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13章 - 第13章(十九歲的龍頭大佬)

P.41

         幾天後肥傑在醫院逝世。衆成員開會,幫中元老在肥傑未出事前,大家也對洪飛龍頭這位置虎視眈眈。但到現在他死後,總要有人出來主持大局。在處於弱勢環境下,當坐館要受死亡威脅,以前順風順水人人爭做領導,現在燙手山芋有誰敢去接棒,但叔父們都你推我讓,江湖跑老膽小跑小。有人揾夠錢又或者仔大女大的籍口,當初的勇氣和野心己蕩然無存。

        幫中的少壯派又被老一輩壓着,此時身為高級職員的張飛一直沉默。他是少壯派代表,突然起身發出驚人言論:[不如等我試下!] 此說話不講由自可,一講卻換來保守派你一言我一語強烈反對:

      [ 你冇撚嘢呀 ?你做咗幾多日人呀?你去領導我哋!]

      [ 飛仔!我睇住你大,你毛都未出齊,算吧啦!]

      [你而家先十鳩幾歲仔,會唔會新咗啲呀?浸多廿年再講啦!要我哋班叔父服你先得㗎!]

      [你咪以為自己打得兩咀,就大撚晒喎!幾日前八條友劈你唔死,算你大命,你顧掂自己先講啦!下次未必咁好彩呀!咪撚連累埋我哋㖭呀!

      [係囉!好快啲差佬會搵上門,你快啲睇下點樣拆掂好過啦!]

      [放心,冇話唔可以!我哋好民主嘅,你莫講話坐館呀!你想做美國總統都得㗎!問題有冇人信你先?]

      [人哋聯發跳灰起家,我哋幫肥傑走粉,個個撈到風山水起,你哋老張嗰邊唔掂嘅。你畀到啲乜我先?]原本一向愛錫張飛的叔父們,都倒轉槍頭。種種貪婪、自私、怕事、負能量、輸打贏要、不團結等的嘴臉盡現眼前。

        哼!我張飛生下來就是要做大事,我會要你們一一臣服:[咁你哋又唔做?]眾人一時啞口無言。

        有叔父火起:[你講咩乜呀!細路仔,駁咀駁舌,冇大冇細!阿叔出嚟行嗰陣,你仲喺你老竇個春袋裡面呀!]

        張飛說:[由我去做咗辦事人三個月內,我不單要搶翻我哋本來嘅地盤,我仲要摺埋聯發,蠟埋佢啲嘢,要佢喺地球上永遠消失!我要洪飛成為九龍第一大幫!肥傑嘅仇,我做咗坐館,我會幫佢報。而且我會搵到猛人加盟。我要各兄弟比以前搵得更多!而且唔使犯法,低風險高回報!]

        張飛發表完這偉論後,叔父們又一遍嘘聲。這些他們以前一輩子辦不到的事情,會給這個黃毛小子三個月做到,只有發夢才會發生。假如這小子真的奇蹟做得到,又會顯得叔父們相當無能,為了面子必須要反對。但要他們站出來又沒有人敢承擔。現在到有人站出來,偏又要論資排輩,就連言論也要講資格。左一句要俾面右一句講輩份,忠言逆耳只能藏在心中,老人政治只會拖慢社會進步。

        還好!總有清醒的人:[我支持佢!]是牛佬!老張退下後,他也淡出,主要係不喜歡跟肥傑一起販毒。當年也有不少人推舉牛佬做坐館,但也被他拒絕,他在幫會中地位極高。其實未開會前,張飛也和牛佬會談過。當然要得到他支持,才敢誇下海口。

        做大佬要有三頭,拳頭、人頭、和銀頭。 拳頭代表武力、功績和膽識,幫會人士全靠打上位,想做到領導群雄必須要拳頭夠硬。以前來挑戰張飛的,誰不倒在他腳下。以前社團沒有人敢幹的事,他幹了!幫公司打來地盤。拿下了不少汗馬功勞,論江湖資歷名氣,不低於四五十歲老江湖。論人頭自他當兵後,十一門生也收下為數過百人的新一代,而且每人也必須接受每天刻苦功夫鍛鍊。另外還會有五位極有能力的猛人落實加盟。論銀頭張飛也是小富豪,本身賺錢門路多。最重要是接下大陸的豪賭大客,將來必定有財有勢有建樹,撇除他十九歲這個數字,他的確有資格!

