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34章 - 第34章(鷹王破日)

P.104

        一九九三年冬天廣東發生多宗命案,一個黑衣面戴京劇面譜會飛的殺手,不足半年殺了罪犯四百人,叫人聞風喪膽!無人能敵!沒有人敢再作惡。會飛的怪物就連張梁,最後也身首異處慘死。飛人被市民稱為雄鷹俠,他彷彿有著該殺的人名單,市民對他的出現就如神仙下凡打救世人,但這神仙會用兇殘手段去解決罪犯,應說是天使魔鬼混合,越是滿手罪孽的人就越害怕。現在嚴重罪行已跌至零,一些罪犯被捕後也不作賄賂官員,寧願坐監,反而不會被雄鷹俠殺死,有些甚至去自首,有些不敢作惡從良。該死的已經七七八八,最後就只剩下太平教的幾個高層。 
        程遠志預知自己是必然目標,每次出入也帶著二三十位黃巾黨成員,自己變得精神緊張,疑神疑鬼,但要發生的總要發生。這一夜他如常出門,環顧四周可疑或可隱藏位置,已一早派人看清楚部署好。人開始放心在街上,反正我有三十位成員保護我。但留意路面情況卻忽略了天空,後排突然有慘叫聲。向後望一個會飛的黑衣人左右手,有著兩個護腕伸出一呎半長五條鋒利尖爪。以時速百五公里低飛,兩排黃巾全被劏開。他們連鎗也未拔出,手已分家,直飛向程遠志,樸!一聲程的人頭已離開軀體,飛人亦以飛走,死亡是可以好突然。會飛的是他 — 雄鷹俠!
        程死後太平教只剩下張角、張寶和四小將的鄧茂和唐周,唐周已派黃巾經常貼身保護張角。隨時會被殺的心理壓力令張寶就不想再等,他定要引雄鷹俠出來。他高調地在一個樓與樓相近的狹窄街道中活動,好讓雄鷹俠最可怕的飛天殺人本領不能施展。這條巷兩行是夜市,盡頭是堀頭巷,街上有小型夜總會,菜館和一間小型粵劇院。
        張寶和他兒子張阿仔喜歡看粵劇,張阿仔也因此認識了胡小靜。張寶今夜在粵劇館,其實是想引雄鷹俠來,他己佈下天羅地網!這情況自然不准兒子張阿仔同來冒險。
        粵劇院是以前瓊和會館的人開,自從老闆仙游和台柱小靜坐監後,生意大不如前,今晚沒有演出只開放場地招呼客人參觀和茶敘。張寶和眾人走入場,兩旁掛上很多漂亮的面譜,背景用黑布幕,每一個面譜也記念著每一個角色,每一場經典粵劇和大老官。張寶慢慢地欣賞,在較黑暗有著一個他平時較少見的面譜,這個莫非是失蹤多時的鎮店面譜。
        張寶行過去細看,見面譜花紋特別漂亮,紅色為主有黑白兩色條紋,充滿邪氣。張寶越行越近,傳說中雄鷹俠是戴著這面譜作案,和這個越看越似,越似就看得越近,奇怪面譜竟然會眨眼,望著張寶眼一眨,有鬼!         

        他一驚時自己身體突然急痛向後飛起!布幕中有重重的拳頭把張寶肥胖的身軀直轟撞飛至牆。很痛!斷了四條肋骨,地獄使者終於來了!此人帶上手套,拳頭前面有粗粒鐵釘,作用等於鐵蓮花一樣。原來面譜是有人戴上,是雄鷹俠!他一早已埋伏在此。
        眾黃巾黨取出手鎗擊殺,雄鷹俠飛快從從懷中取出兩呎四長,濶四吋刀,刀身刻有龍雕刻,相當耀眼的刀。

 

 

 

