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第1章 - Friends

「我以為女的配音員要算林元春最出色,有時候嘛,陸惠玲甜膩得過份,聽得人直起雞疙瘩,梁少霞則只會演刁蠻的角色,了無新意!」蔣佩瑩抿著有點厚的櫻脣,伏在長檯上把弄著TOUGH皮夾道。

「要比甜膩沈小蘭不是比陸惠玲過之而無不及麼?梁小霞的配音技巧,其實呀,比大家所知的高,只是導配不懂得知人善任而己。而且我不以為林元春的演出最了得,倒過來我覺得黃玉娟才真真切切的技壓四方。想想看,從外冷內熱的葛城美莉——」余嘉欣托起下頷,一雙丹鳳眼睨著蔣佩瑩答道。

「怎麼又談起亞視的配音員來?」蔣佩瑩停下雙手,微微仰頭,略皺柳眉。

「我就是喜歡他們,可他們卻常常被忽視,真叫人生氣。」余嘉欣乾脆坐直身子,別過頭對她說。

「哼,我就是不喜歡他們,卻不為什麼!」

「哼!」

「咋麼了?聊呀聊就吵起嘴來,拿你們沒辦法。我說,既然談不攏,不如談男配音員吧。對了,你們覺得郭志權如何?他的聲音聽起來好瀟灑啊——對了,聞說他好像搞什麼舞臺,頂有名的。」蔡慧儀翹起雙手腑前道,校服下丰腴的身段表露無遺。

「真的嗎?我比較喜歡黎偉明。」

「我兩個都喜歡。」

「唔,黎偉明亦相當出色哩,尤其是當學長,一派白馬王子的模樣,好不溫柔耶。」

接著,三個女孩都沉默下來,今天圍繞配音員話題的確有夠多。

雨線飄搖,籃球場上積聚了一個又一個小水窪,有蓋操場內只見學生三五成群,或吃喝或聊天或無所事事到處閒逛,似乎都被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驟雨打亂了放學後的活動計劃。蔡慧儀怔忡望向校外遠方街道,細滑的玉手無意識地把弄圓渾雪白的排球;余嘉欣輕輕的摩紗裙子,不旋踵又把裙子拉得老直,結實有力的小腿緊緊靠攏,輕輕踢起復輕輕放下;蔣佩瑩則乾脆彎腰睡在長檯上,項背因而顯得有些臃腫,但仍不失小巧可愛。一兩個低年級的小鬼頭不時偷看她們,也不知道被她們當中哪一個所吸引。

「雨停了。」余嘉欣張開臂膀,彷彿在歡呼。

「對哩。」蔡慧儀回過神和應曰。

「討厭!排球打不成,好倒楣啊——」蔣佩瑩揉了揉眼睛抱怨嚷道。

「那麼回家好了。」

「也好,反正我要到補習班去,不然要遲到啦。」

余嘉欣和蔣佩瑩俐落地拎起Mandarin Duck背包轉身離去,蔡慧儀則忙於執拾掛滿了飾物的黑色手提袋,落在後頭。她立地加快了腳步。

「嗨,等一……」然而,她倆聽不見似的,沒有停下來。蔡慧儀心下有點急,又有點惱,她們幹嘛不等我?Mandarin Duck……Mandarin Duck……她愈發的接近了。

「明天可有測驗不?」

「唔,好像……大概沒有。」蔣佩瑩想了想,答曰。

「那好了。咦,慧儀哪兒去了?」一語未完,蔡慧儀的的撘撘的跑到前來。一雙烏溜晶亮的黑皮鞋好容易趕上兩雙簇新的Dr. Martin皮鞋,三雙皮鞋翩然擦踵並行。街道上行人零星,有的仍然打著傘。雨後的空氣端的是清涼,三個女孩有說有笑,相互促狹作掀裙子狀,玩作一團好不旖旎。

「你不是要到補習班去麼?該走那兒呀。」余嘉欣舉起手,順著話兒指說。

「唔……」

「那末我們先走哪。」

兩人一時推推撞撞,一時手繞著手耳語。蔣佩瑩呆立原地,目送二人的倩影遠去,猛然醒了什麼似的,從背包裡探取貼滿了三人大頭貼的Sony Ericsson流動電話,猶豫片刻,復又放下。

「明天的測驗習得怎麼樣?」蔡慧儀漫不經心問道

「喔哦……」余嘉欣含糊答道,同樣地漫不經心。

***

「碧咸球技精湛,人也長得帥,可謂曼聯中場的靈魂人物。」蔡慧儀一手支著香頤,一手轉動粉紅色的Hello Kitty手帕說。

「啐,不就光長得帥!奧雲年紀輕,速度快,射門觸角敏銳。碧咸嗎?只會處理角球和自由球,臨門把握弱得很哩。」余嘉欣挨貼椅背,然後兩腳往前一踹,整個人一下子晃晃擺擺。

「說到底,碧咸才是英格蘭國家隊的隊長,而且呀,你還不是喜歡奧雲的孩子臉——哇,你幹嘛!」蔡慧儀捉緊余嘉欣的胳膊,深怕她摔倒。

好些學生正襟危坐溫習作業,另外一些喧嚷不已,好像事不關已,又好像滿有餘裕應付過去。這時蔣佩瑩心事重重的踏入課室,余嘉欣立刻把她叫住。

「噯呀,佩瑩。」

「早啊,嘉欣、慧儀。」說時不敢正眼看余嘉欣一下。

「要不是我掛電話告訴你今天測驗,你可好看了,拿個滿當紅也說不定。」

「謝謝啦。」蔣佩瑩盯著自己的胸口說。

「怎麼裝起啞巴來?古裡古怪的。」蔡慧儀拍拍她的香肩說道。

「別管我!」蔣佩瑩不知怎地兇上頭去,狠狠的甩開她的手。

「你這算是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大家冷靜一點,不要傷了和氣。」余嘉欣為難的鑽到兩人中間,打圓場曰道。