        牛佬這話一出,換來一片沉默。那時牛佬接著手提電話來電,放大了揚聲器。電話中傳來一個熟悉的,國際江湖猛人聲音。[我係馬王!我好快會返嚟香港幫阿張飛,你哋要支持佢。] 更和兩個叔父,傾了幾句才掛線。

        牛佬:[不如咪睇下三個月後,佢做到啲乜先囉?暫代龍頭一職冇人反對嘅話,就由張飛正式上任。]

        有一叔父說:[你點樣確保我哋利益。]

        張飛:[ 我串咗大陸班富豪嚟,上香港賭船,唸住留番啲畀啲叔父疊碼。] 此話一出眾人立刻收聲,再冇人反對下張飛成為新一代洪飛龍頭!

        幫中元老摘了一個吉時,為張飛辦登基儀式。當晚緊急召幫中所有高層,到酒樓晚宴。張飛向群眾揮手,接受歡呼和祝賀。牛佬準備了詞稿給他演說,政綱方向說得鏗鏘有力,慷慨激昂,盡顯霸氣,振奮士氣!他誓要扳回洪飛失去的版圖,江湖必再起風雲!的確係時候換新血,保持活力。他眉宇間散發出大將之風,神阻殺神,佛阻殺佛,唯我獨尊!

        現在新架構張飛為暫代坐館,職位代號四八九大路元帥。新班子係馬王四三八二路元帥,牛佬四一五白紙扇為行政財政參謀。其下大底,四二六陳世飛、青白葉、冼拿 軟硬擦膠五人。

       張飛天生就是一個做大事的人,他不算很聰明。但膽識過人,坐言起行,有勇氣有承擔。世上聰明的人多的是,但大多永遠講多過做。正如起革命的話,誰夠胆開第一鎗,革命就正式開始!自然有大量智者走出來幫你提點你。你也永遠成為英雄,歷代王朝也盡是如此!

        第二天張飛、牛佬和十一金剛開會。部署應該反擊的計劃和次序。期間世飛的幾個門生,帶來了一個叫單安的叔父。他已被打至血人一樣,行也行不動。單安是肥傑近身四二六紅棍。原來肥傑出事後,張飛已一直懷疑他是內鬼。他找私家偵探查出單安戶口,有巨款由柴狗存入。經過嚴刑拷問下,洪飛一直在中國走私電子零件的買賣,全給聯發黑吃黑。而且被偵探拍下照片作証,通常社團中的二五仔下場都會被殺人滅口。

 

 

 

P.42 

        那怕是警方臥底,大佬信錯了,友情上被背叛的恨意和對社團的交待,最後二五仔會被虐待致死。由於張飛現以貴為龍頭,生與死此事必要問他。

        張飛:[唔合作,要你求死也難。]

        單安:[要殺就殺,咪廢話!]

        張飛:[我畀多次機會你,你供晒柴狼嘅犯罪證據,同出入資料,我安排你全家去邊都得,我仲會畀筆錢你喺嗰邊做啲小生意。]

        單安:[ 咁筍?我又唔信呀?肥傑當初當我係係隻狗,就算我出賣佢,咁佢都係活該!但我點解要幫你?]

        張飛手拿著私家偵探拍下他的家人,妻子和小孩學生照片說:[咁你自己諗啦!]

        單安看見被嚇得腳軟:[ 嗱!出得嚟行禍不及妻兒呀!]一干人沒有理會,出外抽着煙等他考慮。叫人瀰漫著白色恐怖。

        單安投降:[頭先你講係咪真係去邊都得?]其實就算單安什麼也不說,能夠牽出二五仔,在大局上己很成功。現在還多了一隻重要棋子,進行反間計。其實張飛只是靠嚇,他絕對不打算傷害他家人。出得嚟行,盜亦有道,但總要裝作生人勿近。因為你的手下或你的敵人,全都是虎豹豺狼!

