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vatar
作者

csfling

寫故事的
www.facebook.com/csfling

個人網站:http://www.facebook.com/csfling
作品數量:7

投稿作品

《月圓之夜你愛誰》

觀看次數:100

《月圓之夜你愛誰》

「請問現在幾點了?」
先生問。

站在車站前的小姐看看他,舉手看了看根本沒戴錶的手腕。
膚色雪白而且纖幼得像支飲管的手臂挽着個蓋上了紅白格子餐巾的啡色藤籃、肩上披上一件鮮紅色斗篷、啡金色的頭髮隨意散落在斗篷帽上、身上是珍珠白絲質連身裙、裙擺上的蕾絲花邊編織得精美絕倫、腳上的紅色漆皮搭帶高跟鞋反映着馬路上高速駛過的車頭白燈光。

「一點。」
小姐的聲音簡潔有力,在黑夜中顯得特別清脆,像一座有報時功能的英式大鐘。

先生移近一步:「你好像沒戴手錶,憑甚麼肯定時間?」
小姐抬眼往天上看去,紫藍色眼線框住的是玻璃珠似的明亮眼球:「看星便知道。」

先生循她所看方位看去,像灘瘀血的夜空上滿佈灰色的雲層,在一絲絲棉絮般的雲背後根本找不到一顆星。
「現在又幾點了?」

小姐直望着天空,眼球深處真的好像能看到那顆指示出時間的星。
「三點。」
是她爽快的語氣。

先生走前三步:「才不過幾句話時間便已三點?」
經過小姐身後來到車站站牌前之時,他向她發問:「是甚麼原因?」

小姐將目光從天上收回,放到他身上:「是天生的遊戲設定。」
先生看了一眼已經封塵且生鏽的站牌:「幾點了?」

小姐直盯着他:「兩點。」
先生微笑,轉身向她跨出兩步:「傳說在夜裡只要跟從某部古藉的某一章,依照當中講述的方法做完以後便會出現一個廢棄車站,在那裡會有個衣著打扮跟童話故事中小紅帽造型一樣的美女在候車,但她絕對不是擔當小紅帽這小女孩的角色。」
小姐摸了一下臂彎上的藤籃,漲鼓鼓的,裡面不知道是甚麼。
「為甚麼要做這麼邪門的事?」

先生彎腰靠近小姐。
「來測試一下自己是否俊男。」
「無聊!」小姐說。

先生挺身:「白雪公主的母親不是也一樣每夜都問魔鏡誰最漂亮嗎?何解其他人不可以。」
「但我不會評論人們的外觀,只是來主持遊戲。」
小姐間接承認了自己就是邪門遊戲中的報時小姐。

「多年前長輩們貪玩來參與這個遊戲。」
小姐一道修剪得幼細的眉往上一揚:「你的長輩?」
「很多代以前了。」先生立在原地娓娓道出:「某位長輩貪玩來參與這個遊戲,果真在平地中出現荒廢車站,果然遇上紅衣小姐。長輩便問她幾點了,紅衣小姐答他一點、兩點、三點、四點、五點、六點、七點、八點、九點、十點、十一點、硬是沒有十二點。」
小姐說:「如果說出了那個時間紅衣小姐便要追,但如果一直沒說出這個時間而直到天亮,沒辦法逃走的人便會被日光燒死,因為來玩遊戲的人只能根據紅衣小姐的答案踏出腳步。」
「沒錯。」
小姐解釋:「但我們只會作弄一下來玩的人,一般都會在日出前放走他們,為甚麼?」
先生說:「因為不巧的是,那晚月圓,我們狼人家族必定會回復一個人類口中『高大衰』的樣子。」先生伸出手,指尖幾乎貼在小姐鼻尖上:「你的上一代說我長輩長得醜,不想追,才遲遲不肯說出十二,讓我的長輩被活活燒死。」

小姐盯着先生的指尖:「從前的事與我無關,快問我幾點。」
先生仍指着小姐:「狐狸小姐的遊戲到此暫停,來玩一下人狼先生的。」
「人狼的遊戲?是……」小姐迷茫地思索起來。
先生從後將兩手放到小姐臉上,遮掩着她雙眼:「猜猜我是誰?」
小姐先吃一驚,但仍如中邪般順着遊戲:「你……我認識的?」
先生:「是。」
咦?我認識?先生奇怪,但仍投入遊戲。

小姐再問:「賣吃的?」
先生:「不是。」
「商店街的?」
「不是。」
「工作夥伴?」
「不是。」
「大學同學?」
「不是。」
「中學同學?」
「是,小姐是我的……中學同學?」

先生感覺到掌心下的眼睛眨了眨:「你是啡色頭髮嗎?比我的略深色,眼睛隱約是灰藍色,跟我一樣異於常人擁有奇特顏色的瞳孔而被同學們欺凌,最後你舉家轉學,從此我也搬離這個社區。」
「是。」
「我曾經想過跟你表白的?」
「是。」
先生忍住內心的震撼,根據遊戲,他回答的都是真實的事。
「我喜歡你。」
「是。」先生點頭。
「但你認不得我了。」
「是。」先生忍痛,閉起眼。
「你是大熹。」
「是,你猜對了。」
「我是愉熙,你記起了嗎?」
「記起了,但是…...」

