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2章 - 第2章(不一樣的童年)

P.6

        張飛此人其實聰明絕頂,不過不是讀書和做人那種,而是學藝方面。武術固然是強中堅強,而其他玩藝也是一看就會,一教就曉,三個月後已經爐火純青,大師傅的級數。他的強項多多,如揸大膽車、修理汽車、足球、游泳、音樂、賭博、喝酒、烹飪甚至裝修工程。因此張飛雖然無心向學,但升中時卻可以讀名校,因為他近乎囊括所有運動項目比賽的獎項。他代表學校參加全港比賽,屢獲殊榮。雖然這小子上堂只會瞓覺和打機,看漫畫,蝦蝦霸霸,抄同學功課從不溫習,但學科上卻可以合格。上堂可以聽到幾多算幾多,令老師又愛又恨。放學除了練功夫卻把所有時間密集狂玩他的興趣,和參加洪飛社的聚會和活動,小學時期的他,幾乎每晚只睡六小時。

        為何張飛可以周身刀張張利?因為老張除了處理生意外,一向對兒子都作放任態度天生天養!明白兒子總在自己地盤活動所以相當放心。老張自己晚上經常喝酒。而張飛天生有過度活躍症,唔郁唔舒服,除了瞓覺,甚少在家。只要他迷上這玩意就可廢枕忘餐,瘋狂地去練習,專注至小有三幾個月,直到難有進步空間為止。他自己有極強的領悟力,令教他的師傅更有心機,加上他的師傅多數是老張的門生, 他們來自各行各業,看在他父親份上教導更為落力傾囊盡受。他們有的是足球員、廚師、裝修師傅。而且張飛為人從不怕蝕底,不計酬勞。當其他小朋友還在看電視卡通,玩玩具,他已經是精通十八般武藝的大師傅。

       正常人年幼時看卡通和童話故事長大,張飛卻聽江湖故事,看人劈友講數長大。只因張飛生長在黑社會的世界中,他聽的盡是社團開片劈友,非法勾當等等……

 

 

P.7

      張飛童年時也想跟大人去參加黑活動,當然總被拒絕。直至七歲那年起,開始擔當賭檔的天文台,即是把風。坐在果欄的頂樓,雖然只是睇水崗位,己算是對他十分器重。但來賭錢的也不是善男信女,於是張飛準備了貨運用的大網和一支棍。一次有人出千被老張的門生發現後大打出手,老千逃出門口,被張飛從屋頂放下網擒住。張跳下用棍狂打,令該老千束手就擒。眾人以後也不敢小看這位小朋友,漸漸委以重任。

        才十歲己嘗過去劈友的滋味,對於黑社會的人事,架構,形勢,利害,生意手法已經入腸入骨。漸漸長大一些冇人敢去的任務,這少年卻搶著要做,而且還做得妥妥當當。甚至危險任務要抽生死籌,張飛見中簽者,手又震腳又軟就主動搶了他的簽爭去做,慷慨就義!十三歲那年,成為全港最年輕的大底四二六紅棍,高級會員金牌打仔。哪一年他才剛升中學,幫社團作外圍賭波的聯絡人,終於麻煩來了!

        有一次英格蘭足總盃賽事,強隊(城篤史)讓弱隊(李輸十成)球半,雖然買強隊投注上盤要贏對手兩球以上才算贏,但球迷依然一面倒買上盤。外圍佬會收受強隊注碼,再在海外大型賭波公司下注買強隊,就是所謂射出去大莊。從中就肯定可以賺取當中賠率差價的無本生意。

        當然大前提要賭客負責任,因為賭仔一個電話買一萬就信你一萬,屬於沒有真實拿錢出來的賭白頭片。他買十萬如果輸了,他不認數和失聯,就由接盤人承擔。另外人客輸了錢後,自然由社團再去放高利貸給賭仔。不過有勢力又爛賭的賭客大有人在,沒有背景很容易給人走數。由於有着龐大得益,每人也想得到這份肥豬肉,容易出現搶客。所以這些外圍佬,全都有黑社會背景免被欺負。

        張飛如常幫公司收受波欖,射向外國賭波公司。正準備打電話買,賽事是之前剛把球隊(車露械)淘汰的(城篤史)。而對手只是僥幸險勝(修皮頓)球隊的(李輸十成),是公認的弱隊。由於電話不通,只好繼續收盤,稍後再打。

        不經不覺截數開波,不消一分鐘,弱隊(李輸十成)已被(城篤史)搏得一球十二碼。對方更一人被遂, 極刑套餐,一射中的1比0。張飛歡呼一輪後,醒起原來自己忘記了一千萬波欖射盤出海外大莊!原本那一隊輸贏因賠率差價,已為公司穩賺十萬元收入,自己也有不少佣金,所以誰勝負也沒影響。當時八十年代並沒流行已開波,走地的即場投注,所以不能作對沖。等於張飛一人負責一千萬波欖一個人受注!這場波由於(城篤史)讓球半,這位小朋友就要一個人和眾多買(城篤史)的賭客,加起來的注碼對賭,賭一千萬元!如果(城篤史)在餘下九十分鐘再入一球,或在完場後如三比一等淨勝兩球。他就要陪一千萬,這真的乖乖不得了!心想真係[除褲都唔掂!]