P.105

        動作飛快手起刀落,幾名黃巾鎗也未開手己跟身體分離,其餘的黃巾立刻衝進去扶張寶出去,大戰正式開始!十五個黃巾衝進去,持刀劈向雄鷹俠,他身手極敏捷,左閃右避一刀一個,不斷向前衝。有人從後襲擊他,他頭也不回,在扁平的刀柄按一暗掣,就有一條長五尺的伸縮棍高速彈出,直取那黃巾一目。
        短刀變成了一把關刀,這一把抦彈出後全長有七呎四,鋒利無比削鐵如泥,一出見血無堅不摧無人能擋!用最優良的精鋼千錘百鍊人手打成,斬妖除魔的冷艷鋸,取名..(青龍偃月刀)! 只有英雄中的英雄才配用上。這把刀曾在運動品牌廣告中出現,開山劈石把整個樹林劈出一條大路,廣告用的只是道具,他手持的卻是飲血寶刀!
        由於現場環境狹小黃巾不敢開鎗,怕誤傷同伴。這有利黑衣人持刀斬殺,黃巾雖然是強中之強,但也未能和他相比,快如閃電刀光劍影根本沒法可擋!一招一個十多秒後,已有十人倒在地上。眼見張寶已逃出,他直奔出去追殺張寶。一出去一部吉普車高速直撞過來,雄鷹俠肯定避不了!他只好用雙手去擋,轟一聲!雄鷹俠被撞飛進掘頭巷,至牆上方才停下,至小飛越三十呎。
        他如癱瘓的躺在地上,動也不動,雙手彎曲角度是人類不可能做到的,因為兩手臂和肩膊位已甩骹,死了嗎?            不!我不能死!他用意志掙開雙眼,全身震抖勉強站起,軟癱的雙手垂下,從變異的骨骼來看,傷勢連步行也難。未算!在巷口前面,張寶和三十個黃巾已包圍唯一出路,原以為只有三十個黃巾黨在內,原來仲有二十個隱藏著,好明顯是經張寶的精心部署,逃不掉吧!
        雄鷹俠的面譜被撞到飛甩,他的廬山真面目終於揭開,無論張寶、黃巾和途人甚至全中國所有人,都一直想揭開雄鷹俠之謎。結果極度驚訝,大家議論紛紛,是他!退役運動員竟然去當殺手  —  關羽!他為的就是要建立無惡之城。關羽面上表情充斥承受痛苦和忍耐,兩肩以下的鳥喙骨被外力撞得脫離肩胛骨,令肩峰突了出來。
        張寶勝券在握:[原來係你,有國寶唔做,去做殺手?真正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關羽!你想做英雄嗎?替天行道?我睇下你點樣殺我?]現在的張寶要看著雄鷹俠被慢慢玩死,玩敵理由純屬要把敵人臨死前,感受最殘忍恐怖來展示實力。
        他們慢慢步前,腳步聲就如地獄的牛頭馬面奏著催命音符,三十人左右,有十人持手鎗估計加起來有一百五十多發子彈。其餘的全持有尺長利刀,彼此距離只剩不足三十呎,還有一架車在後方可隨時撞過來。背後是五層樓高的倔頭巷,平滑的牆就算健全的人也肯定爬不上,關羽背脊沒有了一雙翼,雄鷹肯定飛不起來。要逃嗎?零機會,要求繞嗎?不可能!環境凶險得不能再兇險,情況惡劣得不能再惡劣。關羽中計被屈在此,插翼難逃!相信誰人遇上了都最想知是如何有辦法可以立即死去,給自己一個痛快,對!一個痛快!不過不是我,是他,張寶!
        關羽一聲冷笑:[放心!我陣間一定會殺你,我會將你條頸扭毛巾咁扭!]不是吧!有可能嗎?有可能,因為他是關羽,堅持信念勇往直前,鐵一樣的硬漢,男人中的男人!要我死在這班人渣手上令他無比憤怒,我要用憤怒轉化成力量,他雙目圓瞪,熱血湧上心頭,額角青筋暴現,要將強大爆炸力全數催谷出起來,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龐大氣魄!嘩!我要站起來呀!他再慢慢挺起身向牆一望,愽一愽!
        他突然用盡全身力量衝向牆,難度想撞穿牆逃嗎?咔!一聲清脆音調令人毛骨悚然,原來關羽借一撞之力幫自己駁回臂骨入骹,哇!好痛好痛呀!但他成功接駁好右手,可以動了!跟著就用右手大力托入左手肩膊,卡的一聲!好痛!手轉幾個圈,也可以動了!熱一熱身重頭來過,天呀!真難以置信人類可以堅強至如此地步!這一幕驚人舉動,將全場人嚇得全傻了眼,就連黃巾成員幾乎想放下刀鎗拍手叫好!

        英雄就是要有做人不敢做,想人不敢想的氣概!

 

 

 

P.106

        剛才這一驚,張寶白白浪費了擊殺對手的最好機會。
        張寶大嗌:[開鎗打死佢, 一粒子彈都唔好留!]
        關羽一閃,避不了,腹部和胸口先中了三鎗,無處可逃!倒在地上立刻滾動,他拿了後巷的一個棄置大木箱去檔,跟著子彈就如瀑布般不停衝擊,砰砰砰砰!木箱也被打碎,子彈用盡。關羽雙手護面,身體起碼中了二十發子彈,直至鎗聲停下,關羽被子彈打得全身冒煙。在漆黑的後巷中動也不動,不可能生存吧!有可能嗎?有,鋼鐵英雄是打不死的!
        黃巾慢步向前,誰也怕了雄鷹俠,正越接近他,關羽突然起來,他竟然未死更向前執起他的青龍偃月刀。老拍擋!我們一起殺出去!那股威武不能屈的氣度令黃巾卻步。
        張寶大嗌:[點解你中咁多咁多鎗都唔死?]
        如果槍林彈雨也打他不死,死的將會是自己。關羽銳利的眼神狠狠盯着張寶,看得他心寒,恐懼由頭至脊椎骨再蔓延到全身髮膚。

