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3章 - 第3章(只應天上有)

P.10     

        她長得過份美麗,樣貌如天使般純真迷人。標誌的五官,一對眼眸極具攝拍勾魂魅力,一頭清湯掛麵長黑直髮如瀑布瀉下來。皮膚像剛脫殼的雞蛋吹彈可破,無比吸引的童顏面孔,漂亮得叫人窒息!一雙修長美腿,身段高挑玲瓏。知書識禮的內在散發一種高貴優雅的味道,氣質脱俗出麈。加上無可挑剔的外形,叫人一見傾心,令人看得像入仙境遇上仙女,仙氣不散,久久不能重返人間。她!只應天上有,你的眼睛會捨不得離開她!……

        直至她的美貌叫其他同學嘩然起來,才讓人重回人間!望著她就是眼睛的享受,命運沒有安排她去當明星,卻來了作育英材。

        那女人吐出優美的聲音說:[大家好,我係你哋新嚟嘅班主任,同時兼任訓導主任。我叫連綺,大家可以叫我Linda,Linda Lin。我教中國歷史,另外你哋今日都有個插班生,佢叫張飛,我知你好出名,我仲睇過你段論文。但係嚟到呢度就好好讀書啦,你出嚟介紹一下自己啦。]

        這時才回魂的張飛出了去:[我叫張飛,我果欄嘅,我嚟呢度係要插旗,呢支旗我就揸硬㗎啦,有咩唔妥隨時過嚟搵我。我好快會接管你哋!]全㻛一片驚訝。

         Linda:[你講咩呀?]

         一名同學向Linda說:[Miss!佢講黑社會呀!]

         張飛:[你識唔識中文呀?阿媽畀錢你又唔讀書!果欄係買生果㗎!你係咪想玩嘢呀?你同我坐返低呀契弟!]

        另外有個四眼男名叫蛇仔明說:[唔好理條撚人啦,Miss你咁索我哋放學去爆房啦!]跟住唱[shall we Bob .shall we Bob,就算牙關打震都要同我Bob……]這時張飛衝向黑板取下一支粉筆,飛快掟向四眼哥去,要教訓這學生對女神的不敬。眼鏡爆開,好利害的手力,又再震動全班。

        Linda憤怒地說:[你搞乜呀?同學有乜事我一定報警。我今晚就要見你家長呀張飛!]她連忙去檢查四眼哥的傷勢,幸好只是爆了眼鏡沒有眼盲。最後各人竟然乖乖上課,當然因為Linda的美麗令同學出奇地留心上課。張飛又再進入仙境狀態,不知不覺間Linda已在教書中:[漢朝末代百多年,也由平淡轉向腐敗。中間沒有任何代表歷史的人物和戰事……就被人輕易推番,就去到晉朝……]

        張飛傻傻地因她喜歡了上課,原來美人以前是教名校,但只教了一年。她認為真正有心教育的人,應該去教一些被放棄的學生,挽救他們。名校的教育精英大有人在,多她一個不多。這間垃圾學校的訓導主任,已經被黑學生恐嚇得沒人敢當。她滿腔熱誠走馬上任,是太天真嗎?但最後她真的成功了!更奇蹟地用一年時間,令垃圾學校變得提高上幾個班次追貼名校,她的魅力是當然重點,但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各同學忙於籌備伏擊張飛計劃,今日放學有如風暴前的平靜。至於張飛告誡Linda,如果硬要去他住的果欄見家長,裏面混的人,品流非常複雜,會嚇怕美麗小姐,叫她不要來家訪。她就是不聽,張只好先回家等待。黃昏時她來到,一班運輸生果的紋身大漢見有大美人到訪,口花花調戲是肯定的。她很害怕,根本進不了來。

        張飛剛出去迎接說:[佢嚟搵我。] 衆人起哄。

        有人說:[飛仔!你咪話所有靚女都話入嚟搵你至得㗎? 手指罅漏啲嚟好喎!] 這情況除了是阿嫂外,任何關係也註定會被人留難。張飛二話不說一手擁著Linda的腰間看着她,她一驚轉過頭,剛好和張飛嘴唇合上,被他輕輕淺淺吻了。Linda面也紅了。身體在抖震,不知所措,太震驚了!衆人噓聲四起。

        有人說:[都唔撚好玩嘅,拍住你張飛真係次次都冇運行。]

        張飛:[收嗲啦!睇咩呀睇!返去睇你阿媽生雞仔啦,成班友周身賤格,禽獸嗰啲怪獸。正一少時不讀書老來做運輸,有排你哋做呀!呢個位你哋冇撚走雞啦。望!再望叫我老竇全部(雞)撚晒你哋啦!]

