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17章 - 第17章(九龍皇帝)

 P.52

        回想起張飛當日會見盧植警司,盧植想要張飛供出犯罪情報:[我知道聯發同你勢成水火,佢哋搵人劈得你,佢有啲咩犯罪證據嘅,咪交畀我囉,大家相得益彰。我知你哋冇掂白粉,但係唔係代表我可以認可你哋嘅存在。不過咁,打擊我都會分先後。]

        張飛:[冇錯!我係同佢唔妥,但我哋三點水嗰啲唔會咁老土,好小走去搵啲差人幫手做嘢,我哋有自己解決嘅辦法。]

        盧植:[你咁講啫係公然挑戰法紀啫,信唔信我掃晒你啲埸,調轉頭打你哋洪飛先。到時我又郁你,柴狼又郁你,我睇下你顧得邊樣,咁你而家揀邊樣呀?]

        張飛:[信!我點敢話唔信呀!放心啦,我一場嚟到手信都冇?呢樣講唔過去,盧警司我都同你講過古惑仔係拉唔晒㗎,一雞死一雞鳴。如果我畀你拉咗,到時接我手嗰個整個白粉物流一條龍,對成個社會都唔好呀!起碼由我揸莊我腳下面啲人唔敢搞呢啲嘢。我自己有辦法搵到食,我啲手足自然都搵到食。古惑仔都係一份職業嚟嘅啫,搵到錢有邊個專登去犯法呀。至於柴狼佢遲早會搵我出嚟講數,佢一定想左屈右屈我啲地盤,然後再跟手隊冧埋我。呢啲鴻門宴唔使問到時,你哋反黑實收到風呀,個晚實有好多警車落到嚟,我呢啲小市民如果俾人劈,俾人開鎗淝,你哋都唔會袖手旁觀呵?]

        盧植:[你好大膽呀,公然想搵我哋借刀殺人。]

        張飛:[你唔好亂講呀,阿SIR,殺乜人呀!你殺人就有,你想錯誤引導我呀?我淨係想問你有市民畀人追殺,你哋支炮唔開幾時開先?同埋如果佢畀你辣低,即係等於聯發好快畀你直搗黃龍啦。到時你仲有啲乜嘢會查唔到呀,大把機會畀你升職加薪。咁我哋都算警民合作呀,咪話我冇畀手信你呀。]

        盧植:[你而家教阿Sir做嘢呀?到時我有分數。仲有!我哋警察係維持正義冶安法紀,唔係因為升職加薪先至去做嘢 。]

        張飛:[嗱!你呢啲咪真正值得尊重囉,我哋警民合作愉快。]這一番話就變相成為張飛借刀殺人的工具,而一切出奇地順利。基本上警方一早已有部署,變相被張飛順水推舟。作為警方立場絕不希望黑社會各處山頭,如果要去管理,管一個山頭總比百花齊放好。問題是你要放過誰?和要打誰?

        另外單安這一幕就出乎張飛意料之外,因為張飛曾應承過只要他交出聯發的情報,就放過他再給他二十萬和假護照全家著草到外國。但馬王原來要用到他盡,作為借刀殺人的魚餌。而且這樣他不死,也會給警方拘捕。之前的毒品生意他早己被通缉,他一定要坐監,中三鎗的他幸好馬王安排的黑背心是避彈衣,檔了兩鎗,一鎗打中大腿死不了。而且單安為了減輕刑罰,他一定會轉做污點證人!到時聯發,老興、和英堂自然會一併牽連。元氣大傷,我們張飛這條Line就會雄霸九龍,好绝的計。

        單安倒地後看着張飛的眼神相當怨毒,張飛只好迴避他眼神,我等如是自己反口出賣他,很不安樂地說:[有啲嘢我都身不由己,放心!我應承過畀你嗰二十萬安家費再加多廿萬。我照畀你屋企人,佢哋有乜需要我親自去跟。你認罪轉做污點證人,我請律師幫你,等你坐少啲。]跟住就不好意思地走開,難道和他說我真的不知道嗎?

        更加無可能為了這叛徒責怪馬王,是他棒我上位,說到底他都是為了公司好。身處高位,自然有很多無奈與取捨,如果連這情況也不是預計之中,那麼年輕人你真的太年輕了!這場講數的流程,全赖馬王、牛佬、張飛三人開會,預計出對方每一步棋的走勢,而棋先一著,早他一步作出部署。

        甚至乎張飛當天上去的衣著,也由牛佬刻意挑選的貼身背心和貼身彈性牛仔褲。因預計對方應該會搜身,而故意給他們一眼見晒,避免真的搜身。以張飛的性格必然未講數前已經大打出手,免得節外生枝防礙後來的計劃 。反而講數時張飛只需拖延至最佳陣容救出Yoki,只要中間不要蝕給柴狼就可以。但能有此膽量去演繹唯獨是他可以勝任。