        關羽:[ 相信正義!面具內面就唔止係血肉之軀,係一種光明理念,理念係刀槍不入!]說罷!開戰!他衝出,氣勢磅礡!死後復活的他有如化身魔鬼奪命,一眾黃巾畏懼他的威武,心理影響令動作也不流暢,兵敗如山倒。他一再死過翻生,好像告訴這班助紂為虐的黃巾黨,自己就是為禍人間的妖怪,邪不能勝正,奪命使者今天就來追你償還,看你那裏逃?關羽一刀一個,打不留情,留情不打!關羽身中多刀但依然絲毫無損就解決,黄巾己全倒下。
        不!黃巾還有最後一個,他一早己上車開動引擎全速衝來,張寶早已走為上著。一條窄巷關羽也逃不了,肯定會被撞死?未必!關羽手執青龍偃月刀,看準目標。像標槍全力直標向吉普車擋風玻璃,刀和車互相對衝力相當強,刀穿過擋風玻璃直刺黃巾司機頭部,司機頭部分家,刀再穿出車尾玻璃,擦過正在逃跑中張寶肩膀,再直插至附近的木招牌方才停下,依然不斷抖震,嗡嗡作響!
        司機雖死,但車子依然直奔向關羽,掘頭巷逃不掉,關羽迎著車子跑向前,再向前彈了一小步虎跳,飛快打了一個側手翻,借衝力彈起,再連接後空翻,充滿力量的空中翻騰高度足夠越過吉普車頂。看準車頂腳再踏步借力再起,他再在空中改變動作,突然雙腳向上空一踢,兩手向下像直升機半空倒立,人就如獵鷹一樣飛向獵物。魔鬼要來攞命,你走去邊?張寶的心理壓力大得心藏快要離体爆出來!死亡恐懼叫他透不過氣,獵鷹直飛追向張寶!關羽使出雙風貫耳,左右手大力一拍他的耳朵,金鼓齊嗚!同時雙腳一向前踢,一向後擺,半空一字馬,急速反方向轉圈,有如直升機高速轉體兩圈,雙手借勢大力一扭一轉。關羽放手落地,單膝跪地,重心傾前,一雙鷹爪向後擺,帥極!華麗翻騰動作配上大力鷹爪功,雄鷹俠,鷹王破日!無堅不摧,完美無瑕!
        他兩位師父曾向父親討教,得以留下了大力鷹爪功紿他兒子。體操翻騰動作就學自小靜,兩者配合得天衣無縫,他資質之高,夠膽臨場兵行險著,無塊中國武聖之名。
        張寶躺在地上,表面好像正常人一樣躺著,頸部呈現像長麵包般的螺旋紋,其實他頸部被轉了七百二十度足兩圈,剛好位置一樣。關羽說過要[將他扭毛巾咁扭]講得出做得到!太平教地將軍陣亡!張寶殘民自肥,肥胖的身軀就如金條綁著雙腳,那跑得動?逃得掉?慘死當埸,惡人自有惡人磨!
        現場所有黃巾全倒下,關羽身痛得幾乎動不了,只憑意志去支撐,民眾被剛才驚爆場面嚇得未有反應。至於他身上的衣服和長褲,有著防彈功能,由美國製造超薄超輕巧的新型避彈衣避彈褲,制作費用相當昂貴,但有錢也買不到,因為從軍部科學最新研發出來,屬於軍事機密,由於成本問題,還未於正式被軍隊採用,作為運動員的他,經常出國比賽,認識的美國朋友,當中有人來自軍方背景,透過他冒險秘密運來,但避彈衣被子彈狂轟一樣痛入心。關羽拾回面具和收起還插在木招牌震抖的青龍偃月刀放入懷中。
        突然吉普車漏油有一個小爆炸,關羽走前,民眾走避,留下一個約八歲小孩站在地上。他應該嚇得腳軟,關羽向前一手抱帶走小孩。小孩突然從背後取出手鎗,雙手持槍向關羽說:[雄鷹俠,你係咁大啦!]近距離向他左腰側,盤骨與肋骨間開了一鎗!距離太近打穿避彈衣,子彈留在腰間。小孩背後插了一支號稱最強半自動手鎗--沙漠之鷹,口徑 5.0 Action Express,後座力大得小孩跌在地上,沙漠之鷹擊落東方雄鷹!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