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32章 - 第32章(超級英雄)

P.91

        回到廣州後他致電前隊友樂賓,樂賓本身祖籍廣州,他在當地公安局有幾個好友任職,叫關羽過去找他們。一上公安局,就查到小静的位置,原來他被收押了,關羽大驚,想馬上見小靜。由於關羽已不再是少將身份,人在人情在,公安部沒行這個方便。還是致電樂賓,以樂賓的身份,很快就會空降成武警特種部隊獵鷹突擊隊的新隊目。未來上司開聲立刻把關羽放行,經一輪手續終於隔著玻璃看見小靜,她消瘦了面容有點憔悴,但見到她勉強擠出笑容,關羽看得很心痛!
        小靜:[終於可以再見你,小羽哥好耐冇見喇,你又攞獎牌,恭喜你!]
        關羽:[唔好講呢啲啦,到底發生咩事?]
        小靜:[我殺咗人,佢想強姦我,我一刀割破佢喉嚨,我自首還押,想搵律師。公安局局講只可以搵佢哋委派指定嘅律師,同佢哋見面之後只會叫你不斷去認謀殺罪。我唔肯,最後法庭判咗我謀殺罪名成立,判處死刑緩刑二年,即時執行。我殺嘅人唔簡單,呢度全部都係佢啲人,佢係張角嘅黃巾黨直屬四小將之一嘅-馬元義。]
        關羽傷心得面容扭曲:[點會咁樣㗎?你嘅屋企人呢 ?]小靜即時淚崩,兩行眼淚像關不上的水喉,細說胡家這幾年的事,最後他倆也隔著玻璃不斷痛哭。傾談了差不多一小時,關羽走了,真想不到他離開這四年後,竟然會發生這麼多不幸事。但臨走前小靜講了一句很恐怖的說話,如果自由,她想殺多一個人,更是自己很親近的人,究竟是誰?
        這晚之後關羽,難過得獨個兒邊哭邊喝酒。後來每逢日間再到監房見小靜,間時打拳發洩,晚間又借酒消愁。直至兩星期後,關羽的心情才稍為平復接受事實。而且他要等樂賓回廣州,好好打聽小靜上訴的可能性。樂賓和關羽為她奔波勞碌,但所得出的機會是零。
        要行賄也不可能,因為貴為黃巾的高層,家人非常富有,就是要她死。過了差不多半年,上訴的機會已經不可能。關羽也像怪怪地停下來,奇怪像放棄的樣子,心情奇怪地平靜,像想通了一些事情有了新決定。雖然他每天也會去探小靜,但再不感到他傷感。小靜還有一年就行刑了,關羽到底在想什麼?
        九三年第一屆UFC舉行,關羽承諾過會為國出賽,而且一直過關斬將殺入決賽!面對來自香港強得可怕的對手南拳王張飛,眼前的人簡直不是人類,不折不扣的一頭打不死怪物。那一戰關羽明白大家實力在伯仲之間,要勝出只有付出代價。他打算犧牲一條手臂換來一個機會,最後僥幸勝出賽事,不打不相識,跟他成了好兄弟。兩人不時切磋武術,交流心得。但私人事,張飛鲜有見他透露。淨係知他比賽相識前,已早早很奇怪地退役,更離開軍隊。還在勝出UFC後拍了一個廣告。一個關羽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商業廣告。
        他為人低調,雖然獲獎無數。但很多很多中外品牌找他,以天價酬勞拍攝廣告,做訪問商演等。他也推掉以致身價一再提升,由於美國最大型運動品牌(LIKE)一直希望打開中國市場。打算找中國第一運動代表關羽去拍,全球播映,但關羽一於少理。忽然間這一次LIKE代表,本著例行公事問他,他奇怪地爽快一口答應,廣告酬金夠不太奢華的關羽用上幾世。
        廣告在中國的天堂美景,關羽最難忘的九寨溝拍攝。廣告內容是關羽著了一雙黑色高筒LIKE野外行山靴,一條迷彩軍褲,一件黑色BIKER皮褸,內加一件綠色LIKE的襯衣,騎著一架Harley Davidson嬉皮士電單車到森林,車行不動。剛好有一頭駿馬,馬搖頭示意關羽上馬,關羽騎上後就衝向森林,樹木支葉密密麻麻,他手執大關刀開山劈路。馬一直跑,人一直劈,很久很久直奔至懸崖,馬立即煞停。關羽瀟灑落地,從懷中取出一隻輕傷的白鴿,放手讓牠展翅高飛,鏡頭跟隨白鴿飛起拉上成了鳥瞰角度,看見站在高高懸崖邊的關羽,和剛才走過之地。樹林被開山劈路,他所過之地,劈出了深深綿長康莊大道,配合強勁的音樂節奏,氣勢磅礡霸氣逼人!