        得到重要情報下,張飛已在叔父們面前說,可以有把握取回所有地盤,甚至聯發的大半江山。全都可以一個月內拿下。單安的反間計就是百份百反敗為勝關鍵,張飛講得出做得到,十一金剛和他的門生,全是張飛的嫡系親信。不斷向曾被搶奪的地盤聲東擊西,狂攻猛打,大部分由張飛親自帶隊,大小戰役戰無不勝。成功搶奪後進佔,但總要有掹人進駐,不然佔得來也守不住,原來張飛請了五位超級猛人把守。另外張派系所有人加緊操練功夫,等待隨時的挑戰。

        理論上龍頭大佬可以命令幫內全部一萬多會員去攻打敵陣,現實上是不太可行。一來為利益大家各懷鬼胎難以團結,自然影響軍心仕氣。叫不動的人又令自己失去威信和影響同僚,當然你也可以威逼利誘。其實黑社會會員很多時候,也可以自由選擇你的工作,除非你已經收咗人錢,就唔做唔得。或者一些必死或必定坐監的任務,就需要會員抽生死籌決定,抽中的人必須要辦,社團會給予安家費。但通常安家費到手時,已經被經手的相關人士剝削,最後收到的錢並不太合理。

        另外太多人的群打行動容易洩露風聲,而且付出金錢自然也多,就算不用打交,也至少給點車馬費。沒有付錢一次半次還可以拍膊頭,但經常這樣,人家就會對你左閃右避。如果萬一任務失敗,會招來極多傷亡和怨言。成功的話又會被人搶來領功分豬肉,分贓唔勻又會形成內鬥,煩惱沒完沒了。所以最好有自己的嫡系親信,否則等於無兵司令,將來有甚麼建議人家也隨時反對你。所以要打就最好由自己的嫡系親信去攻打,那麼他們便不會那麼多說話,因為我冇求過你,但我打回了地盤,那麼現在只有你欠我。

        所以莫說是良好市民,甚至江湖大佬都要留意,和黑社會交往之道,最重要是我冇欠過你,一旦欠上黑道中人的人情債,他要耍無賴,往往不止要十倍奉還,你找他幫忙,當然都是犯法的事。這個要脅你隨時還不起,甚至還足一世。永遠沒有免費午餐,要找他們辨事,做什麼也要一早說明,付足錢,後果由古惑仔自己承擔,將來怎樣自然也奈何不了你。因為世上所有恩怨也來自一個字 - 欠!

        現在聯發的買賣也被這班張派軍團黑吃黑。最重要是警方也針對聯發對他打擊,經過十數次大小戰役,洪飛失去的地盤已被張派極速版回,令柴狼父子疲於奔命。這時候牛佬、龜公德、蛇仔明、大麻成、坤哥四人,同時招呼着大陸的豪賭客,在賭船上賺得盆滿缽滿。只需要分小部份客戶給幫中叔父去叠碼,己令他們笑逐顏開,疊碼權全部為期一年,他們想要繼續合作,必須長期聽聽話話。叔父們紛紛轉軚說:[我一早就話阿飛仔係叻仔啦!]之類說話。

        位高勢危,做大的就要有這份氣慨。得到成果與眾分享,面對挑戰首當其衝!

        失去的地盤也掙回來,叔父們也得到額外的固定收入,同時馬王也回來了。張飛所說的已做了大半,已有足夠資格做坐館。還欠真正掃低聯發,為前坐館報仇的承諾。但柴狼跟老興、和英堂關係密切,如果三幫人聯手,洪飛是萬萬抵不過的。奇怪張飛卻胸有成竹,他必有所持。

        一天有警察來找張飛:[依家懷疑你同有關人仕背後,操縱黑社會進行非法活動,同埋廣東道一單嚴重傷人案有關,請你返去協助調查。]他便去了油麻地警署協助調查,他表現得很淡定,好似肯定自己唔會有事。警員請他帶去辦公室,並講述嚴重傷人案事件,警察講出的日子就是八名刀手襲擊他那一次,跟著警察拿出一大個公文袋叫張飛打開來看。

        警察問:[入面係乜嚟?]張飛在枱面拿了一支筆,用筆撩開紙袋,裏面藏著一把染血牛肉刀。

        他向警員講:[係乜嚟?係一個陷阱囉!而家未掂到嘅係一把刀,我隻手嘅指紋掂到呢,就係證物。] 跟著左右和枱前面的三個警員,同一時間意圖捉著張飛的手,明顯想把他指紋直接印在刀上砌生豬肉,三個人?他們未免太天真!跟著張飛右手掌向上一擺拉弓,向下大力一拍打在檯面,轟!的一聲,氣勢要所有人立刻彈開,木檯面上呈現一個掌印和幾條裂紋,檯面的東西全部彈落地上。他左手向前面的警員面上摑了一巴掌,那警員飛倒地下滿嘴是血,掉了兩隻牙。他向後用眼厲一厲,兩名警員嚇得連忙後退手也震了,拿出鎗指着張飛:[你.......你襲警!]

