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球入魂 LAST DITCH!

第18章 - #章四 第一塊碎片(6)

手感不好?

大伙聽見這四字後先是一呆,然後都笑得人仰馬翻、停不下來。那是甚麼道理?你知道那瘋子剛才的三分球是四射全中嗎?如果這也叫手感不好,那麼全世界都不用打籃球了!

.

好不容易才笑完的徐朔月吐了口氣,瞇起眼睛向巫以修說:「唉!仲以為教練派你出嚟有咩用,原來係嚟搞笑嘅!你個名改得好啊,巫以修巫以修,收哂啲毛咪順便收埋皮囉!哈哈哈!」

.

即使他們是隊友,但這話也未免說得過頭了,因此賀進星也忍不住要說:「有咩我哋遲啲再解決好冇?而家最緊要係比賽。」

.

哪知徐朔月卻嘖了一聲,滿不在乎道:「是但啦,有個咁嘅人喺度點贏啊?橫掂我都係志在參與啫,輸咪輸囉!」說時他的眼角餘光瞟向巫以修,卻發現他根本沒聽他說話。

.

「喂我講緊嘢你聽唔聽到啊!」徐朔月十分不爽道。

.

這時巫以修啊了一聲,回過神來歪著頭,不好意思反問道:「你⋯⋯頭先同我講緊嘢?」

.

徐朔月聽後更是火上心頭,正想發難,揮掌欲毆之際,楊梓康卻站了起來,一把按著了他的手臂,嚴厲的眼神死死瞪著他。

.

「佢唔係講笑。靈芝佢今日的確手感唔好。」楊梓康冷冷的道。

.

賀進星眨了兩下眼, 對著楊梓康說:「時間無多,盡快解釋。」

.

「我同靈芝做咗四年隊友,佢嘅性格我好熟悉。我從未見過一個比佢射波更強嘅人,佢就好似⋯⋯天生就擁有『射手血脈』一樣,但同時佢都對自己要求好高,單單射入係唔夠,佢追求嘅,係完美投籃。」

.

楊梓康吞一吞口水,續說:「點講好呢⋯⋯即係話佢練習時堅持每一球都要係穿針,如果唔係就重要嚟過,而佢每一個位置係練一百球⋯⋯仲有,為咗保持比賽時嘅穩定性,佢仲會練習固定嘅拋物線。我哋試過錄底佢嘅練習片段,的確係絲毫不差,每一球嘅拋物線都係一模一樣⋯⋯」

.

聽到這裡,在場的人都不禁嚥了口水。

.

明明已經是天才了,還對自己的要求這麼高?他到底想把自己推到哪個層次啊?

.

果然,天才的煩惱不是我們凡人所能理解的。

.

賀進星聽罷猶如醐醍灌頂,頭上多了一個發光我小燈泡,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原來如此!」

.

「喂!你唔係做咗人哋四年教練㗎咩!點解咁都唔知㗎!」徐朔月衝著他喊道。

.

「嘻嘻嘻⋯⋯咁我都係搵食啫!」賀sir 搔搔後腦袋傻笑答道。

.

「不過托你哋嘅福,我已經諗到比賽嘅對策啦!」

.

賀進星自信滿滿地笑道,手上不知何時多了塊戰術板。

.

轉眼之間,第二節比賽開始。

.

巫以修在凌九紫身邊走過,在他耳邊說:「對唔住,今場比賽我一定要贏。」

.

「吓?」

.

凌九紫還未反應過來,巫以修便已遠去。

.

第二節的商中氣勢如虹,一開局就繼續利用身高處處進逼。現在少了楊梓康在場上,兩隊的身高差距更加明顯,趙元鬆的內線防守情形變得更為險峻。

.

真的是這樣嗎?

.

只見對方控衛一記高拋傳球,中鋒阿虎穩穩接著了球,這次在他面前的不再是楊梓康,而是更加矮小的王豪杰。

.

此時阿虎心想,連那個天才楊梓康都擋不住我,更何況是你這個叫不出名的小子?

.

阿虎連腳步也懶得去管,直接運勁於腿,伴隨地裂之聲而起,只要輕輕一推,球就會自動溜進網內。

.

「抱歉⋯⋯」

.

一個白色身影由下縱躍而上,遮擋了阿虎眼前的明亮燈光。

.

日蝕?不,怎麼可能⋯⋯

.

因著訓練得來的直覺,他向前拋出了籃球——恰好符合王豪杰的心意。

.

白色身影因背對燈光而染成黑色,而往前飛去的球也彷彿被黑洞吸入⋯⋯

.

當王豪杰重新落地的時候,早已緊緊抱著了籃球,自信對著阿虎笑道:「失禮了!」

.

一米六五的王豪杰成功封阻了一米八五的阿虎,不,應該說是沒收了他的球!

.

他媽的!怎麼會有人跳得這麼高!

.

阿虎的眼睛睜得老大,怎也想不明白,為甚麼這比自己差上二十厘米的小子能完美封阻到自己。

.

但時間不容許他多想,王豪杰封阻後馬上擲球往前,徐朔月飛奔接球,在無人看管下上籃,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快攻。

.

「趙元鬆!啪啪啪!趙元鬆!啪啪啪!」席上的啦啦隊沉寂了一整節後終於有發揮的空間,不斷拍打手上的塑膠瓶喊口號助威!

.

「大意喇!」阿虎咬咬牙道。

.

「在下同感。」王豪杰點一點頭,動作看似低調,看在阿虎眼內卻是挑釁行為。

.

「你條友⋯⋯真係討厭⋯⋯」

.

這一球快攻雖然漂亮,但楊梓康知道憑這種球不能打完全場,於是急著說:「賀SIR 你都係俾我出場喇!冇咗我,佢哋⋯⋯」

.

「你知道你身為籃球員,最缺乏係咩嗎?」

.

「吓?」

.

面對賀進星突如其來的反問,楊梓康不知該如何回答。

.

賀進星一邊看著比賽,一邊說:「每個籃球員都會有撞牆期,即係話提升到某個層次之後就好難再進步落去,我相信你都有呢個感覺,係咪?」

.

楊梓康無法否認這個理論。事實上,當他完成「衝蜂」這招後,他已有足夠能力應付大部份敵人,但不知為何,他就是感覺缺少了甚麼,因此無法練成更快、更強、更有威力的招數。

.

「咁⋯⋯我究竟仲差咗啲咩?」

.

賀進星聳一聳背,說:「冇人比你自己更清楚。你唔見咗嘅嘢,要靠自己搵返先有意義。」

.

楊梓康聽後不發一言,陷入沉思。

.

究竟我從甚麼時候開始無法進步呢?

.

大概是分手之後吧。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