    標題是( I Want To Fly!)我要高飛!《LIKE》

 

 

 

P.92

        廣告拍得非常型格,瘋魔全球。LIKE也大賣,中國市場非常受落,集團進軍中國在望,股價上升,連已退役的關羽在國內相當火紅。
        他騎過的馬也成風頭躉,此馬只有兩歲,可以日行千里,渡水登山,甚懂人性,牠喜歡在森林捉兔子。馬身赤紅,毛色鮮豔如火,頭天生有一個紅色凌型胎痣,這頭汗血寶馬,名叫赤兔,是LIKE經香港一個富商董卓借過來拍廣告。回港後登記作為比賽馬,後來更成了賽馬會多屆馬王,馬王之王赤兔破盡世界各紀錄,前無古馬後無來者。後來多年後被選為世紀馬王,各項紀錄亦多年封塵。

        此馬深懂人性,傳說中只有蓋世英雄,才可真正馴服,性格普通的良民騎不動他,試過有一個騎師犯了強姦官非,此人一上馬赤兔就把他摔下來,騎師當埸斷腳腦震盪。而且就算騎師不是英雄豪傑,但起碼要品格兼優才可策騎,就連馬的主人董卓也把被摔下。
        關羽收了錢後並沒有大魚大肉,也沒有打算幫小靜打官司。生活依然低調,只是夜晚在書枱上畫圖,不知畫什麼?畫完不斷改,又不斷畫。再致電以前在美國比賽時認識的運動員朋友,左問右問找了一些鐵器生產商,難道想轉型生產武術兵器、運動用品。大約個半月後關羽找張飛幫忙,他說有一批健身器材,軍事保護用品從美國訂做,寄過香港找他幫忙收件,再走私上廣州給他。

