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sell 屎的日常

第1章 - 楔子

    外面的天開始黑了,一個人、兩個人趕著回家的步調。接下來,又一個身穿短跑褲、上身罩著T-Shirt 的女生跑過,她的腳邊還跟著一隻緊追著她的黑色小狗。他們應該都在回家的路上吧,他們應該都有一個安穏的家,都有一個在等待他們回家的人吧。我笑了笑,不禁想到自己,那我呢? 我應該也有吧,我記憶中是有的。只是,太久了,我已經離開香港太久了,久到連自己都不相信屬於自已的家曾存在過。在香港的時候,我有我的爸媽、朋友與愛人,還有一缸金魚。我最想念的,是自己的房間,內裏有我每天晚上一定要抱著才能入睡的Hello Kitty公仔。想到這,我不禁捏了捏手邊的抱枕。嗯...手感有點不對、上面也没有沾滿自已的氣味。

 

「羊菁、羊菁...你還好嗎?」好友怡詩搖了搖羊菁的肩膀,再順勢抱了她一下。

「我...還好。嗯,只是有點累,所以有點晃神罷了。」羊菁瞪了瞪怡詩的大肚了,說道 「已經七個月了吧?快生了吧?」

「還未有那麼快,還有二三個月吧。他還要等他爸爸從北京回到德國才要出來見面呢!」怡詩一臉甜蜜,温柔的揉了揉渾圓的孕肚。

「哦,也是...」羊菁心不在言地回應著。想不到連眼前這個小妮子也將要有自己的家。當初相識時,她們還一起結伴去遍不同的派對,聊天的話題不離愛情與男人。怎樣也想不到有一天她們的話題竟然是兒女經。又或者是,羊菁想不到這一天會忽然而至。怡詩準備好了,羊菁還未,她還在分手的傷痛中。

「你也趕快找個好男人嫁了吧!」怡詩瞇著眼,幸福地笑說。「你看我,找到好的立馬下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

「不是每個人也像你一般幸運,可以在廿三歲之妙齡找到可以牽手一生的人。」羊菁在沙發上坐正,摸了摸身旁怡詩的肚子。「我有一個想法,我想改變自己的生活軌跡,不要每天也過的恍恍惚惚。」

「哦!那你想怎麼個改變法?」

「你之前不是有在一家公司打工嗎?現在還缺人嗎?」

「喔!又會那麼突然要去上班?之前跟你分享過我的工作經歷,你都好像不感興趣欸!」

「嗯,以前是以前。人的決定是會因著際遇而改變。就好像我以前相信 『他』是王子,而現在相信 『他』是一個渣男!」羊菁淡淡地說。

「喔!『他』哦! 你終於醒悟了嗎? 從第一天跟『他』見面,我就跟你說過『他』怎麼看起來那麼不真誠。花了快一年多,你的宿醉才過哦,也太久了吧! 」

「欸,不要說了,我現在只想放眼未來。這一遭過後,還是自己最可靠。想說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個工作,讓生活有多個寄託,不要再常常想到『他』。」

「這個也是走出傷痛的好方法。而且你一個女生在德國唸書,我又快要回去北京了,你多賺一點錢以備不時之需也是好的。說不定在公司也會認識到人,擴大一下生活圈也是不錯。」

「嗯嗯, 也是...」

「那我替你打聽一下。快到暑假了,很多旅客,特別多的是中國旅客,他們太愛到這區旅遊了,公司應該有在招人。」

「好的!太感謝你!」

「啊對,不要說我不提醒你,你要小心店舖主管,她...姓張的。」

「她是誰啊?她有做些什麼事?」

「她...嗯,一言難盡。總之你就小心她啦,不要得罪她就是了。」怡詩轉過身去拿小茶几上的手機,替羊菁聯絡公司了。

 

    羊菁隠約聽到怡詩與公司舊同事打交道,電話那頭的,好像是人事部的同事。羊菁無心傾聽,她還停留在之前那個對話泡泡中。那個姓張的到底是什麼壞人?她想來想去,想不出個所以然。不過她剛分手,『他』曾是她的整個世界,現在她的世界已經傾倒了,只餘一片頹垣。處在人生最低點,又哪怕會掉落更低處? 如果已經堅信自己已失去一切,又哪再有何珍寶惹人垂涎? 懷抱著Nothing to Lose 的信念,又有什麼可怕? 她突然記起小學至初中時期經常播放的一個廣告,模仿著那個肥仔的聲綫語調輕輕說了一句: 希望在明天啊嘛。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