        張飛:[你班仆街夠證據嘅話,使撚叫我協助調查 ! 直接落Charge得啦。我一早知你想玩咩呀!你話我襲警呀嘛!屌你老味!攬炒囉!陣間你啲大Sir嚟到你咪同佢講囉,順便話埋畀佢聽,你哋想砌我生豬肉,妨礙司法公正。唔講正契弟,我要見你個上司。仲有我律師嚟緊,你咪諗住再嚟呀!你棈精地放低鎗,咪撚手震震走火呀!本少爺喺歐洲機關鎗都淝幾支呀!即刻同我收燃埋佢,唔係畀人見到,有撚排你寫個Report呀!]

        同時這一拍枱驚動了一個反黑組盧警司入來,兩名警員急急把配鎗收回衣服,盧警司刻意扮看不見 。

        張飛:[係囉!咁咪幾乖囉,係都要我教你啲阿Sir點做嘢嘅。]跟住盧警司問躺在地下的警員發生咩事?張飛搶說:[佢頭先隨地吐痰跣腳撻落地,撻親塊面囉,叫咗佢唔好啦!有冇衛生㗎?] 盧警司問兩名警員有冇啲咁嘅事,兩名警員垂低頭說:[係......係]

        張飛:[ 係囉,咪就係咁之嘛!]

        盧警司問:[咁嗰篤痰喺邊?]

        張飛笑說:[我叫咗佢自己搵條脷瀨番乾淨啦, 阿Sir你啲下屬真係好聽話,叫佢瀨就即刻瀨,終有一日佢一 定可以瀨出彩虹!啲夥記咁聽話,我真係要跟盧警司你學下嘢。咦依咦!你哋三位警察叔叔唔止啲手段嗱喳,嗰啲個人衛生仲嗱喳喎!]

        盧警司向張飛說:[張飛!夠啦!]

        張飛:[咁你唔想我講落去?係咪諗住依家告佢隨地吐痰呢? 你唔會側側膊呵?]

        盧警司:[咁警署唔係公眾地方嚟,佢隨地吐痰呢,我內部會處罰佢㗎喇,今次其實請阿張生你上嚟,係大家傾下偈,促進下啲警民關係啫。]

        張飛:[警民關係呀?聽你咁講即係我唔係黑社會啦,我係熱心市民。嗱!呢個阿Sir講嘢咪似番個人囉,不嬲我都好尊重你哋啲執法者㗎,但唔係個個都咁值得尊重㗎。學嘢啦!望!陣間罸你幾個用牙刷洗廁所嗱!污糟邋遢!]跟著兩人步出門。被張飛曾拍打的書枱,突然斷開兩半!三名警員嚇得全身冒汗,好明顯張飛剛才已經手下留情!

        兩人去到辦公室抽煙, 盧警司說:[你唔好咁串呀!上次有人出面吹風話有八個刀手劈你唔死,仲畀你搞到成地都係血,你精精哋唔好搞咁多嘢呀。]

        張飛:[如果你係夠料嘅就Charge咗我啦,你斷估唔會做假證供呀,你講呢啲野做咩啫,想錯誤引導我呀?再講呀!你都話我畀人劈啦,咁我即係受害者啦?咁你仲唔快啲去拉人,你同得我講即係仲未拉到,如果唔係我依家認緊人啦。阿sir!你當咗差咁多年,你都知啲古惑仔拉唔晒㗎,不過警方點都要殺下威嘅。叫我哋唔好亂嚟,我哋公司嘅人一直都奉公守法㗎喎。]

        盧警司:[係!有時我哋做嘢,的確要問古惑仔攞料,咁你可以畀啲乜料我先。]二人在房間談論一番後, 警方奈他不可,張飛也沒有律師陪同就獨自離開警署。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