        張飛好奇一問?他只說是一些武術用品,包括兩把未開峰的刀、皮帶衣服和雨傘等,可放心沒有鎗械。本身洪飛社其中一門傳統生意就是走私上大陸,水陸路全部搭通天地線,對張飛來說只是舉手之勞。每次見面,關羽也要求張飛,帶香港報紙上去。對關羽的奇怪表現張飛早已留意,但還是摸不著頭腦。關羽收到武器後,拿來日夜研究。
        一星期後廣東省發生很多怪事和命案。在醫院內有一名意外重傷的八歲小孩,被人拔走呼吸喉死了。
        在張角領導下的廣東就如罪犯的保護傘,一個在醫院被殺去的小童,廣東政府不會太認真處理,因為如果要排隊,還有過千小童遇害罪案,大多也由拐賣兒童起。
        孩子被拐子漢擄走,很多父母傾家蕩產尋遍半個中國無果,痛失孩子椎心泣血,牽腸掛肚憶子成癡。他們不時呆站街頭,望著十來歲的青年,猜度是否就是夢縈魂牽的兒子。不敢往壞處想,希望他被賣去好人家,否則想到他被賣去做牛做馬,就很難過,見者心酸。
        拐童在內地非常普遍,拐子漢每年拐賣兒童之多,連公安都不敢公佈正確數字,拐子漢以獵男童為主,不足一歲且樣子得意的健康男童,最值錢可賣三至五萬人民幣。超過三歲的因已認得人,難與陌生人相處,較不值錢。
        有些賣給行乞集團及西北礦場做苦工,廣東因外來民工多,小家庭為主,夫婦各有各忙,較易疏忽小孩。拐帶風最猖獗,廣東省已有過千兒童被拐,民工密集的東莞就有數百相關個案。拐子漢大都是窮鄉僻壤的農民,一年可能只賺不足一萬元,因為拐賣兒童難度不高,吸引他們鋌而走險,而拐子漢只認錢不認人。
        慘落入拐魔手中的兒童,有的數萬元賣給絕嗣家庭繼後香燈,最慘絕人寰是被人斬手斬腳淪落街頭乞食賺錢,最後被生劏販賣器官。曾經有個讀一年級的孩子被拐,父母最後找到屍體胸腹破開,內臟器官被挖走,家人認屍當場暈倒。
        今晚珠海的一個已荒廢多年的工廠,入面有一堆小孩在呼喊,圍在一張枱上。約有三十名孩子,他們的衣服有如乞衣般。孩童都驚慌淚流滿面,有如置身地獄!原因有一名刀手,手持一把牛肉刀。他在看在場的小孩誰先來,這一群小乞丐全被拐賣的平均約六歲。他們每一次乞錢不夠多,理由是你不夠可憐。
        他挑選一個樣子可愛的女孩子,他要斬她的手下來,女童瘋狂掙扎淚流滿面,她又跪又叫爛在地上,懇求劊子手可以放過她:[ 我想返屋企呀,媽咪呀……救我呀!]那種絕望的眼神,完全憐憫不了這位持刀的劊子手。小手放在枱上,女孩子不斷掙扎,叫喊聲聲撕力竭:[媽媽……] 可惜怎樣叫她也不會叫回媽媽,被拐走後她的媽媽已經一年沒見,只要牛肉刀拉後一秒鐘後小手就會分家!難以想像人性可以淪落至此!
        這個廢置工廠,是拐童集團的總部。樓底很高,屋頂突然跌了一幅黑影落地,剛好將劊子手身體遮蓋,同時亦掩蓋這可怕的一幕,之後就有血噴出,噴得滿地都是,所有孩童在驚叫,手和身體已經分開。不過不是孩子的手,而是該男人持刀的手,黑影站起來,手持一把棈鋼利器,精光四射。孩子尖叫!紛紛躲在那個黑影怪客後面 。
        他的外型不像一個人類,有一個斗篷,斗篷有頂帽蓋著怪客的頭。面上有些奇怪圖案面目猙獰,跟著拐童集團從各房間和門口,有剛好一百位成員同一時間持武器衝出,那黑影手持的利器突然會變出長抦,就衝去撲殺工廠的一百人,以一己之力用一把兵器。向他們大開殺戒,慘叫聲不斷恍如地獄,他所到之處,就會流成一條血河!當各人爬起爭相逃走時又出現人踩人慘況,人壓人眾人痛苦呼嚎。集團每人手持利刀甚至乎鎗,也對這個怪物起不了作用,因為這怪物不會是人類!大廝殺約十分鐘,血流滿地,一百人的血令整個工廠地下染紅,天氣冷令新鮮血液流出時冒出蒸氣,好嚇人的場面尤如火紅煉獄。沒法可擋的刀光劍影,血洗這個拐童集團,人形畜生,一個不留!
        一個拐童集團,弄殘兒童作乞丐,血洗集團人數一百人,被幹掉! 獲救兒童二百五十人,        
        被殺者當中有拐童醫生,醫院新生的嬰兒原本健康正常,欺騙父母聲稱寶寶患有傳染病或畸形為由,建議家屬放棄死嬰,實質是販賣兒童。這些人渣永遠為自己違背良心找藉口,別人生出來不要,有人想要孩子就把孩子賣給他。不算犯法,被幹掉!
        廣東省之後發生很多一連串命案,手法兇殘。乾淨利落一刀斬頭,身首異處,應該是高級職業殺手所為。例如:
        一些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狂徒,被幹掉!
        一些姦淫擄掠欺壓百姓的流氓,被幹掉!
        一些強徵土地殺人抄家的人,被幹掉!   

        一些收錢包庇罪犯的警務人員,被幹掉!
        一些貪官污吏,被幹掉!   
        一些迷暈路人活剝器官販賣的集團,被幹掉!
        一個性侵學生的小學校長,被幹掉!   

