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江湖

第11章 - 第11章(報紙大俠)

P.37

        張飛正煩惱之際,麻煩亦同時找上門。有天下午他在佐敦柯士甸道廣東道交界獨自一人在街上,忽然發現路人神情慌張,紛紛走避離開,他直覺麻煩來了!基於他身份,多數衝著自己來,街上游人不多,只剩下一個不懂害怕的少年。他正派一些慈善機構号外的免費報紙,他是弱智。

        前面有兩個戴上口罩,腰間有著明顯突出的東西,後面也有兩個,最要命是路面泊車的車後。隱約有人在蹲下,不知還有多少人。似在埋伏自己,面前衆人都極可能衝著自己而來,看他們身形擁有相當健碩的肌肉,和厚實的背肌。作為武術大行家的張飛,一看便知來的人都是經驗拳手。而且估計未出現的數目,總數最少也有八個刀手,他被包圍,形勢越來越緊張!

        他們全是社團紅棍精選出來,至小有八位手持長刀的拳手,就連張飛也沒十足把握。雖然他在求學時,曾經一對二十,但他當時手執兩把連發氣鎗。而對手只是連刀也未握得緊的廢青,絕不能相提並論。

        武鬥最重要是氣!氣,分為真力和氣勢,當日單是張飛的氣勢已足夠嚇倒那二十廢青。但絕對嚇不到眼前八個經驗刀手,今次真的非常兇險。如果他要逃是有可能的,但他從來不逃!但他怕!他怕連累眼前這弱智少年。

        他思考整個形勢,淡定地點起一根香煙,裝作看不見。張飛手無寸鐵,他需要找些武器。看著少年說:[可唔可以畀份報紙哥哥呀。]少年遞上後,張笑說:[乖!快啲走,呢條街好危險!]少年只在傻笑,幸好也聽話離去。

        張飛現在手無寸鐵,不!有報紙!這就是他的武器,不會吧!是真的,他用力將約一百頁,尺多長的報紙用力捲起,變成直徑約一寸多的紙棒。他如揸刀般緊握著變成堅實的棒。可以作劈出攻擊,如用力向下鋤,這力度他足可打穿四分厚木板 。

        但前後兩批人,像死神索命般慢慢步前。沒有人會來助拳,也不可以逃避,幹掉他們!不成功便成仁!好!要面對了!張飛突然一腳踢向一架停泊在路上的車:[準備好未呀!][出嚟啦!鬼撚(鼠鼠)!] 張飛要爭取主動,霸氣縱橫!這場遭遇戰正式開始,伏在車後的四名刀手走出。張飛背後是已經嚇得關門的舖頭,前後和右邊三方也同時八人持刀衝過來。

        他先下手為強一手將香煙彈向為首眼前迎面的刀手眼睛,就掉頭衝向後面,聲東擊西。後面一名刀手迎面正劈下時,張左手一撥開他持刀的手。右手一紙棍就向他眼睛直插入去,一抽己是連血帶出。這次刀手肯定是來攞命的,絕不能留手。同時把另一人一腳踢向後面,出腳好快!張飛飛快放倒兩人。急忙衝前數步再轉身。變得眼前的敵人,全部在前面成一直線衝來,不用復背受敵,左右顧忌。這是稍有街頭搏鬥經驗的基本常識。

        前面有人一刀手想插他面門,張向横一閃,紙棒向刀手喉嚨猛鋤,平時張飛這一擊足以打斷頸骨。但刀手往往連頸的肌肉也會去鍛鍊,只暈不死。另外一人一刀劈下,他用纸棒撥開,連消帶打張飛轉打太陽穴。全力-擊!這一下真的擊倒第一個刀手。張飛街頭作戰經驗極豐富,被圍攻者,通常一就是逃跑,一就是要一擊必殺。要打!必須快而準全力一擊,一擊放倒對方,方有生機。

         張飛眼前有五人同時湧上,張先下手為强衝向為首者,左手一樣撥開刀,抽起右手緊握報紙,十成功力向對方天靈蓋猛力-鋤!對方頭蓋骨和頸骨裂開,第二個倒下。接著一腳踢開另一刀手的刀,對方始終人多勢眾,一輪互轟,張終於出現缺口。剛才被打盲一眼的刀手,從背後向他斬一刀。他首次掛彩,但張飛用紙棒向後全力一鋤,鋤中盲刀手下陰,爆了!他慘叫!

