面,你逢男人見到叫大佬,逢女人叫阿嫂。就冇人攪你㗎啦!哈哈]

        冼拿挖苦坤哥說:[真係低能兒童快樂無窮。],跟著自己擺了一個耍帥的姿勢,[好似我咁型咪媾到女又唔會被人打囉!]

        眾人看見冼拿的難頂姿勢,急急轉移目標。

        靑白葉:[嘩!柒撚到呢!]

        陳世飛:[柒撚到呢呢呢…]

        軟擦膠:[柒撚到呢呢呢呢…]

        硬擦膠:[柒撚到呢呢呢呢呢…]

        張飛也忍不住寸嘴講:[你收皮啦!你以為自己係劉華呀,你係蔡華咋!]衆人笑破肚皮,張再追殺:[不過佢都似劉華嘅,似劉華疴個篤屎吖嘛!]

        青白葉即時說:[咁簡單啲講,即係似篤屎囉!]

        坤哥:[大飛哥,其實我咁耐已嚟都唔明,點解啲女仔著得咁少?我去望下之嘛,佢哋為乜又咁抗拒。咁佢哋著嚟做咩?]

        張飛:[你問埋啲低B班問題,你真係要多啲出嚟見下世面。啲女咁樣著唔係畀你啲猥瑣咸濕仔睇呀,係畀啲靚仔睇㗎嘛,啲靚女去夜場梗係要啲靚仔流鼻血㗎啦,咁都唔明,碌撚!]

        張飛:[想媾女就行啦,我百分百肯定今晚大家一定有運行,信者得救!媾女嘅嘢好簡單,唔使講話咩條件呀!最緊要揀啲適當嘅時間,適當嘅地點,適當嘅人物。你一出現,就有運行啦!其實我哋嘅人生座右銘好簡單啫,就係日求三餐夜求一篤!大家仲唔快啲,再唔去啲女被人媾晒,剩低啲死雞死鴨我哋嘆㗎啦,唔通你哋唸住坐喺度,鳩流流救地球呀!]

        坤哥:[咁大飛哥,而家呢個係咪適當嘅時候呀?]

        張飛:[絕對適當,城市臭口組Let's Go!]

        一坐低同學龜公德最為積極,一馬當先已經搭上一女子,竟然問女子:[受唔受媾?]女孩就說:[受],德:[咁錫淡先啦!]女仔話:[唔好],德:[咁我哋分手啦!]

        兄弟們很了解女孩子心態,他們會先定定凝望搭訕的目標。女孩子大多迴避你的眼神,但其後就會撥弄頭髮,甚至拿出鏡盒即場補妝,女孩會心想,我成功吸引了你 ,我要以最佳狀態去展示人前。表示女孩在享受你的注視,自我陶醉中,自然不會走開等於留機會給你,最後接不接受你搭訕又是另一會事。能證實自己魅力心裏總是歡喜的。

        很多少女知道出來玩,總要有人保護,而且做大佬的有面子出手又豪爽,所以往往也是女孩作主動。

        衆人坐下不久,突然停了音樂。全場自然噓聲四起,DJ說入場人仕太多,如果檯面冇酒,手上冇票請你們離開。此時睇埸紛紛出來。Disco的而且確很多時候也因為和購票的扮相熟就可以免費入埸。為購票和睇埸帶來艷福,但入場通常不會消費,所以冇票冇酒的也自動自覺走。

        張飛們剛坐下,衆兄弟突然無故被女孩抱著。有女孩更向坤哥說:[我哋識得呵。] 坤哥奇怪[識得?]另一少女說:[我哋唔想走呀!]兄弟當然歡迎。

        衆兄弟己經極速上手,此時青白葉抱著一女孩說:[靚女呀!我先介紹我個细佬你識,佢叫小葉呀,佢好乖㗎,你今晚要多啲錫阿小葉呀!]再下身頂著女孩。

        女孩:[佢先至唔乖呀,佢咁精神!]

        葉:[你又知佢精神?你識咗佢好耐呀?其實都可以好耐嘅,都識咗成晚喇。]

 

 

P.17  

        女孩:[咁阿小葉一定好獸?]

        葉:[好瘦? ]

        女孩:[佢一定好禽獸!禽獸過啲怪獸!]

        葉:[就算我係禽獸,都係一隻猛獸!我哋有緣冇慾,好難持續!]