        事後警方封鎖現場,一衆古惑仔當然說只是在飲茶,就連非法集會也談不上。但在場中的三把手鎗和枱底的刀,根據指紋拘捕聯發的高層。至於其他社團。當然例牌地說:[乜都睇唔見,只係嚟飲茶。]

        另外警方沒有發現狙擊手射來的子彈,彈頭成了消失的子彈?去了哪? 理由是彈頭係由告魯夫親自特製的乾冰子彈。那麼就會自然消失,不留痕跡,真厲害!救人質就由最佳陣容的巴里斯、摩亞、耶辛和迪史提芬奴四人負責。對於這事情就簡單如斬瓜切菜毫不費力,相信世上很難可以找到最佳陣容辦不到的事情。

        今次最佳陣容就是對付聯發的一路奇兵,除了馬當拿和杜林被英國召回受訓外,其餘的都有參與這次行動。包括已確定退役加入張飛陣營那五人外,其餘全也結了婚。在軍營中已婚士兵可以有權夜晚外出,所以能夠參與行動。他們打算全部人等九七後退伍,到時張飛希望可以順利收歸其下。或者那時考慮在海外,開一間僱傭兵公司招聘他們,有需要時可召他們回來為自己辦事。

        另外鴻門茶樓老闆和業主的登記,竟然轉了洪飛有限公司負責人張飛。原來在鴻門宴前一天,張飛用社團公司資產買下這酒樓和該單位。老闆長期被聯發收陀地欺壓 ,又經常帶人食嘢唔畀錢,借場講數打交等,早萌去意,但這情況下有誰人肯接手。張飛知道後立刻一天內買下酒樓,以便混入五位身藏武器的待應以作接應。最重要是在米線中放上假鎗,刺激柴狼被眾人恥笑老羞成怒,衝落樓開鎗殺人。其後酒樓成了幫中成員穩定的工作與正財收入,改名為洪飛樓,前老闆也留下來當經理。

        而這晚之後三大幫會,很多高層成員被捕,主要由於單安轉為污點證人。單安被判十年,老興會的虎鯊是當中毒品案件佔重要角色,重判終生監禁。張飛暗地裏發功,支持他的好友何明成為老興會話事人。

        致於和英堂坐館姑爺文原來早巳聞風警察行動,留在大陸,最後在大陸被警方圍捕擊殺,由幫中第三當家天王Kenny上任。雖然入會只有一年的他,因為表現太出色,被幫中元老破格推舉為坐館。可惜他只做了一個月就遠赴廣東作買賣,從始下落不明。換句話說唯一能威脅到張飛的他已經離開,在九龍他已經無敵。和英堂暫代坐館由元老咸旦替代,他和張飛有交情,咸旦亦是張飛徒弟,也受過張飛的疊碼客恩惠,對他自然言聽計從。

        聯發的人也一早被洪飛打的打,警察拉的拉,從良的從良,餘下很多也歸順洪飛。還有少數遊離份子只可留在屋邨作山寨王,他們也只求兩餐,不敢坐大更加不敢向洪飛抵抗。聯發已經被洪飛吞拼!鴻門宴事件後,洪飛成為真正的九龍第一大幫,張飛的功績前無古人,幫中元老心悅誠服,自然交出洪飛真正的坐館信物龍頭棍給他。

        接棍後成為真真正正的龍頭大佬,他帶著龍頭棍去拜祭亡妻連綺。我已經做了最高領導,雖然未至於統一全港江湖,但只要有我的一天,我也不會讓幫會有太傷天害理的事情發生。我應承過你,我會憑良心去做事。將江湖變成我心目中有秩序、和氣與道義的江湖。

        他當初向叔父誇下海口的,已經超額完成,比以前的歷屆坐館幹得更出色版圖更大,令幫中曾反對他的元老一一收口。他一接手已經是個爛攤子卻要反敗為勝,排除萬難更勝從前,無擬運氣一直跟著他走,最重要是由接手一刻馬王、牛老和張飛三人開會議定的反擊計劃,有如電影的分工。每一步也計算準確,牛佬編劇,馬王導演,張飛領銜主演三人合作無間天衣無縫。加上十一金剛的急速成長。五位前SAS成員加盟,單安的反間計等。

        現在其他幫派歸順,香港和新界的勢力暫時彼此也無意侵犯,保持江湖生態平衡。現在的九龍張飛足以呼風喚雨,隻手遮天!漸漸有人傳出十二點後由他話事。有啲乜嘢問過飛爺先?人們稱他為九龍皇帝。當時是一九九一年,張飛才十九歲。

        大約半年後公司生意完全上了軌道,全賴身邊的得力。最緊張的時間已經過去,人也變得輕鬆,日常生活稍稍處理公司業務,作適量應酬。愛妻己死了幾年,生活還需繼續。人也越來越開朗,回復風流本性,往後兩年江湖上也很平靜,和氣生財。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