        一批生產黑心疫苗圖利,導致嬰兒幼童癱瘓或死亡的藥品生產企業高層,被幹掉!
        死者約五百人,人數差不多每天也持續更新,這些人有個共通點,就是曾經被捕,最後給錢就可放出來。或者根本就不可能會被捕的罪犯,全被幹掉!
        凶手手法一樣,一名載上面具有翼會飛的黑衣怪物,一刀斷頭,因為有時行凶後,怪物會從窗邊跳出直接飛走。廣東省罪犯人心惶惶!除了一個八歲小孩外,全都是罪犯。所以平民百姓由害怕變不怕,認為黑怪物是來為民除害,而且行兇後,慈善機構多數會收到,很大數目的無名氏捐款。民眾質疑是怪物為什麼殺一名八歲小孩?相信不是黑怪物所為,應該另有其人,或者是小孩死後化身為黑怪物。
        會飛的飛翼人不可能是人類,但捐款就肯定是人類行為,難道是外星人和人類合作,斬妖除魔劫富濟貧?或者外星人可以隨時變作人類?這怪事令整個廣東沸騰!飛翼人傳說流傳全中國,但飛翼人暫時只在廣東這個罪惡珹出現。

 

 

 

P.93

       也許南下的壞人,都在發展急促的地方找機會。自然成為飛翼人的剷除目標,而這些罪犯名單,從哪裏找到呢?事情令張氏三兄弟了解到嚴重性。而且自己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個目標,於是急謀對拆。三兄弟相約於太平企業大樓開會,張地人病死後,張角手握大權,現在廣東省所有大小事也由三兄弟作主。軍政界、商界、黑白二道、民間邪教(太平教)也是三兄弟所為。
        太平教是當初從傳銷中演變出來的邪教。張角把當初南華老仙,留下的太平術研發成藥,瘋魔全中國。在廣東將藥品以傳銷生意手法去幹,所有藥聲稱來自三位修行的長老煉丹已成。他們三位披着金黃色罩袍,有三十年修為,能集合宇宙能量。這三位蒙面的分別叫天將軍、地將軍和人將軍,他們自得道後靈魂昇天,再從天而降打救世人消災解難,今次先來中國廣東這個福地。三將軍更能浮於空中,旁觀者無不驚嘆紛紛跪地叩拜。
        其實天地人將軍分別是張角、張寶和張梁三兄弟,再以魔術懸浮半空令會員信以為真,會員只要學懂收集能量,總會有天做到,更會長生不老,無所不能。但先要支付極高昂費用入會,導師授課只是利用了心理學和催眠學的技倆,從中搞個人崇拜攏絡人心,去順道套取學員的私生活秘密,再控制他們。最後會員要把所有財富女人上繳,如有反抗就是叛教,會有紀律保安人員進行刑責。
        保安人員的名稱叫作黃巾黨,大都是張角從廣州軍區陸軍特種部隊,又名華南之劍,或全國軍隊精兵中甄選出來,張氏三兄弟每一個也會親自秘密接見,情況有如警察部的上司游說警員當臥底相似,只要願跟他搵食,可享榮華富貴。隊員必須保守秘密和辭職,然後安排至少五位武術高手圍打一人,招招致命,攻擊絕不留情。如果可以捱過三分鐘為合格。不幸打死了就當意外,合格通過方可成為精英。要幫張角辦事就和他一樣披上黃金絲巾或領呔為記,所以稱為黃巾黨。黄巾總數只有五百人,但考試死了和重傷過六百人,武術高手只死了三人。
        太平教三將軍對下為四小將,四人分別是程遠志、鄧茂、唐周和被小靜殺死的馬元義,再對下就是黃巾黨,他們全是幫張角辦事,在廣東排除異己,而當前最大任務就是要摛下飛翼人。
         那一夜一位身穿軍服,五十多歲外貌邪氣十足的張角,在等他兩位弟弟上來,首先入來的是上次和關羽小靜交惡的張梁。他們坐下抽著煙等二哥張寶,即是喜歡小靜的張阿仔爸爸張寶。張寶是一個肥人,吃得太好吧,他唇上蓄了鬍鬚,着上軍服外貌有點像希特拉。
         張寶和幾名隨從剛到步下車,看見有個中年男人在太平企業門口旁蹲下,竟然隨地脫褲大便,臭氣熏天毫無廉恥,太平大廈保安趕至喝罵。
         中年人卻說:[老子屙屎,關你屁事,再嘈我一陣煎畀你食!]
        保安望向張寶,張寶示意他退後,他手一擺,兩名隨從很有默契地,左右按着中年人的手和肩,令他蹲下動不得。另一人一手拿出一枚炮杖向中年人屁眼插入,張寶用手上的香煙撚點,那男人大驚!可惜剛才的大便已經剛好排出,緊張關頭谷不出大便去推出炮仗。快爆炸!手下三人走開,轟一聲!再來一聲慘叫!"嘩……!"屁股爆炸時火花和炮杖紅紙,血和糞便在空中爆開,配上慘烈叫聲,有着一種另類淒美,好不壯觀!