        衆人起哄說:[屌!冇得媾嘅,揾人出下火好過!]張飛就拖著Linda的手,尤知戀人一樣直到他家門。期間短短幾十數步腳程,她身子一直震,她憤怒到頂點!

 

 

P.11        

        一轉角冇人再看到時,便狠狠的一巴掌摑在張飛的臉上,五隻手指紅印清澈可見。她不其然激動得流下淚來,我見猶憐。張飛正想用手向她的臉上抹淚,她立刻張手拍開再用力摑他另一面一記耳光。他厚厚的臉皮剛好和之前的五指掌印對稱,分毫不差。Linda又再哭起來,不停的用紙巾抹嘴,那-吻真的太委屈她。

        其實張飛當時只想搭他腰,裝作輕吻她的臉宣示主權,才可以保護她,不料她剛巧一轉臉就碰上他的唇。厚面皮的張飛也不作解釋,直接打破沉默:[我煮個麵俾妳食呀。]Linda未及反應他已入了屋。張飛早前雖突然暴發,但家中陳設依然簡單。沒有大興土木,他買的名錶,潮流衣服隨處放,但一些他喜愛的高達模型和軍事模型等卻整齊地用架掛起。

        老張坐著家中喝酒:[妳一定係家訪嘅老師,妳好靚!]於是兩人就談起來,老張導出張飛的身世和加入黑社會的前因後果,兒子的背景、性格等等。老張對兒子的教學方法認為是(水太清則無魚,人太清則無智)好嘅應該學,壞嘅都應該知。

        Linda明白到這一切,都是命運安排,現在只求可教張飛做個好人。

        此時張飛已煮好三碗湯麵和幾味餸,她一嘗卻好味得吃驚,當然他在廚藝方面也下過不小苦工。飽餐一頓Linda也禮貌道謝,但不代表原諒張飛:[我要走!你唔好再送我!]她一出門口,一頭恐怖的大狗公撲來,因為真的是一頭兇猛的狼狗狗公。

        張飛當然不放心跟著來,大喝:[旺財!Sit!]那狗公旺財就乖乖坐下,發出恐怖的{湖湖}聲響。這頭狗是張飛自少養的打狗。Linda望向張飛,是求救的眼神,她的手不其然伸出。張飛又得米,他醒目地牽著她的手送出果欄。沿途有三隻野狗跟來,發出似隨時要襲擊人類的(湖…)聲響,但相信跟着大美人來的應該全是狗公,Linda有點緊張,拖著他的手不期然越握越緊。

        張飛就逗他說話:[Linda姐!雖然我真係好想日日都見到妳,不過冇乜嘢就唔好再嚟家訪。因為呢度咁邋遢,我屋企仲有老鼠呀!]Linda轉過頭來,眼神有點懼怕,保持儀態沒有叫出來。

        張飛笑說:[不過妳唔使驚,我屋企仲有蛇,蛇食老鼠嘛。]Linda淺淺一笑,另一隻手忍不住輕打張飛,有點像打情罵俏的戀人。

        一出門口立刻甩開他的手,再推開他,今晚真的荒唐到極點,我是一個訓導主任,竟然給學生強吻:[今晚嘅事,你當乜事都冇發生過,我冇嚟過呢度。]

        張飛:[老師!你唔係諗住教啲學生講大話嗎?]

        Linda激得差點又哭起來:[ 總之唔好話畀人知啦!]

        張飛笑說:[連老師呀!你咁樣唔啱喎,我罸你今晚返去面壁,唸公民與道德一百次。]這句激將法,反而搏得依人回頭一笑,迷死人!