雲霧飄散,露出隱藏中的圓月。
先生頃刻間變身回人狼的模樣,手指長出尖銳利爪。

依照遊戲,猜對的話他便要放開手。

利爪在愉熙臉上劃過,連同眼球也一拼摘下。

「做夢時我想過,我要跟你說我們登對得很,你是……我是……狐狸也許跟狼有點距離,但我不是人類眼中能接受得到的大眾美女樣子,他們不會喜歡我,我也不會喜歡他們,因為我喜歡的是你。無論你日常是怎麼樣,月圓是怎麼樣,我都會好喜歡的。你要玩狐狸小姐的遊戲嗎?我想跟你玩一次,讓你在我的控制下在我面前賴着不走,可以走,但不要走太遠。你們家族也有遊戲嗎?好想玩。會困難嗎?容易嗎?我會聽說過嗎?還是已經玩過了?快問我幾點,日出要來臨了嗎?不問的話會被燒死,那日光很厲害。」

大熹站在原地,遲遲不肯問那個問題。
他握着愉熙的眼球,交到她手上。
遲遲不肯說出那問題。

直到天亮。

(完)

#csfling
#短篇小說
#創作

《你的兒子》

觀看次數:32

《你的兒子》

「放在你兒子的書包裡……」
「明白、知道了。」

我邊對着電話另一方的丈夫唯唯諾諾,一邊將手插進兒子的書包裡。
成年人的手伸進這兒童用粉藍色拱門形的書包前那只比名片略大的小口袋,指頭立即碰到袋子深處。

「甚麼都沒有。」
我暴力地挖開那細小的袋口,探頭察看確認,同時注意到書包黃色肩帶上的灰黑污跡。
「該洗一下。」

「甚麼?」丈夫在電話另一頭說,語音之間也滲漏出一點暴怒。
「沒有,找不到,不在兒子的書包裡。」
「那便是在你兒子上鋼琴班用的那個手提袋裡。」

一句要撒嬌或咒罵的句子哽在喉頭,我在原定無意義地轉了半圈。
「那…」
「不說了,有事要忙。」
丈夫搶先一步掛線。

《我的女兒》

觀看次數:28

《我的女兒》


走出辦公室便碰到她,前輩的妻。

「哈囉!」
她故作精神奕奕地跟我打招呼,但我聽得出背後那份心事重重。

我看了一眼她腳邊空盪盪的位置。
「兒子呢?」

「上課外活動。」她緊接着說,說時看了看我手上的紙咖啡杯。
「工作忙嗎?」
「不。」我搖了搖空杯:「正想到茶水間倒杯水。」
「這樣子……」
「你呢?來找前輩?」
她邁出腳步,熟悉地朝前輩的辦公室走去。
「來找他給孩子的文件簽個名。」

前往前輩辦公室跟茶水間為同一方向,我便走在她身後,踏上同一段路。
「急事?冒簽一下便可以,不用那麼麻煩了吧?」我打趣說。
「可以嗎?」
她一下子回頭。
稍緩的步伐,讓我自然地走到能與她並肩而行的情況。

《我的朋友》

觀看次數:38

《我的朋友》

《你的母親》

觀看次數:28

《你的母親》

「這個……」
我將正在溫習的筆記放到面前,白紙邊緣碰在鼻尖上,鼻子後的腦袋思考着白紙上的黑字背後的意思。
腦袋前的眼球,看到了車廂中一個跟我年齡相若的男生。
他的髮型是時下偶像團體流行的一種,栗色的髮絲未知是否染色得來,映襯着一身如女性般蒼白的膚色,顯得更為亮白。
容不下半點傷疤的白皙皮膚包裹在一套普通的男性裝束之下。
淺藍襯衫,左胸口袋上有隻紅線刺繡成的飛鳥、黑色長褲、酒紅色登山皮鞋,腕上戴上深啡色皮帶手錶圓形錶面外框為玫瑰金,是個中性設計。
細長的指上有隻銀戒,未知是無意義的裝飾品還是代表他正在戀愛中。

他望過來。

我立即暗呼口氣,看筆記。

黑色字體後是白色紙張,白紙張之後,是他。

《我的父親》

觀看次數:28

《我的父親》

打開房門。
所有陳設跟結婚前仍然同樣,分別是床鋪上多了一層塑膠檯布覆蓋着,在那層半透明的塑膠層之上有件整齊摺疊起來的女裝。
我認得,這是媽媽的衣服。

「爸!」
我喊了聲。

「怎樣?結婚離婚又結婚離婚的人。」
在客廳裡閱讀的爸爸挖苦我說。

「媽媽的衣服在這裡。」
我拾起摺得整齊如陳列品的衣服,媽媽的衣服,好像在哪裡見過。
要不是見過怎麼知道這是屬於媽媽的。
偏起頭,看着粉紅圓珠鈕扣的我,懷疑着自己的話、自己的邏輯。

將衣服捧在手裡輕輕的重量壓在手心裡。
暗叫,又一個多麼矛盾的說話。

《斯斯叔叔》

觀看次數:38

《斯斯叔叔》

《斯斯》

「哥哥!」
穿上與我同校制服的她在平房樓頂探出上半身對我招手。

踏着單車的我,右腳移離腳踏踩在地上。
我抬起頭與樓頂上的她招手。
「好啊!」

她背對着午後熾熱的陽光,一身灰暗的顏色,卻相信這時的她臉上帶笑。

招手的動作仍然持續。
我便將單車駛向平房,停靠在米黃色的牆上。

然後,門打開了。

那是一道質料堅固,鎖頭發出金色亮光。
我望了一眼,便知道除非使用鑰匙,否則是不容易被外來者開啟的一道門。

我認出了,她叫斯斯,是附近一所學校的學生。

「請問哥哥……」
她近距離地對我發問。
說到距離,她站在玄關內,我站在門外,左手仍扶在曬熱了的單車上。

夏日的溫度昇溫了她的體香,又或許是從樓頂上跑過那條迷幻的迴旋樓梯之時斯斯在沒有人看到的狀況下偷偷噴灑了誘人的香水,匆匆趕及在我騎單車遠離之前來到我面前。