 

 

 

P.94

       張寶十分欣賞,大快人心,真變態!中年人已躺下暈倒,張寶示意不要弄污地方,手下枱中年人拋入公園草叢,就走上去開會,可見張寶此人相當殘忍。
        三人到齊開會,內容主要是如何引飛翼人出來,再由埋伏的黃巾黨殺他。初步相信飛翼人只有一人,而找出他的線索,可以從醫院護士目擊一個黑衣人,戴面具的人向一名八歲小孩拔喉後逃走。為什麼殺掉小孩,之後又有如此多命案。這一切命案估計和小孩有關,要查出小孩的身世和家人應該不難。就從這兩方面著手,簡單三言兩語就帶出重點。
        此時竟然有人膽敢敲門後未經批准直推門入來,誰人夠膽進來?原來是一名八歲小童:[老爸!我好悶呀!陪我踢波啦!]此小孩原來是張角的兒子張帶金。張角只得一子,他體弱多病,張氏兄弟很寵他。張角還有工作忙推了孩子,張寶就陪他孩子去踢球,而張梁就因手下帶來一位教徒的妻子給他享用,於是散會。
        在太平企業地下有著一個公園空地,張寶和侄兒在踢球,張寶腳法不錯,他將皮球大力踢上夜空中,起碼有七八層樓高。足球快要跌下,再向上踢,期間起碼有八九秒時間,可以和張帶金擊掌一邊說:[踢波呢味嘢,有分控、盤、傳、射。我陣間踢到十樓高都可以好似有膠水咁黐實,控停喺腳面。]張帶金邊拍手邊叫好,玩得開心投入。
        而那邊在高樓層的會議廳下面,三弟張梁玩得更高興,一名教徒為了得到更高的能量,聽了教會領袖四小將之一程遠志的鬼話,獻上年輕妻子給地將軍張梁,採陽補陰,性交轉運。少婦被丈夫威逼利誘,看似不太願意,掙扎起來更挑起張梁獸性大發。兩人在互有推撞下,少婦被逼至窗邊。張梁一手按著窗前落地大玻璃,一手幫少婦脫衣,打算從後侵犯,除了神仙打救,相信沒有奇蹟出現。
        在遠處約一公里,一座比太平企業更高的商業大廈天臺,一名全身黑色有飛翼的生物,遠處盯着太平企業大廈。突然向前一踏步,張開雙翼,如一頭雄鷹般飛向獵物,這速度至小時速二百公里。這飛翼人怪物直飛向太平企業大厦,有如黑夜死神看準目標,就撲向獵物直奔過去,只有一擊必殺,見血死亡方可停止,目標去到哪裏也無處可逃!那一種可怕壓迫,叫人死前恐懼掙扎,只會令你更加腳軟難逃。
        那個飛翼人高速飛向大廈,目標是張梁那一層,約距離有二百米左右,飛翼人航道向下,落點應在他下兩三層左右,最後五十米快要在撞向外牆玻璃,那一種速度不管你是任何生物的話也必死無疑。但飛翼人在還有五十米左右右急拍翼向上沖,被地心吸力抵消了前衝力。就像一個人慢慢從空氣中升上來一樣,剛好站正外牆石膊,分毫不差妙到毫巔!
        那時張梁這淫邪色魔,正陶醉閉眼擘大口用長舌頭舔少婦的面孔。當時天空雖未下雨,但突然行雷閃電,從閃電的閃光,少婦見突然有怪物飛來站在面前!嚇得叫不出聲,真正呆了像被點穴般不作聲,不敢動!