        此時張飛兩位手下,軟硬擦膠兩兄弟走來。告訴張飛廟街賣生果的龍婆話冇錢交陀地,問大佬如何處理。張說過去睇睇,而她也好奇地跟過來。

        龍婆說冇錢交保護費可否通融一下。

        Linda正想向這吸血鬼大罵之際,張揚手製止說:[數就一定要畀,你嚟得呢度搵食,冇人可以例外,不過今個月可以責住先。咦!啲蘋果好靚喎!] 跟住一手拿起就食,更向門生派發,典型陀地行為。但見張飛從銀包拿出三千元買生果不用找。低調放龍婆掌心,令Linda開始對他另眼相看。

        忽然有街坊氣急敗壞走向龍婆:[你個孫失戀話要跳樓呀!]

 

 

P.12        

         龍婆大驚,張飛叫龍婆放心,就和(軟硬)跑上唐樓天台,Linda為了幫手救人也跟著來。一個戴眼鏡少年像騎馬般,騎在天臺石屎圍牆,半邊身在外。他在哭泣,哭得眼鏡起霧。

        他喝道:[你哋唔好行埋嚟!]

        Linda:[有事慢慢講,唔好衝動……]當時張飛另一門生青白葉上來,張飛伸一伸手說:[阿葉]。靑白葉很有默契地拿出一物件交給張,竟然是一曲尺手鎗。張飛就向四眼男狂開幾鎗,天呀!我們不是要救人嗎?你在殺人!Linda驚得差點跪低。但沒有火藥和鎗聲,原來是氣鎗。

        打得四眼哥相當狼狽說:[你哋戇撚鳩㗎!我失戀要跳樓,你哋用氣鎗淝我!]

        青白葉搶著說:[ 係呀!我哋係戇鳩呀!戇鳩得過你夜晚冇女陪要生要死,有人陪就唔戇鳩啦!]

        張飛再補多幾槍,然後張飛把鎗拋向四眼哥腳下說:[淝我呀!]

        軟擦膠:[死都夠膽啦,唔係莫疆呀!]

        硬擦膠:[橫掂都死,淝完我哋先去死啦。快手啲啦!低能蟲!]

        青白葉:[呢條咁嘅毒男,夠撚胆咩,返屋企睇咸片打(潺)就有佢份,肯定喺屋企打到成手成地都係潺!註定成世孤孤獨獨匿埋自瀆。]

        軟硬擦膠同時唱起歌來:[Chok手!Chok出所有,彼此更自由,Chok手,其實我絕非Chok得不夠,Chok手豁出所有 ....]

        眾人對四眼哥嘲笑起來,雙方距離約十五米。四眼哥正想執鎗射向張飛!

       他稍作移動,從眼神、膊頭、伸手、彎腰、執鎗、提鎗、指向、描準、準備發射,就完成這套極短的兩秒鐘動作。張飛計算準確,四眼哥剛執好鎗時,張飛已極飛快的速度去到他面前,同時左手搭著鎗。連隨右手再一巴掌摑向四眼哥,打得他瞓在地上。右手已同時奪鎗指向地下的四眼哥一氣呵成,好快!好快!好俊的身手!

        今晚捱了Linda兩巴掌,終於可以找人發洩。他說:[四哥你叫乜水?] 張飛的壓場感,氣勢令人那敢不回答,[我叫阿坤。]

        張飛:[哦!阿坤哥呀!]張飛收起鎗轉身就走,拋下一句:[你以後跟我呀! 我係油麻地大飛!] 張飛再一揚手,一直冇出聲遲了來的手下世飛扶起坤哥:[你聽晚七點上洪飛拳館搵我,我叫世飛。]

        張飛這少年的確太出人意表,Linda真的要對他重新估計,忍不住問:[ 其實你個人都唔錯呀,估唔到你呢個古惑仔都算好心,咁你平時有冇扶阿婆過馬路呀?]

        張:[冇呀!我扶就肯定嚇到阿婆唔敢過馬路,雖然我個樣衰啲,但我唔係賊呀!]Linda笑起來,真係靚得張飛想再來一吻。但Linda表情突然異樣立刻收起笑容,哼了一聲就走。好可愛!心想我是應該嬲你的。那一秒表情變化不經意在這二十五歲的女人,散發著少女味道,淘氣又可愛,真的叫張飛迷死。

        Linda說:[唔好再送我,聽日見。]揮手就走了。

       明天上課Linda好像當無事發生過,逃避張飛的眼神,有點尷尬。

       而張飛當日也大禍臨頭……

 

                                        未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