        趁張飛中刀,一人打横撲出全力攬著他,雙手被扣,一時間未能掙開,前面刀手又來,危險!掙不開會被劈死。黃金機會可惜對手是張飛,他一腳踏地,一腳後發先至,向前撐出,中!最簡單直接踢開對方。但又有四人衝前,一人持刀直插要攞命,張飛左右腳交义,腰馬一扭,後面攬著他的刀手,便和他前後調轉,來到的剛好致命一刀插進他同伴的背脊,第三個倒下。

        趁對方一中刀,張飛運力把他雙手甩開。但又有一刀劈下, 避不了,張飛向後一縮,手再向横一撥,格開來刀。手被輕輕畫了一血痕,卻換來一記朝天腳的機會,猛力向其下顎全力一踢。登時頸骨斷開,第四人倒下。

 

 

 

P.38

        剛才被打盲一眼和下陰的人,躺在地上雙手抱著張飛雙腳。另一人立即跳起,向張飛頭部劈下致命一擊!這次真的避不了!張飛用報紙去檔,檔?當然擋不了。報紙破開,但拖慢刀勢。己夠時間讓張飛另一手,捉著他的持刀手,張飛身體一轉圈以柔道一拋,人就像放風筝一樣,將他抛向另外攻擊的兩人。兩人避開,怕再次誤中同伴。令該刀手重重撻在地上。張飛把握時間向地下捉著他雙腳的人用剩餘的報紙,向其後腦風池穴全力一鋤!第五人倒下。

         前面那人立刻再刀劈向張飛,他索性用餘下報紙掟向他。刀手已被嚇得退後,剛好撞倒後面正要趕到的人。趁他一亂,張飛用右手拉着前面那人持刀右手,張向後一踏步,右手全力一拉,刀手的重心一失,馬步一鬆跌向前。張飛左手全力向他手踭重力一推,右手反方向拉,該人右手踭立刻脱骹, 張飛右手奪刀向他腹部一拖,腸從肚皮流出,第六人倒下。

         另一人打横重踢了張飛一腳,張飛那會輸蝕,一刀斬向他腳,那人反應算快一縮,他的鞋被斬開,斷了三根腳趾。 這名硬漢竟然站立不倒,他另一腳踢向張飛,被他踢得撞向己關門的鋪頭捲閘。而另外一人就劈向張飛,張舞刀他退開。張飛被兩人左右包圍,他立刻背靠向牆,免腹背受敵,先回一回氣。

        第一回合完結,眼前二人持刀圍住張飛。張飛打倒六人,少了份報紙,手上多了一把斬骨刀,多了手和背兩條刀痕。幸好穿上較厚身皮褸傷痕不深,看似大局巳定。兩人再步前,但弱智少年被嚇得腳軟賴尿,還呆暫原地。

         張飛不其然多看兩眼,被斬腳趾的刀手,見張飛眼神頗關心該少年。於是忽然掉頭衝向少年,張飛大叫快走!但那人在少年背後劈了一刀。張飛大驚,另一刀手立刻趁機一刀劈向張飛,他反應超快,一一用刀檔下,兩人互轟幾下。這刀手一腳踢向張飛腹部,張飛被撑開,重心一失跌後。危險!刀手跳起,致命一刀,無處可逃。張飛反手打橫刀鋒由下迎上,刀手用力一劈下,張飛手持刀向前稍移,手握緊刀。刀手的手臂落點,就變得落在張飛的刀峰。一大片血花噴出,手臂分家。張飛順勢用刀向他胸口向下一劈,身體劃開一條血路,第七個人倒下。

          最後一人,一手箍少年頸,一手用刀指向少年頸,叫張飛放低刀。張飛看準機會一刀飛向該人肩膊,中!好準啊!刀手推少年向前衝向張飛,用少年作人肉盾牌,然後自己一刀打算從後直插穿少年身體,再插向張飛,好卑鄙!張飛眼明手快,手一撥開少年,那刀就直插進張飛腹部,中了!有血流出,幸好張飛身體退後,同時左手用力握緊刀抦,只是輕輕刺傷自己肚皮表面,他幫少年擋上致命一刀。張飛立刻用右手掹出剛才飛刀插進刀手肩膊的刀。向他持刀右手大力一斬,手臂斷開。再一手飛快向他胸口左右交叉兩刀,血花四濺,場面壯觀!動作乾淨利落,一氣呵成有如古代俠士,他簡直瀟灑得不似凡人。

         張飛最痛恨這卑鄙手段,所以落手最重,最後一人倒下!地上人全癱在路面,只剩他一人站立在街頭,好壯觀,那股氣勢足以震懾鬼神!其中幾個被打得口罩甩開。張飛認得他們是聯發柴狗的人,張飛用自己衣服抹掉刀柄指紋,再把刀放進一個暈倒刀手的手中,做成他們鬼打鬼證據。經此一役後,江湖傳說張飛用一份報紙以一敵八大獲全勝,多了一個新名堂~報紙大俠!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