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時悲傷

第1章 - 那秒特然好想你

今年平安夜不太冷,像要告訴我什麼,但我仍是任性地穿起那條紅色厚絨毛連身裙,我將手插進衣袋,獨自在街道上迷迷途途走著。

溫暖的平安夜,沒令氣氛降低,燈飾處處閃爍,熱鬧非常,路上滿是人,情侶不乏穿流我身旁,我總會不經意地窺看,內心與現實形成極大反差。

走了不知多遠,腿還是不受控般走到那座鐘樓前,人群已圍攏著它,聖誕音樂在四周飄楊。

這鐘樓…依舊是這鐘樓…

時間一刻一刻流著,倒數開始了…

“五!”

那年…

“四!”

同樣鐘樓…

“三!”

也是倒數…

“二!”

我倆…

“一!”

聖誕快樂!…

霜芥:荳雪,聖誕快樂!

荳雪:聖誕快樂!霜芥!

霜芥輕輕將我摟進懷裡,他暖和的體溫讓我忘記寒冷

他的心跳聲在我耳邊響動

我抬起頭,看著他柔和黑亮的眸子,他將臉湊到我唇邊,輕輕吻著,整個世界的歡呼聲我已把它隔絕,現在只有溫軟的熱情在我唇前。

我倆挽著手在大道上隨便走著,感受著節日的歡騰。有群年青男女還在路上發射慶祝拉炮,彩麗紙條散滿半空,我和霜芥牽手走過時,彩紙落到我們頭上,像為我們慶祝什麼喜事般,我蹦跳著,笑聲盈滿我與他。

霜芥忽然說:來!把手伸給我。

他握緊我手,牽引我身軀跳起舞來,這樣我們居然在街上跳起華以茲來,大廈都在我視線旋轉起來,我只懂哈哈笑著。

路過的人為我們拍掌打起拍子,一舞跳畢還厚起臉皮向路人鞠躬致謝,他們毫不吝嗇地鼓掌。

然後霜芥突然跳上個郵筒上,高高站立著。

我嚇了一跳!

霜芥大喊:名位!

他半跪下來

霜芥:請為我見證,我要向這位穿了紅色毛絨絨連身裙女孩請求一事!

路人都嘻嘻哈哈笑起來。

我激動得全身燒得似一百度!

霜芥繼續說:荳雪!請妳接受我這個狂妄的男人!在道上當眾向妳求婚!

我全身抖得要扶著燈柱。

霜芥從衣袋裡取出個小盒揭開:荳雪!妳願意嫁給我嗎?

我傻傻地笑看著路人,相信我的臉已和紅裙打成一片紅,雙手不自覺撫著臉頰,仍是傻笑的我聽到有人說

眾:紅衣公主快點頭,皇子腳也抖了!

稍微偷看霜芥,他拿著的盒子裡閃動著隻小指環,

一股熱流從我淚腺湧出,

我含首:「嗯。」

我兩顆淚珠從臉上滑下來。

人群歡呼叫喊聲在耳邊響過不停,我羞得不敢看他們。

霜芥牽起我手為我戴上那隻指環,在眾人前深深的吻著我嘴唇,我摟著他就任由這吻一直延續著。

 

***

 

聖誕後我倆都熱切地為婚事準備,對我來說這比起任何大型頒獎禮來得更重要。

這天我約好霜芥在禮服店試婚紗。

我:霜芥!你看看我!

我攤開雙手原地轉了一圈。

他眼睛閃亮著說:這女子是誰?是我未婚妻嗎!?

女店員:霜芥先生,恭喜妳有個公主般的未婚妻,多讓人羨慕。

女店員引領我到鏡前,我傻了眼,不敢相信鏡裡的人是自己,那是變身後的 Cinderella啊!

我笑得口不攏嘴,拉住穿起禮服的霜芥到鏡前拼湊。

霜芥笑說:妳知我們像誰。

我開玩笑說:你這般高大…倒也像隻野獸,那必定是美女與野獸吧!

霜芥擰擰頭:妳實在太愛去主題公園!

我輕捏他那個高鼻子說:有個公主做妻子不好嗎?那你說像誰?

霜芥:若我是野獸,那還可變成個皇子。但現在現成是個門童,只能幫妳送行李和開開門。

霜芥給自己滑稽相逗得笑出淚水。

我為霜芥再選了好幾套:還是傳統白色燕尾服最合襯。

我拍拍他胸膛:哈!好一個末婚夫!

他挽起我手背親一下:好一個未婚妻!