        張飛今次真的闖了一個超級大禍!這一次連老爸也保不住,賠不了!張嚇得連球賽也不敢看,收拾細軟盡快在這九十分鐘離開香港。只有十三歲的小孩子手上得萬多元身家,就執了幾件衫,直奔上火車。那一場賽事(城篤史)單是上半場有超過二十次中蘢射門,有三次中柱中楣,這只是半場數據。而(李輸十成)要過半場也很吃力,就連一次有效射門也沒有發生。

       下半場也同是一面倒,八十九分鐘賽事依然是(城篤史)贏1比0,(城篤史)球員一次單刀後被鏟低。球證哨子一響,再一次直接指十二碼點。再有球員紅牌出場,又有極刑套餐只剩九人。形勢差得不能再差,當時張飛已到上水,聽著收音機緊張得心快要跳出來!就算不入。餘下只有一分鐘加補時打九個,今次死定了!當時張飛想著自己的前路,他和老爸跟朋友,真不捨得!自己很無用,連累他們!於是有了決定,下車!

 

 

P.8        

        自己不可以下半生也去逃避,而枱不起頭做人。自己也是做人大佬,就要頂天立地去面對。

        此時(城篤史)球員射十二碼竟然跣腳把皮球炒高。十二碼不入奇蹟出現了!張飛在月台上吼叫起來。當時張飛在餘下的補時幾分鐘緊張得幾乎暈到。(城篤史)多次攻門也被門將一一瓦解。由於瘋狂攻門,後防空虛,(李輸十成)一個突擊,帶了皮球衝呀衝,千里走單騎!單刀入了波!追和成1比1平手。今次冇得輸啦!

        買上盤要補時十秒連追兩球不可能了。球証雞聲一響完場,亞洲盤(城篤史)讓球半開下盤。張飛激動得流下淚,我冇事了!但想深一層自己收受注碼等於買了對家(李輸十成)下盤。賭客自然要派彩,他意外得到了千多萬,短短一分鐘扭轉了從地獄升上天堂,身體差一點都受不了。這次張飛誠實的行為,莫非天也感動幫了他。

        張飛後來回家,對於突然失蹤,社團會員很緊張,老張只能去安撫。當張飛回家時向老爸和盤托出,老張激動得一巴掌摑過去,自己眼角泛起淚光,還好仲識得返來,仲肯負責任,給了兒子一個擁抱,真是難得溫馨的一刻。

        後來張飛得了一千萬意外橫財,每天大魚大肉,女伴幾乎天天換,開始有點迷失,人也變得囂張。未成年就入夜總會賣醉,飲醉酒後更說:[我屋企咩都冇淨係有錢啫!]老張再也難管教這兒子,找了一位叫牛佬的朋友去教導他。牛佬和一個去了外國發展的猛人馬王,兩人是老張當年的兩大頭馬。而牛佬現在也淡出江湖,他正職是游泳教練和救生員公司判頭。這人賺錢後,很會投資,甚懂錢搵錢之道。

        一天牛佬邀請他去當更的泳池游泳,兩個人在閒聊投資的事情。泳池今天泳客不多,風和日麗,很悠閒的工作。

        張飛:[呢個工種真係幾嘆喎,唔使做舒舒服服睇下女咁。]

        牛佬:[乜你好想我做咩?我份工做啲咩㗎?係有人浸親要落水救人先至叫做。不過你講得啱呀!我份工係真係請我返嚟睇下女,仲包括所有泳客,我唔睇住佢就係我失職。]張飛自知失言,只好以笑遮醜。

        牛佬:[有時去玩嘅嘢,玩過一次半次當見識咗就算㗎喇,你要分清楚咩嘢係想要同需要先得㗎?金錢同名利都有如猛獸,冇足夠智慧去駕馭佢,會被佢反咬一口,你以為千金散盡還復來何須學理財?你唔理財財唔理你!]他令張飛開始明白錢不可亂花,要好好計劃將來。

        牛佬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你覺得邊一種人最容易浸親?] 身為游泳健將的張飛,一時間答不出話。不期然看着池中穿著水泡的孩子,便答當然係不懂游泳的人。

        牛佬拍了幾下手掌叫好後,忽然收起笑容說:[錯!]