        最後有一半兄弟那夜有下文。其實張飛知道兄弟們今晚實有運行,因為趕人走查票是他安排。張飛那晚也有一夜情,不過他一邊幹,還是滿腦子想起他一見鍾情的Linda。

        第二天純情的坤哥只送那女孩回家,少女家住豪宅,在外國讀書的高材生,樣子不錯,只是一時反叛貪玩來夜店。坤哥覺得自己相貌又唔出眾,說話又唔玲瓏,荷包又唔鬆動。自己襯不起他,不敢追求。

        張飛說:[ 我話你正一柒撚懵懵食甜筒,戇鳩鳩畀烏蠅嬲,媾女就媾女啦!佢點諗,關你撚事咩!點使幫條女諗㗎,女照媾,有乜等佢自己諗啦。到時諗下諗下,你咪又縮沙。咁撚煩,媾唔撚到咪第二件囉。其實我哋好正派㗎,一切都係從朋友開始,只不過由朋友開始,到有身體接觸通常都唔會多過一個鐘,食埋唔會多過一晚咁解之嘛。啲女稍為對你有啲好感,就可以攬住錫啦。唔好急最緊要快,去到夜場嗰啲環境就更加唔好畀時間啲女諗咁多,攬吓攬吓就好快就係你嘅人。每晚媾十件八件,十日八曰點都有嗰中啦。跟住大家扮飲貓咗,咪有飯開囉。先屌先贏嘛!到時哎吔都叫做你嘅人。點會咁易飛你呀!呢度識啲女認真你就輸啦,認唔認真都要睇對手㗎,Fxck又點同Love呀!如果方向正確,邊撚使搞到要跳樓呀!傻仔!]

        張飛雖然說話有點不尊重女性,但的確是有效辦法。縱橫情場的男人也會對女性分成認真和玩玩兩種,就等於老婆和情婦兩種類型。如果把兩類人身份以錯配的態度相處只會悲劇收場。所以女人想男人怎樣看妳,就要睇妳自己對人的行為和態度。因此不要抱怨男人底裏總是壞,只是妳不配他要對妳好。其實浪子回頭的男人是最吸引,他們見識過失去過學會了珍惜,但問題他們是真的浪子回頭還是未玩夠,就要女人好好去觀察判斷。

        坤哥:[我都明白,可惜我而家仲成日會掛住個前度,諗緊佢去咗邊做緊乜?係咪同人搞緊?越諗就越痛,越痛就越諗,但係我控制唔到。]

        張飛:[諗諗諗!你做乜諗嘢呀?清醒啲啦!你個所謂前度根本係你一廂情願唔肯接受現實,由頭到尾佢都係當你水魚咋。佢已經係一個垃圾!無論係你親手去掉佢,定係佢自己跌出嚟佢都係一個已經腐爛嘅垃圾!你理得佢去邊!你唔會去諗一個垃圾最後去咗焚化爐定係去咗堆填區嗎?而家畀乞衣執咗咪當環保囉, 唔通你為咗一句唔衰得,就同個乞衣爭件垃圾呀?仲留件垃圾喺度盞搞到自己成身病菌污糟邋遢!放手啦!舊嘅唔去新嘅點嚟呀!]張飛言之有理,的確坤哥這時極需要新戀情,來忘記傷痛。

        最後坤哥成功把女孩泡到手。成了他真正的初戀情人,張飛真是他的貴人。可惜這個滿嘴戀愛專家口吻的他,最後能醫不自醫,留下一生不了的痛!

        明天張飛回校,九泰五人自動自覺,像待從般跟著他。而且自發地不斷向其他同學表示,已經和張飛言歸於好,並已過檔跟隨他。其他同學對張飛更加心服口服。他在小息時操場坐下,其他班不認識的同學,也因昨日張飛一敵二十的神勇表現,向他要求跟他。

        張飛:[我已經收咗五個細佬,暫時唔會啦,收徒弟就可以。而且我會接管學校,以後由我話事。歡迎任何人嚟挑戰,我要求以後大家天下太平。你哋放風出去,以後邊個要响學校開拖嘅,問過我先!]結果一直没人敢來挑戰。其後收徒弟人數太多,向學校申請課後授拳,開課程也被學校破天荒接納,徒弟己差不多有二百人,只好找來世飛等人來做助教。學武氣氛令整個學校熾熱起來,同學也變得有紀律。張飛也不會在學校講黑社會和收門生,只講功夫。這一切也是學校希望看見的,也是訓導主任Linda來這裏教學目的。

        雖然她對這黑學生一直有介心,但心中不得不佩服這位出眾的少年。有時張也會和Linda商議課外活動的方向。自然會籍詞約會她,她說不會和學生有私人約會為由拒絕。張飛於是以提升整個學校的水平,成為要接近名校級別為賭注。成功就可以和她約會,Linda認為這是歷任校長也辦不到的事,就爽快答應。究竟張飛有何把握下這賭注?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