這次我們搭著肩,滿意地照著鏡,還請女店員為我倆拍了張即影照。

這張照片更成了我這生重要的回憶…

 

***

 

跟著日子還到過教堂,宴會廳預訂日期,籌備工作使我們忙得不可開交,為此也不時與對方辯論。

我不滿說:霜芥妳仍是悠閑對待婚禮!

霜芥微笑:親愛的,我們仍有十個月多的時間呢。

我:那現在起碼想想賓客名單,或是那天的程序也好!

霜芥:哎喲,荳雪,妳的認真態度真令我認定…

我:認定什麼呢?!

霜芥:沒選錯妻子呢。

我:哼!你又說到那裡去了!

霜芥從後抱緊我:就是說,有妳這能幹賢內助,我這個丈夫可真專心事業,這個家要看妳了。

他遞上份名單給我:這些我早已準備了。

有時他總要戲弄我一番,又逗趣地安撫著,使我怒笑不得。

霜芥對事情總是樂觀從容,耐心正面應對。

這性格使他無憾地___面對未來十個月的來臨。

 

***

 

某日下班後我約好霜芥在餐廳見面,那知…

我:半小時仍不見他蹤影,電話也接不上。

忽然我背脊泛起一陣麻痹直移上髮頂。魂遊般站起的我,靜悄地走出餐廳,

舉起電話看著屏幕顯示聖誕時拍下的雙人照,我微笑凝視影像,良久,玻璃屏面突然撞落兩點水珠來,我霍然抬頭看天,清澈的,空曠無雲的,清風送來…臉皮感到清涼,才發覺這是我的眼淚,平白無故流起淚來。

霜芥終於打電話來!

我急忙接聽電話:你在那兒?

我並沒惱怒,反而擔憂問他。

霜芥疲弱說道:荳雪,對不起!我不能來…我正在發燒…

我放下心頭大石:你在家了?

霜芥:是。

我:我帶點食的過來。

說罷我抹去淚痕,往他家去。

我也擔心過火,疑心病可真害人,沒來由在憂鬱兮兮。

可惜這大石放下不到一星期,它又再滾回我心頭。

霜芥持續發燒,家庭醫生開的退燒藥只能治標,退了隔半天又復發,或高或低。

霜芥輕聲細語說:荳雪,可能是…惡性感冒菌,明天叫醫生注射…應會好吧…別太擔心…

我拿起粥用匙羹餵他:嗯…

我:霜芥…

半晌

我:到醫院去

霜芥:嗄?

我:到醫院去

霜芥:…嗯…好…明天我去好了。

我:現在

霜芥:嗄?…

我:現在就去醫院。

我佯裝鎮定,實在不安感縈繞著。

霜芥猶疑一會,他笑了笑:也好,這可使我今晚安心睡覺。

在醫院等候時,霜芥不忘戲弄我,他用手指在我眉心掃著說

霜芥:皺痕快能夾起硬幣了。

我沒好氣瞪著他,嘆了口氣,

苦笑著說:還不正經,快輪到你。

我撫撫他大腿。

護士招呼我們見醫生,她是個女醫生,見到我們雙雙進來都微現驚訝

醫生:妳是霜芥的…?

我:未婚妻。

她輕輕點頭,然後苦思著什麼,又拿起那幾張寫得滿滿的文件看。

這令我煩躁起來,我正要發作幾句,霜芥突然捉緊我手搖頭,我只好深深吸了口氣。

女醫生終於說話:你們婚期在那時?

我:十二月聖誕節。

醫生瞪眼勉強笑笑:你們知到麻…這個世界說話最難聽、最討厭的人是誰。

我倆都沒回答。

醫生:是醫生。因為醫生都會將最真實的事告訴病人及家屬。

我的手開始抖動,心也跳得用力。

醫生無奈說:霜芥,你的婚期恐怕要押後。

我搶著問:是什麼一會事?!

醫生長長呼了口氣:你接受未婚妻一同聽取?

霜芥肯定地點頭。

醫生續說:剛才從你身上抽出的血液化驗結果是,白血球數量增生超於異常,是白血病___血癌。

我呼吸聲在顫動,我想叫出來,但聲帶肌肉完全不受控。霜芥的手握得我好緊好緊,但他臉容仍是不慌不忙。

霜芥問:那下一步是什麼?