        張飛說:[唔通游水叻個啲咩?]

        牛佬說:[都錯!如果一個巨浪打暈你,話之你奧運冠軍,打暈你必浸死無疑!可能仲捲你入海底!]當時有小孩讓著要除水泡表演跳水給媽媽看。

        張飛說:[係咪呢種懶醒個啲。]牛佬笑笑沒有回話,只是拿著水泡行去哪小孩處,果然小孩有點危險,牛佬伸手遞上水泡,化險為夷。

        稍作善後對張飛說:[ 你總算肯用下腦,所有唔識游水嘅人都好自量,大丈夫話唔出就唔出!不作死就不會死!但係再厲害嘅人都敵唔過大自然同天時。最後通常有事嗰啲都係自以為是嘅人。]跟著輕拍張飛肩膀,話中有話。他終於明白自己幼稚的錯誤態度。我一點也不富有,而且很窮,窮得只剩下錢。

        牛佬說:[我哋呢種行業好多人覺得衝出去救人,人工呼吸救個靚女,群眾拍掌好英雄。其實真正好嘅夥記係等有問題出現前,已阻止佢發生。]張飛真的心服口服,過了兩天跟牛佬去買樓收租和投資債券、股票、基金等,還拿部份做點善事。

 

 

P.9

        總投資去了張飛九成身家。原來牛佬此人在泳池沒人游泳時,除了看報紙外還有讀書,更考獲地產、保險、基金等牌照,張飛這大客令他進帳豐厚佣金。世界上九成的人工作一輩子,只會為了討生活、升職、拉關係博出位。甚少人去反思工作的意義和得著。這個牛佬真的與眾不同,淺水浸蛟龍,困在泳池浪費了他,我張飛終有一天用得著你。

        張飛中學校園生活相當無聊,因為運動成績出眾,所以入了名校。而每天上課他只會瞓覺,打機。由於校風良好,令他很鬱悶,有時走堂去幫體育老師做助教。不過上堂偶爾也會惡搞一番,一次作文張飛竟然寫上一段四句詩(一個波動、一個昇龍、若然透波、我都冇符)令全場失控,係笑到失控。詩句是那時代經典遊戲機(街頭霸王)的對打情景,令老師氣結。這些同學太乖,張飛也不好意思提自己的幫會生活,而且女同學又不太漂亮,於是他決定想法離校,應該係被離校。源於一次作文考試題目是(我的志願)。這是他第一次用心,寫出驚天動地泣鬼神的文章。

       [我的志願係做黑社會大佬,成為香港最年青的龍頭大佬,我要統一香港黑道!所有古惑仔都要聽命於我,我會收集人材將黑社會系統化、企業化,令香港政府認可為合法社團,就如日本一樣。要統一做領導,首先要除去眼中釘,第一個要幹掉的是九龍城的柴狼,他對我有着血海深仇,這已不是黑道的秘密……繼而和其他社團結盟……第一埸戰役係…………]

        這一個作品當然可以令他提早畢業,求仁得仁。張飛明知其他學校都會拒收,於是索性去了深水埗的Band5祟上中學讀中五,那年他快滿十六歲。那一間學校八成同學有黑社會背景,每天也有著不良份子等放學或伏擊學生,公認係非常垃圾學校。張飛成了該校的插班生,他被編入全校最複雜最壞的那一班。

        第一日返學那天,他入了班房坐下後。突然全場肅靜,有兩個同學一左一右過來逗他,響朵話自己深水埗乜乜陀地……點勁點勁等。兩人都未講完,張飛腳一動凳子挨後站起。兩手左右各捉兩人頭部,用力將他倆面對面相撞!這男男一吻,即時牙崩血濺。其他同學一湧而上,張飛一手推開一人,另一手按着最高大的那人的頸。馬步一坐一發力,把那大舊衰凌空拋飛向人群撞至黑板,技驚四座!

        嚇得所有同學無人敢作聲,他返回座位,只有少量人說:[我實吹雞搵人同你計!]但又唔敢企出來講。

        如果在社團中真的有高職位有收入的會員,去到那裏都會盡量低調,他們目的只是求財,不會引人注目,免被反黑組注意。蝦蝦霸霸的通常都是愚笨學生,靠欺凌別人來引人注目,他小學時代後已過了這階段。對住這班完全未夠班的幼稚園級數嘍囉,張飛只冷笑一聲,同時有一個女性走入門。一個穿西裝裙,打扮純真簡樸,年約二十三四歲的女人。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