鐘鈴適時響起,三個女孩各懷心事回到自己的座位。方老師分秒不差步進課室,一個陌生的男生尾隨而至。他頭形長得好看,方正的地方方正,卻又不至於突稜突角,巍巍然好有正氣。五官有點歪,可是眉粗眼濃,隱隱然有一兩分男子氣魄。唯一可挑剔的是他的身子單薄,走路時大搖大擺頗衰相。

「他的名字叫做崔健,是轉校生,往後大家對他多多照顧就是了。呃,崔健,趕快找個座位唄。」

崔健選了個角落坐下,賊眼忽倏一亮,一動不動緊緊盯著蔡慧儀。

 


小息。

「嗨,可人兒,當我的女朋友如何?」崔健走到蔡慧儀跟前,嘴角略略掀起打趣的說。

「你的腦筋有問題嗎?」蔡慧儀本能地倒退一步,曰。

「什麼事?慧儀。」余嘉欣挺起胸膛,上前一把推開崔健。蔣佩瑩躲在一旁握住粉拳,差點沒流下血來。

「不不,別板起臉來嘛,開開玩笑罷了。我是崔健。」

「我知道。」余嘉欣一刻也沒有鬆懈。

「我在問你們的名字哪,唔,咋麼了……」一滴口水花自崔健湯碗般大的嘴巴噴出來,眾目睽睽下濺到蔣佩瑩的玉臂上。

「哇呀!髒兮兮的!」蔣佩瑩嚇得花容失色,失聲叫道。

「噗哧。」蔡慧儀不禁掩嘴失笑,余嘉欣則被逗老沒好氣,一下子氣氛緩和不少。

「大家年輕人,方才或許得失了,大家就見諒則過。可是啊,」崔健頓了頓,對著蔡慧儀說。「我向著你的心意是真摯不破的。」

***

三周後。

四時正,學生魚貫離開課室。

「慧儀,你真的沒空?」蔣佩瑩問道。

「這一趙不行呀。」

「那多可惜。」崔健面帶惋惜曰。

「我也沒有辦法喲。」

「天哪,有什麼事情比到冒險樂園去更重要,冒險樂園啊,充滿了小情小趣的小小樂園……」

「廢話連篇。」蔡慧儀嬌嗔道。

這樣,一行三人就離去了。課室內只騰下蔡慧儀,她從手提袋拿出一個淡啡色的Burberry皮夾,端視一番,用手指頭擦去那丁點污漬,然後把皮夾打開,裡面合共二十元正。

美國冒險樂園。

「瑩,你好像有點拘緊哩。」崔健目不轉睛地盯著蔣佩瑩曰。

「胡說八道!討厭!」蔣佩瑩額頓時前發燙,兩頰緋紅。

「你吃了豹子膽麼,崔健?慧儀背後公然調戲我們的小可愛佩瑩!」余嘉欣故意張聲道。

「欣,你也很可愛,之於她們不同的可愛……」

「啐。」爾後賞以崔健一記力道不亞於男生的粉拳。

蔣佩瑩臉色一沉,剛巧流動電話響了。

「喂,媽咪……」說時走到老遠。

「你呀,到底喜歡慧儀還是佩瑩?」

「我愛的——是你。」

「不是跟你鬧著玩耶,老實說,慧儀真箇蠻不錯的,但是佩瑩嘛……」

「佩瑩怎樣了?」

「好會工心計。」

「嗯,這怎講呢?」

「有道『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唉,總而言之,她城府深,會耍手段——」

「咦?」

「咦什麼屁?」

「瑩不見了。」

***

自此以後,一切生活如常。

三個女孩很有默契,沒有提及冒險樂園的事,她們如常一道上學、一道上洗手間、一道放學……中五會考大限將至,人人均不敢造次,閉戶埋首拚命溫習,三人相眾的時間也便更少了。

有一天。

「哎唷,好累。」蔣佩瑩吟哦道。

「一天到晚啃書,不累才怪!好想玩呀——」余嘉欣聲嘶力竭叫嚷道。

「你們聽過沒有?黎偉明身故了。」蔡慧儀打開話匣子道。

「什麼?」

「真可惜……」

「說實在的,我也難過一陣子,不過,過去的總得要過去。」

「也對哩。」

「好想玩呀——」

「嘻,好聒耳呀。」

 


中五會考後,蔡慧儀升讀原校,蔣佩瑩赴英升學,余嘉欣他校繼續學業,及後放洋澳洲,崔健杳無音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