醫生:即時留院。

我呆滯的步出醫生房,護士引領我們到病房,這是冰冷的房間。

霜芥坐到床沿,我們互相凝視對方,默言不語,他用雙手揉著我臉龐。

霜芥反而安慰我:荳雪,別憂愁,這程度也就醫兩個月好了。不用擔心婚期,無論如何我也辦得到。

我沒能說出話來,身體繃緊得像屬於別人般。

霜芥樂觀說:今晚在醫院有人照料,那便能安心睡覺,我就有預感今晚有得好睡。

我還是沒能說半句話,

護士催促我離開。

獨個兒離開醫院,在旁邊公園踱著,那繃緊的身軀像突然崩開,我嚎啕大哭,哭得跌坐到地上,責怪自己沒能做到什麼,連說句安慰話也做不到。

自此我每天都到醫院探望霜芥,他從最初經常逗我歡笑,漸漸說話也不多,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為了不使他擔心,我學會隱藏自己憂傷,

 

***

 

這已是第五個月了。

我:霜芥,看!我帶了你最喜愛的汽車雜志來。

霜芥出神地看著窗外風景

霜芥:荳雪…我想…我們的婚禮…要取消了…

我湊到他身旁在耳邊輕說

我:只需改期,不用取消呢。

霜芥:野獸…不能與美女…結婚了。

我抑壓激動心情:或許…美女…能讓奇積出現…或感動上天…讓野獸變回皇子…

我再也忍不住盈眶熱淚,我轉身走到窗邊,不想讓他看到。

命運把我心靈都攪碎了。時間也摧殘著他。

很快明天是原定婚禮日期,但…我已把它押後,

我和霜芥明天會在醫院渡過。

過去幾個月情況都差,霜芥瘦得不能自行走動,瘦得令人…憐惜。

平安夜,

我穿了去年的紅裙,

我向護士要求留下,苦苦哀求下才准許。

在倒數前…

我:霜芥,等一會我們都要許願望阿!

霜芥:嗯。

我:這對冷毛手套是我為你造的,我幫你戴起它。

霜芥冷淡的反應沒使我埋怨,因我明白他承受的痛苦比我更多。

我:霜芥!要倒數了!來!…五!四!三!二!一!聖誕快樂!霜芥!

我抱緊霜芥吻他額角。

他憂憂地凝視我好一刻

霜芥虛弱說:荳雪…聖誕…快樂…

我內疚說:這麼晚還要你倒數,真對不起。

霜芥:不…是我堅持…要倒數…

霜芥疲倦喘息:荳雪…我辦不到了…承諾了的婚禮…我已辦不到了。

我硬著心腸說這謊話:霜芥,說好了押後,養好身子便能舉行。

霜芥:…還可以嗎?…我知到…再不可能。

我:霜芥,別放棄…求你…

我撫著他瘦削面頰,淚已湧出,我怕他看到,立即別開了臉。

他昏昏睡睡說:荳雪…妳還有好一段人生要走…妳去吧!

說完瞌起眼睡了。

那晚醫院來電,霜芥情況急轉直下,

我趕去看時,他全身都放滿儀器,人也昏迷。

我空著急…兩天後…噩耗傳來…

霜芥離開了。

事實使我徹底崩潰,

我連最後一句話也沒機會說,

我失去了方向…

 “五!”

我也失去了目標…

 “四!”

我失去了最愛。

 “三!”

我的眼淚哭乾了。

“二!”

感覺他會突然出現…

“一!”

我已不懂分辨…

“聖誕快樂!”

仍是聖誕,依舊是鐘樓,

但已沒有他,不寒且暖,但溫暖不是從他來,我再感受不了他暖意

他心跳聲。

那一秒我想起了你。

電郵提示突然從我手機響起。

主旨【霜芥給荳雪的聖誕快樂】

我震驚地看著!不多想已查看內容。

荳雪,

別驚訝,這是封預設送期的電郵。

妳若看到這信,相信我已在天上唱著聖誕歌了。我就知道這事早晚會發生。不要再為我傷心,每次妳背向我就知妳在哭,生命還有很多事情等待妳,若妳錯過他,我會傷心內疚。妳叫我不要放棄,事實我從沒放棄,只是命運要我成全妳,我的一秒要過了,已成歷史。妳才是未來,妳不能放棄,命運正在考驗妳,跨過它。我要走了,別牽掛。

霜芥上

淚已把我衣服沾濕。

我看著電郵,好久,好久。

我站起來拭去淚,瞭望天空

我:我知道了。明年聖誕我不再穿這紅裙子。

我致電到某處:遲遲未定的婚期…我決定取消。

我感動地看向鐘樓:再見了

我緩緩轉身遠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