 

 

 

P.95

        而張梁還以為自己成功遼起少婦慾火,甘於就範。對自己的調情技巧沾沾自喜,淘醉合上眼,繼續飢渴地用長長舌頭去舔少婦俏臉。而黑色高大,似人非人的怪物,隔著玻璃只有兩呎距離。
        突然怪物一拳打穿有一寸半厚的落地玻璃,這厚度不是人類用拳頭可以打得破的。怪物快而準用手,捉著張梁伸出來的長長舌頭,用力向後一拉。足足把張梁舌頭強硬拉長三寸。痛得他還未及時呼叫!怪物將他頭部拉出窗外,頭剛好穿過玻璃洞,頸部貼向玻璃。怪物手一拉,向後一跳,張梁人頭身首異處,人頭就從三十樓直飛地下。怪物也跳下去,雙翼一張就飛走了。乾淨利落就幹掉了張梁這大魔頭。
        張寶和張帶金在公園下面踢足球,剛擊完掌,望上夜空為什麼踢一個波,會跌兩個波落地,張寶就選了其中一個,用腳面一觸,立即隨足球下墜卸力控定,但奇怪這個足球沒有彈性,還有點重有如保齡球,腳面很痛。皮球落地滾前一米,兩叔窒呆了,難以置信眼前的事實,它竟是滿面血的人頭。現在頸部不斷流出血液伸出長舌,最震撼的是這個人頭,是在半小時剛和自己見面的弟弟張梁!幾乎嚇死兩人,兩叔侄跌在地上尖叫,身體不斷抽搐,雙眼反白,休克口吐白泡。
        在樓上的少婦,足足呆了十分鐘。旁邊有著張梁依然流血的身軀。終於大嗌:[怪物!怪物殺人呀!]不理自己衣衫不整就衝出去。剛才那一幕實在太恐怖!他情願和張梁搞上,也不願遇上這可怕事情。這件事件發生後,兩叔姪和少婦三人,被送進精神病院,還好只住了兩星期三人慢慢回復正常。
        張角對此事傷心難過,自己三弟剛才還好好的。他找了位初來報到,警界的新晉精英樂賓去查。理由是新來的警官,應該未曾受賄,不會成雄鷹俠擊殺的目標。樂賓承受巨大壓力,他說如果三個月內查不到怪物,你們和我弟弟一起陪葬!樂賓只回覆放心,我們會盡力而為。這位由特種部隊轉部門的光頭神探,到現場調查證據。
        沒有指紋,這破窗洞是怪物打穿,假設他是人,人又怎能飛呢?找上目擊少婦,他雖然還驚慌,但說話已經正常,不斷說太平術不是長生不老,刀鎗不入嗎?樂賓用了很多唇舌才令口供筆錄完成,少婦說那怪物六呎多一點,像成年男人,身軀魁梧,一身黑衣手至腳中間有一幅連着身體的撲。就像蝙蝠的翼,如雄鷹飛翔。怪物面上竟然帶著一個京劇的面譜。主色是紅,有著黑白間花紋,樂賓毫無頭緒,只覺怪物常理上沒理由會載面具犯案殺人。
        如果和之前的命案相連,死者全是罪犯,那麼怪物應該是人類,才分得出誰是壞人才殺,罪犯被殺後,就有無名氏以大額捐款,捐至慈善機構。他帶上面譜當然是不要被認出。但難道戴上了就會有神奇力量會飛?最大可能是靠一些科技吧。殺人動機是為什麼呢?死得人多,慈善機構捐款更多,有誰可以做到。第一次謀殺出現,是醫院八歲小孩,要查先從小孩著手吧。
        這件事轟動全中國媒體爭相報導,火紅致全世界,中國人幫怪物改了一個綽號[雄鷹俠]!斬妖除魔雄鷹俠!他的出現令流氓黑道,全都不敢作惡,廣東省嚴重罪案率在不足半個月跌至零,其他省本身治安較好,也不期然覺得雄鷹俠的出現成了一種正義的象徵。不斷有人追查搜集資料,對他一點小線索也成為熱話,每天內容更新,就像連續劇一樣,由開始對張梁這大官之死。市民意識這人肯定不是好人雄鷹俠才會出手,因此令廣東省的冶安和邪教也越來越被討論。全中國震動,就連中央政府也留意。
        樂賓和關羽也會過面,而且也討論過雄鷹俠,關羽認為雄鷹俠存在是好事,跟著就沒有多說話,感覺興趣不大。另外八歲被殺男童,原來是關羽於四年前的第一位小徒弟胡小明。小明因為交通意外入院,其實四年前胡家有著連串不幸事情,就由關羽離開後開始就惡運連連!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